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二十九章 浮海城所缺少的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事隔多年,沈休明又一次穿甲戴盔,由诸侯国玄符军变成了更高一级的黄符军,这意味着装备更加精良,相应地也更重了一些,即使加持了符箓,也还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一个上午的训练就把他累得气喘吁吁,全身大汗淋漓,但他不服气,午间休息时,跟一群比他年轻得多的士兵讲述往事:他在庞山学过道法,可惜没能凝丹,但他参加过早年间的断流城之战,跟巨妖王的军队真刀真枪地打过仗,那可是一场大战……

    士兵们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哄堂大笑,都觉得这位身材有些肥胖的老兵是在吹牛。一位军官可不这么想,他将沈休明叫到一边,低声说:“黄符军里的职务有许多,看管仓库、传递命令、抄写公文等等都需要有人来做,我瞧你会写字,为人也比较稳重,不如……”

    “你觉得我不能冲锋陷阵吗?”沈休明鼓起全身肌肉,脸憋得通红。

    军官急忙摆手,“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他露出微笑,“你是熏皇后和右弼大符箓师看重的人,当一名小兵实在屈才。”

    “一点不屈,我的本事也就当个小兵……你怎么知道熏皇后和右弼大符箓师认识我?”沈休明记得清清楚楚,他没让任何人介绍,自己报名加入黄符军的,战事在即,当兵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

    军官一脸苦笑,“这不,右弼大符箓师请你去行宫议事呢。”

    “现在?”

    “不不,那边说是‘你方便的时候’。”军官小心翼翼地偷偷打量手下的老兵,怎么都看不出对方有何雄才大略。

    “那……我还是完成今天的训练,晚上再去吧,我得尽快恢复体力,要不然可比不上那些年轻小伙子。”沈休明活动活动双肩,觉得当年的修行还是有好处的,只要花点时间训练。绝不会输于那些年轻人,他可是开过七窍的人啊。

    “呃,这个你自己决定。那个,沈兄。我对你还不错吧?”军官显出几分惶恐。

    沈休明一愣,记得自己平时都是被叫作“老沈”、“沈胖子”的,马上明白过来,军官是害怕自己在右弼大符箓师面前说他坏话,于是笑道:“你是一名合格的军官。要是能在战场上立功,没准能当将军呢。”

    军官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我哪是当将军的材料,能在战场上活下来就不错了。”

    沈休明吃罢晚饭才请假离营,夹着头盔步行前往行宫。

    说是行宫,其实就是城外临时搭建的一片营地,跟当年驰援断流城一样,熏皇后拒绝入住城内,就在外面扎营,离新兵营地不远。随时都能看到行走在大路上的难民。

    沈休明本以为证明身份会比较麻烦,没想到行宫营地大门口的一名符箓师远远就冲他招手,欢迎他的到来,“沈先生请,右弼大符箓师在那边的帐篷里。”

    营地不大,完全没有皇室的派头,符箓师伸手指向的帐篷也非常普通,沈休明道谢之后独自走过去,心中纳闷辛幼陶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他将在踏浪城的所见所闻和偶遇舍身王的经过说得很详细了。甚至建议辛幼陶拿取自己的记忆,可辛幼陶拒绝了。

    他刚走到帐篷门口,里面就有人掀开帘布,一名年轻的符箓师冲他笑笑。请他进来,自己出去了。

    帐篷里还有几名符箓师,这时也都告辞离去。没有外人了,辛幼陶笑着冲沈休明招手,请他坐下,然后摘下头上的九重符箓冠。小心地放在桌子上,“从前我看到那些道貌岸然的老头子们戴着这样的帽子,心里总要嘲笑一番,没想到它会落到我的头上。”

    “你不是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要当符箓师吗?难道没有这个准备?”沈休明跟辛幼陶一年当中总能见几次面,因此不是特别局促。

    辛幼陶叹了口气,“我以为自己会一直生活在姐姐的保护之下,以皇亲国戚的身份混个肥差,符箓冠顶多到七重,然后吃喝玩乐尽情享受就行了。”

    “呵呵,要是那样就好了,我是不是也能沾点光?”

    “那是当然,咱们是从小结交的朋友。”

    沈休明心中一暖,他跟辛幼陶小时候可算不上朋友,但是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从前的一点友谊也显得弥足珍贵,尤其是想起慕飞黄变成半魔之后的样子,辛幼陶的友谊就更加难得。

    辛幼陶又叹口气,“我和姐姐一心想将圣符皇朝变成大靠山,谁能想到它却变成了山一样的负担,这要是做买卖,我们姐弟两个可是亏大了,人家都说‘偷鸡不成蚀把米’,我们何止蚀把米,还要将这只鸡一直养下去。”

