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三十九章 缠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舍身王听说这世上很可能还有一位注神高手之后,决定培养一名贴身帮手,第一个想到的候选者是一名半妖少年。¥f,

    少年名叫拓选,经过一系列的测试,在数万名王族子弟当中脱颖而出。他的妖丹已经很强大,用来对付注神高手却远远不够,舍身王又不愿分享神灵丹,想在短时间培养出一名有力的帮手,可谓难上加难,舍身国的道统隐士出了一个主意:“真幻如果来自左流英,擅长的法术必定在道统范围之内,有些法术是他不敢做也不会做的,妖族可以。”

    于是,无数的金魄、银魄、稀罕的钢铁和珍贵的妖器光是出云角就有十根,大妖之丹多达百枚被扔进熔炉,由法术和火焰共同炼造出一套独一无二的盔甲,它不是穿在身上的,而是直接与骨骼融合,成为拓选的一部分。

    即使是已经夺得天下一半土地的舍身国,王库中的材料也只够凑出一套骨甲。

    道统隐士借鉴魔族的做法,将拓选制成了一件活法器,只是成本更高、手段更复杂,然后他被注入道士不敢也不会施展的法术。

    “拓选!”舍身王大叫一声,身上长出大量触手,将蓝光紧紧抓住,对方既然送上门来,正中他的下怀。

    舍身王的左眼瞳仁里走出一只半妖少年,身材正常,看上去就像是准备飞出来的小虫,拓选正对着慕行秋,目光冷冰。

    慕行秋也看着半妖,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出某些熟悉的东西。

    “左流英居然会消解法术,很了不起,可是他料到这一招了吗?”舍身王认准了真幻属于左流英。

    半妖少年拓开始施法,这是独特的法术,在道统里会的人也不多。而且戒律严格,不准逾矩半步,在散修和妖术师当中也有相似的零散法门,极少一部分人类与妖族暗中突破那条界限,都被视为不可饶恕的邪恶之徒。

    逆术对它无效。

    一股微弱的阴风掠过,慕行秋心中一惊,“拘魂之术。”

    拓选即使成为活法器,实力也无法超越半魔,更不用说注神境界的强者,道统隐士不是一名。而是若干名为他注入经过改造的灯烛科法术,加入不少邪恶法门,从而突破灯烛科为魂魄之术划出的界限,拓选可以吸引生人之魂了。

    拓选的拘魂之术远远不如灯烛科精妙高深,更得不到魂魄的力量,他只会吸出魂魄,从而杀死目标。

    “说实话,我犹豫过。”舍身王硕大的脸上露出胜券在握的微笑,“隐士们告诉我。拘魂之术与众不同,它会伤害施法者自己的魂魄,所以必须划出严格的界限。我问他们,如果我不在乎这种伤害呢?隐士们这才放心地为我造出这样一件法宝。不管左流英教给你什么法术,都阻止不了他。”

    拓选面无表情,他不是死人,脑子还里还有自己的记忆与情绪。可他仍然愿意为舍身王做出牺牲,这是他从一出生就受到的教育,早已成为他的梦想与追求。

    魂魄在颤抖。带来一阵轻微的眩晕,这是他第一次施展完整的拘魂之术,之前只做过简单的尝试如此珍贵的活法器,舍身王不想过早浪费,隐士们提醒过他,拓选顶多能施法三次,就会与目标同归于尽。

    魂魄受伤的感觉原来如此轻微,拓选的意志更加坚定,目光死死盯住慕行秋,一开始他还有些怀疑,真幻体内会有魂魄吗?见过慕行秋的那名隐士倒是做出过肯定的回答,拓选却一直有点怀疑,现在他安心了,真幻不仅有魂魄,而且是非常强悍的魂魄。

    拓选之前吸过死后七日的魂魄,那对他的魂魄影响最小,觉得非常轻松,就像是用力吸来一股清烟,可惜他留不住这些魂魄,更没办法催动魂魄中的力量。与死魂相比,真幻的魂魄极为牢固,好像长在了地上。

    拓选相信自己能够吸动这只魂魄,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他自己的魂魄在眩晕。

    慕行秋也感到一阵眩晕,他对魂魄之术的了解比一般道士都要多,因此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魂魄的确不那么稳当了,一旦与真幻之躯分离,谁也救不了他,最好的状态也不过是像芳芳的魂魄一样永远留在法器里面。

    慕行秋的眩晕感比拓选还要严重些,因为真幻并非他的原身,还因为他经受过再灭之法,魂魄在那之后一直就有动摇。

    舍身王的两只眼睛越睁越大,瞳仁里几乎要喷出火来,虽然不会魂魄之术,他却比拓选看得更深,“你不该这么早出来的,左流英失策了。真是奇怪,他的真幻竟然不能像他一样冷酷无情,你为什么要救一群注定消亡的人类?世界变化了,总会有一些牺牲者,就像从前的异兽,它们统治世界的年头比魔族和道统更久,最后还是灭亡了,只留下几只蠢笨不堪的幸存者。人类和妖族一样,都是弱者,最强大的力量就是繁殖,没有必要同情他们、保护他们,只要角落里还剩下一群,他们早晚还会兴盛起来。这就跟田里的庄稼一样,该施肥的时候施肥,该收割的时候收割……”

