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四十七章 绝招的雏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殷不沉猜得没错,海上飘来的尸体是一种警示,每一具都与队伍中的成员相对应,或男或女、或人或妖,与异兽、灵兽对应的尸体比较简陋:对应黑龙的是一条蛇,对应麒麟的是一头鹿,对应黑凰的是一只普通的鸟……

    老撞最气愤,因为对应大王虎的居然是一条狗,他大吼着要第一个攻上星山岛,让一直受小蒿鼓动的殷不沉松了口气。

    总之豢兽师们没有被尸体吓住,在见识或听说过半魔与舍身国的大手笔妖阵之后,十几具尸体实在不够惊悚,反而给他们指明了路径,可以飞得更快一些。

    慕行秋躲在墨玉神像里默默疗伤,定时从杨清音那里得到法力支持,可真幻之躯一直没有完全恢复,每次凝形都坚持不了太久,他只能在神像里施法,实力因此又减弱不少。

    离约定的大战还有将近五个月,慕行秋相信自己在此之前能够恢复如初。

    最后一具对应的尸体飘过去之后,一连几天再没有怪事发生,然后突然间海上起了一场暴风雨,整个海洋都快要被掀翻了,水像倾倒的山一样砸过来,分不清那是海水还是雨水。

    豢兽师们觉得没必要与风雨较劲,于是沉入海底,造出一层气泡似的禁制,继续前进。

    玄武灭世被召唤过来,它最擅长在水下游动,个头也够大,驮负几名豢兽师绰绰有余,不过首先要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灭世对墨玉神像的憎恨它总是能准确地发现慕行秋的踪迹。

    杨清音讲述了当年棋山之战的经过,灭世当时不知被哪只大妖说动,参与了那一战,结果被当时只是吸气境界的慕行秋和芳芳击败,并毁掉了一块龟壳。灭世对战败并不在意,它是异兽,没有人类与妖族所谓的荣誉感,它念念不忘的是那块失去的硬壳。

    三只玄武各有特点。飞霄越活越小,智慧越来越高,幽寥别辟蹊径,将真身修炼得比飞霄还小。然后造出一个巨大的外壳唬人,那具外壳已经被毁,它后来的巨大身躯全是小蒿以法术所化。相比之下,灭世是最老实的玄武,除了脖子越来越长、尾巴越来越硬。多少年来没什么变化,从头到脚都是真实的,虽然只掉了一块对它来说不是很大的外壳,心中的愤恨却比整壳被毁的幽寥更甚。

    飞飞直到这时才恍然大悟,开始相信神像里的淡蓝色形体真是慕行秋,而不是某人的真幻。他先跟灭世做了一次沟通,安抚灭世心中的恨意。

    小蒿第二个上场,通过幽寥对灭世半劝说半威胁,完事之后她向杨清音保证一切妥当,“灭世脑袋小。所以比较笨,但我还是跟它说清楚了,再敢挑战慕行秋,把它整张壳都揭下来。”

    殷不沉觉得自己也得意思意思,于是通过飞霄跟灭世沟通了一会,反正玄武之间的交谈只是一连串含糊不清的嗡嗡声,谁也听不懂。

    “灭世通情达理,飞霄已经将它劝好了。”殷不沉笑呵呵地表功。

    不管是谁的功劳,当杨清音带着墨玉神像站在龟背上时,灭世的确没有狂暴。它扭头盯着神像看了一会,默默地向前游动。

    灭世的绝招之一是潜跃,危急时甚至能够一跃千里,可是成为飞飞的炼兽对象之后。它拥有了内丹,能够施展复杂的法术,本能反而弱化,一跃不过百里,而且不能常用,只有等飞飞将内丹提升得更强之后。玄武的潜力才能得到更多的发挥。

    即使没有潜跃,灭世的水下游动速度也非常快,驮着众豢兽师直奔星山。

    慕行秋施展念心幻术,希望能与灭世达成更直接的和解,可是幻术对异兽的效果很差,无法进入它那混沌的头脑,与此同时还受到飞飞的阻挡。

    飞飞对修行非常痴迷,几乎一刻不停,他就是灭世的头脑,一遇到外来的力量,立刻生出强烈的反应,他自己处于半存想状态,对此毫无察觉。

    海面上惊涛骇浪,海下却是平静如常,墨玉神像射出的光照亮了前方数十丈,各种奇异的鱼类、海兽与庞大的玄武擦肩而过,一些小鱼甚至贴着灭世的壳借力前行。

    小蒿和秃子兴奋地在龟背上跑来跑去,施法将气泡似的禁制吹得更大一些。其他豢兽师都在利用这个机会修炼,杨清音也不例外,盘膝坐在龟壳上,双手握着神像,逐渐进入深度存想,黑凰以独爪站在她身后,闭上眼睛,偶尔张开翅膀,一同修炼。

