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八章 锦簇开口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玄武灭世喜欢飞行,虽然拥有澎湃至极的法力,它却一直浑浑噩噩,几十万年来,除了几招偶然领悟到的法术,它从来不懂得如何控制和使用自己的法力,直到遇见飞飞。

    山一般的庞大身躯冲出云层,将漫天的雪花留在下方,抬头望去,只见夜空如洗群星闪耀,视野骤然开阔,心情也像泡沫一样飘了起来。

    “哇,星星跟冰块一样,真想摘下来含在嘴里。”小蒿伸手去够,好像只差一点,即使跳起来,也还是差着那么一点。

    灭世转过细长的脖子,用小小的眼睛看了背上的飞飞一眼,行进速度更快了,寒风呼啸而过,飞飞和小蒿都不在意,秃子却有点受不了,用三缕头发缠在小蒿的胳膊上,大声说:“慢点,我要被吹走了!”

    飞飞急忙施法设置一层禁制,风势骤停,连声音都消失了,灭世仿佛停在了高空中。

    秃子松了口气,他没心情观赏夜景,只想着一件事,“咱们得想办法让锦簇开口,说出慕冬儿的下落。”

    锦簇躺在飞飞脚边,望着星空,一言不发。

    三名“救兵”围在锦簇周围,同样一言不发,谁也没有能让锦簇招供的办法,好一会之后秃子说:“小蒿你来,用念心幻术,你现在应该挺厉害了吧。”

    “我早就试过了,没用,锦簇的脑袋跟异兽一样,幻术根本攻不进去,除非是慕行秋和跳蚤。”

    秃子摇头,“跳蚤已经尽力了。飞飞,说说你有什么主意?”

    “啊?我没有主意……”

    “要不咱们严刑拷打吧。”小蒿说。

    “打他根本没用,跟挠痒痒一样。”秃子叹了口气。

    他们三个同时皱起眉头,小蒿感慨道:“原来想进入陷阱也不容易,还得讲资格。慕行秋有资格,咱们没有。唉,把老撞带来好了,没准他真能咬上几口。”

    龟背上又没声音了,没有指挥,灭世就随意飞行,一节一节铁鞭似的尾巴高兴地甩来甩去。

    秃子落在锦族胸膛上,小心地保持着距离,不让他咬到自己,然后说:“锦簇。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是很好的灵妖,只是不小心被法术控制住了。努力清醒一下,告诉我慕冬儿在哪,他是小秋哥和老娘的孩子,唯一的孩子,今年还不到五岁,是个不大点儿的小娃娃。小秋哥和老娘已经很苦了,他们为了所有人类与妖族留下。咱们不能光看热闹,得想办法帮帮他们,对不对?”

    锦簇没有反应,他很可能根本就没听见秃子在说什么。

    “快说话!”小蒿突然喊了一声。将幽寥伸到锦簇面前,“要不然再打一架,谁输谁招供。”

    幽寥将头缩回壳内,它之前在黑凰的帮助下才能险胜。实在不愿意跟这个硬骨头灵妖再打一架。

    劝说与威胁对锦簇都没有效果,偶尔他还会双臂用力,试图挣脱身上的绳索。

    救援行动刚一开始就陷入了困境。

    秃子急得到处乱飞。一会念叨慕冬儿在受苦,一会追问小蒿和飞飞想没想出好主意。

    小蒿恐吓了几次没有取得效果,她就完全放弃了,双手挥舞,尝试自己想出来的新法术,突然停下,走到飞飞面前,“你怎么不吱声?”

    “嗯?你们也没问我什么啊。”飞飞被问得一愣。

    “不对,你有事情隐瞒,幽寥能闻出来,它的鼻子比狗还灵。”

    秃子飞过来,看着脸色通红的飞飞,“咦,你真有事情隐瞒,瞧你的脸色,有主意就说出来,别不好意思,我们不会笑话你。”

    “我也是刚刚想到……”

    “哈哈,幽寥还真闻对了,厉害,又是一招新法术,我得好好给它提升一下……你接着说。”小蒿将拿着幽寥的手负在身后。

    “突发奇想,也不知道……”

    “快说快说,你的主意不多,但是肯定好用。”秃子催促道,兴奋得上蹿下跳。

    “其实是小蒿先想到的,你说锦簇的脑子像异兽一样混沌、牢固。”

    “是我说的……哦,我明白了,让我先来!”小蒿也兴奋起来。

    秃子却没有明白,“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别打哑谜,快告诉我。”

    小蒿哈哈大笑,退后几步,“炼兽之法,我们说的是炼兽之法!锦簇从前是灵兽,现在脑壳又变得混沌,就说明可以对他使用灵犀之术。”

    “对啊,飞飞你太聪明了。”秃子赞道。

    飞飞脸更红了,“这只是我的猜测,不一定对。”

    “试试就知道了。”小蒿正要施法,发现手里的幽寥在拼命挣扎,于是举到眼前对它说:“别害怕,这是权宜之计,锦簇想当我的炼兽对象,我还不愿意呢,他长得太像慕行秋,多看几眼我就觉得他要督促我练功。”

    幽寥安静下来。

    小蒿微闭双眼,很快进入存想状态,没一会她就睁开双眼,说了声“奇怪”,闭上眼睛再次存想,没多久又睁开双眼,困惑地扫量秃子和飞飞,再次闭眼尝试灵犀之术。

    “小蒿,你不行就换飞飞吧。”秃子急于得到口供,别的都不管。

    小蒿第三次睁开双眼,神情前所未有地严肃,“不行,没用。”

    “让飞飞试一试。”秃子说。

    “飞飞也不行。”小蒿肯定地说。

    “还没试过,怎么就知道不行?”

