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一章 遥远的法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豢兽师们早已蓄势待发,杨清音一声令下,第一个冲出去的不是三只玄武或者黑龙、大王虎,而是甘知味肩上的火麻雀,它上一刻还在闭目养神,甘知味心意一动,它就像劲弩射出的箭一样蹿了出去,身后带着几丈长的火线,眨眼间就冲破了一串幻身。¤,

    灭世摆动铁尾、黑龙显出原形张口吞噬、大王虎一跃而出、黑凰振翅高飞口喷火焰、跳蚤和秃子分别射出光束……只有两只异兽没动,一个是幽寥,没有小蒿施法,它只是一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乌龟,另一个是飞霄,它跟殷不沉紧紧靠在一起,假装听不到杨清音的命令。

    幻身成片地倒下,大批螃蟹被砍成碎屑,不过海里的螃蟹足够多,魂魄随时可以换一处寄居之所,豢兽师们也无意滥杀无辜,只想阻止他们念诵咒语。

    这一招生效了,魂魄转换住所的速度再快,也需要一点时间过度,许多幻身的咒语被打断,产生的力量立刻被削弱,螃蟹组成的巨臂摇摇欲坠,魔劫黑手缓缓下降,被压碎的螃蟹像暴雨一样飞溅,杨清音召回黑凰,共同强化灭世背上的禁制,挡住了蟹雨的袭击。

    殷不沉和飞霄互相看了一眼,你催我我催你,最后还是殷不沉走出去,夸张地大喝一声,跳到龟背上唯一的螃蟹面前,飞起一脚将它踢出去,“元骑鲸,去死吧你!”

    魔劫黑手越降越低,蟹臂已然支撑不住,黑手稍稍改变方向,抓向龟背上的两具真幻之躯。

    剩余幻身的念咒声越来越响亮,众多螃蟹像蜂群一样包裹黑手,虽然不能阻止它的下坠,却能延缓降落的速度。

    小蒿猛地睁开双眼,“不行啦。我没办法存想,慕行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慕行秋也睁开眼睛,存想的确太难,连他也做不到,“锻骨拳。”

    “我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想象锻骨拳,代替存想。”慕行秋也动不了,但是两具真幻之躯必须留在灭世的背上,否则的话会被黑手抓走,剩下的豢兽师就真的将被留在星山幻境里。

    “你们在破坏人类与妖族唯一的避难地!”梅婆婆暂时中止念咒。愤怒地大声指责,“慕行秋,枉我如此信任你!以为你是好人。”

    慕行秋正在想象锻骨拳,这一招的确比纯粹的存想更有效,真幻之躯得到稳定,他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杨清音替他回答,“梅婆婆,别责怪慕行秋,他也是为你们好。星山幻境挡不住魔族的进攻,你们现在这个样子,只会成为瓮中之……蟹。”

    “这是拔魔洞的遗迹,从外面谁也攻不破!”梅婆婆听不进任何劝说。一不小心,幻身和螃蟹都被火麻雀消灭,她立刻换了一只螃蟹,“你们想夺取星山的力量。”

    杨清音叹息一声。知道这个老太婆是不可能被说服的,只能尽力施法挡住蟹雨,然后等着慕行秋和小蒿终止这一切。

    慕行秋终于控制住了真幻之躯。能够分出一部分脑力用来思考,接下来他要进行更难的一步:控制魔劫黑手。

    他心中已经有数。

    多年前,慕行秋在乱荆山有过一次对抗魔劫黑手的经验,那时候他还只会一种咒语,就已经能接住黑手的重击,龙魔左流英很可能也参与了这个计划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相信慕行秋这一次也能成功。

    慕行秋再次睁开双眼,念出第一遍无心之咒,没人能听清他念的是什么,因为他同时念诵各种字序的咒语。一阵风迅速吹过整个海面,所有幻身都无法念诵咒语了,他们可以张嘴、可以说话,唯独不能念咒,一万多只幻身惊愕地互相查看,全都不明所以。

    空中的螃蟹噼里啪啦地散落,魔劫黑手再无阻碍,下降得更快,离灭世的龟背只有不到百丈距离。

    “你在害死所有人!”梅婆婆怒声大叫,但是她已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

    慕行秋恢复了对真幻之躯的掌控,于是念出第二遍无心之咒,这回附加了念心幻术。

    魔劫黑手急剧缩小,最后变成了两束黑烟,分别钻进慕行秋和小蒿的手掌心里,两人的真幻之躯迅速膨胀,旋即缩小,如此反复,不停地吸收魔劫。

    豢兽师各自召回灵兽或异兽,不安地望着忽大忽小的慕行秋和小蒿,就连杨清音心中也忐忑起来,海上的众多幻身更是惊恐万状,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你会害死自己、害死所有人。”梅婆婆低声道,像是在发出另一种诅咒。

