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六十二章 不变的望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大道统当中,只有望山几乎没什么变化:山谷仍被星云树充盈,周围峭壁上的各式建筑也还都在,慕行秋和杨清音甚至能够一眼认出他们曾经住过的房间。

    骑熊的半魔没有采用麻姓,自称李青竹,从前是望山弟子,没能凝丹,在望山服役十年之后,他选择返回家乡,为生活奔波的同时,也没有放弃修行,即便如此,他还是慢慢地从豁通三田退到了洞开七窍,又过了三十年,在他五十五岁的时候得以重返望山。

    “一切未变。”他说,站在陡直的峭壁栈道上,指着山谷对面的一块区域,“那里是秋林苑,跟庞山致用所差不多,我们叫它扫帚棚,我在那里待了十年,每天清扫落叶、拣拾种子,利用一切空闲时间修行,结果还是没能成功,听说二位都在致用所待过?”

    “你感兴趣的人是他,我在致用所之前就凝丹了。”杨清音冷淡地说,“我可以到处走走吗?”

    “请便,但是不要进入山谷,原因你很清楚。”

    山谷里的每一棵星云树都有一只魔族附身,招惹他们不会有好下场,杨清音没有接话,顺着栈道走下去,黑凰跟随。

    殷不沉背着飞霄,惊讶地看着杨清音的背影,虽不认同她的行为,却佩服她的胆量。

    “在致用所凝丹一定很难吧?”李青竹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嗯,很难,大家缺少的不是刻苦,也不是丹药。而是自信。”慕行秋觉得李青竹跟其他半魔不太一样。

    “没错,你说得很对,当我回过头再看当年的时候,我明白自己错在哪里:我明明非常刻苦地修行,比加入望山的最初三年还要用功。想方设法弄到了一些丹药,结果半点进展也没取得,原因就是心态不稳。不管表面上有多刻苦,秋林苑弟子心里其实都摆脱不掉一个念头:一切都是徒劳,勤不能补拙,只是做给外人看的把戏。那是虚荣心做怪,而虚荣心是凝丹的大忌之一。”

    李青竹带头前行,来到一处突出峭壁的平台上,这里建有一座古朴的亭子,凭栏俯视。能够看到山谷的全貌,星云树棵棵不同,甚至处于不同季节,五颜六色,山风掠过,飒飒作响,没有半点魔族的气息。

    杨清音的身影在栈道中一闪,消失在一片房屋中间。头顶的黑凰能够标识她的位置,她越来越接近谷底了。

    殷不沉看了一眼慕行秋,对他的镇定自若感到难以理解。

    李青竹意犹未尽。继续道:“这就是为什么道门子弟容易凝丹,他们从小生活在道统,自信已经刻在骨头里,凝丹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能否成为星落境界以上的高等道士才是他们的门槛。”

    慕行秋没说什么,他在观看山谷中的星云树。他眼中所见比殷不沉和李青竹都要多一些,比如只有他能看见飘在空中的种子。它们还没有变黑,接近透明。散发着微弱的光晕。

    慕行秋清楚记得上一次见到星云树种子的情形,那是黑夜,种子的光更明显一些,它们排成队列,在空中进行混战厮杀,争取几年才有一次的落地生根的机会。如今,种子变得平和了,全都连成一线,一圈一圈地在空中环绕,分出大量的支线,与地面上的母树相连。

    李青竹并不期盼回答,只顾自己说下去,“道统为什么不多给普通弟子一点机会呢?这是我一直觉得不公平的地方,他们若是一发现道根就将孩子接到道统,让他们与道统子弟一共长大,结果肯定大不相同。可道统觉得那样太麻烦,他们深深地蔑视凡人,甚至于到了不屑于表现出来的程度。凡人有什么用呢?无非就是贡献一大批低等道士,充当衣着光鲜的奴隶。”

    “嘿,这和我的活儿一样。”殷不沉很高兴能插上话,“我从前在老君身边的时候,虽然天天担心会被吃掉,可是的确‘衣着光鲜’,多少大妖排队巴结我,打听老君的喜好,唉,好日子总是一去不复返,一去不复返哪。”殷不沉偷偷瞧向慕行秋,跟在道尊身边虽然安全,但是很久没有大妖讨好他了。

    李青竹冷冷地打量半妖,眼神中充满厌恶,像是看见一只苍蝇落在自己最喜欢吃的食物上。

    “凡人的确没啥用。”殷不沉兴致勃勃地说,值得他察言观色的只有慕行秋,杨清音算半个,李青竹不过是一个会发牢骚的半魔而已,“妖族全身是宝,人类就不行了,只有强大的妖术,比如肉身大祭什么的,才能利用上人类的血液。我听老君说过,人类其实是妖族的后代,这只能说明一代不如一代。”

    殷不沉唠叨起来没完没了,李青竹根本插不上话,只有慕行秋能打断他。

    慕行秋直接转向李青竹,“你是活着成为半魔的?”

