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九章 不连贯的记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锦簇的记忆恢复得更多了,可是并不连贯,在不停的跳跃中缺失了前因后果,让他非常苦恼。

    越是早期的记忆越清晰,他记得自己曾经拥有一支妖族军队,帮助他统率妖军的是一名叫申尚的道士,当万子圣母决定离开群妖之地前往海上暂避时,向饭王发出过邀请,锦簇和申尚婉拒了,他们决定留下来,帮助那些来不及逃走的妖族。

    饭王的妖军东奔西走,挽救了不少妖族的性命,获救者大都被送往海上投奔万子圣母,也有一部分去了舍身国,留下的不多。

    接下来的记忆消失了一大段,锦簇不记得这支妖军的下落了。

    关于慕冬儿,锦簇的记忆更加零乱,他能大致说出慕冬儿的相貌,却不了解对方的身世,只觉得那是一个古怪的小孩儿,会施展古怪的法术,事实上,他觉得自己的记忆就是在被慕冬儿施法前后变得混乱的。

    然后就是一些更不成形的片段,像是一个个不可靠的梦境,锦簇只能肯定一点:魔指山定夜塔里有一只真正的魔族,他见过半魔与冰魁向魔族下跪。

    那只魔族与锦簇他们几年前挖出来的魔像颇为相似,身高三丈左右,魁梧而威严,没穿黑色的银魄甲,而是一套由大量妖角打磨拼接而成的褐色甲, 衣,手中的兵器非常简朴,是一根与身高相仿的木棍,上面还有不少没削减干净的分杈。

    锦簇脑海中的魔族形象无比清晰,他甚至能看到那双无情的目光和冷冰的呼吸……他相信自己肯定非常接近过这只魔族。

    “这么说,慕冬儿被魔族抓走了?他要受多少苦啊。”秃子在半空中不停地上下跳跃,最后被小蒿一把按住。

    “受苦?不,他没有受苦,谁都没有受苦,我们……我们……”锦簇否认曾在魔族手里遭受过虐待,却无法回想起太多的细节。

    “不在母亲身边就是受苦……都是龙魔的错。还有你,锦簇,为什么早不将慕冬儿送还给老娘?”秃子责备道,只要一涉及到小秋哥的儿子,他就没办法保持公正。

    “老娘?”

    “灵王杨清音,你连她也想不起来了?”

    锦簇痛苦地摇摇头,回想那些隐约存在但又不甚清晰的记忆,令他头痛万分。

    “饭王需要休息一会。”飞飞曾经亲眼见过锦簇统领众妖,因此对他非常尊重。

    秃子挣脱小蒿的手掌,“他休息。咱们不休,快去魔什么山什么塔。”

    “魔指山定夜塔,我觉得咱们可能不是魔族的对手。”飞飞说。

    “魔族若有传说中一半厉害,咱们肯定不是对手,可是真有魔族吗?”小蒿左右看看,目光落在锦族身上,“他的记忆明显遭到过法术禁锢,很可能还被篡改过,没准关于魔族那部分都是虚假的。真正的魔族还在望山修炼形体。镇守定夜塔的其实是假魔。”

    “对对,是假魔,咱们快去救人吧。”秃子催促道。

    “可假魔的目的是什么呢?把慕行秋骗去,他可就死定了。其中有诈。不可轻敌,一定要知己知彼左流英在这种时候会怎么做?嗯,他肯定什么都不说,用草帽将脸挡住。等到慕行秋跟假魔斗得差不多了,他再突然跳出来,说一通玄奥的话。原来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哈哈……唉,我怎么就想不到那么远呢?慕行秋一回来,我的脑筋好像更不够用了,都是他的错,他把计划都制定完了,我只能偷懒了……”

    “小蒿,你在说什么呢?到底该怎么救慕冬儿。”秃子听糊涂了。

    小蒿长长地嗯了一声,“见机行事。”说罢走到一边,坐下存想。

    秃子更糊涂了,看向飞飞。

    “这里离魔指山还很远,先不用着急,等到了之后再想办法,饭王他们落入魔族之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慕冬儿当时没事,现在应该也没事。”

    秃子没有别的办法,径直飞到灭世的头顶,向前方遥望,他分不清方向,只觉得夜空辽阔,玄武飞得太慢,满天璀璨的星辰就像是一群兴灾乐祸的小妖在冲他眨眼。

    飞飞走到锦簇身边,真诚地说:“对不起,我现在不能去除绳索,你可能……还会失去记忆。”

    “你认得我?”锦簇没有强求自由。

    “嗯。”

    “你是妖族?”