    天空的乌云消失了,最后一股黑烟快速降落,就在这时,小蒿尖叫了一声,她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真幻之躯。

    小蒿一屁股坐倒,连手里的幽寥都给扔掉了,可她根本注意不到,只是抬着头呆呆地看着一具淡蓝色的身躯飘向空中的黑烟。

    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有真幻之躯。

    “小蒿也有真幻!”秃子第一个叫出声。

    最后一股黑烟停止下降,:“你好,咱们终于面对面了。”

    幻境里一片安静,小蒿茫然若失,其他人类与妖族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住了。

    只有慕行秋见过这具真幻的面目,“你是左流英的真幻。”

    真幻露出微笑,“嗯,叫我幻月,这是他给我起的名字。”

    “你能解释这一切?”

    “当然,这就是我出来的目的之一。”

    四周依然一片安静,海中的螃蟹也停止晃动前螯,老老实实地浮在海面上,虽然绝大多数人类与妖族都不知道幻月的来历,可是每个人、每只妖都觉得她将要说的话与自己息息相关,就连梅婆婆也收起怒容,若有期待地望着黑色烟柱之上的淡蓝色身躯。

    “从何说起呢?先说魔劫,这是左流英的叫法,其实魔劫与魔族无关,所以左流英当年在乱荆山以为自己打开虚空通道时,里面根本没有魔族出现。真幻的诞生是为了打破拔魔洞,可是怎么才能确定自己拥有了这个实力呢?所谓魔劫就是对真幻的一次测试,如果魔劫吞噬了真幻,测试失败,如果真幻吸收了魔劫,就有可能打破拔魔洞。”

    “真幻可以随时召唤魔劫,同时也有时间限制,在某个特点时刻,魔劫会不召自来,将不肯执行任务的真幻吞掉,算是一种惩罚吧,这就是我的遭遇,我不愿执行任务,甚至拒绝凝丹,于是魔劫找到了我,左流英对此无能为力,因为阻止魔劫的唯一手段就是杀死我,他当时根本不明白这个道理,即使明白也不会做。”

    幻月又露出一丝微笑,那是最甜美的回忆才能引起的笑容。

    “可你没有死。”慕行秋说。

    “嗯,我没死,因为当初设计魔劫的念心传人遗漏了一件事情:魔劫收回真幻之后直接摧毁三田与内丹,真幻由此烟消云散,可是我没有内丹,三田也没有成形,跟普通人一样。结果我的身躯被毁掉了,魂魄还在,寄存在仅剩的一点真幻之躯里面,在世间飘荡,专门寻找有道根的孩子,寄存其中,一点点修补真幻之躯。等这个孩子被道统发现并召收为徒的时候,我就再换一个。”

    “你没去找左流英?”慕行秋问。

    “左流英因为我已经受到道统的怀疑与责罚,而我只剩下残缺的身躯,怎么见他?我甚至不敢靠近普通的道士,又怎么能进入庞山?我起码得有一具正常的身体才行。”

    “后来龙魔找到了你。”慕行秋猜道。

    “嗯,当时我正寄存在”幻月冲小蒿微微一笑,“她的体内,再过不久又得离开,结果龙魔先找到了我,我们都是真幻,相互间有一点微弱的感应。她建议我留在小蒿体内,因为凝丹道士的身体更有助于我的恢复,她还施法将我与小蒿更牢固地融合在一起,以免被道统发现。”

    小蒿茫然地挠挠头,听得似懂非懂,但她没有开口询问,仍然耐心地听着。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龙魔借助神魂才躲过魔劫,但她没能吸收魔劫的力量,于是希望能跟我联手。可是当我接近成形的时候,龙魔发现我们两个的力量加在一起也不够,于是她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让你代替她。”

    “所以她将我置换出来,还将真幻之躯送给我她现在是死是活?还有左流英,他知道这一切吗?”慕行秋只剩下最后几项疑惑。

    “止步邦以内的事情我一无所知,左流英在进入止步邦之前听龙魔讲述了真相,他同意加入计划,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我。”

    慕行秋看着与掌心相连的黑烟,终于明白了一切,“咱们两个当中只有一个能吸收魔劫。”

    “嗯,不管谁吸收了魔劫,都将肩负三项任务:击败魔族、打破拔魔洞、突破止步邦禁制。看来任务就要落在你身上了,你将咒语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超出我和龙魔的想象,就算是服日芒道士产生的真幻,也达不到你的水准。”

    “你呢?”慕行秋问。

    幻月再次微笑,“我有我的宿命,如果成功吸收魔劫的是我,你也逃不过这样的宿命。真幻是从遥远的过去施放的一道法术,有着固定的轨迹,我逃过一次,没法再逃过第二次,我将帮助你完整地吸收魔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