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六十三章 魔族幻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三万多年来,没有人类或妖族与真正的魔族斗过法,那些逃出望山的魔种孱弱而凄惶,除了依靠接触刺激道士入魔,除它招术都弱得可怜,连吸气道士都能轻而易举地将其除掉。

    慕行秋的这次斗法,算是最接近的一次。

    杨清音和殷不沉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想看看魔族的法术有何与众不同之处,跳蚤的红黄两色眼珠转来转去,它与慕行秋灵犀相通,能在最合适的时机施法逃离,飞霄也睁大了眼睛,像是两只不合比例的铜铃挂在过于瘦小的脑袋上。

    四双眼睛,一双比一双盯得紧,慕行秋还是突然消失了,没有声音,也没有过程,这一刻还在,下一刻已是一无所有,没有任何东西伸过来将他拽走,这甚至不是瞬移,瞬移是一道法术,会留下痕迹,杨清音和殷不沉多少能够看到或者察觉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唯独慕行秋不见了。

    杨清音和殷不沉同时转头看向跳蚤,只有它还能知道慕行秋的安危。

    跳蚤眨了一下眼睛,动了动前蹄,示意一切正常,它还能感受到慕行秋的存在。

    慕行秋并不觉得自己消失了,他仍然站在原处,专心致志于即将开始的斗法,没人敢于小瞧魔族,他更不会。

    发光的魔族缓缓飞来,身上三万三千根光线随之变短或伸长,相隔三百步的时候,魔族停下了,这已经是一个危险的距离,他却没有施展任何防护法术。

    “你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魔族的声音像极了那些缥缈的注神道士。

    慕行秋的回答是一道闪电,纯粹的闪电。没有魔劫的加持,他要试探一下魔族的实力,并且寻找漏洞。

    魔族没有躲避也没有反抗,任由闪电击中胸膛,整个身体的亮度骤然增强,“你从不怀疑自己所做的一切吗?不觉得道统的选择其实才是正确的吗?退隐必有原因,但绝不是胆怯,也不只是想逃脱清洗众生的职责……”

    砰!魔族爆炸了,光芒四射。瞬间照亮了整个山谷,瞬间又暗淡下来,无数的光点像萤火虫一样四处飘荡,声音仍然传来,没有任何中断,“……这是一项协议,魔道双方都觉得非常合理的协议,你对其中内容一无所知,就觉得自己有义务破坏这项协议。”

    慕行秋拒绝开口,他将语言也当成法术。而自己在这方面并不占据优势,他要保证心意不动,唯一的办法就是专心进攻。魔族必有漏洞,否则的话不会与他拐弯抹角。

    纯粹的闪电显然没有击中魔族的漏洞,慕行秋改用纯粹的务虚幻术。

    一阵风迅速掠过山谷,慕行秋微微一惊,因为他竟然感受到极多的情绪,类似于人类与妖族,只是比较单纯,数量却多得惊人。绝不只是三万三千只魔族,而是多出百倍、千倍。

    “星云树的种子。”山谷上空的光点重新聚合,这回没有变成魔族,东一簇西一簇,似乎在搭建某种场景,“明白了吧,过去的十几万年里,魔种之所以能够逃出望山。就是因为有种子的帮助,在无尽的厮杀过程中,它们当中总会产生一些背叛者。道统知道这些事情,事实上,那些关于魔族重返世间的预言。都是根据背叛者数量做出来的,当背叛的种子多到一定数量。它们就会从看守者变成暴乱者。”

    念心幻术在在如同汪洋一般的情绪中来回扫荡,慕行秋希望从中找到魔族的下落。魔族附身在三万三千棵星云树上,可是只摧毁树木是没用的,他必须连同魔种一块消灭,魔族的情绪肯定要比种子复杂一些,能够在汪洋之中突显出来。

    慕行秋不停地变换幻术法门,幻术每次掠过整座山谷,虚实比例都不相同,可他一直没有找到特别的情绪,却破坏了光点正在搭建的场景:山峰尚未成形就已经坍塌,人类与妖族刚刚站起来就倒地消失,树木与野兽昙花一现……

    魔族并不在意,声音还是那么平稳,“我们在虚空里一直在持续不断地施展魔蚀之术,只有星云树和它的种子能够挡住如此强大的攻势,道统别无选择,只能不断地种植。道士们一直在计算种子背叛者的数量,最初他们以为还能再坚持至少一千年,我们也是这样以为的,可是十多年前,背叛者的数量突然暴增,而且越来越多,于是时间提前了。一千年算不得太久,但是能提前离开虚空终归是件好事。”

