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二十五章 夜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贪赶夜路的结果就是无论多累多后悔,都只能继续前行,沈休明很累,但是并不后悔,因此频频催马前行。

    空中繁星闪耀,地上寒霜铺陈,野外出奇地明亮,可是仔细望去,又什么都看不清楚,沈休明盯着前方的身影看了好一会,才确定那真是两个人。

    一老一少,老者看背影四十岁左右,少年十五六岁,擦身而过时,沈休明扫了一眼,干瘦的老者脸上皱纹丛生,至少有六十岁了,少年眉清目秀,皮肤白净,像是富人家的公子,肩上斜挎一个包袱,跟在老者身后,注意他的一举一动,目不斜视。

    沈休明急于赶路,已经超过两人数十步,又停下了,他是个心地善良的普通人,带着两匹马,却对行路的老人视而不见,心中有点过意不去。

    在寒冷的初秋贪行夜路,大概都跟自己一样急着见家人,沈休明顿生同情。

    “二位也是前往皇京吗?为何错过宿头?”沈休明跳下马,站在路边客气地问道。

    出乎他的意料,好心没有立刻到回应,老者似乎不太想理人,少年抬起头,目光像野兽似的一闪,直到走至五步之内时,老者的脸上才露出一丝微笑,“阁下的两匹马不错。”

    沈休明看了看自己的坐骑,这是他从踏浪城得来的,比普通凡马稍大一些,马身上本来还加持了一些法术与符箓,几天前就消耗光了。

    “两位若不嫌弃,我可以借给你们一匹……如果你们真是要去皇京的话。”沈休明开始后悔自己多事了,因为这两人全然没有夜行同路者的热情。

    老者止步。“能有马匹代步,的确更省力一些,此马价值几何?”

    “不用钱,是借给你们的。”沈休明越发觉得这两人古怪。

    老者点点头,踩镫上马。动作比二十岁的青年还要灵活,沈休明又愣了一下,也翻身上马,与老者并驾齐驱,开始速度较慢,待发现地上的少年完全跟得上之后。稍稍加快。

    “在下沈休明,请问老丈怎么称呼?此去皇京是返乡还是探亲?”沈休明随口问道,不想显得太冷淡。

    老者却不像普通人那样按套路回答,而是另提问题:“阁下是从舍身国来的吗?”

    “我从南方回京……你怎么会觉得我是从舍身国来的?圣符皇朝跟舍身国正在打仗,那边早就没有人类了。”

    “呵呵。是我猜错了,我对马匹略有所知,阁下的两匹坐骑都是正宗妖马,吃肉不吃草,喝酒不喝水,在圣符皇朝可不多见。”

    沈休明恍然大悟,笑道:“老丈好眼力,这正是妖马。听说从前是舍身国王族坐骑,妖军在踏浪城惨败,一位朋友将他们送给了我。”

    “踏浪城惨败。这么说阁下当时就在踏浪城里喽?”

    沈休明长叹一声,“说实话,我是被妖术师抓去的,差点死在那里,侥幸逃生,这不急着回家嘛。两个多月没有消息,家里人肯定急死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能回家就好。”

    “家。”沈休明再次长叹,“其实我是两年前才搬到皇京的。我的家在断流城,如今那里已经是妖魔的地盘。”

    “断流城。”老者的眼睛一亮,“谁能想到当年巨妖王久攻不克的城池,却在两年前被舍身国一举攻占。”

    沈休明触动心事,他在断流城被攻占之前搬家,当时也是秋季,他坐在车上频频回望,心如刀割,直至今日仍觉心痛,断流城是能与野林镇相提并论的第二个家,比庞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更重。

    “没有人就没有城,挡住巨妖王的不是断流城,而是当年的守城人,可惜人已不在。”沈休明喃喃道。

    老者轻声笑了一下,“守城人,早知今日,他们也会后悔当年的愚行吧?”

    “愚行?这话从何说起?”沈休明瞪大眼睛,不解,还有些恼怒。

    “舍生忘死保下的城池,几年之后仍然落入敌手,试问当年的牺牲有什么意义呢?”

    沈休明的眼睛越瞪越大,他不擅争辩,心里憋着火嘴里却说不出来,默默地走了一段路,他才开口:“我知道自己早晚会死,还是得好好活着,我知道钱财早晚会流入别的人的口袋,还是得努力赚钱养家,何况当年的守城人无法预知后来的事情。你说那是愚行,你可知道有多少人受到激励?有多少人还在传唱《将军行》?我记得清清楚楚,当年巨妖王攻入西介国的时候,大家都被吓坏了,只顾逃命,连国王都跑了,好像天就要塌了。可是这一回舍身国攻来,妖兵更多、声势更大,人类屡战屡败,可即使丢掉了断流城,也没有从前那么慌乱,为什么?因为有一群人已经证明,妖兵并非不可战胜,没有道统相助,也能打败强敌,这群人就是当年的断流城守城者。”