    小蒿玩腻了,也坐下修炼,只剩下秃子这半个闲人。

    秃子没有属于自己的内丹,连灵犀之术都施展不了,对此他只能叹息,无聊地飞了两圈,落到跳蚤的双角中间,小声说:“你也觉得没意思吧,别人都在修炼,小秋哥却不能出来陪你。”

    “咳嗯。”慕行秋的真幻之躯从墨玉神像里升起来了,虽然维持不了太久,但他也想出来透口气不是真的呼吸,就是出来看看,跟秃子打声招呼。

    “小秋……哥。”秃子急忙压低声音,周围的豢兽师都处于不同程度的存想状态,叫声会干扰他们。

    慕行秋飞到禁制边缘,又造出一小块禁制,不让声音外泄,秃子和跳蚤都走进来,一个盯着他上下打量,一个用鼻子嗅来嗅去。

    慕行秋脸上露出微笑,寂静的海底、熟悉的面孔,让他生出一股不真实感,好像外面的世界根本不存在,自然也没有所谓的道统与魔族,一切都是平静的,而且会永远平静下去。

    可他得抓紧时间,要不了多久他就得回到安全的神像中去。

    “秃子,我需要你的帮助。”

    “好啊好啊,我愿意。”秃子笑得眉眼弯弯,他一直觉得自己在豢兽师的队伍当中比较无用,很高兴能帮上忙,尤其是帮助慕行秋。

    “我需要你回忆一些事情。”

    “我的记忆都在这里,你可以通通拿去。”秃子微微低头,他的泥丸宫守护本来就不强,对慕行秋更是完全开放。

    “不行,你要回忆的事情比较复杂,用幻术是看不到的。”

    “你说,多复杂的事情我都能想起来。”

    “洗剑池水曾经对你施展过法术。”

    “嗯,不至一次,好多次,我都能记起来……”

    秃子正要从头说起,慕行秋笑着打断他,“我需要的记忆不是当时的场景,而是感觉。”

    秃子茫然了,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

    “洗剑池水给你去除印记的时候,还有留在你脑子里的时候,会有一些特别的感觉吧?”

    秃子想了一会,“是有一点,但是都不明显,你要的记忆就是这个。”

    慕行秋严肃地点点头,“就是这个,你当时的那些感觉非常重要,我要通过你的记忆复制洗剑池水的法术。”

    “可咱们没有洗剑池水啊,都被道统带走了。”

    “洗剑池水只是比较强大的法器,离开它,法术仍能施展,威力比较弱而已。”

    秃子明白了,“那我努力想,当时是什么感觉来着……”秃子皱眉回忆。

    这就是慕行秋想到的破魔绝招,半魔都是活法器,秃子也曾经有过类似的遭遇,法器上面都有印记,去除之后,专属某人的特质就会消失,更容易为他人所用。

    去除印记的法门有不少,洗剑池是最强的一种,这些法门都很柔和,因为它们的目的是要保持法器的完整,慕行秋希望更进一步,他根本不想让“活法器”完整,而是要将他们消灭。

    这与当初为秃子去除印记的期望正好相反。

    豢兽师当中有一位从前的神工科道士,提供了不少去除印记的法术,慕行秋这些天来一边疗伤,一边就在研究这些记载,颇有心得,与自然道法术结合,已经可堪一用,威力却不够理想。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找到突破的途径,法术怎么改造都显得过于柔和,一旦变得霸道,效果又会大幅削弱。慕行秋的思路于是转到了洗剑池上,它能施展的法术有柔和也有强横。

    通过施法的记忆重塑法术细节,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慕行秋只是不放过任何可能性。

    他给予人类与妖族太多的希望,必须加以实现。

    慕行秋脑子里思考的事情不只这一件,秃子正在努力回想,他对跳蚤说:“你也得帮忙。”

    跳蚤微微歪头,它总是这样,一副似乎明白似乎糊涂的模样。

    “我跟你一块修行炼兽之法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相信你比其它灵兽、异兽都要聪明。”

    跳蚤威严地抬起头,接受了表扬。

    “所以我要传你念心幻术,你得刻苦修行,直到你能突破异兽的头脑,没错,你的目标是它们。”

    跳蚤困惑地眨眨眼睛,似乎又不明白了。

    慕行秋笑了笑,进入灵犀状态,将他精心修改过的念心幻术念给跳蚤听,它不识字,但是肯定能听懂不少人类语言。

    慕行秋退出来的时候,跳蚤还是一副困惑的神情,他却不会上当,“别跟小蒿学装傻,念心幻术对你大有好处,你是铁麒麟的后裔,体内潜能无限,怎么也不会弱于三只玄武,幻术能够唤醒潜能,你要努力。”

    跳蚤在犹豫,秃子在冥思,慕行秋却不得不退回神像里去了,真幻之躯已经感到疲倦,而且他察觉到不远处有拦截者。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