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六十六章 忧郁的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跳蚤的两只眼睛不够用了,杨清音和秃子各盯着一只,小蒿与殷不沉凑上来争抢,最后是飞飞想出了主意,施展幻术将跳蚤眼中的景象映在半空中,这样一来,每双眼睛都能看到了。随夢小說,

    一尺高的慕行秋左手引发魔劫,右手的闪电射向对面的慕冬儿。慕行秋只露背面,谁也看不到他的表情,慕冬儿的脸色逐渐变白,又转而为红,显然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跳蚤只能看到景象,却听不到声音。

    杨清音咬着嘴唇一声不吱,秃子又急又困惑,不停地上下蹿动,“小秋哥这是在干嘛?他是在救人吧?为什么非得用闪电?”

    “飞飞,你觉得呢?”小蒿将问题抛了出去。

    “看样子慕冬儿已经被魔种侵袭了。”飞飞说。

    秃子噌地跳起,一跃到了飞飞面前,“你说什么?”

    “慕妖师能控制住魔种。”飞飞急忙补充道,伸手指着半空中的景象,“慕妖师再次引发魔劫,估计是要用它消灭全部魔种,与此同时……以幻术保护慕冬儿,我猜是这样。”

    秃子稍稍松了口气,附近的殷不沉冷笑一声,“魔种若是这么容易就被消灭,整个道统何必退隐,不对劲,整件事都不对劲。”

    殷不沉左右看了看,发现所有目光都在盯着自己,有的惊讶,有的困惑,有的还很愤怒,“我只是乱猜……”

    “说说你的猜测。”杨清音比任何人都要紧张、都要惴惴不安,她希望出声怒骂,希望毫无目的地施放火球,可声音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她知道自己唯一能依赖的人正处于生死关头,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因此她必须控制心中的焦躁,尽一切可能提供哪怕是一丁点的帮助。

    殷不沉咽了咽口水,“其实这也不难猜,你们没看到魔族之前一直在说话吗。看他的样子一点也不着急,肯定是跟慕行秋达成了某种协议,魔族自愿退去,道尊引发魔劫。这就是在执行协议呢,至于慕冬儿在做什么,我就猜不出来了。”

    “啊,我明白了!”小蒿叫了一声,将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这边来。“魔劫是用来攻破拔魔洞的,当然也可以攻击镇魔钟遗留的法术……可慕行秋干嘛要这么做呢?这不是在帮助魔族吗?”

    “小秋哥必有理由。”秃子冲到幻象里,围着小小的慕冬儿和慕行秋绕了一圈,“怎么办?咱们就在这里干看着吗?”

    慕冬儿的神情痛苦到有些扭曲了,他还是孩子,更加令人同情。

    “我要和跳蚤建立灵犀。”杨清音终于做出决定,她一直没有这么做,是怕干扰到慕行秋,但她不能再等下去了,扫了一眼。最后看着殷不沉,“一旦发现异常,你要立刻中断我与跳蚤的灵犀。”

    “我?为什么是我?”殷不沉脸色一下子变了,神情比慕冬儿还要扭曲。

    “因为这是命令。”杨清音冷冷地说,然后转向小蒿,“殷不沉若是犹豫不决,就由你来做判断。”

    “好。”小蒿答应得干脆利索。

    杨清音伸手按在跳蚤的一只角上,缓慢地施展灵犀之术,她曾经与跳蚤建立过灵犀,甚至借助它施展过太阴之火。但这种灵犀从来就没有深入,只是一种暂时的配合关系。

    杨清音首先担心的问题是她不会被接纳,跳蚤很聪明,但它毕竟是一头灵兽。更多的时候依靠本能而不是智慧行事,当它不愿意的时候会做出激烈的反应,从而影响它与慕行秋之间的灵犀。

    杨清音一点点地试探,直到确信跳蚤愿意同时接纳两个人的灵犀。

    终于,她能看到虚空中的真实场景,甚至能够看到慕行秋的一些想法。他的想法并不复杂,目标也非常简单。

    杨清音中断灵犀,在她对面,小蒿紧紧握着幽寥,双目圆睁,像是要打架,不怪她露出这种表情,她身边的殷不沉神情已经扭曲到狰狞的程度,就怕错过唤醒杨清音的最佳时机。

    “慕行秋需要帮助。”杨清音点下头,表示自己没事,“他在招引魔劫打破虚空樊篱,这道樊篱非常强大,是镇魔钟遗留下来的法术,咱们得找出那五棵净魔树。”

    “净魔树是什么玩意儿?”九大道统的炼器传统中断十多年,连小蒿也不了解九大至宝的详情,殷不沉和飞飞更是一无所知。

    “镇魔钟周围时刻都有五棵星云树环绕,替它净化魔种的腐蚀,体内遗留的法术最多。镇魔钟已经被带走,树还在望山,找出它们并毁掉里面的法术,或许能够减轻慕行秋的压力。”

    “这就动手吧,净魔树就在镇魔钟附近吧。”小蒿飞了起来。

    “星云树会移动,净魔树还在山谷里,但是不知道躲在哪里了。”