    沈休明有点激动,说完之后嘴唇都在发抖。

    老者微笑着点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如果传言没错的话,断流城之战最后决定胜负的还是一名女道士,她牺牲自己,发出强光消灭了妖火之山。没有她,只凭凡人和一群低等道士的力量,永远也不可能挡住妖族大军。”

    沈休明很惊讶,断流城之战天下皆知,道听途说居多,很少有人了解当时的详细情况。

    “女道士名叫秦凌霜。”沈休明庄重地说,“她创造了奇迹,今后还会有人创造奇迹,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你确信?”老者露出颇感兴趣的微笑,说是嘲讽也不为过。

    “我确信。”沈休明昂起头,有些骄傲地说,“别的不说,在踏浪城我就见过一些人。他们甘愿献出生命,也要保卫人类的领土与尊严,他们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从妖魔手中夺回了城池,还要向舍身国发起反攻。在圣符皇朝、在诸侯国、在海上、在群妖之地。到处都有这样的人类,还有古神……”

    沈休明从怀里掏出一尊木质神像,崇敬地说:“我亲眼所见,一尊神像化成我最仰慕的人,杀死了半魔。有人变成魔,就有人变成神。这难道不是奇迹吗?”

    老者只是点头。

    沈休明说得兴起,有点收不住了,伸手指着前方,“就在这皇京之内也有奇迹发生,薰皇后这些年来几经起伏。半年前还是太子妃的时候险些被黜,如今却已贵为皇后。在我被抓走之前,大批奸臣下狱,忠贞之士掌权,上至王公贵族,下到黎民百姓,都吃了一粒定心丸,‘薰后在。皇京在’这句话你没听说过吗?”

    “听说过,我从北边来的时候就听说了,很有意思。”老者道。

    沈休明觉得自己将老者说服了。心里舒畅不少,过了一会他问:“老丈从北边来,那边的战况怎么样了?我一路上赶得急,没听到多少消息。”

    “还是老样子。”老者平淡地说,对一场影响人类生死存亡的大战毫无兴趣,“舍身国大军占领了东西介国。剑指东南,与圣符皇朝的一支大军在皇京千里之外隔江对峙。已经六七个月没有发生战斗了。我记得,太子就是半年前登基的。他打了一场小小的胜仗,老皇帝让位给他。”

    “小小的胜仗?”沈休明又瞪起眼睛,“太子亲征,龙宾会全体大符箓师率领三万符箓师参战,五十万黄符军、紫符军、玄符军列阵江边,大败舍身国妖军,令他们半年不敢再战,你说那是‘小小的胜仗’?”

    “可能是我的期望太高吧。”老者的声音依然平淡,没有争论的意思,“舍身国妖军战败了,但是没有被击溃,半年未战,只是在积蓄力量。圣符皇朝虽然战胜,却退江而守,迄今没有收复失地。所以我说这算小胜。”

    沈休明沉默了一会,“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我相信只有慈皇熏后还在,收复故地是必然的。舍身国只是魔族的走狗,坚持不了多久。人类真正的强敌是望山的那群怪物。”

    走在地上的少年眼中寒光又是一闪,老者却不在意,呵呵笑了几声,突然勒住马匹,“前面就是皇京了吧?”

    不知不觉,一段夜路走完了,沈休明他们停在一座小小的山岗上,十几里之外就是皇京,虽是后半夜,城内城外却是灯火辉煌,最高的光芒甚至高达百余丈,整个皇京就像是由群星堆积而成的高山。

    那不是为了庆祝或炫耀,而是戒备与提防,每一个光点都代表了一道符箓法术。

    “啊,终于回来了。”沈休明长出一口气,“不用着急了,天亮之前城门不会开的。”

    “阁下请慢走,我就不陪你了。”

    老者由少年搀扶着下马。

    沈休明四处看了看,这里是荒郊野外,周围没有任何人家,“十几里路虽然不远,步行却也不便,离天亮只有一两个时辰,你们是走不到的。”

    老者笑着摇头,“我已经到了。去吧,人类,鞭打妖马,让它们跑得更快一些,或许还来得及见你的家人。”

    沈休明惊讶地盯着老者与少年,突然明白了什么,拍马就跑,心脏狂跳不止,他记得前方几里就有黄符军哨所,或许还来得及……他感到奇怪,皇京这么多的符箓,为何没有发现两只妖族的到来?

    老者遥望皇京,感叹道:“是不是很美?”

    “很美。”少年呆板地说。

    “美,常常激起毁灭的**,我已经看到火焰燃烧、浓烟滚滚的壮丽场面,房屋将要倒塌,人类像蚂蚁一样四处奔逃,尖叫就是对毁灭的赞美。”

    “要等一会吗?”少年抬头望了一眼人类的背影,老者似乎对他有些好感。

    “希望总是美的,让他怀着希望感受灭亡吧。”

    少年明白了,解开身上的包袱,从里面取出一只环形王冠,双手捧持,恭恭敬敬地给老者戴上。

    王冠上面竖立着数十条小小的蛇形,有经验的人会知道,这顶王冠只属于舍身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