    “锦簇已经和别人建立灵犀了。”

    “和谁?”

    “我不知道。”

    秃子愣住了,飞飞也糊涂了,“怎么可能?难道锦簇来这里之前见过其他豢兽师了?”

    小蒿摇摇头,炼兽之法是左流英开创,由她传授给众豢兽师的,虽然她自己练得不够精深,知识却是最广博的,“锦族的灵犀是至少一年以前建立的。那时候咱们还都在船上,谁也没见过锦簇,而且他既然有了灵犀,为什么还是人形,没有恢复锦尾马的形态?”

    小蒿不明白的事情,秃子和飞飞更解释不清了。

    龟背上再次陷入沉静,刚刚看到的希望又破灭了。

    “水……”一个微弱的声音说。

    三双眼睛一块俯视,惊讶地发现说话者竟然是锦簇。

    秃子降到锦簇面前,“是你在说话吗?”

    “水。”锦簇又一次道,声音确凿无疑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飞飞身上有自制的百宝囊。急忙从里面召出一只装水的葫芦,喂锦簇喝水。

    锦簇咕咚咕咚喝下去一多半水,目光中终于有了一点变化,不再是单纯的冷酷无情,“这是哪?”

    “这是天上,还记得我吗?”秃子问。

    锦簇摇摇头。

    “哦,我的灵犀之术虽然没有成功,但是打破了锦簇头脑里的一道法术奇怪,我怎么觉得那是幻术?”小蒿又生出一堆疑惑。

    秃子在乎的不是这些。“慕冬儿,你见过慕冬儿,对不对?”

    “慕冬儿……”锦簇反复念叨这个名字,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他看着身上的绳索,“为什么把我捆起来?”

    “你没被兽妖活活吃掉就算幸运了,你突然冒出来,打伤了我们好几名同伴。”小蒿将异兽、灵兽都算作同伴。

    “我、我不记得了。我为什么要打伤你们的同伴?”

    “不管打架的事了,先说慕冬儿,你明明记得他。他在哪?”秃子急切地问。

    “一颗会说话的头颅,我好像有点印象。”

    “嗯嗯,咱们从前见过面,算不上朋友,但是一伙的,是同一阵营的。”

    “可你们却把我捆住了。”锦簇很怀疑。

    “解开绳索吧。”秃子什么都不管了,就想知道慕冬儿的下落。

    飞飞正要动手,小蒿伸手拦住,“他已经清醒,脑子就正常了,不用他开口,瞧我的。”

    小蒿施展务虚幻术,这一回果然顺利闯进锦簇的泥丸宫,抵抗虽然强烈,却不像异兽那样一片混沌,令幻术无路可循。小蒿最近一直在练习务虚幻术,锦簇不知为何妖力极不稳定,她逐渐增强法力,片刻之后终于突破防御,进入灵妖的脑海。

    没多久小蒿退出幻术,“你的脑子怎么跟殷不沉一样,乱七八糟的?”

    “看到慕冬儿了?”秃子问。

    “看到了,他被关在一座山上的高塔里,可是方位我说不清。”

    “在望山东北方一千里,魔指山定夜塔。”锦簇说,受到念心幻术的攻击之后,他好像又清醒了一些,皱着眉头努力回忆,“我有点印象了,慕冬儿是个小孩儿,他对我……施展过奇怪的法术,然后我们一块修炼……”

    “哈,原来你的豢兽师是慕冬儿,奇怪,他是从哪学会炼兽之法的?”小蒿心中的疑惑消失一个又生出一个。

    “龙魔干嘛将慕冬儿送到这么远的地方?”秃子也不理解,“飞飞,去望山东北的魔指山。”

    “嗯,灭世已经调头了。”飞飞说。

    锦簇一挺身坐了起来,“不要去,定夜塔里很危险,那里……那里有魔族。”

    “你是说半魔和冰魁吧。”小蒿笑了笑,“放心好了,我能对付冰魁,别太多就行,飞飞能对付半魔,也不要太多。”

    飞飞睁大眼睛,没有争辩,心中惴惴,对斗过半魔不是特别有把握。

    “不是半魔和冰魁。”锦簇摇摇头,脑中想起的记忆更多,也更乱了,但是有一件事他记得非常清楚,“定夜塔里有一只魔族,真正的成形的魔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i129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