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四十八章 蟹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月上浮云”的飘红打赏。)

    巨大的玄武在黑黢黢的深海里破水前进,龟壳上方射出一束十几丈长的光芒,仿佛长矛刺进肥厚的脂肪堆,这是一副诡异的场景,可是前方还有更诡异的场景等待着。

    慕行秋回到了墨玉神像里,没有叫醒任何同伴,因为前方的拦截者看上去并不是特别强大。

    那是一群螃蟹,准确地说是一堆螃蟹,单只比拳头大一些,外貌非常普通,可是数量多得吓人,怕是有上百万只,摞成了一座山,下方还有更多的螃蟹孜孜不倦地往上爬。

    道路被堵住了,灭世缓缓浮起,打算从上面绕过去,可是光束所照,蟹山总是挡在前方,快要接近海面的时候才到头,海上的狂风暴雨还在继续,灭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冲破蟹山,要么与惊涛骇浪搏斗。

    慕行秋替它做出了决定,灭世再次下潜,墨玉神像里射出的光束变成扇形,末端光圈的直径达到了数十丈,光芒所照,螃蟹纷纷被推开,蟹山露出一个幽深的大洞,灭世钻了进去。

    慕行秋已经施放法术仔细地检查过,整座蟹山里只有极其微弱的法术,没什么可怕的。

    灭世也不怕,继续快速前进,有时候法术开路不及时,它就将 细长的脖子和小小的头颅缩回壳内,直接将前方的螃蟹顶开。

    数不尽的螃蟹,没完没了,蟹螯开合的声音汇集在一起,像是阵阵急雨袭来。

    慕行秋全神戒备,大约一刻钟之后,他察觉到了蟹山中的法术变化:原来蟹山的目的不是拦截,而是引导,洞穴一直在悄悄改变方向。看上去是一条直线,其实在绕圈,最终会将灭世引到歧路上去。

    这也算是一种幻术,对于慕行秋来说却显得太粗糙了,他在止步邦里施展的幻术比这复杂百倍。

    海面上的狂风暴雨大概也是为了让闯入者迷失方向。

    慕行秋更想前往星山一探究竟了。

    他发出幻术,轻松击溃了蟹山里的迷失之术,洞穴恢复平直。

    握在神像的手微微一紧,杨清音从存想状态醒来,望了一眼周围的古怪景象,什么也没说。再次进入存想状态。

    秃子和跳蚤只在开始的时候好奇了一会,这时都在冥思苦想,秃子嘴里念念有词,跳蚤歪着头,一红一黄两只眼睛眨个不停。

    蟹山无穷无尽,蟹螯的响声经久不绝,放眼望去尽是密密麻麻的小东西,普通人在这种地方待一会就可能崩溃,慕行秋却不为所动。他知道灭世前进的方向没有错,星山就在前方,越来越近了。

    豢兽师们陆续醒来,反应各不相同。秃子会飞过去安慰说:“别担心,小秋哥在带路呢。”

    于是豢兽师们又回到存想状态继续修炼。

    只有小蒿醒来之后不愿再存想了,先是抬头数螃蟹,很快就放弃了。于是在龟背上走来走去,挨近飞霄凝视了半天,觉得那张猴子似的头颅很有意思。傻笑几声又去观察欧阳槊的黑龙,它已经缩小到几丈长,环绕欧阳槊,一块闭目修炼,小蒿对它的角很感兴趣,那像是两个鼓起的包,没有分叉,却能证明它有着真龙的血统。

    小蒿将每只动物都观察了一遍,谁也不理她,最后她走到杨清音身边,盘腿坐下,对墨玉神像轻声说:“这些螃蟹能吃吗?”

    “你饿了?”慕行秋的幻术已经提升到第六层,以应对蟹山里越来越强的法术,对方已是强弩之末,形迹很明显,慕行秋稳操胜券。

    “饿?我吃东西从来不是为了填饱肚子,是为了……为了修行,眼睛、耳朵、鼻子都要修行,舌头当然也不例外,五味……”

    “不能吃。”慕行秋说,周围的禁制非常完整,不值得为几只螃蟹破坏。

    “唉,你跟其他道士一样,真是白修行了。”小蒿感到遗憾,但是没有强求,拿着幽寥独自玩了一会,突然扭头说:“真高兴你回来。”

    “嗯?”慕行秋回到杨清音等人身边已经几个月了,听到小蒿的话不禁很纳闷。

    “你一回来,大家就都知道要做什么,各司其职,我也不用费心模仿左流英了,他很好,可我更愿意当自己。”小蒿笑容灿烂,从见到慕行秋真幻之躯的那一刻起,她就结束了长达三年的模仿游戏。

    慕行秋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万一我告诉你们的事情都是错误的呢?万一我根本没有完美的计划,我的绝招也不成熟,甚至根本没有效果呢?”

