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五章 意外的来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群妖之地的冬天已经持续好几年了,八月里依然寒风凛冽,刚刚下完一场雪,冷得能让活人的血液凝固,老撞皮糙肉厚,在外面站得久了也觉得有点僵硬,于是跟大王虎摔跤,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嬉闹,而是拼尽全力的肉搏,除了不用法术,再没有任何禁忌。

    一妖一虎在雪地里打滚,吼声一个赛一个高亢,震得树上的积雪成片坠落,足足半个时辰之后,他们才消停下来,大王虎趴在雪中吐舌喘息,老撞靠在它身上嘿嘿傻乐,头顶的两只妖丹兽角忽明忽暗。

    老撞伸出双手抓起一块雪,团成雪球,用力向附近的一棵树上抛过去。这雪球比人的脑袋还要大,袭击的目标也正是一颗脑袋。

    树巅的秃子听到脑后风声,腾地一跃而起,躲过了雪球,可是雪球里附着了一点法术,砰的一声爆炸,秃子满头满脸都是雪片,他转头刚要射出红光,待看到是老撞捣乱,又收起红光,冷冷地哼了一声,“还没疯够吗?”

    “无聊嘛。”老撞笑呵呵地说。

    “咱们是来放哨的,你倒好,给敌人通风报信。”秃子对分配给自己的任务向来尽职尽责,对老撞的随意态度感到不满,他可是一直都在盯着远方的。

    豢兽师们回到大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慕行秋需要时间吸收魔劫,杨清音等人也要修行炼兽之法,因此藏身在一片极为荒凉的森林里,此处连鸟兽的踪迹都很少见,方圆数百里之内没有任何人类或妖族来过的迹象,老撞因此非常放松。

    “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向谁通风报信,再说我这也是在修炼。”

    “你这样也算修炼?跟野孩子打架有什么区别?连我都不玩这个啦。”秃子飞过来,容貌虽然稚气尚存。神情却力求成熟。

    “灵王说了,大道已亡久久皆道,坐着存想是修炼,在雪地里打架也算。”老撞拨弄大王虎的耳朵,给它挠痒痒。

    秃子围着老撞和大王虎飞了一圈,“说起修行——我好像很少看到你存想,你们两个不是打架,就是闲逛,睡觉还抱在一起,这到底是什么关系?”

    老撞猛地坐直了。瞪着眼睛,“什么‘什么关系’?你想说什么?别人说什么了?它是雄虎……”

    秃子被吓了一跳,后退一段距离,迷惑地说:“我想说你们两个像兄弟关系,不像豢兽师和异兽。”

    老撞咧嘴笑了,重又靠在大王虎身上,“我们就是兄弟,可惜我不是虎妖,也不一定。妖族的血统都很复杂,没准我真有一点虎妖的血统,要不然为啥我跟大王一见面就觉得很熟呢,记得吗?我当时第一个尝试灵犀之术。大王立刻就选中了我。”

    秃子不记得了,而且他觉得大王虎是只很容易收服的异兽,换谁施展灵犀之术,它都会傻乎乎地接受。“奇怪,你既然能建立灵犀,为什么不用存想帮助大王修炼妖丹呢?它要是变强了。也就是你变强了。”

    老撞不以为然地挥手,“我和大王都不是当妖术师的料,会点小法术就可以了,炼什么妖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不感兴趣。”

    秃子凑近一些,“这里没有外人,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不会存想啊?”

    “谁说我不会?”老撞脸一红,又挺起了胸膛,“我不是跟大王建立灵犀了吗?”

    秃子看了一眼正在那里伸舌头舔前爪的大王虎,“你再存想一次让我看看。”

    老撞站了起来,“正在放哨呢,哪有工夫存想?”

    秃子飞起来,与老撞对视,“别装啦,你以为真能骗过我吗?而且我可以帮你。”

    “你?”老撞不相信,他好歹是名豢兽师,秃子只是一颗会飞的头颅。

    “再怎么说我也是……曾经是庞山弟子,在老祖峰读过不少道统书籍,对存想颇有研究,小秋哥当年是吸气道士的时候还经常向我请教呢。”秃子的确读过不少书,虽然他更喜欢看里面的图画,但也记住不少修行法门。

    老撞疑惑地看着秃子,犹豫好一会才说:“你真能帮我?”

    “闲着也是闲着,我自己不能修行,就当是在你身上实现梦想吧,但你得说实话。”

    老撞抬起手,在一只角上轻轻挠了两下,憨笑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偶尔能存想成功,大多数时候都不成,说实话……我一直就没搞懂到底什么是存想,跟睡觉有啥区别?”

