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七十章 疯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河边的草地里趴着一个人,像野兽似地大口饮水,对自己触发的响动毫不在意。

    野林镇地处边疆,这些年来虽然没再发生过大规模战争,新镇的创建者们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在林地里布置了不少符箓,在妖魔到来时能够发出响声。来者大概是渴极了,没有逃走,也没有理睬符箓,而是跑到河边喝水。

    沈休明带领五六十名青壮男子停在对岸,保持着百余步的距离,队伍中有两名符箓师,都听他的指挥。

    沈休明不想引起无谓的战斗,如果对方是一只迷失方向的妖族,他愿意为其指路,甚至送上一些食物,但是绝不能留在镇里。

    来者喝饱了,却没有抬头,而是呆呆地看着河里的倒影。

    沈休明示意一名符箓师停止对岸林地里的符箓叫声,然后朗声道:“这里是西介国野林镇,阁下从何而来,去往何方?”

    沈休明将同样的话又说了一遍,来者终于抬起头,那是一张苍老的脸孔,须发乱蓬蓬的,可他不像妖族,既没有尖耳,也没有獠牙。

    “从何而来?去往何方?”老者站起身,一身破烂的黑袍看上去已经穿了很久,粘满了灰尘与草棍,“问得好,我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

    老※¤者茫然失措,又一次盯着水中的倒影,突然笑了起来,“啊,我想起来了,我从魔而生,自然要去往魔王之所。”

    这是一只半魔。

    沈休明立刻挥手,带着所有人后退,两名符箓师手里各自夹着数张纸符,悄悄祭出,增强大家的防护力,同时也在向周围发出警报,离野林镇最近的聚居点在二十里以外。那里驻扎的符箓师更多更强大。

    “这里没有你需要的东西。”沈休明冷冷地说,经过望山一战,半魔已经非常罕见了,少数幸存者都躲了起来,河对岸的半魔不是疯了,就是身负重要任务。

    援兵不可能这么快赶到,沈休明希望半魔只是路过。

    “就在这里,就在附近。”半魔做出侧耳倾听的姿态。

    “什么在这里?”沈休明问,用目光示意两名符箓师不要轻举妄动,如果传说可信。全镇人加在一起也不是半魔的对手。

    “魔王,我找他很久了,魔王选中了我,为什么又要抛弃我?我要找到他问个明白。”半魔与其说是在回答问题,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他换了一种声音,模仿魔王对他说话:“‘李青竹,半魔之中,独你与众不同。你自愿入魔,前途不可限量。’他就是这么说的,可他在哪呢?还有他许诺给我的前途,在哪呢?”

    李青竹的声音骤然抬高。抬起头,目光冷酷无情,从对岸数十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所有人。我要这里的所有人都站在我面前,魔王就藏在你们当中,立刻!”

    一股寒风掠过。河面瞬间结了一层薄冰,两岸茂盛的杂草迅速枯萎。

    两名符箓师正要动手,沈休明伸手阻止他们,朝对岸说:“魔王不在这里,不过既然你想查看一下,也可以,请稍等,我们会将全镇的人都叫过来。”

    “一个不落。”

    “没问题。”

    沈休明命令大家去叫人,对两名符箓师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再去联络附近的符箓师或者散修,光凭他们这些人是斗不过半魔的,必须尽快找来帮手。

    他自己留下安抚半魔。

    李青竹明显已经疯了,沈休明知道入魔与疯子的区别,前者外表看上去正常,只是说出的观点耸人听闻,后者正好相反,心中的想法非常单纯,外表却邋遢得不成样子。

    李青竹早已将自己的身体忘得一干二净,只在极饿、极渴的时候才能想起它。

    “李先生从前是哪里人氏?”沈休明和声问道,希望能够缓和半魔的情绪,他的任务就是保证野林镇没有人员伤亡。

    李青竹没有回答,在河边来回踱步,每次转身时都非常突兀,总是脑袋先转过来,然后才是身子,他过河的动作更是出其不意:整个身体变成一股黑烟,瞬间飞过小河与一百多步距离,到了沈休明面前,又是脑袋先冒出来,身体还是烟雾状。

    “你是谁?”

