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三章 顺其自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的魂魄在望不到尽头的云雾中飞行,另外两只魂魄迎面飞来,远到彼此间谁也看不到谁,近到说话声如在耳边。

    “道统为什么要退隐?这是一切问题的关键。”这是左流英的声音,还是那么镇定冷漠,好像对魂魄离身毫无所知,好像是在自言自语,“道统给出了一点暗示,最后一批留在世间的道士只是去除了泥丸宫传承,没有吐出内丹,反而得到了强化,大都升到了星落境界。九大至宝,十几万年来,一代又一代道士孜孜不断地滋养它们,大概就是等待这一天。”

    慕行秋忍不住开口了,“道统非得躲起来提升境界吗?”

    “他们这样做必有道理,或许是九大至宝的限制,或许是法术本身的要求。”

    “不管怎样,全体道士的实力都会提升一大截。”

    “全体?不不,这绝不是道统的计划。慕行秋,你要明白,道统向来精益求精,他们一层一层地选拔,都是为了培养出最强大的道士,只不过他们对被淘汰者比较宽容,仍然允许他们留在道统之内。申忌夷等人只是一次试验,证明九大至宝可用,接下来它们只会用在少数道士身上,很可能只局限于注神道士。服日芒道士无需太多,二十名足矣,初代三祖或许料到了道士的实力会逐代下降,所以想出九大至宝的主意,它们不能经常使用,因为至宝的力量用过之后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补充上。”

    跟往常一样,左流英说的话总是很有道理,即使只是猜测也令人信服。慕行秋基本上将这些信息当成了事实,“道统为什么不早一点开始提升实力?这样一来,可以在魔族刚离开虚空的时候将他们消灭,整个世界就不会面临灭顶之灾。”

    “道统退隐为什么要带走绝大多数道士,甚至还带走一批有道根的孩子?”左流英反问道。

    “为了保密。”

    “嗯。这是一个原因,但你还是没有学会站在道士的角度考虑问题。慕行秋,你可以不了解你的朋友,却一定要试着了解你的敌人。”

    慕行秋微微一惊,虽然他与道统发生过不少冲突,但是迄今为止他还没有过以道统为敌的念头。他觉得那些冲突源于误解,误解消除,双方自会握手言和,起码互不相干。左流英一语点醒梦中人,慕行秋发现自己对道统的依赖与妖族对魔族的信任是一回事。都是面临强敌时的幻想,想当然地以为另一位强者会是自己的靠山。

    道统与魔族势不两立,但双方在某些方面却有着相似的利益,比如在毁掉神树这件事上他们配合得极为默契。

    慕行秋并不觉得幻灭,反而松了口气,从今以后,他用不着患得患失,也用不着盼望关键时刻会有奇迹发生了。他只需要试着去“了解敌人”。

    真相如此清晰地摆在面前,既令人惊讶,又顺理成章。慕行秋更佩服左流英了。身为道门子弟、胎生道根的奇才、少数注神道士之一,左流英转变思路却比谁都快,甚至比道统本身都要快,因为他习惯了用最简单的思维去推算,当唯一可能的结论摆在眼前时,他绝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视而不见。

    “道统退隐不只是为了躲避魔族。也是给魔族一个机会,双方的想法其实是一样的:清除人类与妖族。重建一个新世界。十几万年来,道统保护人类。目的是从中选拔有道根的弟子,可是人类的数量越来越高,道根却越来却差,道士的境界因此也越来越低。申杨两家希望生出更多的奇才,这不只是少数道士的古怪想法,也是高等道士们早就计划好的方案,可他们自己不想浪费时间结缘、生育,于是带走了普通道士。只要时间弃足,少数人也能繁衍出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道根更加常见,资质也更佳。”

    说完这番话之后,慕行秋感到悲哀,原来整个世界在道、魔眼里就是一间需要大清洗的屋子,人类与妖族既是清洗工具,也是清洗对象,等到窗明几净的时候,会有一批新主人入住,道统与魔族争夺的就是入住资格。

    左流英看得更开一些,“道统没有别的选择,他们希望一劳永逸地消灭魔族,可万一跟十三万年前一样,魔族在战后还剩下一部残余,那就意味着未来还有一战。人类的体质到时候会更差,只靠道门子弟是支撑不起整个道统的,恐怕连注神道士都没有了,即使加上九大至宝也不是魔族的对手。道统只是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慕行秋觉得这是世上最残酷无情的一句话,“你为什么要留下?为什么违背自然?”

