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章 不该出现的魔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刻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犹豫不决者来说,时间显得格外宝贵。

    慕行秋正在抬手向天空施放闪电,殷不沉开始行动了,目光依次扫过欧阳槊、老撞、飞飞和秃子,心里暗暗摇头,觉得他们都不值得依托,灵王有点可怕,于是他走到小蒿身边,低声说:“道尊为什么非要打破幻境呢?星山还没有完全封闭,咱们还来得及冲出去吧。”

    平时话最多的小蒿,这时却显得异常冷漠,抬头望着闪电,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对殷不沉更是跟没看见一样。

    殷不沉尴尬地咳了一声,飞飞心软,低声对他说:“咱们进来的时候花了不少时间,一刻钟肯定冲出不去,万一幻境封闭的时候被夹中间反而更危险。”

    殷不沉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扭头向身后不远处的飞霄做出一个表情,意思分明是在说:你瞧,我早就跟你说过。

    飞霄猴子似的脸上没有变化,比例过大的双眼仍然严厉地盯着“兽豢师”。

    殷不沉没有选择,只好壮起胆子走到杨清音身边,嘿嘿笑了几声,正要开口,也在抬头望天的杨清音说:“飞飞说得没错,咱们来不及出去。”

    “如果……万一……”

    “慕行秋肯定能打破幻境= 。”杨清音又一次提前回答了殷不沉的疑问。

    殷不沉没法再问下去了,可是飞霄的压力还在,这只看似胆小的玄武一点也不比道尊好伺候,他望了一圈,别无选择,只好走到螃蟹面前,先是低头看着它,过了一会蹲下,最后干脆坐在龟壳上。

    螃蟹里面的元骑鲸没有任何反应。

    “那个……你都已经是螃蟹了。自然不能再称蛟王,咱俩之间的恩怨也就两清了。我问你件事,妖族和人类能将身体藏起来,魂魄躲进螃蟹里,那我们带来的异兽呢?它们可不会习惯别的身体,比如……比如灭世,它是庞然大物,进到小螃蟹里,还不得憋死?”

    灭世没有回头,根本不知道自己被拿来当“比如”了。

    螃蟹里升起一小股青烟。冷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异兽也是兽,魂魄不全,没办法身魂分离,星山幻境封闭,它们都得死。”

    青烟消失,殷不沉目瞪口呆,目光转动,周围的灵兽、异兽要么听不懂元骑鲸的话,要么相信慕行秋和豢兽师的实力。都没有反应,只有飞霄显得很不安,头颅伸缩不定,却没有可藏之处。

    殷不沉一下子改了主意。“道尊,您一定要成功啊。”

    慕行秋已经将实力发挥出极致,在别人看来只是闪电射到天空,其实就这么一会工夫。他已经用上了几十种法术,却都没有效果。闪电聚成了一个红色的圆形池子,像是天上的一个大洞。对幻境却没有任何影响。

    这才只是拔魔洞残留的一点法力,就已经如此强大,慕行秋难以想象拔魔洞本身会多么地难以突破,龙魔将这个大难题留了他,可是除了一具真幻之躯,她什么也没提供,甚至没有只言片语的提醒。

    “小蒿。”慕行秋需要帮助,既然小蒿体内也有真幻之躯,或许也在龙魔的计划之内。

    小蒿还是没有反应,幽寥在她手里轻轻挣扎,她也不像平时那样呵斥。

    杨清音惊讶地打量小蒿,对她耳边小声说:“小蒿,慕行秋要你帮忙。”

    小蒿如梦初醒,哦了一声,伸出手臂,掌心对准天空,也施展念心幻术,她的实力比较弱,没有学过咒语,因此发出的不是闪电,而是一条条鞭子似的烟雾,冲到空中进入闪电池,池子骤然扩大,颜色变得深红,更像是刚刚涌出的熔岩。

    慕行秋立刻觉得不对劲儿,小蒿的念心幻术竟然处处与他相反,他是七分实三分虚,她就是七分虚三分实,而且与他的法术争斗不已,闪电池看上去更大了,其实两股力量互相抵消了不少。

    “小蒿!”慕行秋大声提醒。

    “见鬼啦,我控制不住幻术!”小蒿大声叫道。

    飞飞等豢兽师都被吓了一跳,正要出手相助,杨清音拦住了他们,她从慕行秋那里听说过小蒿拥有真幻之躯的事情,“等等,让她自己解决。”

    杨清音看了一眼慕行秋,得到肯定的示意之后,对小蒿说:“小蒿,你不用控制幻术,让它自己施展。”

    小蒿慢慢放松,手掌仍然朝天,过了一会她咯咯笑了,“好玩,幻术还能这么施展,真是又省心又省力。”

    几名豢兽师都松了口气,这还是小蒿,没有变。

    殷不沉退到飞霄身边,惊恐万分地仰头观天,颤声道:“你们……不觉得……有点可怕吗?”

