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四十章蓝雪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舍身王的妖身膨胀十几倍,比任何时候都像是一座孤耸的高山,然后这座山崩塌了,缓缓陷落,吞噬了周围的一切,慕行秋、黑凰、辛幼陶、小青桃、脚下的人群……都被罩进黑乎乎的妖身。

    舍身王失去了原有的形态,声音却没有变,仍然如雷鸣一般响亮、庄重,“人类该死,妖族也该死,你们这些叛徒!”

    妖兵个个噤若寒蝉,呆在原地,不敢靠近,也不敢逃跑。

    人类士兵的惊慌只持续了一小会,因为他们看到了蓝光,即使在最浓的黑色中,蓝光也像夜空中的星辰一样明亮,他们还听到了呐喊声,像是熏皇后的呼吁,于是更多的人类士兵冲向舍身王,义无反顾地闯入妖身之中,用手中的兵器击刺黑暗。

    辛幼陶祭出第一道法符,没有让它在眼前生效,而是送出一段距离,迎战对面的巨大红蛇,逆术刚一消失,它就会动了,离辛幼陶只有十几步远,继续迫近。

    法符在蛇嘴里爆炸,冲击波迅速扩散,强大的法术像刀片一样刮来,辛幼陶来不及躲避,也不想躲避,虽然计划发生改变,他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但是有一点没变,他必须祭出全部符箓,不能再浪费宝贵的机会。

    这些年来,小青桃钻研鱼龙阵的时候,辛幼陶则在苦练祭符手法,他现在完全配得上头顶的九重符箓冠,甚至还要更好一点。一瞬间能用来做什么?普通人眨下眼,高等道士能施展三次以上的法术,厉害的符箓师能祭出十几道准备好的符箓。

    辛幼陶双手微动,挂在身上的多件法符同时飞了出去,他找不到舍身王的要害,就直接攻击那些发出红光的神灵丹。

    第一次符箓爆炸的冲击波来到身前,辛幼陶心中只剩些微遗憾:身上还有一些铜符、玉符没有祭出去。慕行秋虽然到了却来不及救他,还有,与小青桃见的最后一面好像已经是十几万年前。

    他将念头集中在小青桃身上,希望接下来的七七四十九天里都能与她的形象共同度过。

    一条手臂突然伸过来,抓住辛幼陶的肩膀将他拽出一小段距离,另一条手臂挡在前面,施放出一层禁制。

    是小青桃。

    冲击波混杂着法符和神灵丹的力量,势不可挡,禁制比风中的残烛还要脆弱,小青桃继续发出禁制。将体内的散修内丹运转到极致,即便如此,她所争取到的时间也只有短短的一瞬。

    其它法符与神灵丹撞击在一起,同时引发了数十次爆炸,正在坍塌的黑色妖身又一次膨胀,像一只巨大无比的风箱。

    舍身王的吼声变成了哀号,妖身最上方喷出一股墨汁似的液体,高达数百丈,在空中化成烟雾。迅速向外扩散。

    舍身王自诩为神,他的崩溃倒是颇有几分神殒的宏大气象。

    战场上的妖兵再不犹豫,丢盔弃甲,转身狂奔。没有任何力量能让他们留下。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辛幼陶和小青桃只来及互视一眼,就被爆炸的力量所包围,辛幼陶心中的遗憾少了一个。虽然他不希望小青桃一块送死,可是在这种时候,他只感到欣慰。

    他们甚至忘了慕行秋。

    地面上的人类士兵已经多达三四千。爆炸开始的时候,他们停止了进攻,抬头仰望,看不到辛幼陶和小青桃,只看见蓝光在晃动。

    沈休明举起半截长矛大声呐喊,心中充满了希望,士兵们都跟着他大吼,熏皇后心中却感到不安,她觉得慕行秋似乎受伤了。

    慕行秋的确受伤了,逆术消失的一瞬间,舍身王力量暴增,挣断了蓝光绳索,损坏了真幻之躯。

    真幻之躯本来就很轻,现在更是跟羽毛一样,慕行秋感觉不到疼痛,只是觉得有什么东西断了,就像风筝没有了线,不由自主地向上升起。

    他发出的第一道幻术只达到第七层,没用来攻击舍身王,而是飞向辛幼陶和小青桃,希望能给他们提供一点保护。

    接下来,他要迎战自己的目标。

    拓选又出来了,脸上鲜血淋漓,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咬牙切齿地第二次施展拘魂之术,他刚才犯了重大错误,居然在遭到妖鸟进攻的时候后退,而没有坚持施法,他让舍身王失望了,必须尽量弥补,这一回,他一定要将真幻的魂魄吸出来。

