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三十七章 榜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是辛幼陶的朋友,更是一个榜样。

    每当辛幼陶觉得担子太重快要承受不住时,他就会想起多年以前的一幅场景:慕行秋在攀登老祖峰时以凡人之躯托举巨石,没有道士引导的话,绝大多数拥有道根的人一辈子都显示不出体内的潜力,少年慕行秋却在危急时刻做到了。

    辛幼陶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就是在那件事之后,他特别希望能与慕行秋成为朋友,即使为此抛去王子的身份,也心甘情愿。

    每当辛幼陶觉得前路漫漫毫无希望时,首先想到的也是慕行秋,在断流城,希望同样渺茫,几乎每个人都有犹豫徬徨的时候,慕行秋却一直坚忍不拔,激励了无数的守城者,正是因为这个理由,若干年后当慕行秋深入群妖之地时,才有一群人愿意跟随他。

    每当辛幼陶无计可施看不到一点获胜可能的时候,想到的还是慕行秋,一次又一次,对手越强,慕行秋越是要违背道统随时保持距离的战斗原则,他冲向强敌、靠近目标,甚至钻进怪物体内,总之,只要不能在某个距离战胜敌方,慕行秋的选择通常不是后撤,而是前进。

    辛幼陶思来想去,确信自己也得这样做。

    皇京被毁的那一夜,他是城内最早发现异常的人之一,●很快就得出结论,这是一场无望之战,于是尽一切可能转移城中的人口。他是最后一拨离开的,亲眼见到大火吞噬皇京,也看到了城外狰狞的妖树。

    舍身王已经不是普通的妖族,用大妖、巨妖都不足准确描述他的实力,辛幼陶对符箓师们宣称毁灭皇京的力量主要来自于妖阵,但他自己从来没轻视过舍身王。

    小青桃的鱼龙阵是第一个应对方案,星落七重的实力足以击败半魔,最初此阵的假想对手的确也是望山半魔。但辛幼陶心里仍不踏实。他从慕行秋身上学到的最多,另一个榜样则是左流英,从一开始他就想,想保住浮海城,得有一招碎丹之术,未必一定要用,但是需要的时候不至于两手空空。

    碎丹之术是内丹达到极致之后的一种可能,驳杂的散修内丹是激发不出这种力量的,辛幼陶只能另想办法,而且这件事不能交给别人做。因为他不放心,兰奇章在断流城时的临战退缩,他也记在心里。

    不过他也用不着消灭全体妖兵,只要能杀死舍身王,人类获胜的希望就会大大增加。

    龙宾会历史悠久,并非一无是处,也积攒了一些强大的宝物,那是五十五枚写在各种法器上的符箓,被称为“法符”。有一些甚至来源于道统符箓科,皇京被毁的时候,首席与左辅都想使用这批宝物,辛幼陶拒绝了。

    当时妖阵的力量太强大。处于绝对优势,而且敌方在暗处,情况不明,贸然使用这些法符。效果不佳,只会是浪费。

    首席和左辅都跟着皇帝去踏浪国了,带走了三十五枚法符。还剩下二十枚。

    有一天夜里,辛幼陶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些法符,没有注意到小青桃正在看着他。他什么都没说,小青桃却将他的计划猜得清清楚楚,走过来,双手按着他的肩膀,“我会用鱼龙阵带着你尽量靠近舍身王。”

    辛幼陶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抬起头,脸上露出微笑,“距离越远意外越多,舍身王今非昔比,只需一点时间就能看破法符的实力,强横的话他会硬接,谨慎的话他会避开,无论怎样,法符都会失去突然袭击的效果。我必须在他的眼皮底下祭符,让他来不及硬接或是避让。”

    小青桃按在肩上的双手变得温柔了,她知道这些话意味着什么,三次话到嘴边都忍住了,因为答案都已经在她心里,“答应我一件事,等到鱼龙阵真的斗不过舍身王的时候,你再……”

    辛幼陶点头,“这是最后一招,我不会上来就用。”

    事实证明,舍身王比辛幼陶和小青桃事前预料得还要强大,他没将皇京肉身大祭的力量送到望山,而是自己独吞了,若不是为了主持浮海城的肉身大祭,而且觊觎鱼龙阵巨人的力量,小青桃和七千散修根本挡不住舍身王的三两招。

    “最后时刻”轻易就到了,没有过多的缠斗,更没有一波三折,早在辛幼陶几天前决定在舍身王面前祭出法符时,他就不抱无谓的希望,他怕自己会因为三心二意而临战退缩,因此一有机会就跳进舍身王的妖身。

