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四十五章 飞霄的选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深人静,只剩下十几名豢兽师还留在甲板上,他们不急于去争取飞霄的认同,而是在等最佳时机。

    炼兽是一种新兴的法门,每名豢兽师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想法与经验,比如有人相信异兽的警惕性与时辰、阴阳息息相关,子夜时分最弱,在这个时候建立灵犀会比较容易。

    离子夜还有一段时间,无聊的豢兽师们听到小蒿的建议,全都跟着起哄,撺掇殷不沉去试试。

    殷不沉只是冷笑,他知道这帮家伙想看自己的热闹,于是一个劲儿的摇头,“我不会炼兽之法。”

    “容易得很,我现在教你如何建立灵犀,你要是成功了,再学其它法门也来得及。”小蒿十分热情,她是真心觉得殷不沉应该试试,“你们两个的胆子都挺小,肯定会一见如故。”

    “长得还有点相似呢。”一名妖族豢兽师说,引起一片哄笑。

    飞霄的头颅只是初具人形,三分像老人,七分像猴子,殷不沉跟它毫无相似之处,可这不影响大家的兴致,纷纷指出五官都挺像,殷不沉开始嘿嘿干笑,发现这些豢兽师没完没了,他开始反驳,兽妖多毛,他就指出飞霄的毛发也挺浓厚,半妖牙尖,他就说对方的牙齿跟飞霄更像,道士不动声色,他就说与飞霄的表情神似,以一敌多,居然不落下风。

    嘴仗不断,殷不沉始终不为所动,被吵醒的老撞用一句话结束了纠缠,他带着大王虎走出船舱,一妖一兽同时大吼一声,听别的豢兽师介绍了几句,他冲殷不沉吼道:“你要真是蛟王的儿子,就去试一试,有什么可争的?”

    殷不沉正吵得开心。听到这句话,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张着嘴犹豫了半天,“我当然是蛟王之子……等等,我是真蛟王殷胜千之子,跟假蛟王元骑鲸可没有关系,你们不要弄错。”

    老撞又吼了一声,将更多豢兽师惊醒,“当然是铁脊蛟龙殷胜千,元骑鲸算什么东西?”

    殷不沉向老撞竖起大拇指。表示无比赞同他的这句话,可也因此不得不去试试灵犀之术了,于是深吸一口气,正要飞起,转头问道:“我要是成功了,能有什么好处?”

    “得到飞霄就是最大的好处。”小蒿说。

    殷不沉撇撇嘴,在他心目中,魔尊正法才是最高等的法门,可惜道尊不肯教给他。炼兽之法光听名字就很低级,还不如自然道法术。

    “还有更大的好处。”已经休息的杨清音也出来了,手里仍然握着墨玉神像。

    殷不沉立刻缩下去一截,小声道:“我们闹着玩呢。吵醒灵王……都是他们开的头。”

    “你可以去试试。能与飞霄建立灵犀的豢兽师,我希望他跟我一块去望山。”

    几名还没尝试过的豢兽师立刻飞到飞霄上空,没多久全都灰溜溜地回来了,飞霄正在闭目养神。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过。

    越来越多的豢兽鼓动殷不沉去试试,他不能再装糊涂了,咳了两声。庄重地说:“能与灵王一块去望山与魔族决战,乃是天大的荣耀,既然如此,我就去试试。”他根本不认为自己能成功。

    “我教你灵犀法门。”小蒿高兴地说。

    殷不沉却摇摇头,他跟豢兽师们相处一个多月,慕行秋学习炼兽之法的时候他通常在旁边修炼自然道之法,耳濡目染,早就了解灵犀法门,之前自称不会只是托辞。

    他飞出船只,小心地停在飞霄上方三丈高的半空中,正要进入存想状态,船上突然传来老撞的叫声:“别给铁蛟一族丢脸!”

    殷不沉哼了一声,他从来没觉得自己不配当蛟王之子。

    灵犀之术对存想的要求不高,只需集中注意力就好,按道统的标准,这甚至算上不真正的存想。

    玩笑归玩笑,当殷不沉开始存想的时候,豢兽师们全都安静下来,可殷不沉的存想时间比大家预料得都要长一些,观众开始觉得不耐烦,尤其是那十几名等候时机的豢兽师,“子夜之前他得让出地方啊,他不是故意的吧?”

