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三十三章 完美的巨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战争通常有一个节点,在这之前,或攻或守还都有章可循,敌我双方像是过招的同门师兄弟,你踢一脚我还一拳,在这个过程中,体力逐渐下降,心情慢慢变坏,一件又一件意外悄无声息地积累,终于,节点到了,混乱代替秩序,本能代替理智,事前准备最充分的统帅,这时也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意外。

    意外有时候又被叫做奇迹。

    辛幼陶觉得这场大战的节点就要到了,圣符皇朝和舍身国都已派出绝大部分士兵,战场的面积越来越大,形势越来越难以捉摸,太多的法术与妖术遮蔽了天地,即便是天目也无法穿透,无数的鹰眼飞符在空中像雪片似地飞舞,带回来的消息却越来越矛盾。

    他即将无兵可派,周围的符箓师们也即将无符可祭,短短两个时辰一个上午的时间,圣符皇朝储存多年的符箓几乎被消耗一空并非龙宾会准备不充分,皇京被毁的那一夜,大量存货被妖火烧成灰烬,造成的损失几百年也无法弥补。

    符箓师们开始露出惊恐之色,他们都是龙宾会的精英,对符箓的依赖更重,再多的神像也填补不了信心的空洞。他们频频回头观望,整个圣符皇朝只剩下最后一股有生力量,那七千名身穿玄符军盔甲的修士还站在原处一动没动。

    辛幼陶没有回头,他知道在这种时刻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会被放大,一道犹豫不决的命令、一个随意的扭头都可能被视为胆怯,然后在众人心中挑起绝望。

    他如同雕像一般站立着,听取传令官从鹰眼飞符那里得来的消息,对其中的矛盾之处完全由自己做出判断,时不时下达一道可能永远也传不出去的命令,显得他仍然在掌控着战场形势,其实他心里很清楚。战斗已如脱缰野马,不受任何人的控制。

    他如此,对面的舍身王也如此。

    孤独地站在人群中,辛幼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深刻理解了姐姐的那句话,“拥有权力的人要对权力负责,那些最难做的决定,那些可能让你流芳百世也可能遗臭万年的决定,必须由咱们来做,好让希望留给别人。”

    辛幼陶要自做决断,他的心事根本不在符箓师、传令官和各种纸符上。甚至不在战场本身,他的耳目捕捉一切细枝末节,都为了揣摩舍身王下一步将要做什么。

    “右弼大人,咱们的符箓只够再发起一次进攻了。”一名须发皆白的老符箓师上前小心翼翼地提醒,“是不是该让修士军上场了?”

    “别急。咱们的符箓快要用尽,舍身国妖术师也已是强弩之末,瞧,空中的乌云开始消散了。”

    老符箓师茫然望去,战场上烟雾迷漫、火光冲天。爆炸声、叫喊声混成一团,战斗似乎发生在百里之外,又像是近在身边,如果烟雾中突然冲出一群兽妖。他一点也不意外。

    “可是……”老符箓师理解不了右弼大人的信心从何而来。

    “舍身王说这场决战没有魔族参与,但是他仍然要为魔族做事。”辛幼陶更像是自言自语,而不是说给谁听,为了推测舍身王的一举一动。他事先收集了大量情报,从中得出一个结论,“这场战斗对舍身王来说就是一次规模空前的肉身大祭。他在等待时机催动法阵。”

    “咱们战前不是将妖树都铲除了吗?”

    “妖树是另一种阵法,与肉身大祭无关。”辛幼陶抽空听取了传令官的几条报告并下达了一道简单的命令,然后继续对老符箓师说,“快了,舍身王即将催动肉身大祭,这一战也将分出胜负,准备好你们的最后一张符箓。”

    老符箓师与其说是相信右弼大人的话,不如说从他的镇定气质上得到了一点信心,他回到原位,向全体符箓师传令。

    大家静静地等待,右手夹着仅剩的进攻符箓,左手握着“最后一张符箓”,这些符箓都是最近几天写出来的,可是谁也不知道它的具体效果。

    右弼大人将希望寄托在神像身上,这让很多符箓师感到不太踏实,他们胸前也挂着神像,认可它们所带来的信念与团结,可是再进一步,指望这些死物真的影响战斗结果,他们就很难接受了。

    事已至此,谁也没有更好的主意,符箓师们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右弼大人身上,起码他看上去比任何人都要坚定。

    老符箓师最坏的预想实现了,一头庞大的震山牛,满身鲜血,却一点也不影响奔跑速度,驮着数名妖兵从烟雾中冲过来了,离符箓师阵地只有百余步远,谁也不知道它是怎么闯过重重法术的,事实上,也没人知道到底还有哪些法术在生效。

    三十名麒麟兵立刻迎了上去,他们都是辛幼陶的卫兵,坐骑都是真正的麒麟,手中的长枪也都加持过最好的符箓。

    一头震山牛并不可怕,可它表明一件事,战场彻底失控了,它还会继续扩大,直到将所有人都卷入其中。

    辛幼陶第一次转身,一眼就看到了他期待中的目光。

    那还是在战前制定计划的时候,辛幼陶对小青桃说:“我真希望我是慕行秋,能够冲进妖兵群中,用大剑砍杀,用闪电鞭打,用幻术激荡情绪,以一己之力扭转战局。”