    李青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不需要死亡改变我的想法,我经过万里跋涉,自愿投向魔族,只为了亲身体验法术的奥妙,终于如愿以偿。我憎恨道统的不公,但是我能理解道士的高傲,法术会让你成为另一个种类,高于众生,就像人类高于野兽。”

    “妖族也高于野兽,而且比人类还高出那么一点点。”殷不沉纠正道。

    没人理他,李青竹垂下目光,“野兽太多了,破坏了世界的平衡,数量必须大幅消减,这就是魔族与道统正在做的事情,道统很虚伪,魔族只好接手。”

    “你说的野兽是指妖族和人类吗?”殷不沉总能插上话,“我也觉得太多了,可是也不能全杀死吧,应该划条线,比如拥有中妖以上实力的应该留下,比如家世绵长的妖族也该留下……”

    李青竹抬起目光。盯着慕行秋,“你所做的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你可选择加入魔与道的任何一方,甚至可以自立山头,可是你费尽心机保护一群不值得保护也不可能保得住的生物。众生如蚁,消灭一批是为了让剩下的一批质量更高。”

    慕行秋笑了笑。“没办法,蚂蚁有时候也会咬人,我当蚂蚁习惯了,超脱不出来,连道统都待不下去,更不用说魔族。”慕行秋指向天空。“时候快要到了。”

    李青竹盯着慕行秋看了好一会,微微躬身,“请原谅我的不自量力。”

    “咱们都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李青竹转身离去,殷不沉听得莫名其妙,很快明白过来。“哦,你们在打哑谜,道尊说自己必须拯救众生,半魔说必须消灭众生,既然说不拢,那就……呵呵,又是战斗的时候了吗?”

    慕行秋点点头。

    殷不沉放下背上的飞霄,四处张望。飞霄伸长脖子,几乎跟殷不沉一样高,也在四处张望。峭壁间一片安静,房屋众多,好像没有任何居住者,连李青竹也迅速消失不见,倒像是在躲避什么东西。

    杨清音回来了,“没有半魔。也没有阵法,看来魔族是想来一次公平斗法。”

    慕行秋转过身。“答应我一件事。”

    杨清音不吱声,站在一边的殷不沉满怀焦急。甚至想替她答应下来。

    “为什么?”她问。

    “因为咱们的儿子,因为我在止步邦里还有一副身躯。”慕行秋眨下眼睛。

    “对对,道尊还有一副备用的身躯,咱们可没有。”殷不沉实在忍不住了,他知道慕行秋的用意。

    杨清音勉强点下头,“别忘了,你的魂魄是唯一的。”

    一直跟在慕行秋身边的跳蚤走到杨清音身边,两只角间发出淡淡的光芒,殷不沉急忙走过来,站在跳蚤的另一边,飞霄收回脖子,四足灵活,比殷不沉还抢先一步靠近麒麟。

    慕行秋要与魔族进行一场专心致志的斗法,他希望杨清音能在必要的时候逃走。

    跳蚤已经做好准备,杨清音、黑凰、殷不沉、飞霄只需配合施法,至于能否成功逃走,就是另一回事了。

    薄薄的夜色笼罩望山,谷中的三万三千棵星云树却更显艳丽,飘浮在空中的种子也更加明亮,连殷不沉也能看见了。

    “道尊,如果来不及,或者你觉得有必要,请您遵守承诺分出一点点时间杀了我,我自己动不了手。”殷不沉哭丧着脸,两只眼睛更湿润了,他知道自己绝不在魔族划下的生存线之内,“还有飞霄,让它跟我一块死,别让它孤零零地留在世上。”

    飞霄扭过头,恼怒地盯着殷不沉。

    “唉,你东躲太久,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邪恶的妖术,他们会将你炼得面目全非,最后可能还会炖汤吃掉,相信我,死亡绝对是更好的下场。”殷不沉安慰道。

    飞霄垂下了脑袋,慢慢向壳内缩进去。

    杨清音没再说什么。

    夜色并非缓缓隐去,而是突然间一把攫住整个望山,天上没有星月,漆黑一片,飘浮在树冠之上的种子亮得如火,可它们吝于分享光芒,除了显示自己的存在,没有照亮多大区域。

    连成一线的种子聚拢在一起,在山谷中部的半空中组成一具发光的人形,身上分出三万三千根线条,连着三万三千棵星云树。

    “出乎预料,慕行秋,你总能出乎预料,魔指山才应该是你的战场。”发光的人形开口了。

    “既然我不能选择决战的时机,总可以选择地点。”慕行秋展开双臂,准备施法。

    逆术在这里没有用,慕行秋获胜的唯一希望是望山众魔尚未成形,唯一的有形魔族此刻正在魔指山来不及赶回来。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