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六十九章 新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在庆祝五十岁生日的沈休明仍然不肯服老,与宾客拼酒时一杯也不错过,喝到酣处,非拉着镇里最强壮的青年摔跤,结果可想而知,他躺在地上,捂着腰直哼哼,青年面红耳赤地道歉,后脑勺还要不停地挨老爹的巴掌。n∈,

    “不怪他,不怪他。”沈休明在众人的搀扶下勉强起身,红通通的脸上满是笑容,只是开口时还有点呲牙咧嘴,“都是我的错,哎呀,十几年前打仗时受的伤,当时没事,现在却来折腾老子。臭小子,你别得意,我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能打你这样的十个……”

    青年傻笑,知道沈老爹又要唠叨当年的浮海城之战了,他已经听过太多次了,于是趁机插口道:“沈老爹,跟我们说说望山吧,听说那一战打得更激烈。”

    沈休明的兴奋劲儿一下子消失过半,“唉,别提了,我在浮海城受伤,其实没什么大事,可是上方竟然不允许我再上战场,结果望山我就没去成。”

    青年抬头看了一眼,觉得“上方”是个很神秘的地方。

    “慈皇熏后亲自颁下的旨意,说沈老爹劳苦功高,伤势严重,不宜再参加战斗。”宾客中的同龄人对沈休明的光荣事迹都记得清清楚楚,一块起哄让他将的圣旨拿出来。

    沈休明拗不过众意,回屋翻箱倒柜,找出了泛黄的圣旨,双手捧着,笑呵呵地回到庭院里,十几桌宾客全都聚过来,无论见过没见过,全都发出惊叹声,伸手想摸又不敢摸。

    “望山之战死了多少人呐,听说尸体堆在地上,一眼望不到头。”一名老者叹息道,泪眼婆娑。他有亲人死于那场战争。

    “十天,望山之战持续了整整十天。”沈休明脸上的醉意消失了,“从十月底一直打到十一月,死的不只是人类,还有妖族,那是双方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联合。多亏了那一战,冰魁被消灭了,半魔所剩无几,圣符皇朝夺回了全部领土。还向外扩张了不少,天下又得到十几年太平,若非如此,咱们也没办法重建这野林镇。”

    沈休明向四周扫了一眼,院子、房屋都是新的,建成还不到十年,他又回到了野林镇,却已找不到年少时的记忆,一切都要在废墟上重建。

    沈休明突然间意兴阑珊。觉得自己真的老了,“不行了,你们接着喝,我去睡一会。真的不行了,想当年……唉……”

    沈休明将精心的圣旨交给一位值得信任的老者,转身回房。

    宾客们一边鉴赏圣旨,一边还在议论十几年前的望山之战。因为那一战充满了传奇,对全天下的影响也至为深远。

    “听说人类军队差点就战败了,最后是慈皇施展**术。将整个望山都给毁掉了,半魔和冰魁才一败涂地……”

    “我怎么听说摧毁望山的不是慈皇,而是另一个人,叫什么来着?沈老爹从前常提起他的名字,这几年不爱说了。”

    “不管怎样,又能正常过日子了,不容易啊。”

    “可妖族还在北方乱蹿,半魔也没有死光,最可怕的是据说逃走一大批魔种,没准正躲在什么地方偷着修炼,打算卷土重来呢。”

    “哎,大喜的日子,说这些干嘛?天塌了也是上面顶着,咱们只管种地、放马,来来,接着喝。”

    沈休明躺在床上,初时还能听见外面的喧闹声,很快就进入梦乡,他梦见从前的野林镇:破旧的青石街道、整齐的房屋、无聊而又忙碌的居民,还有林地里浓郁的草木芳香,他挥动柳条鞭驱赶牛羊,向远处的伙伴们叫喊,可他们就像没听见一样,谁也不肯回下头……

    五十岁的沈休明感到极大的委屈,几乎要哭出声来。

    他没哭,而是睁开了双眼,发现眼角有些湿润,床边还有五双乌溜溜的眼珠在盯着自己。

    五个小男孩,最大的不到十岁,浑身泥土,并排站在床前,直直地盯着床上的老爹。

    “干嘛?”沈休明心中还残存着梦中的郁闷,语气不是太好。

    孩子们却无所谓,其中一个大声说:“我们挖出了这个。”

    沈休明这才看到枕边放着一个脏兮兮的木头匣子,将被褥都弄脏了,他叹了口气,慢慢坐起,对孩子他总是比较宽容。

    “在哪挖出来的?”沈休明随口问道,新野林镇的面积只有旧镇的一半,另一半仍然荒废着,成为孩子们的冒险乐园。

    孩子们睁大眼睛思索,其中一个犹犹豫豫伸手指道:“西、西边。”

