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二十四章 幻术偷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每隔一个时辰施展一次务虚幻术,小蒿的修行由此进入了新阶段,开始的时候她很不开心,觉得耽误了自己的睡觉和吃饭,可是第一天过去之后,她简直迷上务虚幻术,甚至进行不定时“偷袭”。

    豢兽师们从灵王那里得到提醒,小心地防护三田,虽然是同一支队伍中的伙伴,谁也不愿意泄露自己脑海中的记忆。

    这种练习对他们也有好处,三田是魔族最擅长攻击的目标,强化之后抵抗力会更强。

    一场持续不断的战斗开始了,小蒿的偷袭越来越频繁,到了防不胜防的程度,豢兽师们的心态从玩乐变成了狂躁,又从狂躁变成了惊恐,这样的变化反而激起小蒿更多的兴趣。

    “我浪费了三年时间啊。”每当有豢兽师请求她休息一会时,小蒿都会坚定地摇头,“早知道务虚幻术这么好玩,我刚学会的时候就该用在你们身上。”

    小蒿的务虚幻术还很弱,技巧也不够纯熟,常常因为过于兴奋而功亏一篑,头三天,豢兽师们还都能抵挡得住,尤其是妖族,他们对幻术的抵抗力天生就比较强,反倒是重新修行的二十多名道士感到力不从心,他们散修内丹不够强大,又没有加持根本隐遁之法,三田的防护因此一落千丈。

    道士们v←长v←风v←文v←学,⊙≧◎t也是最不服气的一群人,包括杨清音在内,都在想方设法保护自己的记忆,道统法术、散修法术、自然道法术、炼兽法术,甚至连妖术都被纳入选择范围,慕行秋也暗中帮忙,通过杨清音提出不少有益的建议。

    道士的三田防护能力每个时辰都在提升,有时候甚至还能发起反击,小蒿的重点攻击目标只好转为妖族。

    三天之后,小蒿的务虚幻术终于能够突破个别妖族的防护了。她遵守慕行秋定下的规矩,进入脑海之后立刻退出,从来不会乱看,更不会尝试摧毁,但这并不妨碍她露出一副“宝贝到手”的得意神情,豢兽师们个个自危,谁也不敢放松防护。

    第一个被小蒿突破泥丸宫的其实是秃子,他根本没有防护,务虚幻术一进一出他也察觉不到,小蒿反而觉得无趣。第二个被突破的是殷不沉。他本来也算是中妖,可是没有炼兽之法的支持,在船上成为最弱者之一,他的脑子早就被异史君弄成了一团浆糊,小蒿进去就出来了,同样觉得没意思。

    她要向更有难度的目标发起进攻。

    老撞就这么被盯上了,他是兽妖,对幻术的天生抵抗力更强一些,炼兽之法学得也不错。他的大王虎已经达到餐霞境界,共同施法的时候抵抗力更强。

    第七天夜里,老撞的泥丸宫防护被突破了。

    老撞是一名痴迷的豢兽师,从来不让他的大王虎住在下层的兽舱里。而是与它同吃同住,就像是一对兄弟,彼此间的灵犀更是没有片刻中断。泥丸宫被突破的时候,他从和大王虎同时从睡觉的地板上跳起来。发出的吼声汇集在一起,传出几十里,惊醒了整艘船的豢兽师。

    然后一妖一虎气势汹汹地走出房间。到处叫喊小蒿的名字,要跟她拼命。

    小蒿跑出去了躲了三天,务虚幻术却没有停止,于是船上或者海上时不时就会响起一个愤怒的声音:“小蒿!给我出来!”

    第十一天,小蒿没有用来休息,事实上,她发现练功并不耽误吃东西,至于睡觉,完全可以利用施法间歇小睡一刻钟,唯一需要注意的是不要被发现,她现在是全体豢兽师的“公敌”。

    这一天,她决定提升难度,将施法目标再次转回道士们身上。

    踏浪城离浮海城很远,战船也需要休整,大多数时候不能飞在天上,这趟行程大概要用一个月时间,足够小蒿胡作非为。

    几日来,道士们没有放松警惕,他们预设的敌人不只是小蒿,还有未来肯定会遇到的半魔,因此对提升三田防护非常在意,找出不少有效的法术,虽然都比不上道统的根本隐遁之法,却已经让他们的防护大大超过了妖族。

    杨清音倒是找出了根本隐遁之法的详细记载,结果发现它与泥丸宫传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于他们这些重修之后从未在祖师塔中存想过的人来说,完全用不上。

    小蒿啃上硬骨头了,接连三天,船上只是偶尔响起愤怒的叫喊声,全都来自妖族豢兽师,那是小蒿休息时随便施展的法术。

    从踏浪城出发的第十五天,开始有道士提着法剑,一声不吭、满面怒容地到处寻找小蒿了。

    小蒿不得不带着幽寥躲在离船更远的地方,然后潜伏回来发起一次次短暂的“偷袭”。

    豢兽师们不管多么愤怒,都没有将小蒿当成敌人,因此任由她来来往往,只是不要在刚刚得手时露面就行,她总是得意洋洋,而且不加掩饰,这比偷袭更令人恼火。

    小蒿的目标越来越集中于同一个人,此人的泥丸宫最难突破,因此成为她的终极目标,起码是这段时间里的终极目标。

    杨清音并不是最强的豢兽师,与黑凰建立灵犀也比较晚,按理说防护能力不会特别突出,可她有其他豢兽师都不具备的两个优势:

