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三十一章 临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readx;    天才3秒记住本站网址她一个人坐在帐篷里,突然对自己的名字产生了兴趣,公主殿下、太子妃殿下、皇后殿下……她最熟悉的称呼是“殿下”,而且她总是最受关注的那位“殿下”,就像她曾经在西介国独占“公主”的称号一样,在一群皇室成员当中,如果“殿下”两个字突然响起,没有任何前缀,十有是在叫她。

    辛幼熏,她的本名,却成为一个陌生的神秘符号,几乎没从任何人嘴里说出来过,就连亲生父母也从来没用这个名字叫过她。

    “辛幼熏。”她轻声念道,好像这是句咒语,目光却落在身前不远处的墨玉神像上。

    墨玉神像不多,整个浮海城大概也就六七尊,她面前的这一尊雕刻得非常精美,只凭雕刻师的灵活手指是做不到这种程度的,必须有法术相助。

    有人走进帐篷,熏皇后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她说:“古神有三副面孔,我一直以为无差别代表的是皇帝,慈悲代表的是皇后,死亡代表的是将军。”

    “关于三首神像的解释有许多。”小青桃走过来,瞧了一眼神像,没有特别在意。

    “道统的解释是什么?”

    “道统没有解释,因为道士们根本不相信古神的存在。”

    “道统就是古神。”熏皇后抬起头,露出一丝说不清意味的微笑,“在凡人眼里,道士就是神,他们对人类的慈悲和无差别我们感受深刻,直到道统转身离去,我们才知道死亡的真正含义。”

    小青桃平静地看着熏皇后,两人从来不是特别亲密的朋友,永远做不到无话不谈。她能不经通报就走进来,与友情无关,是因为辛幼陶将两人联系在一起,还因为她掌管着一支上万人的修士军队。

    熏皇后颇有远见,早在道统退隐之前。就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招揽天下修士。着手比洪福天更早,规模也更大,但是修士们散漫惯了。门派之间的恩怨也极为复杂,即便是大符箓师也很难对他们加以管束,道士出身的小青桃解决了这个问题。

    如今小青桃只是极少数人才能叫的名字,万修将军才是她的正式称号,人们通常称之为“修帅”。

    “道士不是神。他们只是一群能力更强的人类。”小青桃说,她不再是那个声音软糯的小姑娘了,家族、堂兄、道统、芳芳、慕行秋、杨清音……所有她能依靠的力量不是消亡就是下落不明,从决定自立的那一刻起,她就是裴修帅。

    “这是一个意思,当某种力量强到无法理解的时候,我们就称之为神。就像在普通百姓眼里,皇族也是神。”熏皇后起身,她已经穿好全套的轻便皮甲,只差头盔没有戴上,“我们也有三副面孔。我一直拒绝承认死亡那一面,可我躲不掉,道统一转身,千百万人类陷入绝境,我与皇帝的一个判断失误,就让五十万多人死于妖火。”

    小青桃没说什么,熏皇后是个坚强的女子,自己能从深渊中走出来,她所需要的不是安慰,只是一名听者。

    “我不憎恨妖族。”熏皇后的头盔就摆在墨玉神像旁边,她没有动,而是拿起了神像,“因为憎恨会带来更多的死亡。有人将战争当作事业,有人当成爱好,有人当成发泄,我只当它是手段。这一战,咱们一定要赢,在那之后,修帅,我希望能与你堂兄、万子圣母、任何愿意坐下来的妖族谈一谈,手握死亡者更应该慈悲为怀。”

    小青桃一直不太了解熏皇后,她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本来没机会相遇相识,因为一连串的偶然才坐在同一条船上,直到这一刻,小青桃突然生出一股敬意,明白了辛幼陶这些年来的变化是怎么发生的。

    “万子圣母和裴子函已经明确拒绝了我的联手请求,不过……如果这一战真能打胜的话,他们会愿意谈一谈的。”

    “一定会胜。”熏皇后坚定地说,脸上的疲态与迟疑不决全都消失,纤纤五指将墨玉神像握得更紧。

    神像微微发光出一层柔光。

    “瞧,古神站在咱们这一边,并非因为咱们是人类,而是因为古神的慈悲,它是死亡的掌控者,不允许太少,也不允许太多。”熏皇后笑着说,没有戴头盔就向帐外走去,在门口她止住脚步,“你觉得慕行秋会出现吗?”

