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三十二章 步行的士兵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神之光多了几十枚,谢谢全订阅的读者,顺便求下月票。)

    符箓师刘拣意脱去长袍、摘下三重冠,换上一身黄符军的盔甲,与普通士兵站在一起,但是手里握着的不是刀枪,而是左手一枚铜符,右手一摞纸符。

    资格更老、实力更强的符箓师才有资格与妖术师们进行远程交战,三万多名低级符箓师都被编入各支小队,他们的职责是为普通士兵提供最后一道法术防护,这绝非常规的战术,符箓师在近战中的自保能力很差,祭完符箓之后几乎就是待宰的羔羊。

    但他们还是遵守命令穿上不熟悉的盔甲,浮海城里的青壮年男子全都拿起了武器,其中一些人甚至是昨天晚上才赶到的难民,还没有吃上一口热饭、睡一个好觉,就不得不与亲人告别,符箓师们找不出理由躲在城内等待战争的结果。

    刘拣意自愿参战,一点也不觉得有何不公,他有一点紧张,那是因为第一次接触到珍贵的铜符,能感觉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跳跃,就像是骑惯了劣马的人,突然坐在千里马的背上,手臂僵硬,只怕稍一加力,骏马就会冲出来。

    什长沈休明察觉到了符箓师的情绪,冲他点下头,厚重的头盔遮住了面孔,两人只能以目光交流,他们即将并肩作战,却都没有问过对方的姓名,因为到了战后,这可能没有任何意义。

    刘拣意也点下头,他要保护周围的十名士兵,也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他们,这是一种奇妙的战友关系,与平时的交情、友情完全不是一回事,镇定与慌乱、勇敢与怯懦在每个人身上交战,平时最好的朋友未必是战场上最值得依赖的同袍,陌生人的一个眼神、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却可让让老兵托付生命。

    什长与符箓师达成了战场上的“契约”。

    远方舍身王半身像出现的时候,慌乱与怯懦占据了上风,胸前神像发出的光芒将它们击败。镇定与勇敢又回来了。

    第一拨五万名步兵迈步进入战场,迎向对面的敌人,沈休明和刘拣意都在其中。

    由于新兵的数量比较多,为防止阵形过早散乱。这五万人只以正常的步行速度前进,没有奔跑,甚至没有举起手中的兵器。对面的敌人看上去还很远,好像走上一天也遇不到,但士兵们事先都已得到通知。在某一时刻、某一地点,他们会被突然传送到敌人面前,直接与死亡交战。

    头顶的法术飞得更快,一轮之后又是一轮,如果不是面临生死危机的话,这样的场面倒是非常吸引目光,光、烟、雾、气与金、木、水、火、土混杂在一起,却又有条不紊,不少法术像烟花一样绚烂,甚至让人怀疑它们到底有没有杀伤力。

    等到符箓法术在十几里以外与大批妖术相遇的时候。再也不会有人产生怀疑了。

    士兵们尽量不抬头,但是远处的景象很自然地进入眼帘,爆炸、火星、震动、天崩、地裂……种种毁灭景象一股脑地涌来,随军的符箓师从这时起就开始祭符,保护士兵们的耳目。

    至于士兵的心,就交给神像了,它们的光芒在逐渐变弱,大家却不是特别在意,他们严格遵守战前得到的提醒,目光只盯着前方。不抬头也不东张西望。

    法术与妖术之战形成的烟雾遮蔽了战场中部,挡住了对面冲来的妖兵,步行前进的人类士兵们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们不是在走向活生生的妖族。而是在步入一条纯粹由光影与声音形成的河流里,河中流淌的不是水,只有死亡本身。

    大地在晃动,那是修士与妖术师在地下斗法,前方几十步的地方突然冒出成片的尖锐石笋,紧接着一股似乎带着火的热风吹来……士兵们的每一步都迈得无比艰难。他们知道自己必须前进,可是眼睁睁看着前方已无路可走,再想维持旺盛的斗志实在很难。

    空中的鹰眼飞符、传令飞符像雪片一样飘来飘去,包括刘拣意在内的数百名随军符箓师接到命令,可以祭出铜符了。

    铜符化成虎形从手里一跃而出,刘拣意受到了反冲之力,向后一仰,险些摔倒,被后排的士兵推了回去,他有点脸红,接下来几步迈得比较大。

    数十只猛虎落地,变成一片刮向战场对面的狂风,吹灭了火风、摧折了石笋,为士兵们开出继续前进的道路。

    刘拣意稍稍松了口气,他最大的恐惧就是刚一进入战场就死掉,甚至没机会祭出铜符,那可是许多符箓师可能一辈子都碰不到的符箓。他空出来的左手取出七张纸符夹在指间,这需要一点的技巧,他练过很长时间。