    天边的圆月还没有完全升起,穹顶却已开始变得暗淡,越来越多的乌云聚集在闪电池周围缓缓旋转,像是要将闪电吞掉,又像是被闪电吸附。

    小蒿已经失去了对法术的控制,可她一点也不担心,甚至没有疑惑,反而非常开心,笑道:“当然可怕了,不厉害一点怎么能打破星山幻境?待会天塌地陷,你们都小心点。”

    殷不沉慢慢跪下,抱住飞霄的脖子,低声安慰,可是没多久他自己也忍受不住了,“月亮就要升起来了,幻境即将关闭,再不想办法……咱们得马上做出决定!异兽怎么办?飞霄已经长得有点人样了,魂魄算不算完整?”

    天边的圆月已经升起大部分,幻境之内夜色渐深,无数只螃蟹发出的响声也越来越嘈杂。

    时间的确不多了。

    元骑鲸再次从螃蟹里显形,“星山幻境是道统至宝遗留的力量,谁也打不破,慕行秋,你倒是证明了它非常安全。”

    “未必。”慕行秋嘴里吐出两个字,话音刚落,他的幻术也失控了,真幻之躯直接施法,他只能看着,不能干预,也不能离开。

    无需专心施法,慕行秋的脑子转动得更快了,突然间灵光一闪,终于明白了龙魔的计划,“魔劫,魔劫能够打破幻境!”

    魔劫是真幻引出的一条黑色巨手,左流英的真幻就是在一次魔劫中失踪,龙魔也是在乱荆山魔劫中凝成身躯,变成芳芳的模样。

    可是魔族已经离开虚空监狱,正在望山利用星云树再塑身体,为什么还有魔劫?慕行秋心中涌起浓重的疑惑,一切似乎都有解释,同时也引发了更多的疑惑。

    “这就是魔劫?哈哈,我终于见识到了。”小蒿更欢快了,“秃子,这跟你见过的魔劫一样吗?”

    秃子在乱荆山见过一次魔劫,经常跟小蒿提起,“有点像,可是……这回像了。”

    空中的乌云终于一口吞下全部闪电池,凝成黑色巨手,慢慢伸向海面。

    “咦,我要飞起来了。”小蒿叫道,可是在别的豢兽师看来,她仍然牢牢站在龟背上,一动没动。

    “小蒿,控制你的身躯,不要让它飞起来。”慕行秋也有同样的感觉,要飞起来的是真幻之躯,“守住泥丸宫。”

    “怎么守?”小蒿已经失去对三田以及法力的控制,不能施展任何法术。

    “存想。”慕行秋说。

    在这种状况下进入存想状态比平时困难多了,两人闭上眼睛,努力摒除思绪。

    杨清音等人围着他们,只能干着急,帮不上忙。

    殷不沉更在意时间,所以第一个发现异常,兴奋地大叫:“快看,月亮……月亮停住了,好像还在下降!”

    天边的圆月绝大部分都已经跃出海面,洁白无瑕,像一块玉,可是剩下的最后一小块迟迟没有出现,的确有下降的趋势。

    从螃蟹里升起来的元骑鲸也开始感到惊讶了,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的。

    梅婆婆的幻身从海里蟹群中升起,厉声道:“慕行秋,住手。”

    杨清音一挥手,黑凰飞到她的头顶数丈的空中,然后她说:“梅婆婆,你不是说过星山幻境无人能破吗?慕行秋若是能破,就证明这里并不安全。”

    “在外面无人能破,慕行秋是在里面。”

    “改口倒是挺快的。”杨清音原本很同情梅婆婆的遭遇,现在却觉得她疯狂过头了。

    慕行秋和小蒿都没有罢手,空中的巨大黑手越来越低,几乎能将灭世整个抓住。

    梅婆婆不能再坐视不管了,她知道自己的法术斗不过这些真正的修行者,于是施展出最后的绝招。

    她开始念诵咒语。

    元骑鲸也在念,声音含糊不清,豢兽师们一个字也听不懂,只是觉得他们念出的字不太一样。

    蟹群里升起一具又一具的幻身,灰压压一片,每具幻身都在念咒语,所念的内容皆是稍有差异,即使发音一样,神情也显得不同。

    梅婆婆没有慕行秋的本事,她虽然领悟到咒语的真谛,却没有办法自己独念全部咒语序列,所以才要邀请大量人类与妖族同来避难。

    一万多名避难者就是一万多种咒语形式,或字序不同,或字形有别,每张嘴只管自己的发音,每个头脑只管自己的字形。

    那些没有幻身升起的螃蟹聚在一起,也组成一条巨大的手臂,五指握拳,伸向天空,抵住了下按的黑手。

    两手相撞时悄无声息,可是整个幻境都在微微晃动。

    半空中的黑凰发出一声清鸣,杨清音对几名豢兽师说:“该咱们出手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