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六十一章 初试魔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来没人见过如此众多的冰魁,怪物们就像是约好了时间一块来见世面的夏蝉,悄悄地破雪而出,振翅飞起,几乎没有声音,可是当数量多到遮天蔽日时,数百里之内都充满了嗡嗡声。

    令人厌烦的嗡嗡声。

    在半透明的高大身躯组成的冰山中间,成千上万道黑色身影蹿来蹿去,仿佛不知疲倦的蜜蜂在抓紧时间采摘最后一批花蜜。

    晴朗的天空浓云翻滚,空气中突然多了一股淡淡的硫磺味,气温莫名其妙地上升,积雪却拒绝融化,整个世界好像在压缩,不停地压缩,直到将所有东西都挤成一团。

    殷不沉和飞霄在发抖,屁股下面好像坐着一座看不见的正在喷发的火山,“道、道、道尊……”

    “逆术。”慕行秋命令道。

    异兽需要一个能理解复杂功法的头脑,殷不沉需要的则是一个足以依赖的强者和一道坚定的命令。

    周围的空气中充满了浓重的不洁之气,逆术如燎原之火一般迅速向四面八方扩散,消解一路所遇的法术与妖术。

    第一个被消解的就是飞霄的腾空术,一妖一兽同时坠落丈余,立刻被杨清音以自然道法术托住了。

    自然道法术种类不多,但是基本的内容都有,在逆术的环境中能够自由施展。

    冰魁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只是翅膀扇得更快一些,半魔的法术却纷纷失效,他们不能飞行了,只能落在冰魁的肩上。

    “哈哈,我能做到,我能做到……”殷不沉兴奋得声音都在发颤。飞霄扭过头,用责备的目光看着他,提醒“兽豢师”自己才是拿主意的那一方,过了一会,它像人类一样无奈地叹了口气,通过灵犀帮助殷不沉施法。

    逆术扩散得更加广大,达到数百里以外,殷不沉甚至能感觉到望山峭壁在微微颤抖。

    第一拨冰魁逼近了,成群结队。双手高高举起冰剑,薄薄的冰翅似乎随时都会在阳光下融化,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空中才会布满乌云。

    慕行秋伸出右臂,杨清音和黑凰负责施展腾空之术,他尽可以全力迎敌,“要看你的了。”他轻声说。

    这个“你”不是慕行秋自己,而是他身边的跳蚤。

    在得到魔劫之前,慕行秋一直在寻找击败魔族的方法,对付冰魁可以用念心幻术。它已被证明拥有奇效,对付半魔最有力的手段是清洗法器印记,慕行秋已取定很大的进展。他根据一位神工科道士提供的法门和秃子的记忆再造了法术细节,然后以无心之咒定型。

    这不算完善的法术,在道统禁秘科道士看来,必然显得粗糙随意、漏洞百出,但是对于慕行秋来说足够用了。

    接下来他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在逆术的环境中施法。逆术一出,只有自然道法术还能随意施展,慕行秋要做的就是给幻术裹上一层包装。

    慕行秋的左手抓住跳蚤的一只角,他们建立灵犀才几个月时间。深度却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豢兽师,跳蚤曾经接受过杨清音的法术,但它等待的一直都是慕行秋。

    慕行秋先将自己的幻术提升到第八层,一心八用,他可以同时施展多项截然不同的法术,还能够向跳蚤提供帮助,它毕竟只是一头灵兽,再聪明也有想不到的地方。

    受逆术的影响。慕行秋与跳蚤的幻术都不能离身,只能在绛宫里蓄势待发,直到慕行秋施展出“移物之术”。这是一道极为简单的法术,能将物体移送到另一个位置,拓开成当年发明它的时候。颇有充数之嫌,因为他就是将类似的妖术改变了一下。从借助妖丹改为利用天地灵气或者不洁之气。

    慕行秋对此又做了一点改变,他要移送的不是物体,而是另一种法术。

    跳蚤的幻术被送出去了,类似于一念之威,效果差一些,扩散速度比正常情况下要慢得多。

    得到包装的幻术钻进冰魁体内,寻找星云树种子的位置,紧贴着它爆裂,然后,慕行秋与跳蚤混合而成的一念之威生效了。

    飞在空中的冰魁一个接一个地坠落、破碎,掉进雪地里变成一堆冰块。

    唯一的问题是幻术的速度太慢了,消灭的冰魁远远比不上围过来的数量,慕行秋他们已经被团团包围,最近的冰魁只有数百步远。

    “道尊,还能再快一点吗?”殷不沉壮胆问道,他有点失望,不,扪心自问,他觉得非常失望,一念之威不是应该万敌心动吗?当年他在战魔山亲眼见到道尊以一破万的场景,殷不沉相信,不只是他,绝大多数妖族与人类之所以对慕行秋心存希望,就是因为那一幕太激动众心了。

