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六十五章 最后一只魔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与慕行秋相距五十步,绿色魔族停止前进,头颅发生变化,失去了绿色的光芒,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显露出来,站在魔族的脖子上,他穿着妖族的皮甲,但确凿无疑属于人类。

    慕行秋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和杨清音的儿子慕冬儿,而且幻术告诉他,这不是幻象。

    “你真是我的父亲?”慕冬儿问,声音稚嫩,语气却带着成熟的冷淡。

    即使这真是慕冬儿,大概也属于魔族幻术的一部分,慕行秋很自然地做出判断,可他仍然分出一点心事做出回答:“我是你的父亲。”

    “龙魔骗了我,望山一点都不好玩。”

    “龙魔很喜欢骗人,但是到了最后你会发现她是为你好。”

    “嗯。”慕冬儿打了个哈欠,慢慢向绿色魔族的身体里沉降。

    “我会把你救出来。”慕行秋说。

    [无][错]

    慕冬儿已经闭上眼睛,嘴角隐约有一丝笑意,很快,他整个陷了进去,魔族的头颅又恢复原样,不完全一样,魔族全身散发绿光,只有头颅是个例外,除了块头巨大与身躯相适应,跟普通的人类头颅没有多少区别,长发在头上随意地挽成发髻,没插簪子。

    “龙魔不仅喜欢骗人,还喜欢骗妖、骗魔。”魔头开口,声音与之前的魔族不太一样,多了一丝慵懒与嘲讽,因此显得更加真实。

    慕行秋不做回答,他已经用尽了魔劫之力,就连之前没来得及吸进体内的三成魔劫,这时也已成为他的一部分。三枚修行丹旋转得太快了,他甚至能听到轻微的嗡嗡声,幻术此时相当于服月芒第七重,只差一点就能再次突破限制,可就是这一点。他无论如何也够不着。

    疲倦感终于产生了,像是瓷器上的细小裂纹,不明显,暂时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可一旦出现就无法恢复,它们慢慢延伸、慢慢积累,终有一刻,整件瓷器会突然碎裂,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慕行秋的真幻之躯就是一件精美的瓷器。

    “龙魔非常了解你,慕行秋。你能出乎我们的意料,却逃不过她的计划,一切如她所愿。”魔头顿了顿,补充一句:“本不应该这样的。”

    慕行秋努力坚持,他能感觉到魔种在一只只灰飞烟灭,即使真幻之躯无力再次突破极限,只要他坚持下去,终能将魔种全部消灭。

    魔头对同类的消亡无动于衷,说话声依然不紧不慢。“龙魔制定了一个计划,她说魔劫的力量能够击破拔魔洞,自然也能摧毁镇魔钟,所以她派人将你的儿子送到望山。因为慕冬儿与你血脉相连、魂魄相通,由你召来魔劫,由他改变魔劫的方向。”

    慕行秋的幻术没有改变方向,仍在持续消灭魔种。他所做出的唯一改变是分出一小部分幻术探测慕冬儿的位置,以免误伤。

    “龙魔不值得相信,所以我们没有按她的计划执行。但是我们留下慕冬儿,以备万一。他很淘气,三番五次逃出望山,甚至带回来一支妖军,想要偷袭星云树,当然,他没有得逞,妖军成为我们正需要的奴隶。我们准备在炼形之后杀死他,可听说你真的离开止步邦之后,我们知道这个小孩儿终归还是有些用处的。”

    魔族的绿色身躯双手在胸前合拢,极缓慢地将闪电推离。

    “按照我们的计划,你应该去魔指山定夜塔,在那里,你先要与慕冬儿父子相残,心志大乱的时候,再由我,唯一成形的魔族将你消灭。”

    这正是慕行秋极力避免的事情,所以他没去魔指山,而是直奔望山。

    “可你来了望山,出乎我们的预料。还好,我能带着慕冬儿及时返回。”

    慕行秋不去想时间问题,魔种已经消亡过半,无论魔族有什么招数,他都必须承受住。

    “我们仍然能让慕冬儿和你战斗,你能挡住魔族幻术,他不能。”

    慕行秋猛地激发出一股力量,就像是孩子纵身一跃,觉得手指似乎摸到了天空,有那么一瞬间,慕行秋觉得自己也摸到了服日芒的边儿,可是下一瞬间,他还是落回地面,真幻之躯更加疲惫,

    瓷器上的裂纹已经变成裂口。

    但这就是一瞬间的实力提升,对魔种的打击也超出了预期,绿色魔躯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光芒四射,大批魔种飞散而出,在空中消亡,慕行秋估计这一击之后,魔种只剩三四千只。