    除了小青桃,他不会再对任何人说这样的话,包括姐姐熏皇后。

    小青桃露出能融化冰雪的微笑,这样的微笑也不会在别人面前显露,“你是辛幼陶,你用自己的方式赢得胜利,如果要学小秋,就学他永不服输的劲儿。”

    辛幼陶没有服输。

    小青桃也没有,她点下头,转身飞向附近的七千名修士,停在半空中,大声说:“道火不熄,即使道统退隐,既使世上再没有纯粹的道士,道火仍存。组阵。”

    “道火不熄!”修士们早已迫不及待。他们站在这里不是来看热闹的,如果错过了这场战斗,他们会悔恨终生羞于见人。

    鱼龙阵自诞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组阵成形了,巨人身高五十多丈,全身覆盖着玄甲,体形匀称,没有一丝臃肿,就算是当年创建此阵的兰冰壶亲眼见到巨人,也会对阵法的完美无缺感到惊讶。

    这是整整三年修炼的结果。

    重修内丹之后,小青桃也是散修。但她怀念道士的纯正内丹,而且觉得唯有向道统靠拢才有可能获得更强大的实力,凭她自己是不可能做到的,于是她想起了鱼龙阵,兰冰壶的修士团曾经凭此阵取得最接近于道统的力量。

    慕行秋和小蒿也组过阵法,每次都很仓促,形态并不完美,更像巨妖而不是道士。小青桃自己也加入过鱼龙阵,但是对整个法门所知不多。通过书信从小蒿得到许多指点,可还是不行,小蒿的阵法得自于慕行秋,也不完整。要依靠念心幻术才能组阵。

    小青桃不会念心幻术,想练也来不及了,她没有放弃,四处召集当年的连海山修士。群策群力,一点点回忆,拼凑出兰冰壶的法门。巨人终于能够成形,漏洞却也不少。

    鱼龙阵并非兰冰壶的独创,它依托于道统的多种法阵,小青桃又向杨清音写信,请她从道士们那里索要关于法阵的任何记忆,凭着点点滴商的帮助,小青桃逐渐完善了阵法,能够形成近乎完美的巨人身躯,拥有的内丹极为接近道统星落七重的境界。

    当年的兰冰壶想象不到鱼龙阵能达到这样的高度,也不会允许巨人比自己更强大。

    “道火不熄。”小青桃的鱼龙阵巨人最有资格说出这四个字。

    符箓师们纷纷回头,新鱼龙阵要由七千人组成,没法保持秘密,却从来没有受到太多关注,因此众人看到巨人时,无不大吃一惊。

    辛幼陶对仅剩的上千名士兵和三千名精英符箓师说:“肉身大祭不会只限于战场,它会囊括整个浮海城,所以,所有人都将参与战斗。我的指挥到此结束,从现在开始,你们要听从熏皇后的命令,她会告诉你们何时祭出最后一道符箓。”

    巨人将大家的信心又激起来了,听说右弼大人的指挥到此结束,士兵与符箓师们都很惊讶,呆呆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很高兴与诸位并肩战斗,我不仅是统帅,也是战士,该是我出力的时候了,人类必胜,请大家坚信这一点,当肉身大祭开始的时候,信念将会非常有用。”

    “人类必胜!”麒麟兵们齐声高呼,他们刚刚杀死冲过来的震山牛,热血已经燃烧。

    “人类必胜!”越来越多的声音加入进来,白发苍苍的老符箓师唾星横飞,激动得全身颤抖。

    辛幼陶纵身飞向巨人,经过高台时,与姐姐相视一笑。

    他没有融入阵法,而是站在巨人的肩上,察觉不到任何小青桃的气息,这证明阵法非常成功,巨人施法,带着他高高升起,直到他的目光越过笼罩战场的烟雾,望见舍身王的庞大妖身。

    数十丈高的舍身王张开双臂,向鱼龙阵巨人发出挑战。

    高台之上,熏皇后的声音通过法术传到符箓师阵地上空,“为修士开道。”

    三千名符箓师祭出右手的符箓,现在,他们所有人都只剩下左手里的最后一道符箓。

    熏皇后望着巨人的身影消失在烟雾中,低头看向手里的墨玉神像。辛幼陶将一切事情都安排好了,她只需要等到神像再次发光时,就可以下令祭符了。

    她曾经问过弟弟到底有几成胜算,辛幼陶告诉她:“这场战争没有胜算之说,我会竭尽全力。”

    她知道这个回答意味着什么,王族应该在必要的时候以身殉国,这是她灌输给弟弟的理念,如今却让她心里发痛,有那么一些时刻,她愿意拿整个人类的未来换取弟弟的生命。

    一切都来不及了,弟弟已经义无返顾地进入战场,没有回过头看她一眼。

    她盯着墨玉神像,突然发现有阴影在上面一闪而过,她惊讶地抬起头,看到一只黑色的大鸟正在空中盘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