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四十二章 说服舍身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舍身王静静地躺在床上,整个世界已经与他无关了,他甚至不在意身下的床板又凉又硬,而是用一种冷酷无情的态度看待自己眼下的遭遇,如此一来,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都可以理解,也能够接受了。

    辛幼陶推门而入,惊讶地看着枯瘦衰朽的老者,难以相信这就是那个差点毁灭整个圣符皇朝的半妖之王,更难以相信这样一具即将油尽灯枯的身躯曾经凝成百丈妖身。

    辛幼陶还是戴上了面具,它对疗伤有好处,而且不会吓到普通人,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坦然接受那些可怕的伤疤。

    “舍身国完蛋了。”

    舍身王好像没听到这句宣告,木然地盯着上方,好一会才慢慢扭头,艰难得像是只剩最后一口气,“‘决战’是个用来骗人的词儿,这世上并不存在所谓的决战,哪怕只剩下一只妖,哪怕这只妖恨我入骨,有朝一日他还是有可能复兴整个妖族,魔族用十几万年时间证明了这一点,舍身王剩下的妖族还有很多。”

    “你完蛋了。”辛幼陶换了一种说法。

    舍身王沉默片刻,“你觉得多少妖族或者人类当中能出一位英雄?”

    辛幼陶愣了一下,“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提前预测?”

    舍身王自问▼et自答,“百万中无一,而且还要看时势,多少可能成为英雄的妖族与人类遭到埋没,甚至离不开自己的出生地?如果机会到来,千年、万年才有一次的机会就摆在眼前,扑上去,可能成为英雄,也可能粉身碎骨,留在原地,则注定永远平庸。你会怎么选择?”

    辛幼陶明白舍身王的意思了,半妖之王并不以失败为耻,只是觉得自己的运气不好,没能成为英雄,至于“粉身碎骨”的结局,他早有准备。

    辛幼陶的笑声在面具后面响起,显得有些沉闷,“你以为我是荒山野岭的小妖或者穷乡僻壤没见过世面的人类吗?我是西介国王子、皇京龙宾会右弼大符箓师辛幼陶,我认识的头两个字就是‘权力’,你这些话对我来说都是老生常谈。”

    舍身王扭回头。继续直愣愣地盯着上方,一副受到羞辱不愿再谈的样子。

    辛幼陶却来了兴致,走近几步,右手握着墨玉神像,紧贴在胸腹之间,“你是王族,咱们属于同类,永远只有争权夺势,那来的成为‘英雄’?你所谓的机会就是抢在别人前面投靠更强者。然后狐假虎威,等到力量积累得差不多了,再回头将老虎吞掉。这招一点都不稀奇,我和姐姐决定进入皇京时。想法跟你一模一样,而且我们比你要成功,圣符皇朝这只老虎已经被辛氏王族吞掉一半了。”

    “圣符皇朝已经是一只死老虎。”舍身王枯瘦的脸微微一红,他不喜欢跟辛幼陶这种人说话。却又忍不住辩驳。

    “圣符皇朝是死是活并不重要,关键是我还活着,地位越来越稳固。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成为龙宾会首席大符箓师,慈皇没有留在浮海城参战,声望将继续下降,我姐姐熏皇后事实上已经大权在握,等她生下儿子,将是皇位无可争议的继承人,圣符皇朝就算改姓辛,大概也不会遇到太多阻碍。”

    舍身王坐了起来,他忍受不了这种祼的炫耀,他一败涂地,对方大获全胜,还洋洋得意,“想让圣符皇朝改姓辛,你最好早一点动手,再晚几天,恐怕也没有机会了。”

    “你是说望山的魔族吗?”辛幼陶笑了一声,“你不会以为魔族对妖族感情深厚、非你们不用吧?”

    舍身王冷冷地盯着辛幼陶,深陷的眼睛里迸射出最后一点怨恨与恼怒。

    “魔族需要的是一个有力的帮手,在外,能替魔族杀戮,在内,能替魔族做些琐事,直白一点,就是奴仆。舍身国曾经抢在前面获得了魔族的欢心,毕竟在十几万年前妖族就是魔族的奴隶,很遗憾,你却给搞砸了,魔族不会再给你们第二次机会。”

    “圣符皇朝也想投靠魔族?”舍身王鄙夷地问,同样的事情,妖族来做乃是继承远古时期的传统,人类来做就是无耻与背叛了。

    “我只想争取一次谈判的机会,不过眼下的机会还不够好,圣符皇朝将要大举反攻,如果连舍身王都灭亡了,魔族就没什么选择了吧?其实人类跟魔族并无恩怨,据说人类是在道魔大战之后才诞生的,想明白这一点,什么事情都好解决。”

    舍身王的神情越来越阴沉,突然问道:“我的神灵丹呢?”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你还觉得有什么东西是‘你的’?”辛幼陶用左手拍拍自己的肚子,“神灵丹被我们分了,一部分在我这里,用来疗伤,还能增强一下内丹。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不多等一段时间,将神灵丹完全吸收之后再发动战争?”

