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六十七章 虚空破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魔劫之力源源不断,真幻之躯变成了一件危险的容器,承载着巨大的力量,自己却已岌岌可危,随时都会被这股力量毁掉。∈↗,

    慕行秋融合魔劫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它涌入体内的速度,在经过长久的试探之后,他开始将多余的魔劫向慕冬儿那里转移,射出的闪电里蕴含的魔劫越来越多。

    龙魔的确全都安排好了,她将慕冬儿送到望山,就是为了让他强化体质,有朝一日能够迅速吸收魔劫,魔族已经不太相信龙魔,但是作为一个备用计划,他们还是传授给他相应的法术。

    慕冬儿突然瞪起双眼,眼珠红得像是在流血,“我恨你,慕行秋,你有什么资格当我的父亲?”

    慕冬儿入魔了,他体内藏着最后一只魔种,也是最强大最顽固的魔种,最算是注神道士也抵挡不住,“你抛弃了我和母亲,到了现在,你又利用我们。我对你有何意义?就是一具助你吸收魔劫的法器吗?”

    慕行秋没有余力开口辩驳,也不需要辩驳,他熟悉入魔者的种种表现,也知道该如何解决:只要他能将幻术的实力提升到服日芒境界,就能打破虚空的樊篱,魔种到时自会逃逸,不逃他也有能力将其驱除。

    “你以为自己对天下生灵负有责任,就可以牺牲我和母亲吗?天下会遗忘你,我和母亲只会憎恨你!”

    慕冬儿的怒火燃烧起来,他的脾气本来就有点暴躁,这时更是不可遏制,手舞足蹈,击出的每一拳、踢出的每一脚都附着裂铁碎石的力量。

    魔劫之力对他生效了,慕冬儿的内丹刚刚升至餐霞境界不久,这时又在迅速提升,可他没有真幻之躯。留不住内丹产生的法力,必须立刻倾泄出去。

    他的拳脚之中开始加持各种各样的法术,从母亲那里学来的五行法术、从龙魔那里得到的炼兽之法和念心幻术、从魔族那里获授的远古法术,还有从妖族那里借鉴的妖术,杂七杂八,都不太精通,想到哪招是哪招,有些招数甚至攻向了父亲。

    对慕行秋来说,这点攻击不算什么,他密切地关注着儿子的一举一动。控制魔劫之力的输送速度,以确保慕冬儿不受太大的伤害。

    失控的法术漫天飞舞,光、电、烟、雾纵横交错,发出撕裂的刺耳声音,威力渐增,当慕冬儿的内丹暂时提升到注神境界时,他体内的最后一只魔种出手干涉了。

    慕冬儿的眼中的红光渐渐弱下去,他举起双臂,冲着头顶的天空发出一团又一团光球。光球在空中爆炸,每次都在同一位置,慢慢地,那里变成了浅红色。被光球击中时,发出砰砰的响声。

    “虚空”变成了“实空”。

    慕冬儿开口了,发出的是魔族声音,“虚空监狱无处不在。望山只是一个出入口,只要魔劫的力量足够强大,可以在任何地方打开缺口。说实话。我很惊讶,龙魔的计划好像真的有用,她帮助我们提前离开虚空,又给我们树立了两名强敌,真是一笔公平的交易。慕行秋,别再硬撑了,将魔劫全都送给慕冬儿,现在这点力量远远不够,他受得了。”

    山谷晃动了下,旋即恢复平稳,魔族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外面有人帮你,他们在摧毁最强大的五棵星云树,其实是四棵,因为有一棵已经凝成形体,不久之前被你摧毁了。释放魔劫,慕行秋,不会再有更好的机会了!”

    慕行秋仍然控制着力量,用沙哑的声音说:“我需要解释。”

    “解释?”

    “魔族不应该这么弱。”慕行秋快要赢得战斗,可他一点也不为此兴奋,恰恰相反,他感到困惑,还有一点不安,问题显而易见:如果服月芒境界的实力就能将魔种消灭,道统为何退隐?十三万多年前又为何不将虚空出口封闭,而要设置镇魔钟?

    “我们让你失望了?”最后一只魔种仍习惯自称“我们”。

    慕行秋继续控制魔劫,想要问出真相,现在是最好可能也是最后的机会。

    魔族笑了几声,听上去心情不错,“好吧,我给你一个解释,首先,什么是魔种?什么是魔族?后世的道士大概都分不清,真相是,魔种是魔族的法力与记忆,我们失去的不只是形体,还有最重要的魂魄。”

    绿光从慕冬儿胸前钻出来,飘在闪电上方,“过去的十几万年里,魔种不停地逃逸,就是为了寻找丢失的魂魄,没有魂魄,魔种就是一堆单纯的法力,跟愚蠢的异兽差不多,甚至不是低等道士的对手,我们附着在道士体内,其实也是为了拥有一个头脑。”

    慕行秋的心微微一沉,“你们一直没有找到?”

