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七十七章 道不容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是他们两个!”附近的一艘船上传来惊喜而愤怒的叫声,“好大胆子,竟然还敢留在夕照湖!”

    夕照楼的掌柜带着一群伙计乘船追来了,远处还有几艘大小船只,听到这边的叫声,纷纷调转船头,一道身影飞在空中,速度更快一些,看装扮像是散修。

    秦先生的讲述就这样被打断了,他仍然坐在船头的横板上,一言不发,也没有逃走的意思,真将“保护”之责全交给了慕行秋。

    慕行秋放下船桨,站起来转身面朝追赶者,脑子里做出的第一个决定是逃走,因为这样的应对方法最简单,更因为他能做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撵上他,至于这些人为什么追来,一点都不重要。

    转个念头,慕行秋改变了主意,他想起秦先生刚刚说过的话,力量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起码会改变行为习惯,当选择增多以后,人们总会倾向于最简单直接的做法,所以与魔种结合的魔魂会与道统决战,法力强大的慕行秋可以想跑就跑。

    慕行秋站在船上,没有施展任何法术,倒不是为了证明自己不受力量的影响,而是想再次体验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会怎么做,这有助于弄清楚魔魂为什么会迷上轮回。

    “我们在这儿。”慕行秋朗声说,“诸位为何紧追不舍?难道我们欠了酒钱?”

    几艘船都停下了,呈扇形排列,回答问题的不是夕照楼掌柜,而是浮在半空中的一名中年男子,“嘿,阁下何方神圣,学了一点法术皮毛,就敢在断流城如此张扬?不知道洪修会总舵就在此地吗?”

    慕行秋回头看了一眼秦先生。他真不知道断流城里有“洪修会总舵”,甚至没听说过“洪修会”这个组织。秦先生仍然一言不发,好像整件事都与他没有丝毫关系。

    “我的确学了一点法术,只是不知张扬二字从何说起?”

    空中的散修不屑地哼了一声,站在船上的夕照楼掌柜知道该自己上场了,举起双臂,双手托着一些石头和铁块,“你拿这些东西冒充金银,在夕照楼大吃大喝,证据在此。还不认吗?”

    慕行秋有点意外,他的金银大都来自辛幼陶,绝对的真金白银,之前也用过,从来没出过问题,如果这些金银真的有假,凭他的目光不可能看不出来。

    用念心幻术直探掌柜的记忆,马上就能弄清真相,慕行秋忍住了这个小小的诱惑。摇头说:“当然不认,请问是谁发现金银造假的?”

    “还用谁发现?你们走后不久,这堆金银就变成了铁石。”掌柜气哼哼地说,引来一片附和声。“一瞧你们就是老手,专拿假金银骗吃骗喝,还叫了两名当红歌伎。”

    空中的散修盯着慕行秋,慕行秋则只看掌柜。等众人的附和声停歇之后才说:“可有官府的人在此?”

    中年散修冷冷地说:“洪修会就是官府,你想辩解就对我说吧。”

    慕行秋再次摇头,“官府理应秉公断案。你一来就已经断定我是骗子,何来秉公?”

    中年散修神情一变,看样子就要发作,勉强忍住,缓缓落下,站在慕行秋和掌柜中间的水面上,硬声道:“好,就来一次秉公,夕照楼掌柜指控你以铁石冒充金银,交出你剩下的全部金银,让我现场验证。”

    “金银已经花光了,最后一点用来雇船,请问船主拿到的也是铁石吗?”

    船主不在追赶者之中,掌柜大声道:“雇船才花多点钱?是真的也不奇怪,你骗的是夕照楼。你说金银花光了,更是骗人,你腰间的袋子里装满了假金假银,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吗?”

    一共五艘船上的四十余人都盯向慕行秋的百宝囊,连中年散修也快速扫了一眼。

    无需幻术或是逼问,慕行秋也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的金银不是从百宝囊里“拿取”,而是召出来,为了不让自己的行为太古怪,他在夕照楼里每次召取金银的时候都会用手在袋子上轻轻拍一下,在外人看来,百宝囊就成了取之不尽的金银袋。

    这是一群贪婪的凡人,还有一名贪婪的散修。

    慕行秋等了一会,轻叹一声,解下腰间的百宝囊,拎在手里,“既然你们不相信,那就检查一下好了,可是我得先知道阁下的姓名。”

    “洪修会金丹修士温惠风。”中年散修傲然道,目光终于光明正大的盯上了百宝囊。

    “金银的确花光了,可里面的东西不少,它们的安全有保障吧?”慕行秋问。

    “洪修会乃是天下修士正统,你一个初通法术的小小散修,你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一抢?”温惠风的声音略显急躁。