    云雾缭绕,无穷无尽,左流英说:“因为你。”

    “我?”

    “你总能带来一些意外,证明再合理的推算也有遗漏之处。道统看到了最大的可能,而不是全部可能,他们的做法还有是有点冒险,总得有人去探索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可能,以做补充。”

    “你是道统的一部分,但你不是道统派出来的?”

    “顺其自然,慕行秋,一定要理解这句话,道统总是顺其自然,不会指派任何人出来冒险,但是总会有人像你、像我一样自己迈出这一步。道火不熄,道统点燃的是熊熊大火,我寻找的是隐藏在角落里的火星,最终谁能成为道火的真正继承者,尚未可知。慕行秋,尚未可知就是最大的希望。”

    云雾中传来清脆的笑声,慕行秋一听就知道这是谁。

    “你们的话题真是宏大,可是时间没剩多少,应该说点紧要的事情了。”龙魔说。

    慕行秋和左流英都没有反对,龙魔于是继续道:“慕行秋,我将真幻之躯留给你,你可能需要几年时间去适应它,好消息是你可以将自己的内丹复制出去。至你的肉身,我会继续替你修行,有一天咱们交换回来的时候,你不吃亏。”

    “你们制定出计划了?”慕行秋问。

    “孤注一掷就是我们的计划。”龙魔的声音总是轻松随意,毫无“孤注一掷”的严肃与认真,“出去之后去找魔劫。”

    “魔劫?”

    “呵呵,我也啰嗦几句吧。左流英也有算错的时候,魔劫与魔族无关,它是对真幻的一次实力测试。我原以为念心科传人因为预感到危险才发明真幻咒语,后来我发现这个说法里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道统为什么非要将念心科斩尽杀绝呢?一向顺其自然的道统为何一反常态?”

    慕行秋想了一会,“先有真幻咒语,道统察觉到危险,才要消灭念心科。”

    “我没有左流英那么聪明,可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吧。接下来的问题就是,魔劫到底是什么?道统为什么不喜欢它?力量总有来源,魔劫的力量来自何处?它是真幻引出来的,却不是真幻产生的,它带来大理天地灵气,可是周围的天地灵气并没有减少。”

    “你有猜测?”

    “我希望如此,可我没有,当年的念心科传人大概也糊里糊涂,他们只是执着地想要挖掘这股力量,与道统产生了重大冲突。但这些都不重要,反正魔劫的力量非常强大,正好可以用来对付魔族,或许还能用来突破止步邦禁止,我和左流英还等着你来救我们呢。”

    “我该怎么做?”

    “去星山找拔魔洞,我在那里替你安排好了。呃……你要明白,所谓安排好只是说那里最可能有魔劫发生,至于真会发生什么我可预测不了,你和另一个真幻……”

    “另一个真幻?”

    “左流英的真幻,她还活着,我把它找出来了,就在小蒿的体内。你们两个联手,成功吸取魔劫的可能性会更高一些,但是你们其中一个因此会彻底消失,直白一点说就是死掉,至于是谁,我和左流英打了个赌,我看好的是你。”

    慕行秋感到惊讶,左流英既然知道幻月的下落,为什么还要舍弃一切进入止步邦?

    “无需再赌,你已经赢了。”左流英说,在进入止步邦之前他觉得幻月还有可能在竞争中获胜,见到慕行秋的魂魄之后,他知道胜负已定,“请代我告诉她……不,什么都不用说,她自会明白。她将结束自己的宿命,我也能了却一桩心事。”

    “为什么非得有一个死掉?我可以……”

    “呵呵,咱们说得太多了。”龙魔说。

    “嗯。”左流英表示同意。

    一阵风与慕行秋擦肩而过,他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只觉得脑子里微微一晕。

    “当你开始吸收魔劫的力量,你会想起这一切。”一个模糊的声音说,分不清是左流英还是龙魔。

    慕行秋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来自异史君,他终于发现了异常,正愤怒地大吼大叫:“这不公平!慕行秋,慕行秋……”

    记忆瞬间流过,慕行秋还站在星山拔魔洞里,正在施法去除众多人类与妖族脑海中的咒语记忆,梅婆婆已经死了,元骑鲸茫然地站在那里,对未来心灰意冷。

    慕行秋走出洞口,迎着风雪,对岛上众生说:“回家吧,告诉你们遇见的每个人和每只妖:十月是决战魔族之时。”

    离十月还有四个多月,慕行秋将在这段时间吸收魔劫的全部力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