    小蒿却对殷不沉抱有期望,“没准飞霄真选中他了呢。”

    “怎么可能?飞霄根本没做出任何反应,都是殷不沉自己在那里虚张声势。”

    建立灵犀时,异兽的反应各不相同,但是多少会有一点肢体动作,比如点头、晃尾、慢速盘旋、低缓嘶吼一类,飞霄大部分脖子都缩在壳内,眼睛闭着,跟睡着了一样,似乎没注意到有妖族在向自己发出邀请。

    又过了一会,无聊的豢兽师打着哈欠回舱继续睡觉,剩下的开始着急了,呼唤殷不沉的名字,让他快点退回来。

    殷不沉大概是听到了,身子微微颤抖,突然从空中跌落,紧挨着飞霄的头颅扑通一声入水。船上的观者面面相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殷不沉好歹算是中妖,理应不会发生这种简单的失误。

    没多久,殷不沉从海里探出头来,虽近子夜,星月却照得明亮,距离又不远,豢兽师们看得清清楚楚,殷不沉化成了一条小小的蛟龙,往船上望了一眼,调头潜回水中,再不肯露面了。

    豢兽师们大笑,“原来他是不好意思了。”

    子夜将至,十几名豢兽师已经排好顺序,一个接一个地去向飞霄施展灵犀之术,全都试过一遍之后,仍然没有成功者出现,飞霄倒是睁开了眼睛,但它好像厌倦了没完没了的尝试,稍显不安,身子渐渐沉入海面以下,连头都不抬了,只露一小块龟壳。

    豢兽师们觉得奇怪,因为这种事情很少发生,异兽一旦同意选择豢兽师,就意味着某种驯服,在建立灵犀之前,通常都很安静。

    小蒿还在探头寻找蛟龙的身影,其他豢兽师却都围着杨清音,七嘴八舌地询问。杨清音也很纳闷,走到船边仔细查看,“奇怪,难道飞霄的心事比别的异兽复杂,学会言而无信了?”

    “它当时就没说过话,所以这不叫‘言而无信’,应该叫‘思而无信’。”小蒿纠正道,突然指着水下,“快瞧,殷不沉玩得倒是挺开心。”

    殷不沉化成的蛟龙重回水面。围着飞霄绕圈游动,细长的身子起起伏伏,见首不见尾,偶尔张嘴吐水,看上去的确很高兴。

    豢兽师们再一次面面相觑,“原来是这个家伙在捣鬼,灵王,把他抓回来吧。”

    几名豢兽师自告奋勇要去动手,杨清音制止他们。心中越来越疑惑:“殷不沉好像……建立了灵犀。”

    大家尊重灵王,她开口一说,豢兽师们开始仔细观察,也跟着疑惑起来。“像是灵犀,可是……他干嘛变成蛟龙啊?还围着飞霄绕圈,这哪像是豢兽师?”

    一片疑惑气氛当中,小蒿突然大笑。笑得前仰后合,“哎呦,太有意思了。哈哈,原来炼兽之法还能这样。你们瞧,殷不沉没有驯服飞霄,是飞霄驯服了殷不沉,蛟龙在撒娇呢。他不是豢兽师,他是兽豢师。哈哈。”

    豢兽师们闻言目瞪口呆,杨清音也不相信,异兽再聪明、再强大也属于动物,头脑简单,理解不了复杂深奥的修行法门,所以必须由豢兽师充当头脑,殷不沉再怎么胆小,脑子却是聪明的,何至于……

    蛟龙跃出水面,从飞霄的壳上越过,扎入另一边的海里。

    杨清音也笑了一声,突然明白,小蒿的说法是唯一合理的解释,“看来咱们对炼兽之法的了解还是不够多。”

    第一位“兽豢师”的出现惊动了全船的人类与妖族,就连睡得最死的豢兽师也醒了,跑到甲板上观看,或者飞到空中俯视,大量异兽和灵兽在海中、空中围成几个圈子,也对这种新型关系表现出好奇。

    小蒿举起手中的幽寥,坚定地对它说:“休想,明白不,休想,我是豢兽师,一切都听我的,你不要乱打主意。”

    幽寥很老实,半死不活地抬头打量了小蒿一眼,好像没听懂她在说什么。

    其他豢兽师受到提醒,立刻警惕起来,急忙召唤自己的炼兽对象,带着它离船远去,以免受到不好的影响。

    杨清音低头对墨玉神像说:“你确定?”

    慕行秋要带着殷不沉和飞霄一块去望山。

    殷不沉的献媚举动终于结束,跳到飞霄的背壳上,化成了人形,全身是水,他却一点也不在意,用罕见的兴奋语气对船上说:“它选中了我,真的选中了我!”

    “算你一个,跟我一块去望山。”杨清音指着殷不沉说。

    殷不沉的兴奋之色消失了,可也没有明确反对,而是看向飞霄,征询它的意见,然后勉强点头。

    “你也算一个。”杨清音对小蒿说。

    “我没报名。”小蒿显得很惊讶,“我想去小青桃那里,然后再去看看万子圣母,如果时间还来得及……”

    杨清音将墨玉神像伸到小蒿面前,“他要求你必须跟去,在群妖之地你要继续提升‘一念之威’。”

    小蒿不服气地睁大眼睛,过了一会垂下目光,低声抱怨:“明明说好是自愿选择的……”

    杨清音不理小蒿,望向飞霄背上的殷不沉,半妖正坐在那里,心满意足地轻轻摩挲龟壳。她突然想起左流英说过的一句话,轻声说了出来:“大道已亡,处处皆道。小蒿,咱们还是有希望的。”

    “是啊,我的希望就是赶快多睡一会,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休息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