    秃子出了一个主意,“那就将所有星云树都毁掉。”

    “没用,山谷里飘荡着几千万粒种子,毁掉一棵,立刻会有一粒种子落地,很快就能在死树里再长出一棵,法术还会存留。”

    “那怎么找啊?”小蒿落回地面。

    “先去看看再说。”

    杨清音和黑凰飞向山谷,小蒿、秃子和飞飞紧随其后,殷不沉犹豫再三,对飞霄说:“你留在这里,我去……意思一下。”

    飞霄点头,它对帮助任何人都不上心。

    山谷里的星云树之前已经被慕行秋毁灭过一次,树冠虽然未变,其实都已经被新树取代,幸运的种子钻进泥土,在死树内部生长,用不上一刻钟就能在干枯的树干上长出新枝,死亡与新生就这样同时进行,站在高处几乎看不到变化,进入森林之后却能感受到那种迫不及待的生命力。

    这让事情更复杂了,新树不仅吞噬了死树,也继承了死树的法术,那五棵净魔树如今已是面目全非,就算从前认得它们的道士,也没办法辨认了。

    殷不沉追上来,东张西望,不敢靠近任何一棵树。心中的疑惑却不少,“那些半魔和冰魁都去哪了?他们占据望山这么久,就没有想过要找出那五棵净魔树吗?”

    杨清音在树丛中穿梭往返,星云树棵棵不同。因此也就没有特点可言,“魔族之前是要利用星云树修炼身躯,用不着寻找净魔树,慕行秋带给他们一个新计划。”

    “道尊要和魔族联手了?”殷不沉眼睛一亮,他猜到慕行秋与魔族达成了某种协议。但是以为慕行秋是被迫的一方,“这么说来,咱们以后也能跟魔族当朋友了?呵呵,当不成朋友当属下也行,我不在意……”

    “我在意。”秃子气哼哼地说,因为他也找不出净魔树,正急得不行,“我是庞山弟子,才不会跟魔族作朋友、当属下,小秋哥更不会。等着瞧吧,最后他还是会将魔族全都消灭。”

    殷不沉撇撇嘴,过了一会低声说:“除非整个道统都是傻子,魔族才会被慕行秋一个人消灭……”

    “这里有一棵古怪的树。”飞飞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同伴们立刻向他飞去。

    飞飞站在一棵半槐半柳的星云树面前,直直地盯着它。

    “这就是净魔树吗?你怎么知道的?”殷不沉问。

    这棵星云树的确没有什么特别,死去的树冠是槐对,新生的枝条是柳树,谷中大部分树木都拥有两种不同的形态。

    飞飞目光不动,“我是用念心幻术把它找出来的。这里的树都有情绪,这一棵比较……比较忧郁,可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净魔树。”

    “忧郁?”小蒿忍不住想笑,自己也施展念心幻术查看。

    “嗯。所以我才觉得它很独特。”

    小蒿的幻术比飞飞更强一些,片刻之后她说:“还真是这样,周围的树都有情绪,各不相同,但是差别不大,只有这棵树特别伤心。它明明是一粒新种子长出来的,也不开心一点。”

    “或许这是魔蚀之力的影响。”杨清音说。

    “怎么办?毁掉它吗?”秃子问。

    杨清音摇摇头,“毁树没用,关键是镇魔钟遗留的法术……逆术,咱们可以试试逆术,秃子,你缠住这棵树,不管它怎么移动都不要离开。”

    秃子立刻冲到最粗的一根树枝上,将三缕头发都缠在上面,做好死也不松开的打算。

    “其他人一块施展逆术,只对这棵树施展,如果它真是净魔树之一,咱们又能化解里面残留的镇魔钟法术,应该会对慕行秋有所帮助。”

    “不会有危险吧?”殷不沉有点后悔跟过来了。

    没人搭理他,杨清音、小蒿和飞飞都在施法,殷不沉只好加入进来,由于在自然道上花费的精力最多,他的逆术最强,是主攻力量。

    四股逆术进入树内。

    突然间,那颗树消失了,无影无踪,地面上连个坑都没留下。星云树本是慢慢移动的,但是望山道士退出之后,它们变得狂野了。

    “在这儿!”秃子的声音远远传来。

    小蒿不擅长逆术,大声说:“你们专心施法,我带着你们追树。”

    忧郁的星云树消失了三次,体内残留的法术终于被消解。

    整座山谷轻轻颤抖了一下,空中传来隐隐的雷声,夜色变得深,一阵来历不明的风掠过,再没有后续。

    “它肯定是净魔树。”小蒿高兴地说,“我已经找到下一棵忧郁的树了,跟我来。”

    大家出发之前,全都扭头向峭壁上望了一眼,跳蚤眼中的景象仍然映在半空中,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慕行秋还在吸引魔劫,慕冬儿的痛苦神情也没有稍减。

    事实上,慕行秋已经三次招引魔劫,真幻之躯即将破碎,他也即将跨越自己与服日芒境界之间的那一点点差距。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