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七章 救与不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

    大王虎和火麻雀的伤势都很重,经过飞飞的精心治疗之后,它们总算保住了性命,只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休养,老撞的肋骨折了一根,正位之后已无大碍,受到警告说不能乱动,他就坐在雪地上,嘴里嚼着肉干,脸上的横肉恼怒地扭动着,凶恶的目光紧紧盯着不远处的俘虏。

    “我吃过人肉。”老撞一边吧唧嘴一边说,好像在跟嘴里的肉干做比较,“也吃过妖肉,生的熟的都有,说实话,味道都不怎么样,把锦簇交给我吧,让我吃掉半截,剩下的半截,保证你们问什么他答什么。”

    锦簇躺在地上,全身仍然被绳索捆绑,只有头部露出来,他还没有屈服,双肩不停用力,豢兽师们分别施法加固了绳索,才使得它没有被挣断。

    “你可咬不动他。”小蒿说,正用小刷子给幽寥清理龟壳。

    “慢慢咬,一口一口来,只要咬下来一块,剩下来的就好办了。”老撞露出獠牙。

    秃子在锦簇上方飞了不知多少圈,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一遍又一遍地追问:“慕冬儿在哪?你见过他,对不对?”

    大多数时候锦簇都不做回答,偶尔张嘴吐出“慕冬儿”三个字,却不做任何解释。

    杨清音站在一边什么都不说,她心里比秃子还急,但是知道这种时候着急是没用的。

    飞飞也给锦簇做了一次检查,“真是奇怪,他连妖丹都没有,也没有明显的被控制迹象,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谁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站在远处的殷不沉开口了,“他真是锦簇吗?没准只是长得像而已。”

    秃子凑近了仔细观察,扭头问杨清音:“是他吧?”

    杨清音也说不准,除了相貌之外,这个锦簇跟她记忆中那只灵妖没有多少相似之处。

    “怎么办?把小秋哥叫出来吧。他用幻术一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秃子急得火烧火燎。

    杨清音立刻摇头,“不行,他正在闭关,不能叫醒。”

    “可是……”

    “而且这明显是一个陷阱。”

    “陷阱?”秃子困惑了。

    杨清音沉思不语。远处的殷不沉又开口了,“当然是陷阱,群妖之地这么大,锦簇的脑子明显糊涂了,哪有这么巧。非跑进咱们藏身的树林里?他是被派来的,用慕冬儿三个字引诱慕行秋走进陷阱。”

    “谁派来的?”秃子光想着慕冬儿,别的都不在意。

    “魔族。”殷不沉回道,发现自己竟然敢于随意地吐出这两个字,心中不由得微微一颤,四处看了看,树还是树,雪还是雪,稍稍放下心来,朝其他豢兽师走近一些。“咱们的行踪暴露了,得早做准备。”

    “早就准备好了。”小蒿晃晃手中的幽寥,玄武拼命摇头,表示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小蒿却根本不看它。

    “不管怎样,一定要保证慕行秋完成闭关。”杨清音做出决定。

    “那慕冬儿怎么办?”秃子对杨清音的冷静感到不可思议。

    “锦簇的话未必可信,就算他真知道慕冬儿的下落已经三年多了,还等不了最后一两个月?慕行秋必须先吸收魔劫,否则的话救人就是去送死。”

    杨清音的话没有错,可慕冬儿毕竟是她的儿子。不仅秃子觉得她无情,其他豢兽师也都觉得她心肠硬,却不敢多说什么。

    “继续修炼,小蒿看守锦簇。我去放哨。”杨清音带着黑凰飞走了。

    豢兽师都接受命令,只有秃子还不死心,落到锦簇面前,语重心长地说:“锦簇,你是锦簇吧,你可不是坏人。更不是坏妖……”

    锦簇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突然抬起脖子来咬头颅,秃子急忙跳起,不敢再接近他。

    慕行秋的闭关处在两棵树中间,外面设置了大量禁制,只有跳蚤能够随意进出,这时它正守在外面。秃子飞到跳蚤身边,盯着它看了一会,叹息一声离开,跳蚤是慕行秋最重要的保护者,脱不开身。

    秃子目光扫视,老撞和大王虎受伤,甘知味的火麻雀在他手心里动不得,欧阳槊的黑龙修炼时间太短,连锦簇都打不过,殷不沉胆子太小,这时都用不上,秃子想来想去,他只能向两名豢兽师寻求帮助。

    秃子连使眼色,飞飞好一会才注意到,迷惑地走过来,“有事吗?”