    光点搭建的场景还是成形了,慕行秋的幻术已经转而扫荡地面,那里的情绪更多,有一些比较特别,但是比他预料得还是简单,根据他的了解,魔族的情绪不可能如此平淡无奇。

    “妖族从来不是魔族的奴隶,更不是盟友,他们只是一群努力摆脱兽形的低等生灵。”

    光点搭建出来的居然是庞山老祖峰,是它即将被攻破的那一段场景:妖火之山挟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滚滚而来,数百名道士正在峰顶向进攻者施放法术,巨狼的身影在空中闪动……

    “你看过神树的记忆,但它的记忆太简略了,妖族的来历比那更复杂一些,他们本是异兽随意产下的后代,没能继承异兽的力量,天生弱小,只是初具妖形,即使吞食神种之也没有能力领悟其中的奥妙。我们不一样,魔族靠自己的智慧摆脱兽形,能够充分吸收神种的力量。你没有生活在异兽横行的世界里,那是你的幸运,是魔族消灭了异兽,使得弱者得以生存,妖族就是这么壮大的,否则的话,他们只配给异兽当食物。”

    虚幻的场景中,妖火之山碾过老祖峰,道士们在火中坚持不懈,直到灰飞烟灭,漆无上化成了人形,在高空中吐出一道道妖术,击杀那些处在边缘的道士。

    这只是幻象,可慕行秋还是改变幻术的方向,闪电从妖火之山的中间劈过去,务虚幻术紧随其后,幻象被击破了,光点四散,默默地飘荡,似乎要休息一会。

    “妖族是一群可悲的生灵,在漫长的岁月中,他们撞到的机会比魔族和人类都要多,但他们抓不住:身为异兽后代,他们长不出庞大的身躯;最先接触到神种,却只是用来增强力量,对更重要的智慧视而不见;三只妖族发现了道根,最后却要在魔族当中寻找弟子。”

    光点再次聚合,这回搭建的场景不是老祖峰,而是皇京的一角,慕行秋能认出那些林立的符箓塔。

    “人类。”魔族的声音尽职尽责地讲解,“本质上是另一种妖族。当魔族都进入虚空之后,道统发现他们找不到合适的弟子,于是精选了一批妖族,用法术对他们加以改造,若干代之后,他们成为人类,能够产生更多更优质的道根。妖族盲目地憎恨一切,人类则盲目地依赖一切,同样地不可救药。”

    最高的符箓塔上,早已死去的左辅大符箓师曲循规正冲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大喊大叫:“谁能给予永生,人类就站在谁的一边!道统已经衰朽,道士自己尚且不能永生,更不用说帮助人类。魔族才是未来的主宰,他们在虚空中十几万年不死,是真正的生命赐予者!”

    人群欢呼。

    慕行秋不知道这一幕是否真的发生过,也不关心,施法将其击破,他已经缩小了检查范围,在情绪的海洋中标记了一些特别的个体,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确认身份,然后以魔劫发起攻击。

    “人类就和这些星云树的种子一样,惧怕死亡,背叛是他们共同的天性,所以你该明白,道统放弃望山,是因为种子正在大面积投向魔族,道统放弃人类,是因为背叛情绪已经发芽,很快就会长成参天大树。防患于未然,道统做到了。你却破坏了道统的计划。”

    道统是一位严厉的园丁,一旦发现种子有腐蚀的迹象,就将这一批全部抛弃,从头再来。慕行秋却努力将种子收集起来,种在土里,浇上一点水,然后任其自然生长。

    慕行秋终于开口,“背叛是天性,反抗也是。”

    他不再等了,左手变换法诀,右手施展以魔劫激发的第八层幻术,拥有相当于服月芒境界的威力。

    山谷里的所有星云树都在剧烈地抖动,像是同时遭到了利斧的劈砍,落叶如雨,树干发出惊恐的叫声,空中的光亮迅速下沉保护母树,山谷中间突然跃起一具身形,穿着深蓝色的道袍。

    “住手!”道士愤怒地喝道。

    死去多时的祖师方寻墨又出现了,虽然只是幻象,却极为逼真,只有一点不同,从前的祖师是不会表露出愤怒之情的。

    “你在帮助魔族!”方寻墨发出一束光,可是幻象拥有祖师的形态,却没有祖师的实力,这束光的威力大致相当于注神六重,慕行秋只需稍稍调整幻术的方向,就将攻势化解。

    方寻墨声嘶力竭,“你还不明白吗?星云树没有全部背叛,它们仍是魔种的牢笼,你在帮助魔种打破最后一点束缚。真正的魔族不在这里,这里只有魔种……魔种……”

    方寻墨消失了,慕行秋心中一震,因为通过刚才的交手,他发现祖师幻象更像是道统的水之幻术。

    或许这真是祖师留下的一道警戒法术,那么他说的话也可能是真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