    “别急。”回答他的是杨清音,她的任务最简单,就是保证大家都能飘在空中。

    慕行秋在试探,离他在战魔山施展一念之威已经将近四年了,几个月前,小蒿在召山也用过一次,他猜测望山魔族必然会做出一些改变。

    果不其然,留在望山的冰魁变得更复杂一些,体内的星云树种子位置多变,不再只停驻于心脏处,与此同时,种子上加持了防护法术,法术本身并不强大,但是种类众多,千变万化,不受逆术的影响,也无法以一念之威同时击破。

    这些冰魁是专门用来对付幻术高手的,比前往召山的那一批普通冰魁强大许多。

    试探结束,大批冰魁已经飞到近前,只待手中巨剑砍来,殷不沉和飞霄干脆同时闭上眼睛,尽力施展逆术,殷不沉嘴里在快速念叨着什么,或许是祈祷,也可能是在安慰飞霄和他自己。

    慕行秋动用魔劫了。

    魔劫不是一种法术,而是一种力量,他在乱荆山时就曾经得到过里面的大量天地灵气,对他的修行颇有助益,但那只是魔劫的皮毛,它最根本的力量是能够迅速提升内丹境界,生发出更多更纯粹的法力。

    但是提升后的内丹境界不能长久保持,一段时间之后又会恢复原来的境界,慕行秋不太清楚这是魔劫本身的局限,还是真幻之躯就是不能提升内丹。

    同样是第八层幻术,在内丹提升、法力增多的情况下,威力得到大幅增强,由注神三四重步步跨越,最终得到一次颠覆性的突破,进入到服月芒境界。

    自从祖师方寻墨出人意料地自杀之后,这是世上第一次有人施展出服月芒境界的法术。

    为了救自己的儿子,慕行秋中断了闭关,还没有完全吸收魔劫,也没有真正尝试过它的威力,幻术突破服月芒境界的一瞬间,他感到脑子里一片空白,眼前大放光明,身体消融了,周围的一切都消融了,冰魁近在眼前,却永远也碰不到他,所有法术无所谓速度,可以尽情施展。

    这种状态为时甚短,慕行秋很快恢复清醒,他首先想到的是一件事:拓开成还是错了,几千年的闭门造车比不上道统与魔族在长久的战斗中开创的法门,逆术对服月芒境界的法术无效,四两拨千斤终有极限,服月芒就是这个极限,逆术再巧妙再玄奥,也拨不动真正的高山。

    殷不沉睁开一只眼睛,随即两只眼睛都睁开了,水晶眼几欲夺眶而出,他快要哭了,右手维持逆术,左手拍打飞霄的硬壳,“快瞧,快瞧啊,我早跟你说过,道尊无敌,他真的无敌。”

    半透明的冰魁正在坠落,仿佛千树万树的梨花在暮春的最后一天同时离开枝头,冰魁在坠落的过程中碎裂,不是变成冰块,而是化成一团雾气,留下焦黑的星云树种子逐风飞舞。

    慕行秋的右手不停地变换法诀,一百零八式全都信手拈来,清洗印记的法术也被用上了,虽然它还不完善,虽然没有洗剑池相助,用来对付一大群星落境界的半魔却够了。

    大批半魔失去空中的坐骑,化成黑烟在氤氲的雾气中飞翔,只要被法术击中,就会恢复原来的人形、妖形,自由坠落,无依无靠,神情冷漠,目光如风中残烛一般明灭不定,直至熄灭。

    杨清音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她相信慕行秋,却也想不到他已达到如此境界,她分辨不出服月芒与星落的区别,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飞霄发出古怪的声音,既是敬佩也是恐惧,殷不沉大呼小叫,“魔尊正法,这一定是魔尊正法的威力!飞霄,看见了吗?这回相信我的话了吧?”

    慕行秋没有纠正殷不沉的误解,他收回了法术,百里之内再无冰魁与半魔。

    “为什么住手?还有那么多怪物呢,道尊,对他们不用手下留情。”殷不沉叫道,远处还有数不尽的冰魁与半魔,都杀尽了才好。

    “够了,是魔族想要停战。”慕行秋说,他也需要休息一会,过度使用魔劫会将他的身体毁掉。

    从远处跑来一头巨大的白熊,速度奇快,中途使用了几次类似于瞬移的法术,很快就到了三里之内。

    熊背上的一名半魔抬头对空中说:“既然如此,何必再斗?请阁下入望山一决高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