    慕行秋其实就是这么认为的,打动温惠风的大概不是那些金银,而是百宝囊本身,但他还是将袋子扔了过去。

    温惠风一把接住,向左右两边严肃地看了一眼,然后慢吞吞地打开袋子,手指灵活地摆出几个手势。

    慕行秋认得对方的手段,这正是他当年传播开来的自然道法术。

    自然道法术简单易学,只要能凝成内丹,哪怕是散修内丹,也可以学习。

    温惠风在检查百宝囊的来历,可他什么也没看出来,袋子看上去极为普通,以粗皮制成,已经很旧了,里面装的东西也不多,他探手进袋,摸索半天才掏出一件东西来。

    一根长达三尺的妖骨,在月光下闪烁着微微的绿光,对面五艘船上的人齐声惊呼,掌柜大声道:“瞧,这也是证据,这两人能将这么大一根骨头塞进小袋子里,自然也能将铁石变成金银。”

    众人又是一片附和,温惠风却没有开口,心里反而吃了一惊,这根妖骨品相甚高,乃是难得之物,一名普通散修如何能有这样的宝物?他快速地瞥了慕行秋一眼,不像开始时那么轻敌了。

    百宝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被取出来,各种各样的妖物与法器,每一件都能引起惊呼,船上的掌柜双眼放光,强夺客人财物并非他的本行,因此看到的好东西越多,心里越高兴,尤其是发现金魄、银魄的时候,他不禁咽了咽口水,真想立刻冲过去与修士分赃。

    别人的惊喜正是温惠风的惶恐,他将东西都摆在身前的半空中,取物的速度越来越慢,好像袋子里有毒虫或机关等着他。

    在取出至少三十件物品之后,温惠风空手出囊,什么也没有拿出来,掌柜急切地道:“没有了吗?肯定不只这点东西,金银呢?老温,你可别独……”

    “闭嘴!”温惠风厉声喝道,想将身前的东西放回百宝囊,悄悄施展了几道法术都没有生效,只好转向慕行秋,脸上的肌肉尴尬地动了几下,生硬地说:“没问题,可能是孙掌柜弄错了,你可以走了。”

    “你说什么哪?老温……”夕照楼掌柜急了,可是等温惠风严厉的目光扫来,他只好乖乖闭嘴。

    温惠风慢慢向空中升起,“请两位尽情欣赏湖景,再有什么人来打扰,提我温惠风的名字就行,抱歉……这个……”

    修士转身向城内飞去,速度奇快,跟来的众人无不目瞪口呆,也只能陆续返航,孙掌柜多留了一会,望着百宝囊和那几排宝贝,恋恋不舍,最后被伙计劝走了,黑夜中传来他的抱怨:“温惠风这是打算独吞吧,我敢保证他待会还得来……”

    即使明知如此,孙掌柜也不敢回来,夕照楼得罪不起洪修会。

    慕行秋一招手,妖骨等物自动进入百宝囊,飞回他的腰间。

    “你解决一个问题,惹来更多问题。”秦先生双手按膝,像是一名纯粹的老者慢慢起身,“力量的诱惑无处不在,普通人类与妖族同样如此,只是他们的力量终有极限,诱惑燃烧得不旺。掌柜再贪婪,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也只能悻悻而去,不敢动宝物一下,那位温惠风,法术若是再强一些,就敢当面动手,现在,他去找帮手了。”

    脚下小船向黑夜深处迅速驶去,慕行秋沉默良久,说:“人类与妖族真的不值得拯救吗?”

    不只一名强者对他说过类似的话,慕行秋从来没当回事,现在却要认真考虑了。

    “你拯救的是整个人类与妖族吗?”秦先生反问。

    慕行秋又沉默了一会,“我最想拯救的是自己,还有那些我在意的亲友。”

    “所以你的问题根本就不存在,你与道、魔发生冲突,是因为你们的路不同,与芸芸众生是否值得拯救没有关系。力量的诱惑就像绝色佳人,天下男人皆知其美艳,天下男人却都想将其独占,不容分享。力量也是如此,慕行秋,道不容魔、魔不容道,因为双方追求的是同一种力量,你不被容,是因为你正在接近这股力量。”

    慕行秋心中一动,“魔劫又是什么力量?值得道统将整个念心科清除?”

    秦先生正要开口,空中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十三万多年了,我们找遍了天下的所有角落,魔魂,你为何一直躲藏不见?”

    (今天一章,明天上午一章,后天恢复正常更新。)(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