    黑凰并非寻常异兽,而是由大妖化成,对炼丹和施法的领悟能力远远强于异兽和许多豢兽师本身,与杨清音就像是双身双脑,一个休息的时候另一个保持清醒,永不懈怠。

    杨清音的泥丸宫里还有慕行秋。泥丸宫里没有记忆,但它是脑海唯一的屏障,想夺取或摧毁记忆,就必须突破泥丸宫,有慕行秋在此坐阵,稍有波动就会引来反击。

    对小蒿来说,慕行秋就是山巅的旗帜、树顶最红的果实,只有击败他才算是成功。

    这可是一个宏伟的目标,小蒿的念心幻术才到第五层,突破杨清音与黑凰共同组成的防护就很困难,与慕行秋对抗更是难上加难。

    人生中第一次。小蒿心中生起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儿,非要击败慕行秋一次不可。因此,她也遭受到人生中第一次惨败,当她好不容易突入杨清音的泥丸宫,立刻就遭到强大的反击,她的泥丸宫被突破,慕行秋留给她一句话:“你还差得远。”

    差不多第二十天夜里,小蒿暂时放弃了尝试,让幽寥变成小船大小,在战船百里以外泛游。她仰面躺在龟壳上,望着满天繁星,打算小睡一会,醒来再想办法。

    这一觉很深沉,醒得也很快,不到一刻钟小蒿睁开双眼,头顶繁星不动,好像她只是眨了一下眼睛。

    身下的硬壳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这是幽寥在发出普通耳朵根本听不到的声音。与它的同类打招呼。

    小蒿翻身而起,果然在十几里以外看到了飞飞和灭世。

    灭世挺起将近十丈长的脖子,小小的脑袋上站着飞飞,他们在吸取更多的天地灵气。

    幽寥慢慢游过去。小蒿大声道:“两个小不点儿,你们走得真够远啊。”

    飞飞脱离存想状态,先运功防护泥丸宫,然后才回道:“小蒿师姐怎么也出来了?”

    “唉。被人家打得太惨,出来散散心。”

    “船上还有谁的泥丸宫没被突破,居然能打败小蒿师姐?”

    “别提了。反正厉害的人总有。”小蒿遵守诺言,没有提起慕行秋,“这么多妖族当中,我一直觉得你比较聪明,快替我想个办法?”

    “什么办法?”

    “比如说,有一个人的念心幻术比你和我都要强大,该怎么突破他对泥丸宫的防护?”

    “除了慕妖师,还有谁会念心幻术?”飞飞惊讶地问。

    “我这是比如,斗法总有相通之处,解决这个问题有助于我解决另一个问题。”

    飞飞认真地想了一会,这几年来他大部分精力都用在炼兽之法上,在念心幻术的修行上已经被小蒿落下,“你的幻术比我更强,我能试着进攻你吗?”

    “这是个好办法,你若是能成功突破我的防护,我就有可能突破……另一个防护。来吧,只用务虚幻术。”

    飞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让灭世的脖子缩到三丈高度,“我从来没用过纯粹的务虚幻术。”

    “那就更好了。”小蒿摩拳擦掌,“你一定要把我打败才行。”

    飞飞觉得压力好大,“我试试……”

    一道微弱的务虚幻术飘荡在小蒿周围,她不满地喝道:“用全力!”

    飞飞吓了一跳,务虚幻术倒是增强了一大截,瞬间逼近小蒿的泥丸宫。

    小蒿也要学慕行秋的样子来一次反击,她几乎成功了,飞飞的幻术被击退,她一路反攻,就要突破飞飞的防护时,发生了一件怪事。

    两道务虚幻术居然融为一体,互相进入对方的脑海,两座泥丸宫都当成是自己法术,未做任何阻拦。

    小蒿和飞飞同时停止施法,惊讶地互相看着,然后又低头看向自己的异兽。

    “这两个家伙居然是一伙的。”小蒿又好气又好笑。

    她与飞飞在施展务虚幻术时都不知不觉地用上了玄武的内丹,谁想到它们产生的法力与法术竟能融合。

    “哈哈,这倒是……我好像找到了一条新路。”小蒿低头冥思。

    飞飞摇摇头,他注意到的是另一件事,“小蒿师姐,是我眼花,还是你真有两个泥丸宫?”

    “是你眼花。”小蒿随口道,过了一会抬起头,“两个泥丸宫?”

    “嗯,一个是白色的,跟大家一样,另一个好像是……好像是淡蓝色的,我从来没见过。”

    小蒿微微皱眉,“肯定是你眼花了。对了,你刚才接到一封信?”

    小蒿隐隐觉得心慌,很不情愿提起两个泥丸宫,于是转移话题,她在飞飞的脑海中只停留了一瞬,看到了最近的几段记忆。

    “哦,是这个,我想等修行结束之后再交给灵王。”

    飞飞拿出一卷纸。

    小蒿不客气地施法夺过来,这是一张符箓,之前化为鸟形飞过来,落入飞飞手中才变成一卷纸。小蒿认得上面的标记,“小青桃的信,我先看看有没有提到我。”

    小青桃与杨清音经常通信,飞飞因此没有特别着急送回战船。

    纸符空白的地方写着一行字:

    皇京失守,浮海城被困,速援。

    (本卷结束)(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