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四章 趁着希望还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漫天的雪花在空中停滞,像是一片繁茂的梨花林,树木的枝干却都消失不见,美轮美奂之中透着十足的诡异。

    万子圣母见怪不怪,竹竿似的身体缓步前行,被碰到的雪花无奈坠落,在万子圣母身后留下一条狭长的通道。

    她走到山丘之巅,极目望去,停滞的雪花遮天蔽日,她的眼睛接连三次闪烁不同颜色的光芒,终于,她看到了望山的高耸峭壁,远在三百里之外,是唯一没有被雪花遮掩的地方。

    数百步以外的斜坡上,一头硕大的白熊站在那里喘粗气,每次鼻孔里喷出气息,都有一大片雪花融化。熊背上坐着一名黑袍半魔,正用阴郁的目光盯着山顶的女妖。

    万子圣母迈步下山,走到离半魔十几步的地方,脚下与对方处于同一高度,头顶还是比半魔高出一大截。她抬起手臂拈住一片雪花,看着它在指尖融化,说:“望山的景象挺美啊。”

    “我是来跟你谈判的。”半魔冷冷地说,雕像似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谈吧。”万子圣母仍在欣赏周围的雪花,看到形态特别的,就抬手拨弄一下。

    “过去的几个月,你们的确打了几场胜仗,逆术帮了你们大帮,可你们也犯下了巨大的错误,太早亮出绝招,而且不知珍惜,将自然道法术随意传授,如今,我们也掌握了这些法术。”

    “感谢慕行秋吧,他总是很大方。”

    “慕行秋,哼,他最后一次现身是在星山,到现在已经近五个月没出现了吧。”

    “快了,他承诺过十月会来望山。”

    半魔冷笑一声,“现在已经是十月底了,我们等得也很着急。”

    “大人物嘛。出场总是姗姗来迟,魔族不也一样?我们都等好几年了,除了一尊木头雕像,什么也没有见过。”

    “也快了,你们不会失望的。我奉魔族之命来给你们一次机会。”

    “哇,好久没听到机会这么美好的词儿了,看来打胜仗真有好处。”

    “别太得意,万子圣母,投机取巧获得的胜利不会持久,自然道法术没有那么厉害。我们已经找出它的弱点,除非你们还有隐藏的绝招,否则的话下一战就是妖族与人类的灭亡之时。”

    “我们的绝招就是慕行秋啊,据说他在星山挺得意的,当时的在场者对他都有信心,我也有。”

    “念心幻术的确擅长鼓舞士气,但他必败无疑,魔族没有小瞧他,甚至将他当成服日芒道士对待。但他仍然必败无疑。魔族愿意给妖族只有妖族一次机会,三天之内投降,可活,三天之后。魔族不留活口。”

    “这个机会可不怎么样,我们也给魔族一次机会:今天日落之前走出望山,向大家磕头求饶,然后站起来跳一段魔族战舞。我们都满意之后,魔族就可以接着啃树皮了,我们会向慕行秋求情。”

    “嘿。将魔族的条件带回去,让妖族自己选择。”

    “我可不是慕行秋,加入我的妖军,就得听我的话,我的选择就是全体妖军的选择,谁敢不听,我杀了他。”

    半魔盯着万子圣母看了一会,调转熊头,缓缓离去,“机会不是总有。”他头也不回地说,“希望通常是剂毒药。”

    万子圣母望着半魔的背影,“魔族跳战舞的时候必须光着身子!”

    她也转身,慢慢走回山顶,雪花突然会动了,漫天飘舞,万子圣母深吸一口气,放眼向山后望去,辽阔的营地里,十一支妖军尽入眼底。

    每支妖军数量不等,少则七八千,多则五六万,大部分是最近两三个月加入的,凭借着新学的自然道法术,万子圣母在群妖之地三战三胜,击败了大批半魔与冰魁,魔族阵营的妖兵大批投降,躲藏起来的妖族更是纷纷前来归附。

    冰魁布置的斗转星移阵原来就是为了制约世间的法术与妖术,对新出现的自然道法术却没有效果,再加上战时逆术的影响,魔族一方反而被束缚了手脚,万子圣母一方势如破竹,用了半年时间就一路攻到了望山数百里以外,是第一支到达的军队。

