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三十五章 急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妖飞飞施展了一次瞬移,将杨清音和黑凰送到数百里之外,他只能做到这一步,玄武灭世再想瞬移,得休息两三天。

    飞飞非常自责,因为他没有将小青桃的书信立刻送回船上,耽误了一些时间,他很怕灵王,不敢直接道歉,小声说:“灵王一个人去太危险了吧。”

    杨清音并不责备飞飞,小青桃经常给她写信,通常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只是简单地问安并交流修炼法门,那些信符只知道大概方向,说不准什么时候会落在她手里,有时候法力用尽就会毁于途中,因此飞飞没有立刻送信乃是正常反应。

    “我还有黑凰,你们在后面也走快一点,看好你的玄武,它最近脾气有点暴躁。”

    灭世细长的脖子扭转过来,两只小小的眼睛死死盯着杨清音,好像把她当成了敌人,飞飞不明所以,只能加强灵犀,控制玄武的情绪,“灵王放心,我们会日夜兼程,您真的不需要带一些帮手吗?”

    “不需要。小心些,如今天下大乱,提防偷袭。”

    杨清音向西北方飞去,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云海之间,灭世才恢复平静,飞飞越发莫名其妙,调转方向去与其他豢兽师汇合,一路上都在猜测原因,可异兽的记忆混沌不清,表达能也比较差,飞飞一直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杨清音飞出一段距离之后,改由慕行秋带着她和黑凰前进,先是几次瞬移,接着是全速飞行,即使是真幻之躯,也受不了频繁的空间跨越。

    “希望来得及。”杨清音心急如焚。“这封信是二十多天前发出来的,小青桃在信上做了标记,这是三十多封信中的一封,她一定非常着急,连进攻者是谁都没说,我猜又是那些半魔。”

    “希望是半魔。”慕行秋同样急迫,但他接下来要连续不停地飞行至少三天,即使拥有三颗修行丹,也得节省法力。

    “半魔更好对付吗?”杨清音不解地问。她与头顶的黑凰什么都不用做,只需放松身体让慕行秋带着飞行就可以。

    “半魔更强大,但是作为活法器,做事更有章法,或许不会那么快地展开屠杀,而且漏洞也更明显,对付他们我有把握。”慕行秋认真地想了一会,“我还需要他们体内的魔种,这样一来,我就能更快地凝成一具真正的身体了。”

    只凭小青桃信上的几个字。两人还想象不到“皇京被毁”的真实含义。

    杨清音扭头看着淡蓝色的慕行秋,脸上忍不住绽放笑意,她觉得这不应该。他们是去救人,不该如此轻松,这有损灵王的形象,而且这只是“半个慕行秋”,不能让她完全满意,可她忍不住,在船上的时候她是灵王,周围都是豢兽师。在海上修炼的时候,秃子、小蒿、殷不沉总是围在身边,自从重逢之后,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单独相处。

    杨清音与黑凰的灵犀建立得比较晚,程度却已经很深,几乎将她当成了自己了一部分。

    “如果是舍身国……你笑什么?”慕行秋有点糊涂。

    “我喜欢看到你冥思苦想,这样我就不用费脑筋了。”杨清音随意地说,突然语气一转。变得严厉了,“你必须想办法打破道统禁制,取回你原来的躯体,不管你现在的真幻之躯有多真……都不是你,明白吗?我要从前的你。一模一样的你,不能有半点偏差。”

    杨清音现在的样子像极了致用所时的老娘。慕行秋不由自主地点下头,脸上也露出笑意,“我也比较喜欢从前的身躯,左流英、龙魔、异史君和野林镇的许多人还在止步邦里面,我得把他们救出来。”

    “你要救的人还真多。”杨清音幽幽地说,心情前所未有地平静,即使只是“半个慕行秋”,也比整个道统更让她踏实。

    两人都没有提起慕冬儿,过去的这些天里,他们已经谈过这件事,都相信龙魔不会将慕冬儿置于险地,时候到了,肯定能找到他。

    “小蒿的另一个泥丸宫你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吗?”杨清音不喜欢默默地飞行,又换了一个话题。

    “嗯,小蒿有真幻之躯。”慕行秋的回答简单直接。

    “小蒿是真幻之躯?不可能,她有父母,还在乱荆山修行过……”

    “小蒿同时拥有真幻之躯和血肉之躯,我猜这两具身躯在她一出生的时候就融为一体了,除非进行专门的检查,哪家道统也不会发现异常。”

    在小蒿一次又一次尝试务虚幻术的过程中,慕行秋已经顺便对她进行了检查,从而发现了真相。

    “原来小蒿……这么不简单,可是小蒿刚出生的时候怎么会产生真幻呢?”