    “刚才跟锦簇打架,我也有点头晕,你帮我看看。”秃子大声说,故意飞得更远一点,见其他豢兽师都走回临时搭建的树屋里修行、休息,这才压低声音说:“你和我,去救慕冬儿。”

    身高刚过一尺的飞飞抬头看着秃子,小脸上满是惊奇,“灵王说过……”

    “慕冬儿丢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飞飞的脸一下子红了,慕冬儿被龙魔带走的时候,他就在岛上,被一名道士打伤,正在帐篷里昏迷不醒,但他总觉得自己对此负有责任。秃子从来没有这么想过,现在为了救人,只好拿出来“要挟”一下。

    “可咱们不知道慕冬儿在哪。”

    “只要想办法就能知道,灭世能跟着一块去吧,别像黑龙和飞霄,胆小如鼠。”

    “灭世没问题,我已经教会它施法飞行。”飞飞指着天空,灭世就停在一片云的上面,处于半隐形状态。

    “好,你等着,我去找小蒿。”

    飞飞听话地站在原处,双眼不安地眨动,心里觉得灵王的决定才是正确的。

    小蒿握着幽寥,背负双手,正在仔细观察躺在地上的锦簇,嘴里自言自语:“这招其实可以换种用法,加入一点幻术,幽寥应该能轻易打败他。嗯嗯……我要不要解开他的绳索,再打一次呢?”

    “不要。”

    小蒿转身,笑着对秃子说:“放心,我有办法对付他。”

    “那也不要用在锦簇身上,跟我一块去救人吧。”

    “救谁?”

    “慕冬儿。”

    “不去,好不容易安稳下来,再说我和慕冬儿不熟……”

    “他叫你大师姐。”

    “当大师姐就得救人吗?我在乱荆山有一堆师姐。也没见谁来救过我。”小蒿摇头,她可不像飞飞那么抹不开面子。

    “呃……左流英。”

    “左流英怎么了?关他什么事?”

    秃子只是知道左流英能用来说服小蒿,具体由头却没有想好,“你身体里的真幻没有了。你还喜欢左流英吗?”

    小蒿想了一会,“没变,还跟从前一样。”

    秃子脑子飞转,已经有了想法,“左流英的魂魄被困在止步邦里了。最后要由谁把他救出来?”

    “我和慕行秋。”

    秃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小蒿只好承认:“主要是慕行秋,我帮忙。”

    “小秋哥必须救左流英吗?”

    “那当然,他自己的原身还在里面呢。”

    “可他现在已经有了一具身体,跟真正的身体没有区别。”秃子撒了点谎,他对慕行秋最熟悉不过,能够察觉到他吸收魔劫之后形成的身体跟从前还是不太一样。

    “那也得救人啊,他是慕行秋啊。”小蒿瞪大眼睛。

    “我没说小秋哥不救左流英,但是他会做出多大的努力,就要看你的了。”

    “看我什么啊?”

    “看是不是欠你人情啊。现在是你求他帮忙,你要是……”

    小蒿恍然大悟,“我要是救出慕冬儿,慕行秋和杨清音就欠我一个大人情,我让他们做什么,他们都得同意,要不然就是忘恩负义。”

    秃子笑了,“天黑出发,带上锦簇。”

    秃子又来到飞飞面前,“没问题了。天黑出发。”

    “灵王说这是陷阱,我觉得……”飞飞越想越不妥,希望劝说秃子改变主意。

    “啊啊啊……我可没有时间再劝你一遍,同意就是同意。哪能说反悔就反悔呢?我以……师父的名义命令你跟我一块去救人。”

    当飞飞还是普通蝉翼妖时,与一群小妖拜过秃子,也叫过几声师父,没想到会留下后患,他勉强点点头,倒不是真认秃子是师父。而是觉得愧疚,他欠慕行秋和杨清音太多,还从来没有过回报。

    “好……吧。”

    “别怕,真有陷阱,咱们不跳进去就是了。”秃子安慰道,左右看了看,“离天黑没多长时间了,我去看看老娘,别让她发现咱们的计划。”

    秃子贴着雪地飞行,无比思念慕冬儿,甚至超过之前对慕行秋的思念。

    又开始下雪了,轻柔地在空中飘舞,几乎没有风,秃子躲在一棵树上,悄悄望去,只见杨清音驻立在小山岗上,一动不动,黑凰在高空盘旋,能够望得更远。

    黑凰很快发现了来者,秃子跳出来打声招呼,立刻调头回去,杨清音没有应声,也没有转身。

    老娘真是心恨,秃子暗暗叹了口气,越发觉得拯救慕冬儿是自己的职责。

    夜色降临,杨清音还是没动,直到心中微微一颤,她才从半存想状态清醒过来,蓦然发现大雪纷飞,双脚已经被积雪盖住了。

    有什么东西在迅速接近,黑凰居然没有察觉,杨清音吃了一惊,不等她转身,来者已经擦身而过,站在她的面前。

    “你……”杨清音又吃一惊,“你怎么出来了?谁把你叫醒的,秃子还是跳蚤?”

    慕行秋摇摇头,抬手在杨清音脸上轻拭,“我听到你在哭。”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最新章节请移步云来阁,章节清晰、、更新速度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