    “道统看得太紧,魔种的智慧又太低,想找回魔魂难上加难,可我们只能一遍遍地尝试。魂魄丢失也有一个好处,魔种永远不会死,与真实的世界总是保持着一点微弱的联系,这点联系足以扩大为一个出口。道统也找不到魔魂,无法将虚空完全封闭,只好用镇魔种和星云树将出口控制住。”

    “你和其它魔种不一样。”慕行秋说。

    “呵呵,你是说我没有那么愚蠢?十三万年,慕行秋,整整十三万年,就算是一只爬虫也会变得聪明一点,何况我们拥有魔族的全部记忆。我是魔种生发出来的一点智慧,可是没用,除非找回魔魂,我们永远也无法恢复从前的强大。”

    慕行秋相信对方的话,从而明白了许多事情,道统退隐真的是为了最终的决战,只有将魔种放出来与魔魂结合,才能彻底消灭魔族。

    “所以你能理解道统为什么要与我们达成协议,道士也在寻找魔魂,只是很多人自己并不知道,你们的每一次除妖、每一次挑选道根弟子、每一次使用法器,同时也都在检查魔魂,跟我们一们从来没有成功。道统在衰落,可是拥有比从前强大得多的至宝。当镇魔钟再也镇压不住虚空时,道统宁可选择决战。他们大张旗鼓地退隐,其实也是在给魔魂一个提醒,告诉它可以准备与魔种结合了,但是绝不要附着在任何道士身上。”

    道统进入了另一个虚空,魔魂如果跟着进去,就将失去与魔种结合的机会。

    魔种的“智慧”迟迟没有提起一件事,慕行秋不得不直接提问:“魔魂与神魂……”

    “完全不是一回事,神魂只是多出来的第四魂,拥有比较特殊的道根和悟性。怎么能与魔魂相提并论?魔魂是完整的、强大的、睿智的,我们在虚空被迫忍耐十几万年,魔魂却在真实的世界里隐藏了十几万年,哪个更难、更需要意志力?”

    慕行秋渐渐放松控制,汹涌澎湃的魔劫如同溃堤之水一般涌向慕冬儿,运载它们的幻术闪电变得支离破碎,但是仍在生效。

    慕冬儿双手发出的光球变成了一束光,开始时亮得耀眼,随着力量增强。光芒却越来越弱,被击中的天空变红了,颜色逐渐加深,像是要滴出血来。

    “还是不够。慕行秋,你自己必须先达到服日芒境界!”

    噗的一声轻响,真幻之躯破裂了,魔劫向外扩散。慕行秋眼前所见全是光芒,慕冬儿、魔种、望山全都消失了,他眼中所见只有光。耳朵里充满着柔和的嗡嗡声。

    这是溃败的边缘,慕行秋的意志只要稍一放松,事态就再也无法挽回,真幻之躯将会消失,魔劫散溢,他的魂魄将陷入四十九天的衰竭过程……

    他不能败。

    慕行秋集中全部意志,终于在一片光芒之中看到了三个稍暗一些的光点,那是他的三枚修行丹,很快,它们变得清晰了,黑、红、白三枚俱在,转得太快了,看上去就像是静止不动。

    眼前的光芒逐渐暗淡,修行丹越来越突出。

    又是噗的一声轻响,光芒消失,慕行秋重回虚空之中,又能看见慕冬儿和魔种。

    真幻之躯被修行丹重筑,恢复原样,毫无瑕疵,慕行秋也在同一瞬间进入服日芒境界。

    魔劫变得驯服了,再狂暴的野兽也要屈服强者的力量之下,慕行秋向慕冬儿输送更多、更柔和的魔劫。

    慕冬儿的内丹也在提升,虽然只要魔劫消失,他的内丹又会退回餐霞境界,但这一点不影响他此时此刻的实力,比父亲晚了一会,他也进入服日芒境界,手中发出的光若有若无,空中的红池已经发黑了。

    “快了。”魔种跳到空中,只凭一条细线与慕冬儿相连,然后分裂出另一个魔种。

    “自由。”两只魔种变成了四只。

    魔种在借助慕冬儿的力量分裂,数量迅速增多,齐刷刷地发出声音,像一群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

    “真幻是对的。”

    “可是魔劫到底从何而来?”

    “世上没有无根无源的力量。”

    “只有一种可能。”

    “没错,只有一种。”

    “慕行秋,你想明白了吗?”

    空中出现一个黑洞,一切的一切,魔种、树木、岩石、泥土 、冰雪……整个虚空世界都在向外奔涌,不变的虚空迎来了巨变,它就要消失了。

    慕行秋抵住了那股无与伦比的吸力,冲到慕冬儿面前,抓住他的胳膊,然后父子二人一块冲向空中的黑洞。

    龙魔也说不出魔劫的来历,这是她进入止步邦时留给慕行秋的疑惑之一。

    或许她早有猜测,只是无法确认,慕行秋和魔种见证了虚空的破裂,可以得出那唯一的结论了。

    慕行秋回到真实的、变化的世界,杨清音等人正聚在峭壁上的亭子里,惊讶地看着空中突然多出来的黑洞。

    他们只看到绿色的魔种倾泄而出,接着是慕行秋父子,虚空中的一切在接触到黑洞的一瞬间就消失了。

    “魔劫来自于道统。”慕行秋大声说,“我知道如何打破止步邦禁制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