    舍身王突然察觉到脚尘上有些痛痒,低头看去,惊讶地看到一群人类,数量还不少,差不多有二三百名,正用手中绣花针似的兵器劈砍自己的鞋子。妖身穿的是一双软鞋,非常轻薄,挡不住刀枪,可舍身王的皮肉跟岩石一样坚硬,许多兵器都被撞折了。

    沈休明认得这具被慕行秋缠住的庞大身躯,“就是他烧毁皇京,杀死了五十多万百姓,就是他!”

    沈休明大叫着,长枪折断,仍然不懈地戳刺。

    熏皇后和她的卫兵在向妖身射箭,她的力量很小,射出的箭甚至不能穿透单薄的软鞋,可她不肯放弃,弯弓搭箭,每射出一箭都用尽全力。

    熏皇后的旗帜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人类士兵围聚过来,人人都知道自己力量微弱,却仍然奋不顾身地冲上来进攻。

    舍身王的双腿被蓝光捆住,无法做出还击,也不想在一群愚蠢的人类身上浪费精力,冷笑一声,冲着整个战场喊道:“众妖,睁开你们的眼睛,迈动你的腿脚,过来保护你们的王,这是你们仅有的价值!”

    声音雷动,震得地面微微发颤,正在与人类交战的妖兵惊恐地望向半妖之王,没有跑过来,反而步步后退,少数妖兵倒是做出了姿态,可是一看到同伴们的反应,立刻收回脚步,为了掩饰自己的抗命不遵,妖兵战斗得更加努力,却不肯下死手,就怕没有目标之后不得不去保护舍身王。

    没有妖族愿意靠近那具顶天立地的妖身, 虽然他是王,虽然他很强大,但他也是洪水、是火焰、是死亡,总之离得越远越好。

    肉身大祭已经中断,妖族也想保住性命,不管这性命在舍身王看来多渺小,拥有者还是珍惜万分。

    “背叛!无耻的背叛!”舍身王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怒火,他并不需要这些妖兵的保护,可是命令没有得到执行,这让他十分丢脸。

    妖身又一次膨胀,无数只触手将蓝光握得更紧,他必须先解决最大的威胁,才能腾出手来罚惩妖族背叛者。

    舍身王变得越发狰狞可怖,大批人类士兵仍在进行无望的进攻,妖兵却越退越远,甚至开始逃出战场,他们憎恨人类,但是不想再回到肉身大祭中去。

    伴随着怒吼,从舍身王的嘴里吹出狂风,慕行秋摇摆不定,却因此稍稍减轻了一点眩晕,他不能就这么被吸走魂魄,妖身里面的辛幼陶和小青桃,地面上的沈休明、熏皇后和无数人类士兵,都需要他的保护。

    恰在此时,一只黑色的大鸟飞来,冲过舍身王吹出的狂风,到了他的左眼前方,用仅剩的一只爪子狠狠地抓向拓选。

    黑凰也不能施法,爪子却仍然锐利。

    正在全力吸魂的拓选抵挡不住这一抓,脸上出现数道深深的伤痕,痛苦地大叫,踉跄退到眼睛深处。

    舍身王张嘴向黑凰咬去,心中更加愤怒,因为偷袭他的居然是一只妖。

    慕行秋魂魄归位,终于能够正常施法,但他必须一招毙敌,才能保住妖身里里外外的所有人,只凭第八层幻术是不够的,他只有一个选择。

    他选择相信辛幼陶。

    他大致猜出了辛幼陶的计划,却还不知道细节,可他相信辛幼陶绝不会白白送死。

    一道烟雾状的自然道法术刺进岩石般的妖身,法术太弱,对舍身王造不成实质伤害。慕行秋用这道法术裹住了小青桃,并传给她三个字:“我来了。”

    烟雾法术继续前进,又裹住了辛幼陶,传送同样的三个字。

    舍身王正愤怒地与黑凰周旋,对妖身内发生的事情有感觉,却没有特别在意。

    辛幼陶和小青桃都认出了这个声音,又惊又喜,只是还不能扭头确认。

    在烟雾的包裹中,辛幼陶的手指微微一动,可以祭出手中的法符了,但他的计划发生了变化,他想,自己或许不用死了。

    慕行秋逐渐收回周围的逆术,在最后一刻对辛幼陶说:“可以了。”

    符箓与幻术同时发出,舍身王也在同一时刻挣断了蓝光,身上冒出浓重的黑烟,一只脚抬起,踩向地面上的渺小人类。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