    舍身王哼了一声,过了一会才说:“是魔族急于发动战争。”

    “明白了。”辛幼陶也不告别,转身就走,到了门口才无所谓地补充一句,“舍身王毕竟是舍身王,即使恢复为普通半妖,对天下的半妖还是拥有一定影响,我需要你的帮助,考虑一下吧。”

    不等舍身王回答,辛幼陶推门出去了。

    门外守卫的符箓师立刻用纸符封闭门户,辛幼陶走出一段距离,低头对手里的墨玉神像说:“瞧,我跟你说过,我能对付舍身王,越是看上去高高在上的家伙,越不要跟他讲大道理,那是他从小玩腻了的游戏,只有毫不掩饰的利益才能让他心动。”

    神像里传出一声咳嗽,慕行秋不得不承认辛幼陶的本事,他对舍身王说的那些话真真假假,连慕行秋都区分不清,却的确有效。

    圣符皇朝将发起一场规模宏大的反击战,如果能策反舍身王,将会提前获得巨大优势。

    辛幼陶猜到了慕行秋的心事,哈哈大笑数声,引来附近一些卫兵的注意,都向他投来敬畏的目光,右弼大符箓师在战场上的英勇表现已经深入人心。

    “你担心我和姐姐真会夺取皇帝之位吗?”辛幼陶稍稍压低声音问道,又走出一段路,叹了口气,“没准我们真会这么做,不过慈皇是位合格的皇帝,或许能重振符氏的声威,那样的话辛氏就只能当野心勃勃的后族了。唉,道魔十几万年一战,帝王的内战却是一刻不停,说实话,我特别能理解舍身王的选择,他以为只要自己还活着,妖族就有希望。他渴望当英雄,我相信那不是随便说说,而是真实想法,我也有同样的渴望,可是王族注定不会成为英雄,这是两个截然相反的职业。只有你,慕行秋,才可能成为英雄。”

    慕行秋开口了,“听上去英雄就像是王族的垫脚石。”

    辛幼陶又一次大笑,很快停止,“笑得脸又疼了,谁是谁的垫脚石,永远也解释不清楚。接下来咱们要去见万子圣母和裴子函,对他们我就束手无策了,你有办法吗?杨清音打着你的旗号去谈过一次,他们可没当回事。”

    浮海城大战期间,杨清音去见过万子圣母,即使声称慕行秋已经逃出止步邦,也没能说动妖族舰队登岸相助,裴子函的回答很简单:“我们不当整个妖族的叛徒。”

    大战结束之后,舰队退后百余里,但是没有逃走,而是遵守战前的承诺,愿意与圣符皇朝进行谈判。

    双方已经沟通数次,最后确认由辛幼陶只身赴会。

    墨玉神像里的慕行秋此时算是一件物,而不是一个人。

    “随机应变。”慕行秋说,不肯提前泄露自己的计划。

    辛幼陶忍痛又笑了起来,非常高兴能与朋友在一起。

    “大良还好吗?”慕行秋问,他寄居在墨玉神像里养伤,还没有去见过沈休明。

    “好得很,我去看他的时候,他正跟一群士兵吹牛呢,可是不能再让他上战场了。”

    沈休明是被慕行秋以法术硬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其实伤势很重,战后逐渐显示出来,辛幼陶请了最好的郎中、符箓师和散修给他治病,也只是勉强保住他的性命。

    慕行秋以念心幻术激起沈休明的求生意志,除此之外帮不了什么忙。

    辛幼陶在码头上飞入空中,往东行进,一路上收获无数的掌声与欢呼,慕行秋的蓝光怎么看都像是法术,在众人眼里,活生生的英雄是右弼大符箓师。

    辛幼陶挥手致意,飞到无人的海面上时,他说:“要不了多久,人们就会忘记我的事迹,我又会成为幸运的王族子弟和可疑的权臣,这就是王族与英雄的区别,断流城的慕将军永远都有人传诵。”

    慕行秋对传诵不感兴趣,也不羡慕辛幼陶的王族身份,如果还有选择的话,他宁愿留在野林镇放马。

    妖族舰队列成两队,迎接辛幼陶的到来,万子圣母的妖骨船停在最前面,她像旗杆一样站在船头,身边站着不仔细看几乎注意不到的裴子函。

    “我给你们带来了死亡。”辛幼陶大声说,举起手中的墨玉神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