    即使自然道法术已经泄露,万子圣母也不是特别在意,这无非意味着双方在法术上取得了平衡,战斗的胜利还要依靠真刀真枪的近身肉搏,在这方面,天生力大的兽妖更占优势。

    万子圣母的军队中一多半士兵是兽妖,一下子成为群妖之地最强大的势力之一。

    数百名圣母子孙迎上来,全都穿着一模一样的盔甲:暗红色的兽角骨盔、灰白色的羽毛甲衣,手里握着柄长数尺的骨锤,锤头是一颗骷髅,嘴里含着颜色各异的妖珠。

    圣母子孙排列整齐,十名子孙走到万子圣母身边,分成两组,踩着肩膀摞在一起,动作熟练地为圣母穿上全套甲衣。

    同样的甲衣,穿在万子圣母身上更显古怪,她的骨盔更大一些,远远看去,就像一只直立的长柄锤。

    穿戴完毕,万子圣母举起手中真正的骷髅锤,对着全体战士大声说:“咱们来到望山了,曾经不可想象的事情正在发生,这是奇迹,但奇迹还没有结束。有妖族建议我等,等一个叫慕行秋的人类到来,据说他凭一己之力就能击败魔族。可我不相信,就算慕行秋真有这个本事,又能怎样呢?他是人类,他的胜利也属于人类,妖族要感恩,要俯首称臣,否则的话就会被说成忘恩负义。我不想忘恩负义,也不想将全部希望寄托在某个人、某只妖身上,因为我万里迢迢来到望山,不是为了看热闹。”

    “刚才的半魔建议我投降,说这是一次机会。这的确是一次机会,魔族若是真那么容易对付,那道士就是天下最愚蠢的一群人,老虎会被耗子吓跑吗?这不可能。所以,咱们还将面临一次死战。即使有过三战三胜,咱们还是会死在这里。”

    众妖无声,万子圣母说话难得如此条理清晰,透露的意思却一点也不乐观。

    “可我不会投降,也不会退却,因为我不是无知的虫蚁,不是愚蠢的野兽。如果古神要让我忍受魔族的奴役,就不会给我尊严,让我感受到屈辱,不会给我血肉。让我感受到疼痛,不会给我手脚,让我能够奔跑、能够握住刀剑。死亡就在我的身后,恐惧者请退出我的军队,你们另有死法,我只会战死,我宁愿让魔族践踏我的尸骨,也不会被迫弯膝跪拜,因为我的腿太长。骨头太硬。”

    圣母子孙静默无声,像一群披着羽毛的田间假人。

    山丘下方的军阵里飞起一名妖将,羽王伐东发出高亢的鸣叫,数万只飞妖振翅升起。齐鸣不已,地面上,更多的兽妖与半妖仰天吼叫,与飞妖一争高下。

    万子圣母转身。伸出骷髅锤,指向前方,第一个施展逆术。然后迈步顺着从前的脚印向望山走去。

    飞妖遮天,兽妖、半妖动地,漫天的雪势慢慢停止。

    妖军的吼鸣远远传出,惊动了望山魔族,也惊动了数十里以外另一个方向的人类。

    裴子函侧耳倾听了一会,转身对帐篷里的十几名人类说:“万子圣母已经开战了,现在看你们的选择。”

    辛幼陶、小青桃和十余名将领没有开口,年轻的慈皇坐在唯一的椅子上,低头沉思片刻,抬头问:“你们都说获胜的希望全在慕行秋身上,他还没有现身,妖军为何要提前开战?”

    “现在已经是十月底了。”裴子函是以妖军使者的身份来见人类首领的,并非求和,也不是要求联手,只是过来宣告妖军的决定,“还有三天就是十一月,慕行秋却一直没有出现,也没有消息传来,如果慕行秋爽约,或是遇到不测,你们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他带来的希望有多大,引发的崩溃就有多大,到时候妖族与人类将不战而败。所以我们要在今天开战,趁着大家还有希望的时候。”

    “如果慕行秋明后天就到了呢?提前开战岂不是白白损失?”慈皇还是没有下定决心。

    裴子函瘦骨嶙峋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诸位真的相信慕行秋凭一己之力就能击败魔族吗?他需要帮助,就算他真有这个本事,妖族也要为抗魔做出自己的贡献。我不是来请求支援的,我只是来提醒你们:望山的正东面是妖族选定的战场,人类若想开战,请另选方向。”

    裴子函向慈皇躬身,然后朝小青桃点下头,转身离去,他绝不会错过妖族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战争。

    “我要听听你们的看法。”慈皇说。

    将领们七嘴八舌地发表意见,将各种可能都想到了,就是没有万全之策。

    慈皇的目光频频扫来,辛幼陶和小青桃却没有开口,他们两个是慕行秋最坚定的相信者,因此更难抉择,总觉得慕行秋和杨清音随时都会赶到。

    诸侯国的军队都已并入人类大军,踏浪国的怀璧王走上前来,说:“咱们刚刚击败舍身国妖军,就在半年多以前,这还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这半年以来,大小战争都是咱们自己打的。人类曾经有过依靠,就是道统,可他们走了,没有任何解释。你们要问我相信慕行秋吗?我相信,但我不会将他当成依靠。妖族使者说得没错,趁着希望还在的时候一战,总比希望破灭时后悔莫及强。踏浪国战士愿做前锋。”

    辛幼陶终于做出决定,“人类不能落在妖族后面,开战吧,步步为营,至少要坚持三天。”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