    慕行秋再次施展念心幻术,终于达到第八层,有些勉强,还有些疼痛与窒息,好像脑袋被死死按在了水里。

    地面上,人类士兵们还在纵声叫喊,为蓝光助威,熏皇后第一个发现异常,然后越来越多的人也注意到了。

    山一样的妖身在缓缓升起,底部已经离开地面,士兵们能看到自己的双脚了。

    喊声渐弱。

    妖身上升的速度在加快,露出了笼罩中的全部人类,接着上升到十丈、三十丈、百丈……越来越高。

    噗的一声,光芒微闪,众人头顶七八尺的地方有什么东西破裂了,只有沈休明能猜出这是怎么回事,“慕行秋施放了一层禁制,是他保住了咱们的性命。”

    整个战场上的人类,就连正在逃亡的妖兵,无不抬头仰望,妖身像是一大团饱含雨水随时都会破裂的乌云,飘在数百丈的高空中,还在不停上升,可是里面的蓝光不见了。

    那是人类的希望、妖族的恐惧,现在却消失了。

    战场上再一次陷入沉静,没有多少人类或妖族注意到,天已经晴了,云开雾散,只有那一大团浓黑的妖身突兀在飘在高空,像一轮黑色的太阳。

    一名眼尖的散修指着空中大声说:“瞧,有东西降下来了。”

    又过了一会,普通的人类才看到一个淡蓝色的光球缓缓下降,里面好像装着两个人。

    “幼陶。”熏皇后即使在最激动的时候也不会大喊大叫,可她的心在颤抖,只怕待会看到的会是两具尸体。

    从妖身里又降下一团光球,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成百上千、成千上万。仿佛满天淡蓝色的庞大雪花。

    “小秋……小秋在哪?”沈休明喃喃地问,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所有人都在静静地仰望,感受这难以言喻的奇景。

    第一团光球降下来了,几名散修飞起迎接,手指刚一碰到光球,它就破裂得无影无踪,却没有任何攻击力。

    散修们托着辛幼陶和小青桃落地,神情严肃地站在熏皇后面前。

    只看了一眼,熏皇后就已泪流满面。她的亲弟弟面目全非,好像被无数细小的利刃划过,有几处伤口颇深,小青桃只比辛幼陶好一点,却也看不出从前的模样。

    “修帅和右弼大符师还活着。外伤很重,内伤更重,需要立刻救治。” 一名散修说。

    熏皇后强忍泪水,点头道:“有劳诸位,需要什么东西尽请开口。”

    散修们立刻动手。在士兵的帮助下推开周围的尸体,然后设置重重禁制,十名擅长丹药的散修开始治疗,另一些散修则飞向浮海城去取辅助之物。

    熏皇后站在禁制以外。她什么也看不到,目光却盯着那一块平地,呆呆地一句话也不说,士兵们围成几层圈子。也不吱声,更多的人仍在仰望雪花似的淡蓝色光球。

    沈休明就是仰望者之一,跟熏皇后一样执着。脖子都酸了,也不动一下。

    “他呢?”

    身边的一个声音问,沈休明转动僵硬的脖子,看到了杨清音,“他……这些都是……”

    沈休明不知杨清音什么时候到的,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杨清音的目光穿透了最后一批淡蓝色的光球,进入高空中的黑色妖身,看到了结束。

    妖身爆炸,什么也没留下,没有光、没有烟雾。

    一道身影向西疾飞而去,普通人类与妖族都望不见,只有杨清音看在眼里,觉得那不是舍身王。

    淡蓝色光球一个接一个地破裂,当最后一团也消失的时候,浮海城内外再无半点法术或妖术的痕迹,若不是战场上铺满了尸体,一场大战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幸存的妖兵在奔散,伤者重新开始**,人类士兵大多迷茫,没有追击败兵,慢慢地都向熏皇后所在的地方靠拢。

    黑凰从天而降,将爪中的东西扔在地上,然后站在杨清音身边,严厉的目光一扫,士兵们纷纷退让。

    那也不是慕行秋,而是昏迷过去的舍身王,身上居然一点伤痕也没有。

    附近的士兵认出了舍身王,一哄而上,要将他碎尸万段,杨清音一挥手,“等等,他还有用。”

    士兵们不知道杨清音是谁,等到熏皇后点头,表示大家都要听这名女子的命令,士兵们才退回原处,盯着舍身王的目光中全满含愤恨。

    黑凰歪着头跟杨清音交流数语,杨清音转身对熏皇后说:“让黑凰给他们两个疗伤吧,她有办法。”

    熏皇后嗯了一声,她的聪明才智往往在战后显示出来,这一回却是例外,脑子里一片空白,正希望有人帮助她。

    “慕行秋到底去哪了?”沈休明惴惴地问,总觉得杨清音的脸色不太对劲。

    杨清音原地转了一圈,大声道:“别跟我捉迷藏,还有那么事情没完成呢,你想死,我不允许,快给我出来!”

    士兵们惊讶地望着陌生的女子,不相信她的这番命令有何用处。

    可她的话刚刚说完,熏皇后挂在胸前的墨玉神像突然跳起来,挣断绳索,跃到杨清音面前。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