    “之前你怎么不问呢?船上那么多道士。”

    “飞龙船上的道士都是好人,但我不喜欢跟他们打交道。”

    “还有散修和妖族呢,大家都会存想。”

    老撞又挠挠兽角,“就因为大家都会,我才不愿问来问去,跟大王建立灵犀之后我就更不想问了,你们会怀疑灵犀的真假,没准会将大王要走。”

    “那灵犀到底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老撞吼了一嗓子,“我不是说过吗,偶尔我也能进入存想状态,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脑子一迷糊,闭眼睁眼,存想就结束了,最长的一次我坚持了差不多一刻钟呢。”

    秃子笑了笑,“才一刻钟,在庞山,种地的弟子也比你强。”

    “呵呵,谁让我是兽妖呢,兽妖天生不擅长存想。”老撞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飞飞是蝉翼妖,也算兽妖,你瞧他,飞在天上都能存想,坚持两三天不成问题。”

    飞飞痴迷修行,连豢兽师中的道士都自愧不如,老撞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飞飞生错地方了,他应该生于人类家族,然后去当道士呢,要不然……”

    “没有那么多‘要不然’,就是认真不认真的区别,你到底跟不跟我学存想?飞飞当年也是跟我学的。”秃子洋洋得意,确实曾经有一群小妖跟他学习修行,飞飞就是其中一只。

    “学。”老撞咬牙切齿地说,像是要吃人,他也希望大王虎能更强一些。

    “存想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咱们先从容易的地方开始,你坐下,闭上眼睛,别急着清空思绪,先做到只想一件事……”

    “原来还有这样一步,我就说嘛……”老撞已经坐在雪地里,发现秃子神情严厉,急忙闭嘴闭眼。

    存想是大多数修行法门的基本功,散修和妖术师都会,道统只是要求特别高,老撞是兽妖,妖丹天生,看别的豢兽师闭眼,他也闭眼,却总是不得其门而入,也不好意思问,结果连最简单的第一步就坐错了。

    能与大王虎建立灵犀,实在是一次偶然,也是他的运气。

    “只想一件事,越简单越好,但是不要睡着,坚持下去,等到思绪简单到极致的时候,自然就会进入存想状态。”

    老撞嗯了一声,努力只想大王虎,大王虎受到灵犀的触动,趴在那里昏昏欲睡。

    秃子盯着老撞,说话声越来越轻,“不要睁眼,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睁眼,继续想下去,千万不能睁眼……”

    老撞不出声了,虽然还没有进入存想状态,但是摸到了一点门道。

    秃子轻轻落在地上,三缕头发在雪中抓来抓去,比人类的五根手指还要灵活,很快,他捻成了一团比头颅大一倍的雪球。

    “让你尝尝这个。”秃子极小声地说,他还记着仇呢,对同伴不能用法术,打架的话一百个秃子也不是兽妖的对手,所以他只能斗智,“我这颗脑袋可不是白长的。”

    秃子用头发抓住雪球,小心翼翼地升起,飞到老撞头顶,光是想到待会雪球砸下去的场景,他就忍不住想笑。

    都准备好了,只要一松开头发,老撞就会变成满脸雪。

    可秃子没动,因为他看到百步之上的山岗上竟然站着一只陌生的妖,他和老撞光顾着聊天,谁也没有注意到。

    那是一只兽妖,个头不算太高,头上无角,毛发极为浓密,蓬蓬松松,遮住了多半张脸,露出漆黑的双眼和长长的獠牙,他穿着破烂的皮甲,左手与人类一样,右手却是一只毛耸耸的狼爪。

    兽妖出现得太突然了,秃子一时间忘了该怎么应对。

    而且这只兽妖很奇怪,不像是来偷袭的,胸膛起伏不定,嘴里不停地哈出白汽,看上去极为疲惫,全靠着兽妖本能的一股疯狂劲儿才坚持到现在。

    “嗬嗬……”兽妖双臂前伸,似乎在寻求帮助,然后他缓缓跪下,眼中的疲惫与疯狂都消失了。

    兽妖后面还站着一具身形,正捧着一颗新鲜的心脏凝视。

    “天呐。”秃子大吃一惊,三缕头发不由自主松开,雪球坠落,正中老撞两角之间,老撞腾地跳起来,一下子将促不及防的秃子顶飞到十几丈的高空。

    老撞也看到了山岗上倒下的兽妖和站着的身形,反应却是莫名其妙,擦去脸上的雪,茫然地问:“慕行秋,你怎么……你不是在修行吗?来这儿干嘛?”

    山岗上的身形与慕行秋几乎一模一样,可是上身,头发披散,气质与慕行秋完全不同。

    秃子从空中下降,“那不是小秋哥!那是锦簇!”

    老撞也认出来了,正要热情地打招呼,锦簇身形一晃已到近前,一手托着心脏,另一只手抓向老撞的胸膛。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i1292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