    “还是猜测,真幻之躯并非小蒿产生的,而是来自另一个人,为了重回道统,这具真幻之躯选择与一名拥有道根的婴儿融合。”

    “你是说左流英的真幻?她不是被魔手抓走了吗?怎么会跑到小蒿身上。”

    “等着吧,不到必要的时候,小蒿的真幻之躯不会苏醒,也不会做出解释,脾气跟龙魔一样。”

    “怪不得小蒿对左流英……有些事情真是注定的吗?”

    慕行秋轻轻一笑,“咱们就要去打破那些注定。”

    慕行秋飞得极快,比送信的符箓和法术还要快,即使这样,也花了三天多的时间才赶到浮海城,由于不知道具体方位,中途绕了一点圈子,可是远远望见浮海城之后,他就知道肯定找对了。

    浮海城是圣符皇朝第一大港口,比诸侯国的踏浪城更大更坚牢,更加明显的特征是陆地上的大片云雾,即使是不懂法术的人也能看出那里正在进行大范围的斗法。

    他们赶上战斗最激烈的一刻,可是有一件事让两人感到困惑,浮海城码头以外的宽阔海域上停着一支舰队,大大小小的船只至少有三百艘。规模可不小,全都飘扬着妖族的旗帜,却没有向浮海城发起进攻,只是在海上远远观望。

    “那是……万子圣母的舰队,肯定是从棋山赶来的,为什么不去助战呢?裴子函不是万子圣母的军师吗?应该帮小青桃啊。”

    慕行秋却知道这批妖族与人类的隔阂有多深,尤其是裴子函,他已经认定自己与小青桃分别选择了截然相反的道路,不会轻易施救的。

    “我去战场。你去见万子圣母和裴子函,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慕行秋当即做出决定。

    “你想抛下我单独去冒险。”杨清音沉下脸。

    慕行秋的确是这么想的,但他不会承认,“浮海城需要更多的支援,现成的援兵就摆在这里。”

    “我可说服不了万子圣母。”杨清音与那个古怪的女妖一点都不熟。

    “尽你所能,实在不行就告诉他们我出来了,如果他们不想当我的敌人,就来帮我。”

    杨清音点点头,他知道慕行秋还是希望保密,可关系到整个浮海城的存亡。秘密就不那么重要了,“我尽量说动他们自愿帮忙,你带着这个。让黑凰带你去战场。”

    杨清音取出一枚珍珠,这是豢兽师最常用的法器,也能用来暂时容纳魂魄。

    黑凰落下,用独爪抓住珍珠,飞向浮海城,慕行秋追上去,藏身在珍珠之内。

    杨清音飞向舰队,考虑该对万子圣母说什么。整支舰队都在专注地观战。杨清音飞进三十里之内才被发现。

    黑凰带着珍珠飞临浮海城上空,城内的老弱妇孺正成群结队地往城门疾走,有些老者甚至驻着拐杖也要去城外参战,看上去斗志昂扬,慕行秋却立刻就察觉到了肉身大祭的迹象。

    黑凰的速度更快,到了战场,接到珍珠里的意图,在熏皇后的头顶盘旋。

    熏皇后抬起头来。看到了黑色的大鸟,大吃一惊,以为是渗透进来的妖兵,高台下方的符箓师和士兵们也看到了,但是没有符箓。又不敢射箭,他们除了大喊大叫。完全束手无策。

    叫声引出了附近地堡里的一些散修,他们没有加入鱼龙阵,出来立刻就要对黑凰施法。

    “住手!”熏皇后喝止众人,用更加惊讶的目光看着手里的墨玉神像。

    神像上加持过法术,能够随熏皇后的心意释放光芒,可她没有任何想法,神像就发光了,这完全不在她的意料之内。

    她感到一阵头晕,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脑子里很快又出去了,然后她看到一道淡蓝色的光极快地离开墨玉神像,跳进高台之下另一个人胸前的神像里。

    熏皇后隐隐觉得真的有意外发生了。

    黑色大鸟从天而降,吓退了一群侍卫,以独爪站在熏皇后身边,比她要高出一大截,然后以严厉的眼神盯着她,那是审视,也是提醒。

    黑凰会说话,但不会随便开口,她接到命令保护这个女人,自然就得执行,不过她的心总是与杨清音相连,因此,她本能地对熏皇后心存警惕。

    慕行秋发现战场的形势比他预料得要复杂得多,施展肉身大祭的不是半魔,而是舍身王,战场上到处都是失控的法术,人类与妖族已经进入半疯狂状态,即使是第八层的念心幻术也没办法让他们冷静下来,关键是冷静并无意义,这是人类与妖族积怨十几万年所带来的决战,舍身王只是利用这一点,没有他,战斗还是会进行下去。

    唯一的有利之处是那些无处不在的神像,它们大都经过符箓师有意无意的影响,对于慕行秋的真幻之躯来说,这是一片意料之外的便捷通道,可以不受其它法术或妖术的阻挡自由驰骋。

    淡蓝色的光芒在战场蹿来蹿去。

    慕行秋在想办法,但是在阻止整场战争之前,他必须找到沈休明,这比挽救整个浮海城还重要。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