    “嗯……天塌了你扛着,我们只管埋怨,慕行秋是怎么搞的?亏我们那么信任他,怎么办?再给他一次机会吧。哈哈,这是你给自己下的套,逃也逃不掉。”小蒿直言快语,说的都是心里话。

    慕行秋也笑了几声,这世上之所以挺身而出者少,随众者多,是因为多数人害怕承担失败之后的责任,他也害怕,可就是做不到袖手旁观,每当没人愿意站出来振臂一呼,甚至步步后退时,他就被显出来了,因为只有他留在原地没动,即使心中只有一个粗略的计划,他也敢于端出来。

    “给我一次机会,我就扛一次天。”慕行秋想跟小蒿谈谈她的真幻之躯,犹豫片刻又放弃了,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

    “你扛不住了……杨清音扛,然后才是我。”小蒿给自己排到第三位。

    蟹山里的迷失法术做出最后一次努力,螃蟹的螯击声迅速变快,从舒服的雨滴声变成了刺耳的噪声,豢兽师们都醒了,但是没有出手,禁制主要是慕行秋制造的,其他人的法术可能会对禁制造成破坏。

    洞穴前方出现一个明显的拐弯,光束照在洞壁上,螃蟹前仆后继,用前螯连在一起,组成铜墙铁壁。不肯让开。

    慕行秋将幻术提升到第七层,这是他在墨玉神像里所能达到的极致,他用丰富的施法技巧弥补实力的下降,九分虚一分实,一条极细的闪电从螃蟹群中间的缝隙中钻进去,跟随务虚幻术快速前进,寻找蟹山主人的所在。

    灭世前进的速度很快,慕行秋的法术更快,灭世刚刚游到拐弯处,正要顺着洞穴转向。慕行秋的闪电击中了那名躲藏起来的施法者。

    轻轻一击,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却破坏了对方的施法状态,蟹山轰然崩溃,大量螃蟹游开,或是向海底沉去,前方光明隐现,灭世向海面升起,没多久一跃而出。

    海面上风平浪静。四周一片明亮,天上却没有太阳。

    “星山呢?应该是在这个位置吧?”杨清音疑惑地问,眼前的海洋一望无际,直到天边也没有岛屿的痕迹。

    “那些螃蟹就是星山。”慕行秋第一个反应过来。“道统退隐之后,星山就沉没了,或许它一直就在海下,是被道士们施法带上海面的。”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些光、这么大的海域……”杨清音能接受奇妙的法术。可是眼前所见的景象还是令她惊奇。

    “这就得让主人来解释了。”

    杨清音四处张望,最后低头才看见“主人”的身影:一只螃蟹爬上了龟背,停在十步之外。它能突破禁制,自然不是普通海族。

    豢兽师们围上来,只有殷不沉躲在老撞身后,与飞霄互相使眼色。

    “你能说话吗?有别的形态吗?”杨清音问。

    螃蟹晃晃了前螯,体内生出一缕青烟,长到几尺高的时候,显露出人类形态。

    “你……是蛟王元骑鲸?”杨清音大吃一惊,元骑鲸曾经在召山争夺飞霄,失败之后守约退走,没有参与后来的战斗,没想到会出现在极北海域,形态由实变虚,更是令人意外。

    殷不沉立刻从老撞身后探出头来,也吃了一惊,“他不是蛟王。元骑鲸,你、你这是死了吗?”

    活妖会有妖气,元骑鲸身上却没有半点妖气。

    “死?这是另一种活法。”元骑鲸开口了,声音还跟从前一样浑厚,“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我们来找星山,你又是怎么回事?”杨清音问。

    元骑鲸目光扫视,“施法突破蟹山的是哪一位?”

    杨清音举起手中的墨玉神像,“在这里。”

    元骑鲸一愣,“好吧,我们挡不住诸位,甘拜下风,请灵王说出此行的目的,我们尽量帮你实现,然后送你们离开。”

    神像里的慕行秋说:“我来探访拔魔洞遗迹。”

    元骑鲸眉头微皱,“拔魔洞已经被星山道士带走了,天下皆知。”

    “拔魔洞法器被带走了,遗迹仍在,并且残留了一部分法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就是利用这些法力制造的幻境吧?”

    元骑鲸脸上的神情不只是迷惑,更多的是惊讶,“阁下……到底何方神圣?”

    “我叫慕行秋,曾经寄身于拓勇体内,咱们在召山见过面。”

    元骑鲸呆立不动,殷不沉死死盯着他,用嘴型无声地说:“我才是蛟王。”

    又一只螃蟹爬上龟背,边行边用苍老的声音说:“慕行秋?庞山的慕行秋?”

    “正是。”

    “怪不得我挡不住你的幻术。欢迎你,这里是幽灵之地,世上最后一块避难所,你们来得正及时,它就要彻底关闭了,咱们可以在这里安全地躲开魔族。”

    (说一下本月的安排:18日至日要回老家一趟给母亲祝寿,目前正在努力攒稿,看目前的进度,到时候恐怕还是免不了要一天一章,甚至断更,提前说声抱歉,之后就没有什么事了,会一直写到12月完本。)(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