    对于突然间遍布全城的神像,小青桃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她不反对辛幼陶这么做,但也没有明确表示支持,听到熏皇后的发问,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呃……现在还没有明确消息。”

    “怀着希望吧。”熏皇后又笑了笑。

    帐外,天刚蒙蒙亮,卫兵已经全体上马,做好了一切准备,熏皇后的麒麟死在了皇京,她跳到一匹战马背上,没用任何人帮忙。

    小青桃也骑马,她今天有两大职责,一是指挥修士军,二是保护熏皇后,辛幼陶指挥全军,坚持不让姐姐再上前线冲锋。

    外面的大路上站满了老弱妇孺,所有能舞动兵器的男人都上战场了,浮海城原本就储备了大量军资,加上各方城池运来的兵甲,装备不成问题。

    人群很安静,不像平时见到熏皇后时那么激动,目光甚至有一些呆滞。熏皇后见过这样的眼神,当皇京被毁,当难民走投无路又无计可施的时候,唯一的选择就是强迫自己什么都不要想,拒绝承认死亡近在眼前的同时,也拒绝接受希望。

    这是淹没到鼻孔下方的绝望。

    熏皇后放慢速度,一手控缰绳,一手高高举起墨玉神像,谁也不看,什么也不说,将全部信念都集中在神像上。

    神像再次发光,而且越来越盛,将她的半截手臂都裹了进去。

    这是符箓的力量,小青桃对此一清二楚,她相信熏皇后不可能被蒙在鼓里,百姓们只要稍微想一想也能猜到真相。

    可是在目前的情况下,真相恰恰是最不重要的。

    越来越多的人举起手中的神像,大小不一、材质各异,信念却是相同的。

    人群依然无声,目光却不那么呆滞了,就连小青桃也不得不承认,心中的希望似乎更多了一些。

    阵地上密布着大量的木架高台和投石器,其中一些庞大得跟城堡一样,这是十几万百姓没日没夜赶建出来的,即使有法术相助,也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熏皇后被送上一座高台,小青桃前去巡视附近的修士军队,在高台与投石器之间有不少地堡,里面驻扎着数量不等的散修,借助大批法器,他们要在地下与妖术师对抗,保证黄符军的脚下安全。

    最大的一支修士军队就停在熏皇后所在高台的不远处,人数达七千名,无论是洪福天的修士队伍,还是当年兰冰壶的修士团,都没有达到这样的规模。

    这些修士更像是士兵,穿着统一的符箓盔甲,不是黄色的,而玄符军的黑色,兵器却各有特点,剑、杖、尺、刀等等,他们是后备力量,不会立刻投入战场。

    小青桃仍然没有飞行,而是骑马从众修士面前驰过,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她也不擅长演讲,最后她喊了一声“道火不熄”。

    “道火不熄!”修士们齐刷刷地回应,他们喜欢这句话,既然道统已经退隐,那么散修就是最接近道火的一群人,甚至可以说是道火的承继者。

    “道火不熄。”小青桃连喊了三次,她也需要一点信念,那是古神像提供不了的,这四个字却能,她从来没对任何人包括辛幼陶抱怨过,但是当初决定接受再灭之法吐出道统内丹时,她真的伤心欲绝。

    她对成为道士的渴望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强烈。

    当“道火不熄”的声音响起,她觉得自己又是道士了。

    小青桃回到高台上,站在熏皇后身边,两人的目光都望向前方的同一个人。

    前方十几里的地方排列着数不尽的士兵,全都穿着黄色的符箓盔甲,只在中间有一片灰色,那是龙宾会的符箓师,作为全军统帅,辛幼陶骑马立于符箓师的最前排,位置比其他人都要高一些,在他身边环绕着上百名军官与符箓师。

    指挥数十万的军队绝非易事,需要职业军官与符箓师的通力配合。

    后方高台上的两名女子互相看了一眼,心中同时感到一暖,那是她的弟弟、她的爱人,更是她们的骄傲,仅仅几年的工夫,辛幼陶身上发生的变化令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感到震惊,小青桃有时候甚至觉得辛幼陶变得陌生了,但就是这个变化之后的辛幼陶,让她爱得更深。

    “或许慕行秋真的会出现。”小青桃低声说,她终于明白,大家需要的不是某个人、某个神,而是一个希望。

    混杂着红白之光的乌云慢慢飘来,太阳刚刚升起就被遮住,妖族的号角声响起,人类的皮鼓雷动。

    极远方,缓缓升起一尊巨大的半身像,那不是古神,而是舍身王,“没有魔族,没有道统,这是妖族与人类的决战!”

    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同样清晰同样有力。

    辛幼陶的回应是祭出一张纸符,以他为中心,全体将士身前的古神像都发出了光芒,不管它是玉制、铜制、铁制、木制,哪只是一尊初具形态的木棍,都发出了同样大小的光芒。

    符箓师祭符、投石器抛掷、士兵在高台之上激发法器……一万道法术从大军头顶飞过,承载着他们的信念迎向数量更多的妖术。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