    沈休明的脚步却越来越沉重,他很清楚,这只是战斗的开始,第一拨五万名士兵最重要的职责是试探,很可能是有去无回的试探。

    “让我见到妖兵……”沈休明低声自语,用余光扫视两边,尽量与众人保持整齐,他能感觉到本来就不快的行进速度正在变慢,这不是谁的主意或是谁的错,而是不约而同的一种选择,好像这样一来就能晚一点步入死亡。

    战场中部的斗法还在延续,越来越激烈,爆炸激起的灰尘高达数百丈,却没有多少人注意这番景象了,上百块小山似的圆石正向士兵们碾来,后方地堡里的修士们竭尽全力化解进攻,于是地下会突然喷出一股火焰或是一根水柱,将圆石击得粉碎。

    圆石越来越少,却没有完全被消灭,还是有十几块滚到军阵面前。

    随军符箓师用不着等后方下达命令了,尤其是那些首当其冲的符箓师,双手连甩,不停地祭符。

    最后十几块圆石也被击毁了,这时候就体现出经验与细心的价值,谨慎的符箓师们没有停止祭符,继续施法自保,士兵们也举起了盾牌,大意者却以为危险已经过去,正要松口气的时候,被飞溅过来的小石子击中。

    一枚枚石子就是一枚枚烧红的炭,瞬间就能击穿符箓盔甲,里面的人哀嚎惨叫,都已无济于事。

    奇怪的是,当死亡确确实实降临的时候,整个队伍的前进速度却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逃出这块法术统御的地带,渴望与真正的血肉之躯搏斗。

    空中暂时是安全的,法术与妖术在战场中间相持不下,谁也无法越界一步,地下的威胁却越来越大,不停地有火焰喷出、石块碾压、狂风席卷……地堡修士和随军符箓师阻止了大部分进攻,可还是有一些漏网的妖术落在士兵身上,每次都能杀死百十余人。

    刘拣意觉得双腿沉重,两手也在发抖,他的符箓用光了。他随身携带了一百多张符箓,还没有看见妖兵就已全都祭出,一张不剩,这种感觉就像是双手被缚然后走进虎穴。

    “拔剑!”沈休明大声吼道,“拔出你的剑!”

    刘拣意慌忙拔出长剑,心里稍稍踏实一些,向什长感激地点下头。

    有人承受不住了,瘫倒在战场上,最后一排的老兵连踢带踹,强迫一些人回到队伍中去,还有一些人怎么都不肯挪动,被留在原地,没多久,妖术从地下涌出,没人再为他们阻挡。

    这段路如此漫长,沈休明开始怀疑永远也走不到头了,整支队伍会被妖术一口口吞下,最后什么都不剩下。

    在法术和妖术控制的战场中,渺小的普通人类有什么意义呢?

    这种念头一闪而过,沈休明很快释然了,他还记得在断流城的时候,人类一方的法术防护比现在要弱得多,很多士兵莫名其妙地死于妖术,可活着的人还是得继续前进,因为妖术和法术只能杀戮,却不能占据,想要赢得一场战争,就必须占领对方的阵地。

    “停!”空中飞翔的纸符喊出人类的声音。

    士兵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立刻停止脚步,竖起手中的刀剑,做出进攻的姿态,这时候他们面前除了层出不穷的妖术,还没有其他敌人。

    半空中,三千道纸符同时燃烧,地面上,数万名士兵消失了。

    这是一次整体传送,让士兵们越过最危险的地段,不仅要消耗大量符箓,地下还事先埋藏了许多贵重的法器。

    沈休明眼前一黑,接着感到一阵窒息,为时甚短,却憋得颇为难受,当黑暗消失的时候,他立刻深吸一口气,紧接着看到百步之外的大批妖兵。

    那是舍身国的正规妖兵,全都是与人类相差不多的半妖,身穿铁甲,手中的兵器也是刀枪。

    双方都愣了一会,迅速判断眼前的形势,黄符军发现他们越过了中间的斗法地带,这意味着人类一方略占上风。

    士兵是不应该回头的,符箓师刘拣意却控制不住心中的好奇,转身望了一眼,空中、地下的斗法全都告一段落,烟雾尚未消散,光电却不再闪烁,只有火焰还在燃烧……他已经看不到人类的阵营。

    战斗就是这么简单,死亡就是这么直接,刘拣意转回身,高高举起手中的长剑,再也不当自己是一名符箓师。

    他与所有士兵一样,都是面朝死亡的求生者。

    人类与半妖,同时发出充满生命力的呐喊,迈步冲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