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三十八章 肉搏之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粘液似的妖身突然变得如石头一般坚硬,辛幼陶离心脏的位置已经不远,却再也前进不得,手指也不能动,他没法祭符了。

    离他最近的一团红光却在逐渐变长,化成一条张嘴的大蛇,向辛幼陶不紧不慢地扑来。

    只需要一点点空间,辛幼陶倾尽全力,可是他与对方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舍身王只是分出一小部分力量,就已经将他彻底压制住。

    还有最后一次机会,红蛇周围的妖身会变软,当它扑来的一瞬间,辛幼陶或许来得及祭出手中的一道法符,至于其它符箓,可能都会被毁掉,释放不出任何法术。

    如果有时间的话,辛幼陶会感到后悔,早一点动手他能祭出更多的法符,可他现在心无旁骛,从头到脚,甚至每一处汗毛孔都充斥着一个念头、一个期待:要在被妖术击碎肉身之前祭出至少一道法符。

    对于舍身王来说,妖身之内的小小战斗已经结束,他在意的目标是远处的那个淡蓝色慕行秋,他想起来了,道统隐士前往召山夺取神灵丹时,就遇到过一位强敌,结果只能带回来七十余颗神灵丹,而不是全部。

    据说那是一个真幻,却有着注神境界的实力,隐士回国之后曾经郑重地提醒舍身王:在魔族获得身体之前,真幻可能是他唯一势均力敌的对手。

    如今这个对手终于出现了。

    舍身王感到妖身又遭到破坏,低头看了一眼,发现鱼龙阵巨人的一条手臂已经伸入妖身的胸膛。

    他一直没有使出全力,因为鱼龙阵巨人也是少有的强者,他希望通过肉身大祭夺取巨人的力量,可是与真幻相比。巨人就不值一提了。

    舍身王右手用力,臂膀内的数枚神灵丹光芒大盛,接连发出爆响,妖剑缓缓下坠,斩断了鱼龙阵巨人的手掌,顺势而下,砍在肩膀上,火星飞溅,像是一块钢铁被硬生生锯开。

    小青桃的鱼龙阵巨人跟之前的法门不太一样。手掌掉落之后化为乌有,没有任何修士分离出去,全体成员共同承担了伤害,损伤的不是肢体,而是更珍贵的内丹。

    巨人仰头发出怒吼,以左肩抗住妖剑,右手继续伸入妖身胸膛,这也是一场比拼,如果妖剑先砍到巨人的心脏位置,鱼龙阵就将崩溃。七千名修士的内丹通通受损,成为普通的凡人,如果巨人的右手能够提前帮到辛幼陶。或许就是另一种结果。

    摧枯拉朽的逆术扩散过来了,声势惊人,力量却不是很大,仿佛一股和煦的微风。

    舍身王微微一晃,全身上下感到一阵隐约的酸痛,好像经历了宿醉刚刚醒来。

    “果然有点本事,真幻,我等你很久了。只有你配作我的对手。”舍身王大声说,妖身一晃之后仍然屹立不动,只是手里的妖剑消失了。

    倒下的是巨人,鱼龙阵也是一种法术,星落七重的实力抵挡不住逆术的影响,巨人全身咯咯直响,光芒连闪三次,然后爆裂了。七千名修士飞向四面八方,内丹受损,加上逆术的笼罩,谁都飞不起来,嘴里大喊大叫地向地面坠去。

    舍身王试了两次。发现法术无法离身,于是迈开大步向战场走去。不管真幻用的是什么邪招,他不能施法,真幻应该也不能。

    刚刚落在地面上的众多修士成为牺牲品,动作稍慢一点就会被踩死,舍身王妖身已经高达近百丈,凝固之后重量惊人,一步迈出去必然留下一个鞋形的深坑,坑里血肉模糊。

    修士四散奔逃,舍身王也不追赶,十余步就进入战场,遍地的尸体就像是野草,被踩得七零八落。

    不只是人类,包括妖族在内,只要还能动的幸存者,无不惊慌避让,十几万年的仇恨、一个上午的厮杀,在一只百丈巨妖面前,就像两伙蚂蚁的争斗一样变得无关紧要,人类与妖族甚至混杂在一起,相隔咫尺,手里握着兵器,却都忘了互相攻击。

    绝大部分法术都被逆术消解了,包括妖身体内的法术,张着血盆大口的红蛇停住了,离入侵者只有不到一尺远,辛幼陶仍然不能动,在他身后,鱼龙阵巨人的右手已经消失,只剩下一个人,离他同样不到一尺。

    小青桃的鱼龙阵经过改造之后更加精练,七千名成员不是均匀分布在身体各处,而是在法术的帮助全都居于绛宫里,重重叠叠,却一点也不拥挤,整个身体也都是法术生成,力量更强,肢体受损的时候也不会有人因此被杀,伤害由全体成员的内丹共同承受。

