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四十一章 一点希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辛幼陶缓缓睁开双眼,顿觉虚弱无力,全身的骨头好像都碎了,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坐起来,目光在自己的双手转来转去,十指微微翕动,还在试图做出祭符的动作。 【匕匕Ыqi.e】

    他抬起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屋子里的床,外面夜色正深,看去很正常,没有诡异的妖气,也没有法术的痕迹,他忍不住笑了一声,脸的疼痛立刻驱散了全身的虚弱,他忍不住又惨叫了一声。

    笑声刚刚发出,从外屋跑进来好几个人,侍女手的灯烛照亮了房间。

    辛幼陶轻轻抚摸脸的怪东西,迷惑地问“这是什么?”

    熏皇后走到床边,目露怜爱,“这是给你疗伤用的面具。”

    “小青桃呢?慕行秋呢?”辛幼陶的手仍在冷冰冰的面具摸来摸去,“还有妖兵和舍身王……”

    “咱们打赢了。”熏皇后用一句话回答了所有问题,顿了一下,补充道“修帅在隔壁房间。”

    辛幼陶下地,立刻有侍女替他穿鞋子,熏皇后本想劝弟弟好好休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已经不是那个需要她时时照顾与指引的弟弟了,他是挽救浮海城的大功臣。

    辛幼陶感到头重脚轻,内丹不转,三田与经脉全都空落落的,可是最清晰的感觉还是脸疼,他向外走去,拒绝侍者的搀扶,走出几步之后感觉好了一些。

    在外屋,他看到临窗桌子摆着一面镜子,于是走过去揽镜自照。

    几名侍女面露惊慌,互相看了一眼,无声地指责对方没有收起镜子,熏皇后却只是看着,有些事情早晚都会发生,没有必要阻止。

    辛幼陶看到一张铜制的面具,他轻轻摘下去,脸疼得更严重。叫了几声,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真实容貌。

    那是一张伤痕累累的脸,其一道伤口尤其严重,从右眉划到嘴角。皮开肉绽,还没有完全结疤,显得既丑陋又凶恶。

    辛幼陶看了一会,放下镜子,拎着面具出门。

    侍女们更显惊慌。熏皇后仍不开口。

    隔壁的房间也是里外两屋,外屋的四名侍女正围坐在桌边打哈欠,烛光摇曳,外门突然被推开,将她们吓了一跳,等她们看到进来者时,几乎连呼吸都止住了。

    辛幼陶不理她们,径直走进里屋。

    小青桃躺在床,脸也戴着铜制面具,这其实是一件法器。有助于愈合伤口。

    辛幼陶走到床边,看着熟悉的身影和不熟悉的面具,缓缓拿起自己的面具准备戴,不想让小青桃一睁眼被惊吓到。

    小青桃开口了,原来她已经清醒,只是一直没有坐起来,“你现在的样子更有气概。”

    辛幼陶垂下手臂,坐在床沿,“伤口要是能两边对称一点更好了。”

    小青桃轻声一笑,牵动了伤口。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她摘下自己的面具。

    同样伤痕累累的脸,没有特别大的伤口,但这是法术造成。几乎不可能复原。

    两人互相望着,手握在一起,半晌无语,然后一块露出微笑,又一块发出忍痛的吸气声。

    “活着真好。”辛幼陶说,手握得更紧一些。两人继续凝视,再无其它语言。

    小青桃先回到现实来,“你还记得当时是怎么回事吗?”

    辛幼陶摇头,正要开口,身后传来声音,“你们这些年来几乎天天在一起,难道还没看够吗?”

    小青桃挣扎起身,辛幼陶换了一个方向坐下,让她靠在自己肩。

    “容貌变了,当然要重新认识一下。”小青桃说,想笑却笑不出来,脸还是太疼。

    杨清音撇撇嘴,走到两人面前,“我把外面的人都撵走了,你们不是非得让别人服侍吧?”

    小青桃摇摇头,她还保留道士的生活习惯,不需要仆人,辛幼陶倒是偶尔需要别人服侍。

    杨清音举起手的墨玉神像,将它放在半空,“让他来解释一切吧,你们两个变成这个样子,都要怪他。”

    墨玉神像里面传出慕行秋的声音,“非常抱歉,我没有把你们保护好。”

    辛幼陶和小青桃在意的可不是这件事,两人虽然早有准备,这时还是惊讶得哑口无言,好一会辛幼陶才问道“你真是慕行秋?”