    光芒回缩,魔躯的大小、形态丝毫未变,双臂也还在推着闪电极慢地后退,但已是强弩之末,慕行秋知道这一点,魔头也知道。

    因此,魔头的冷静显得有些可怕了,“可是你已经开始了战斗,我们想,你或许不会为了慕冬儿改变主意。”

    如果慕冬儿真的在魔族的操控下发起进攻,慕行秋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正是他不去魔指山的最重要原因,可是与魔族的战斗比他预计得要长久他觉得时间没过去多少,慕冬儿和魔族的到来却表明斗法持续了至少十天。

    “单纯的父子相残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于是我们想不如就执行龙魔的计划吧,相比之下,这条路走通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魔族的修行不讲究绝情弃欲,但他们仍然跟高等道士一样冷静,这是一场关系到生死存亡的战斗,而不是复仇,父子相残不能带给他们任何快感,他们只想冲破牢笼。

    “慕行秋,只拥有服月芒实力是不够的,你必须达到服日芒,而那只是开始,你必须变得更强,为此,你要再引魔劫,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直到慕冬儿能能击破这最后一道樊篱。”

    “自由,慕行秋,我们已经等了十三万多年,我们要的是自由。你知道虚空是什么样子吗?它跟当初我们被关进来时的世界一模一样,只是永远没有变化,连流水都是静止的,伸出手就能将水分开。唯一变化的是望山星云树,因为这里是出入口。这个世界里没有流壤,我们也无法凝成身体,因为在虚空里一切不变。我们感到饥饿,纯粹的饥饿,永不结束的饥饿,伟大的魔族,曾经屠戮无比强大的异兽,却被饥饿击败了。”

    流壤就是不洁之气,它们对魔族的重要性,就像道士的修行必须借助于天地灵气。

    “时机终于到来,我们将离开不变的虚空,我甚至提前凝成了一具身躯,这是十三万年来的第一个,但我还是不能离开虚空,我能将慕冬儿和妖族拉进来、送出去,但我自己不能。只差那最后一道樊篱,我们可以再等上一段时间,或许一两年,或许一二十年,凭自己的力量打破樊篱,也可以借助你的力量,现在就冲出虚空。”

    魔躯的双臂已经伸得笔直,手掌合在一起,阻挡闪电,体内的魔种还在一只接一只的消亡。

    “这对你和慕冬儿也有好处,因为魔劫之力将归你们所有,你们将强大到能够在变化的真实世界里与我们一战。这就是为什么最初我们不想执行这个计划的原因之一,可龙魔还是胜利了,她了解你,猜到你无论如何也会迫使我们走到这一步。慕行秋,你还相信她吗?”。

    慕行秋仍然不做回答。

    “你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我们能感觉到。你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儿子,我们也能感觉到,比你自己还要早一些。可是你和慕冬儿的死亡真能换来魔族的终结吗?事情如果如此简单,道统就不会仁慈地允许我们在虚空里生存十三万多年。魔种永存,无论如何,总会有一只活下来,然后分裂出现在的数目,你学过魔尊正法,对此应该不陌生。你和慕冬儿的死亡只是延缓我们离开虚空的时间,几百年吧,你所在意的人类与妖族到时候大概都已经死了,将由新一代众生迎接我们的到来,还会有新的慕行秋阻止我们吗?”。

    魔头的眼、鼻、耳、口里都有绿光射出,他正在褪去好不容易才凝成的形体,但他的声音仍然带着慵懒和嘲讽。

    “慕行秋,你相信龙魔吗?”。这是魔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他消失了,代之以绿色的头颅。

    所剩不多的魔种在迅速消失,不像是被消灭,更像是自杀。

    终于,只剩最后一只魔种,整个绿色魔躯都在向内坍塌,露出里面的慕冬儿。

    最后一只魔种进入慕冬儿体内,现在由他伸出双臂抵抗闪电了。

    慕冬儿睁开双眼,茫然地说:“快要结束了吗?我想见母亲和秃子。你怎么了?好像变了一副模样。”

    慕行秋的肉身正在消失,显露出淡蓝色的真幻之躯,他已将潜力发挥到极致,最后一只魔种是否真的不可消灭,他只能以父子二人的性命为代价去验证。

    你相信龙魔吗?慕行秋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响起这句话。

    “你是我的儿子。”慕行秋说。

    慕冬儿看上去极为虚弱,目光更加茫然,似乎没听懂父亲在说什么。

    “我的儿子不会认输,把痛苦当成磨炼吧,战胜它就是战胜敌人。”

    “嗯。”慕冬儿轻轻地答应了一声。

    慕行秋相信龙魔,于是天空出现一个黑色的洞,越扩越大。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第八百六十五章最后一只魔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