    缺点就是所有成员都得保持存想状态,不能有丝毫分心,使得整个巨人的思维比较简单,大部分动作与法术都得事先确定。

    小青桃作为阵主,是唯一能在阵中自由移动的人,也只有她能够偶尔唤醒神智,替巨人做出一些决定。

    她替鱼龙阵做出的最后一个决定就是将手掌伸进妖身之内,将她本人送进去,希望能够帮助辛幼陶。

    她心里甚至有点高兴,如果辛幼陶没有遇险,她就没有理由进来帮忙。至于后果,她当然知道后果是什么,但这对她来说实在微不足道。

    前方是狰狞巨口,后方是他最爱的人,相距都是不到一尺,辛幼陶却只能看到前方的死亡,他不知道小青桃离自己如此之近,仍然坚定地准备一有机会就祭符。

    对于普通的人类与妖族来说,舍身王就是一只顶天立地的黑袍巨妖,只有慕行秋能看到里面的情形。

    慕行秋不能收回逆术,逆术消失,舍身王体内的红蛇就将继续前进,吞下辛幼陶只是一瞬间的事,可是在逆术的笼罩下,念心幻术也不能用了,他只能施展自然道法术。

    在拓开成的计划中,逆术将消解世上的绝大多数法术。只有自然道法术不受影响,如此一来他就能天下无敌,但是有一些事情是闭门造车的拓开成预料不到的:逆术对某些最基本的法术无能为力,比如魔体,比如妖身,比如真幻之躯。

    一条铁链从慕行秋手心里飞出,迎风而长,很快就长达几百丈,跃过战场上空。将舍身王的妖身紧紧缠住。

    舍身王微微一愣,真幻居然还能施法,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可是这道法术实在太弱了,他甚至没有止步,嘴里大吼一声,全身猛地一用力,铁链断裂成数十截,在下坠的过程中化成灰烬被风吹散。

    自然道法术都不够强大,慕行秋不再做无意义的尝试。辛幼陶对他的判断一点没错,一招失效的时候,慕行秋的反应不是后退。而是迎上去。

    他是整个战场上唯一还能飞行的人,淡蓝色的身躯在飞行过程中逐渐伸长,只有最前端还保留着慕行秋的上半身形态。

    他将自己的身躯变成了一条柔韧的绳索,跨过半边战场,将舍身王再次缠住,最后绕到正前方,与舍身王硕大无朋的头颅面对面。

    舍身王与从前完全不一样了,几年前的半妖之王是一个生命将尽的垂垂老朽。现在的他却在枯树上重新长出新的枝干,充满了蓬勃恣意的生命力,要将老树和周围所有树木的生命全都吸光。

    舍身王的脚步迈不动了,他连吼三次,用尽全力仍然没能摆脱淡蓝色的绳索。

    “我知道你是谁。”舍身王只是随意地说话,张开的嘴巴也足够吞下一个普通人类,“你是左流英留在世上的真幻。”

    原来这就是那名道统隐士对真幻的猜测,慕行秋当然不会反驳。他在持续不断地增加力量,希望将妖身毁掉,逼迫舍身王露出原身,“就让你和我决定这场战斗的胜负吧。”

    “哈哈,我得说左流英的确很聪明。竟然能造出一个注神境界的真幻,还能发明如此奇特的法术。可这些都没有用,人类被道统保护得太久了,根本不是妖族的对手。妖兵,还等什么,舍身王命令你们战斗!”

    声音传遍战场,众多妖兵如梦初醒,他们还在战场上,手里正握着兵器,敌人就在身边不远,一切尚未结束。

    惨烈的厮杀突然间再次开始,这回没有肉身大祭和其它法术的影响,是一场纯粹的肉搏之战,妖兵的数量一直占据优势,这时也不例外。

    慕行秋怒目圆睁,舍身王故意挑起战斗,为的就是让他分心,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用力,只要击败舍身王,妖兵自会逃散。

    舍身王全身骨节咯咯作响,体内的辛幼陶和小青桃都发现了外面的异常,却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舍身王的脸上露出微笑,“真幻,你出来得太早了,左流英没告诉过你奇兵只能生效一次吗?你在召山亮相是一次错误,准备接招吧。”

    数里之外,一堆尸体当中爬出一个人来,他挣扎了好一会,终于摆脱身上的重压,呼吸到的空气却一点也不新鲜。

    沈休明觉得自己睡了一大觉,非常不好的一觉,但他终于醒过来了,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伤口已经凝结,四周扫了一眼,战斗仍在进行,抬头望了一眼,看到了舍身王,也看到了淡蓝色的慕行秋。

    沈休明张开嘴,发出沙哑的大笑声,“哈哈,还有谁不相信?瞧,那就是慕行秋,古神派来的使者,还等什么,冲啊!”

    沈休明随手抓起地上一杆长长的骨矛,踩着尸体冲向舍身王,嘴里发出兴奋的大笑,好像这不是去送死,而是奔向永生。

    一名什长的话没有多少号召力,而且也传不出多远,没人跟上来,反倒有几名妖兵上来拦截。

    一支箭从沈休明身边掠过,射倒了离他最近的妖兵,他回头望去,看到了熏皇后和她的卫队骑着马与麒麟赶来了。

    没人能躲过这场战争,熏皇后宁愿主动迎上来,也不想再被动等待。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