    沈休明大笑,心情更放松了,将头盔也放到桌子上,与辛幼陶的九重符箓冠相比,矮了一大截,却更显硬朗。

    “这只鸡若是养成了,你们可就发达了。”沈休明也算是个生意人,了解风险越大回报也越大的道理。

    辛幼陶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这只鸡若是养成了,我们姐弟死也情愿。至少五十万人,大良,五十万人死在皇京,被妖火烧成灰烬,我和姐姐要为此负责。”

    “这怎么能是你们的责任?有皇帝、有大臣,再说谁也想不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不,大良,事情不是这样,我和姐姐野心勃勃,我们是夺权者,既然夺来了,就要对权力负责,对整个圣符皇朝负责。皇帝当然也要负责,所以他亲自前往踏浪国,希望说服那边的军队赶来支援浮海城,姐姐不太看好这趟任务,新任踏浪王很骄傲,他不向舍身国屈服,也不会轻易接受皇帝的命令。”

    “一名诸侯王也敢违背皇命吗?”沈休明吃惊地问,他跟普通百姓一样,总觉得皇帝一纸命令就能调动诸侯王和他们的军队。

    “本来是不敢的,但现在形势变了,圣符皇朝就像是一间着火的老房子,火势太大,赶来救火的人自己也可能死在里面。”

    沈休明沉默了一会。的确,连圣符皇朝的臣民都对保卫浮海城心存疑虑,何况南方的诸侯,然后他问:“为什么咱们不去踏浪国呢?两支军队合在一起。总会更好一些吧。”

    辛幼陶分开桌子上的符箓冠和头盔,指着地图说:“因为浮海城规模最大,能容纳最多的难民,位置正好接近于海岸线中间位置,离各个方向的难民都不算太远。姐姐选定了这里,她说圣符皇朝已经丢掉太多的百姓,不能再让幸存者遭受妖族的蹂躏。”

    沈休明看着辛幼陶,缓缓道:“我的大儿子被道统带走了,想必很安全,我的妻子和小儿子……永远留在皇京了。你说这是你和熏皇后的责任,可我知道仇人是谁。很遗憾,当时我不敢向他动手,动手大概也没用。我曾经后悔自责,现在却想开了。我为什么要死在舍身王手里呢?那没有意义,所以我要参加黄符军,我要上战场,直到砍倒至少一名妖兵之后,我心中的担子才能放下。辛幼陶,请允许我这么叫你,我能察觉到熏皇后心中的担子有多重,她比我更后悔更自责,我希望能为她做点什么,让她稍稍放下这负担子。你瞧外面络绎不绝的难民。他们不是奔着浮海城来的,都是因为听说熏皇后在这里。辛幼陶,说吧,你要让我做什么?”

    辛幼陶诧异地看着沈休明。慢慢站起身,虽然是朋友,并且多年来一直保持联系,但他从不认为沈休明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会赠送金钱、土地、介绍生意,但是从来没想要让沈休明进朝为官。

    可沈休明的这番话让他吃惊。他还什么都没有提起,沈休明就猜到了他的真实意图,精准得就像是从他脑子里夺走了记忆。

    “我姐姐快要崩溃了,她不停去见难民,见得越多心中越自责,她希望大家都来浮海城,可是她对能否守住这里缺少信心。”

    辛幼陶低头看了一眼地图,说不清自己有多少信心,“这是一场决战,舍身王不想再等了,他要在浮海城将圣符皇朝彻底毁灭,然后挥师南下进攻踏浪国,慈皇是我强迫去踏浪国的,为的不是搬取救兵,而是暂时避难。符箓师们破坏了舍身国的妖阵,这是一件好事,不过也因此引来更庞大的妖军,共有七路,至少五十万妖兵。咱们这一方大概有三十万,其中一半是新兵。”

    “我们能上战场。”沈休明就是一名老新兵。

    辛幼陶微微一笑,“另一支庞大的妖军停在海上,他们不会参战,小青桃试图劝说他们改变主意,与人类联手,但我估计不会成功。”

    “跟妖族联手?我们也不干啊。”沈休明大声说,他对妖族的憎恨已经到了顶点。

    辛幼陶又笑了笑,继续道:“浮海城什么都缺,最重要的是缺少信心,我姐姐心怀自责,但她的确鼓舞了一大批人的斗志,那是必死的斗志,就像你,可我需要活着的士兵。舍身王希望这一战是决战,我却要将它当成开始,如果大家都死在战场上,人类该如何收复故地呢?”

    沈休明眨眨眼睛,有点跟不上辛幼陶的思路了。

    “我姐姐和浮海城需要慕行秋,需要他当年守卫断流城的斗志与坚韧,需要他的名字传遍每个人的耳中,需要他所创造的一切奇迹。最关键的是,需要他本人。”

    对面的沈休明越来越惊讶,辛幼陶从怀里掏出一尊墨玉雕像,轻轻放在两只盔帽中间,补充道:“无论真假,只要是慕行秋就好。”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