    整个计划当中,唯一的变化就是这一点,他在事先料不到舍身王的妖身会有这么大,本想能在百步之内祭符就行。

    小青桃的鱼龙阵十分完美,以至于阵中的每个人都会失去自主意识,巨人只会专心抗敌。辛幼陶觉得这是好事,免去一番生离死别,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理由能让他犹豫不决的话,那就是小青桃的目光了。

    舍身王正在专心施法,对钻进妖身之内的小虫子毫不在意,这也是一件好事,法符的力量将局限于妖身内部,泄露出去的不会太多,即使波及到鱼龙阵,巨人也能受得了。

    辛幼陶唯一要确认的事情就是自己的牺牲能够杀死舍身王,所以他尽量游向妖身的绛宫,那里也是心脏的位置。

    妖身之内一片混沌,参照那些红光,辛幼陶能够大致对准方向。

    他并不知道红光就是神灵丹,也不在意,他奔着心脏缓缓移动,要在那里祭出全部符箓,不只有二十五枚法符,还有数十枚普通的铜符、玉符。

    法符都是常见的道统法器,铜铃、铜镜、玉饰、宝珠一类,体积不大,上面的符箓是以法术刻印上去的,普通的符箓师永远也做不到,必须是有内丹又精于写符之士的人才行。

    辛幼陶憋气移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慕行秋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他不去想小青桃和姐姐,以免自己的意志发生动摇。

    相隔数十里的战场上,慕行秋的目光穿透重重烟雾,看到了妖身之内的辛幼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心里却有了不好的预感。

    熏皇后对弟弟的最后一步计划一无所知,辛幼陶不想让更多人担心,小青桃能够理解他,姐姐未必。

    数万道法术像蜂群一样涌来,它们虽然重新找到了目标,却无法恢复最初的形态,只是一道道怪模怪样的光或烟,某些法术还剩余一点原形,只是石头在滴水、刀剑在熔化、迎来的猛兽缺牙少腿。

    单独的每一道法术都在变弱,汇聚到一起却仍是一股恐怖的力量。

    地面上,层层叠叠的尸体下面,沈休明传来微弱的生命气息,他还没有死,没有成为魔体。

    由远及近、由上及下,几件事情和诸多目光以及法术都汇集到一团淡蓝色的光芒上。

    慕行秋要在一瞬间做出决定。

    法术不会犹豫,也不会分析形势,只会孜孜不倦地追踪目标,直到击中或者力量耗尽。

    几万道法术,最初来自符箓师、妖术师和散修,本是敌对关系,因为太多的干扰而失控,这时都涌向了共同的目标,像溃堤的洪水、像倾盆的暴雨、像崩塌的雪山……

    对战场上的幸存者来说,这一幕更加宏伟:蓝色光球所在的位置好像突然间成为一个洞,吸动天地的无底深渊,天空在变形,一古脑地往洞里流淌,地面上的众多尸体在微微颤抖,似乎随时都要站起来。

    反倒是他们这些活生生的人类与妖族不受影响,双脚仍然稳稳地站在地上,可是心好像被吸走了,胸膛里空落落的,甚至没有注意到神像的光芒在减弱。

    让如此众多的凡物发出光芒,即使没有任何攻击力也要消耗大量符箓之力,只能维持一小会。

    一场激烈的战斗,一场决定人类与妖族生死存亡的大战,突然变得鸦雀无声,相隔最远的目光也望向了那团无法被遮掩的蓝光。

    远方的高台上,熏皇后再也顾不得许多,扭头看向高大的黑鸟,激动地说:“是他,我知道是他。”

    黑凰不动声色。

    用不着黑凰的回答了,那团蓝光突然发生变化,显现出来的正是慕行秋的形状,还认识他的人类与妖族不多,可也不是没有,安静的站场上响起一连串的惊呼,熏皇后险些晕倒。

    慕行秋必须显出形态了,因为他要全力施法,同时挽救一远一近两个人。

    他的左手指向地面,堆积在一起的尸体颤抖得越来越明显,终于,一条手臂,活人的手臂伸了出来

    他的右手朝向舍身王,他所施展过的最强大逆术以最快的速度向四面八方扩散。

    法术成片地消失,仿佛烈火烧过秋季里的干燥草原。

    舍身王惊讶地看着这一些,最让他惊讶并感到恐惧的是慕行秋,那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人,道统与魔族共同封印起来的止步邦,怎么可能有任何东西泄露出来?

    这是幻象,他想,这是阴谋,他大怒,就在这时,他终于注意到妖身之内的小小人形,于是低头吼了一声,体内所有神灵丹都向入侵者发起攻击。

    逆术的扩散速度再快也不可能瞬间传到二三十里以外,舍身王的法术却与辛幼陶相距咫尺。

    鱼龙阵巨人伸出一只手,除了杀敌,巨人本不应再有任何念头,可他还是伸出右手,直插入妖身以内,只用另一只手托举舍身王的大剑。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