    飞飞点点头,他的蝉翼虽然没有了,可是稍尖的耳朵和小小的獠牙还是显露出妖族血统。

    “曾经有一支妖族军队跟随我。”

    “当年我也是跟随饭王的妖族之一,后来被慕妖师带走了。”

    “一定是我犯了重大错误,才丢失了这支军队。”

    “妖族自愿跟随您,饭王,我们崇敬您,因为您是极少数真正在乎妖族生死的大妖,妖族就像是种在园子里的草木,因为有些药效,所以遭到强者的轮番收割,我们的血肉和骨头比性命要值钱得多。可您在乎我们的性命,而不是我们身上的妖器。所以我们尊称您为饭王,当其他强者争论这个世界属于谁的时候,您在努力让妖族活下去。请不要自责,饭王,您对妖族的付出远远多出所得。”

    飞飞是个小不点,身材与八九岁的孩子无异,可他的神情却是成熟的。

    锦簇看着他,目光渐渐变得平静,“谢谢你,我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但是谢谢你。”锦簇缓缓躺下,仰面望着天空,思索自己究竟是谁。

    飞飞给锦簇单独设置了一层禁制,让他可以不受干扰地休息。

    小蒿已经睁开眼睛,“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真心的?”

    “饭王成为妖族领袖的时候,我就在现场亲眼目睹,那是我一生中最激动的时刻之一,饭王值得我仰视。”飞飞的脸又有些红,但是语气更加坚定了。

    “束缚他的法术非常强大,锦族随时都可能变成……另一只妖,跟值得你仰视的他截然相反。他救过多少妖族,也会杀死多少。”

    “我会憎恨那些邪恶的法术,但是我仍然仰视饭王。”

    “哇,你总也不长个儿,我都没注意到你已经不是小孩了。”

    不是小孩的飞飞还跟小孩一样爱脸红,“我没有多大,才十几岁,修行对我产生了影响……”

    “啊,没错,修行会改变性情。怪不得,你越来越像道士了。”

    飞飞的脸更红了,小蒿的语气却急转直下,由奖赏变成了不屑,“所以我不喜欢修行,都变成道士有什么好的?最后就是你像我、我也像你,大家都成了一个人,也就容貌有点区别,可是道士又偏偏不在意容貌。在那么多高等道士当中。也就左流英有点特别,他一退出道统,我就想,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道士。我要跟他结缘。”

    “慕妖师也是与众不同的道士……”

    “可是左流英更英俊一些。”

    飞飞眉头微皱,他非常崇拜左流英,说到相貌,总觉得这位高等道士过于阴柔了。

    “嗯。原来你跟杨清音的看法一样,以为敢跟强敌打架的道士更英俊,对不对?还有秃子。你们是一派的,我是另一派的……小幽幽跟我一派。”

    小蒿说话就是这样,忽而正经,忽而突发异想,飞飞尴尬得不知该说什么,空中正好传来秃子的叫声:“快看,前面就是魔指山定夜塔吗?”

    他们出发还不到一个晚上,以灭世的速度,离魔指山至少十天路程,不可能这么快就到,飞飞和小蒿同时升起,来到灭世头顶,一块望去。

    右前方的确有一座高山,破云而出,上方耸立着巍峨的铁塔,每一层都发出冷冷的红光。

    “去定夜塔,灭世,快去定夜塔!”秃子叫道,可灭世根本不听他的命令,继续朝原定方向飞去。

    “飞飞,你吱声啊。”秃子说。

    “这……这不可能是定夜塔。”飞飞惊讶地说,“那看上去是一个幻象。”

    “慕冬儿!”龟背上突然传来锦簇的惨厉叫声,他果然再次失去记忆,只记得这三个字。

    “瞧,这不是巧合,慕冬儿肯定就在这座塔里。”秃子急得甚至想自己飞过去。

    小蒿抓住秃子的发髻,“去看看也无妨,不用靠近,围着飞几圈,观察一下再说。”

    飞飞指挥灭世调转方向,与山塔保持着数十里的距离,缓缓绕行,塔内一直没有妖魔飞出来迎战。

    秃子越来越着急,甚至觉得塔内好像有小孩子的哭声传来。

    天色将亮的时候,灭世绕行了一圈,没发现任何异常,飞飞终于在秃子的催促下,让灭世飞向那座塔。

    区区数十里的距离,灭世足足飞了几个时辰,距离越近,那座山和塔就越显得平淡无奇,当天黄昏时分,灭世终于临近铁塔,同时也临近了地面,老撞、欧阳槊、甘知味正抬头笑吟吟地抬头仰望。

    灭世又回到了原处。

    山与塔噗的一声消失不见,秃子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老撞高声说:“欢迎回来,你们不用担心了,慕行秋和灵王亲自去救慕冬儿了。”

    “慕行秋怎么知道我们的位置……哦。”小蒿突然明白了,转向飞飞,点点头,“你还真是长大了,是你偷偷跟慕行秋联系的吧?”

    “是慕妖师联系我……”飞飞面红耳赤,他一直觉得秃子的计划太冒险,因此留下线索,本意是想联系灵王,结果传来信息的是慕行秋。

    “一个月之内,慕行秋必然能赶回来。”老撞自信地说。

    时值八月中旬,在老撞的预计中,慕行秋九月里肯定能够成功救回慕冬儿,然后去参加望山的十月决战。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i129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