    沈休明脑子里回想旧镇的格局,“西边,那是沈昊家的旧宅,旁边挨着学堂……”

    木匣已经被孩子们打开,里面放着一摞纸,破碎陈旧,大致还算完整,沈休明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看到第一块纸片上面的字迹,险些哭出声来。

    那是他弟弟二良沈休唯的名字以及生辰八字、父母情况。

    “这是秦先生的东西。”沈休明喃喃道,他记起来了,秦先生每给镇上的学童起一个名字,就填写一张纸在放在匣子里,以备日后婚丧嫁娶时使用。

    镇上的居民大都不识字,这个匣子就像是大家共同的记忆。

    沈休明双手颤抖,小心翼翼地翻阅碎纸片,看到一个又一个名字,有些极为熟悉,有一些却很陌生,要根据其它情况才判断出这是谁的大名。

    慕行秋、沈昊、慕松玄……还有沈休明自己的名字都在其中。

    孩子们互相看了一眼,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再一次翻阅的时候,沈休明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有几个人姓名中的某个字被画上颜色浅淡的小圈,要不是他看得仔细,根本不会注意到。

    他将画圈的纸片一一取出来,非常巧,这些名字都是他最熟悉不过的。

    一共十个:沈休明的明,沈休唯的唯,沈昊的昊,沈通幽的幽,慕行秋的行,慕松玄的玄,慕飞黄的黄,赵大易的易,管金吾的吾,秦凌霜的凌。

    沈休明由感慨变成惊讶,画圈并不特别,身为教书先生,在字上画圈几乎是一种习惯,可是有一点实在是太巧了,这十个人就是当年一块逃离野林镇的伙伴。

    秦先生当天晚上特意找出匣子,在在这十名少年的记录上画圈?沈休明觉得不太可能,亲生女儿逃婚,一向爱面子的秦先生哪有这种闲心?

    是别人画的圈?沈休明觉得更不可能,他越想越糊涂,几次想将这件事放下,当成一件巧合,却总是做不到,疑惑像爬进耳朵里的小虫,越想将它引诱出来,它就向里面钻得越深。

    “带我去学堂……你们挖出匣子的地方。”沈休明决定亲眼去看看。

    五个孩子争先恐后地往外跑,要为沈老爹带路。

    沈休明将纸片放回木匣里,夹在胳膊下面,走出房门,宾客们正喝得高兴,他顺着房檐下悄悄溜了出去,没被任何人发现。

    新镇很小,居民也不多,大都在沈老爹家中喝酒,街上几乎没什么人,五个孩子跑在前面,偶尔停步转身,等待沈老爹气喘吁吁地跟上来。

    镇上的房屋都是十年内新建的,可是仍然挡不住周围的衰败之气:镇东部仍有大量废弃的房屋,早已被茂盛的杂草占据,新居民曾经发起过轰轰烈烈的除草战役,结果收效甚微,那些杂草就像被施过法术一样,隔夜就能长出一片。

    但是人类起码在这里站稳了脚跟,修建了房屋与道路,在荒野中开辟了农田,一切还都很脆弱,人类只要稍一松懈,杂草又会悄无声息地杀回来。沈休明了解任务的艰巨,所以他不肯服老,所以他喜爱甚至放纵孩子们,因为他们是战胜荒野的希望。

    学堂的墙壁早已倾圮,能用的砖块与木料都被拿去建新房子了,但是杂草没能将这里完全占据,淘气的孩子们天天在这一带探险,挖掘的痕迹处处可见。

    五个孩子站在一座深坑边上,个个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这是他们的杰作,坑深数尺,比其中的几个孩子还要高一些。

    沈休明也在笑,心里却打定主意事后要将坑填上,孩子们淘气一些没有关系,但是不能让他们受到伤害。

    坑里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都没什么价值,沈休明原地转了一圈,认不出这里属于学堂的哪一部分,看样子这趟是白来了,找不到线索,甚至连疑惑也没什么意义。

    那就是巧合,沈休明想,秦先生当年因为某种莫名的原因随手画了几个圈而已。

    可他的心还是无法恢复平静,低头看了一眼木匣,决定将它留下,以后让其他人看看。

    镇西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沈休明一惊,对五个孩子说:“回家去,别出门。”说罢撤腿向路上跑去,心中暗暗对自己说:你不老,还能上战场。

    正在沈家喝酒的宾客们已经拥到街上,手里都拿着兵器,嘴里叫嚷着:“是妖族攻来了吗?沈老爹人呢?”

    沈休明喊了一声,赶上来,带领镇上的男子向西边的小河跑去。

    废弃的学堂里,五个孩子没有立刻跑回家,而是留在坑边,眼睛越睁越大。

    就在沈老爹刚刚转身离开的时候,坑底生出一团白晃晃的光。

    (从明天开始,还是上午发稿,8点半左右)(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