    “是我的魂魄。”慕行秋简要地将被置换出止步邦的事情说了一遍。

    坐在床的两人更吃惊了,接下来,慕行秋开始讲述舍身王妖身里发生的事情。

    在最后一刻,慕行秋没有施展第八层务实幻术,闪电的威力太强,会波及到周围的所有人,他施放的是虚实结合的一招幻术,将自己与妖身舍而为一,然后催动舍身王不停膨胀,从而升高空。

    在空,慕行秋与舍身王展开激烈的战斗,他以幻术进攻舍身王的记忆,舍身王则通过半妖拓选试图吸出慕行秋的魂魄。

    那些淡蓝色的光球全是慕行秋造出的幻境,用来抵挡拘魂之术。

    保护辛幼陶和小青桃的也是一个幻境,当时的一切发生得太快,小青桃的禁制争取到极短暂的时间,慕行秋的法术只能先保住两人的三田,然后再护卫身体。

    战斗的最后,慕行秋是胜利者,舍身王妖身爆裂,活法器拓选逃之夭夭他的忠诚维持到舍身王被彻底击败的一刻。

    慕行秋在真幻之躯被撕裂的时候已受了内伤,战胜之后已经没办法再恢复蓝烟状态,迅速下坠,在战场选择了法术气息最强的一件物品栖身,是熏皇后胸前的墨玉神像。

    慕行秋没将斗法过程说得太详细,辛幼陶和小青桃却都听得惊心动魄,进攻记忆和吸取魂魄都是不常见的法术,战斗双方又是互相融合,距离为零,哪怕一个念头出错,都可能导致一败涂地。

    “这么说来,我要是多等一会好了。”辛幼陶有点后悔,早知道慕行秋真会出现。而且如此强大,他不应该和鱼龙阵巨人太早冲过去,更没有必要浪费那么多的法符,甚至准备牺牲自己的性命。

    慕行秋的真幻之躯太虚弱。无法凝成形态,做不出摇头的动作,“不是这样,我得感谢你们两个,让我没有死在舍身王手。”

    在召山争夺神灵丹的斗法过程。道统隐士对慕行秋的实力极为惊讶,追根溯源,觉得真幻必然来自于左流英,于是将真幻的实力确认为注神五重,虽然隐士的思路是错误的,结果却基本正确,慕行秋的真正实力只稍强一点。

    共有十一名道统隐士投奔舍身国,大都是星落境界,即使联手也斗不过一名注神五重的强敌,可是有一些强大而自伤严重的法门是他们自己绝不会修行。却不介意教给妖族的。

    活法器拓选是这么造出来的,他体内的拘魂之术被大大强化,以至于只能施展三次,接受舍身王施法时,威力还会得到大幅提升。

    同为注神境界,舍身王与慕行秋的差距并非遥不可及,借助于一件强大的活法器,足以弥补。

    要不是辛幼陶用大量符箓提前重创了舍身王,慕行秋未必能在斗法获胜。

    慕行秋从舍身王的记忆了解到不少秘密,辛幼陶听完之后松了口气。“有用好,要不然我可真后悔死了。”

    墨玉神像沉默了一会,慕行秋决定将一切真相都说出来,“其实我有办法一招摧毁拓选。然后再击败舍身王,可是我没有使用。”

    “为什么?”辛幼陶问。

    “因为这一招不能提前泄露,必须留在望山施展。非常抱歉,虽然你们两个当时正处于险境之,我也不能用这招,一旦被望山……”

    辛幼陶腾地站起身。靠在他肩的小青桃差点摔倒,辛幼陶急忙道歉,然后盯着墨玉神像,伤痕累累的脸尽是兴奋之情,几处伤口甚至因此渗出血丝来,“你的意思是说……你有办法打败魔族?”

    魔族才是这个世界最根本的威胁,舍身王再自称为神,也只是一股外围力量,无论多么强大,都在人类能够望见、能够抵抗的范围之内。

    辛幼陶之所以能抱着必死之心去攻击舍身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觉得未来没有希望。

    慕行秋却带来了希望,哪怕只是一点,也浮海城大胜更让辛幼陶高兴。

    希望的确只有一丁点。

    “不是打败魔族,而是打败半魔,他们跟拓选差不多,都是活法器,有着共同的漏洞,我想到一招,只要他们没有提前准备,应该挡不住我的攻击,然后……”

    慕行秋正寻思怎样准确表达自己的想法,杨清音抢着说“魔族还没有凝形,要靠半魔保护,摧毁半魔之后再想办法将星云树全都毁掉,这总直接面对魔族的胜算要大一些。”

    “哪怕我俩被杀死十遍,你也不要泄露绝招……对不起,我是说我死十遍。”辛幼陶急忙纠正。

    小青桃脸不敢笑,伸手轻轻按在辛幼陶肩膀,表示两人的想法完全一样。

    “现在最大的困难是如何到达望山,我仍然需要你们的帮助。”慕行秋能指望的人不多,辛幼陶和小青桃是其两个,所以他不再客气。

    “哪怕再死一遍,我也要将你一路送到望山。”辛幼陶说。

    “你还真是不怕死了,小青桃调教有方啊。”杨清音难以相信这是自己从前认识的西介国王子,“不用一路护送,你们只要替我们引开一些妖族和半魔好。可我不骗你们,下一战会浮海城更艰难,圣符皇朝得集一切力量攻入舍身国,将群妖之地的妖族和半魔吸引过去。”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