    “我叫沈休明,是野林镇镇守。”沈休明不卑不亢地说。

    “野林镇?”李青竹的身体出现了,突然跪在沈休明面前,不是磕头的那种跪姿,而是像出生没几个月的小狗,全身蜷成一团,对周围的各种气味,尤其是人类的气味极感兴趣。

    沈休明没动,这样的场景很古怪,但他没动,惹怒一个实力强大的疯子是愚蠢的,谦让也没有意义。

    镇上的第一批居民赶来了,沈休明在身后轻轻摆手,示意他们远远停下,不要过来。

    李青竹在地上嗅嗅闻闻,围着沈休明爬了一圈,慢慢地直起身子,更仔细地嗅闻人类的身体,嘴里念叨着:“美妙的味道,只有魔王才有这种味道,您为什么不出来见我,我是您忠诚的仆人,心甘情愿为您赴汤蹈火,我会用天下的所有人类与妖族进行肉身大祭,将力量都献给您,只要您一声令下,魔王……”

    沈休明觉得毛骨悚然,身上像是爬着几百只毛虫,身体更加僵硬。

    镇上的居民差不多都到了,在学堂里挖坑的五名孩子也到了,想要冲到沈老爹身边,被大人死死拽住。

    李青竹突然跳起来,连退三步,肮脏的脸上神情骤变,“你,就是你,你是魔王!”

    沈休明的第一反应是驳斥这种可笑的说法,嘴刚张开,心里却改了主意,“嗯……我不知道什么是魔王。”

    “魔王,你就是魔王……”李青竹根本听不进别人的话,身体失控,一会变成黑烟,一会是人形,“可你还没有觉醒,十几年了,魔王为何还不肯觉醒?魔种都去哪了?他们不是已经逃出虚空,拥有自由了吗?”

    李青竹飞到半空中,身体半虚半实,“生死相继,魔种永传,大魔王在此,万魔之种何在?”

    李青竹的声音透着十足的疯狂,远处的居民惊恐地后退,只有符箓师们留在最前面,其中包括五名附近村镇赶到的援兵,他们通过早已设置好的符箓设施传送过来,远远见到半魔就知道他不好对付,于是发出更多更远的救援信息,不到必要的时刻,他们也不想动手。

    “万魔之种何在?”李青竹再次喝问,四周一片安静,“只有我听到了您的召唤,请魔王放心,我一定会将您唤醒,这里的人类不是很多,但也够用了。”

    沈休明察觉到危险,急忙大喝一声:“住手!”可他还是晚了一步,李青竹身体中的烟雾部分伸出几百条细细的烟状线条,以极快的速度伸向众人,包括沈休明。

    符箓师们不能再袖手旁观,同时祭符,有人负责加强防护,有人负责进攻,这些年来,龙宾会花费大力气训练符箓师的战斗技巧,使得他们的配合非常默契。

    三支凭空生出的箭矢准确无误地射中了半魔,人群刚刚发出欢呼,就发现不对,箭矢慢慢刺进半魔体内,像是受到了吸引,越来越深入,最后从另一边钻了出去,力量全失,又飞出十余步就消失了。

    与此同时,数百条烟线正轻松地刺破符箓防护,有些人转身向镇子里跑去,结果却一头撞上了看不见的障碍。

    “愚蠢的人类,渺小的人类,给我你们的生命,成就更伟大的魔王,这是你们的荣幸,也是你们存在的意义……”

    符箓师们不停祭符,可是对于半魔来说,几名低等符箓师的法术实在太弱了,他甚至没有特意阻挡,就让法术钻进自己体内,将其中的力量吸得一干二净。

    烟线终于落在几百名人类头上,符箓师们手一松,纸符随风飘走,他们也是普通人,在魔族法术的影响下,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恐惧、怀疑、怯懦、急躁等等情绪源源不绝地注入众人心中,意志薄弱者最先跪下,接着是其他人。

    沈休明坚持的时间比较长,可他也跪下了,心中生出一股求饶的冲动,还想埋怨他认识的所有人,辛幼陶和杨清音他们当初为何漏掉了这只半魔?现在为什么不赶来帮忙?慕行秋呢?他在哪?

    他拼命压抑这些冲动,不愿太早屈服。

    沈休明怀里的木匣掉在地上,空中的李青竹过了一会才发现它,停止念诵魔族咒语,“这是什么?”

    匣盖自动打开,里面的纸片排成一线陆续飞起,有一些燃烧成灰,有一些越升越高。

    沈休明惊讶地看着这些纸片,空中的李青竹更惊讶,“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法术的存在?”

    “因为它不是法术。”一个声音说。

    李青竹又吃一惊,向远处的人群望去,绝大多数人都已经跪下,甚至趴在地上,或哀声乞求生命,或痛哭流涕,都已被他的法术牢牢控制住,可是有五个人例外,准确地说是五个孩子,长得太矮,以至于半魔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只有他们还站着。

    声音是从一个孩子那里传来的。

    “终于出来了,慕行秋真会选地方,这里是他的老家吧?两位若是没意见,就把这个家伙让给我吧。”

    声音来自孩子头顶某处。

    (抱歉,昨天的一章里人名弄错了一个,现已改正:赵大易的大。)(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