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二十章 妖族不可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洪福天轻轻转动手里的墨玉神像,对着并不存在的听众说:“古神蛇身人面,乃是人类与妖族共同的神灵,死亡、慈悲、无差,乃是古神教最重要……”

    他说不下去了,这样的老生常谈连他自己都无法说服,何况意志坚定的踏浪国怀璧王子?

    十多万名妖族俘虏正在城外的临时营地里等候宣判,若非洪福天力保,他们早已被公开处决,可是来自怀璧王子的压力越来越大,许多人类散修也被说动,都觉得应该杀死俘虏,与舍身国彻底决裂。

    洪福天叹了口气,抗魔的最大阻力居然是人类与妖族之间的对立与仇恨,他事先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阻力会如此强大。

    “大概因为我是非妖吧。”洪福天自语道,作为生活在夹缝中的族类,非妖两边不讨好,因此很难设身处地体会人类与妖族彼此间的恨意。

    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一道身影风风火火地闯进来,相隔几步跪在地上,抬头激动地说:“师父……”

    洪福天笑了,徒弟总是这么不稳重,他将神像放在身边的桌子上,招手示意徒弟起身,“我以为你们一个时辰之后才能到。”

    欧阳槊恭恭敬敬地磕头之后才站起身,“飞船一个时辰之后到达,我急着%≧见您,所以先飞过来了,灵王马上也会赶到。”

    “灵王一个人?”洪福天想知道慕行秋是否也在其中,但他承诺过要保密,不能直接询问。

    欧阳槊显然还不知情,“不只是灵王,还有秃子和老撞……”

    洪福天微微一愣,他认得老撞,知道那是一只兽妖,正想开口。外面的散修进来通报,怀璧王子到了。

    散修如今是一支极为重要的势力,而且绝大部分是人类,怀璧王子很愿意与他们结交,甚至希望能将散修纳入踏浪国的符箓师军队当中,所以他亲自来见洪福天,而不是坐在王宫里等待拜见。

    怀璧王子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三名符箓师和三名散修,洪福天立刻明白自己在这场争执中越来越孤立,散修门派众多。聚在一起并不容易,战斗一结束,“洪师”就成了一个虚名,在争夺人心的战斗中,他处于绝对劣势。

    怀璧王子满面春风,先与洪福天互相行礼,热情地与欧阳槊互道久仰,然后介绍跟来的符箓师与散修,不经意间。他成为这间小书房的主人,洪福天微笑着靠边站,看着徒弟与王子一见如故,心里暗暗摇头。只能甘拜下风,承认自己的确不擅长这种事情。

    洪福天能够走入荒野向野兽传播教义,能在生死关头与强者唇枪舌剑地辩论,一旦对方客客气气。他就没办法了。

    怀璧王子向桌上的墨玉神像深深鞠了一躬,表示对古神的敬仰,“欧阳修士听说过吧。就是这尊神像在一个月前制造奇迹,杀死一名半魔,打破肉身大祭,保住了全城军民的性命。”

    欧阳槊惊诧地看着神像,他听说过踏浪城的事情,原以为神像会是一件法器或妖器,现在看来,这就是一件普通的玉像。

    洪福天唯有苦笑,只有他知道墨玉神像的秘密,却不能说出来。

    寒暄一会之后,又有人送来更多椅子,众人落座,三名符箓师却站在怀璧王子身后。王子进入正题,“人类与妖族的战争已经开始了,踏浪国曾经犯过错误,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们将妖族和魔族的凶残看得更清楚,反抗的意志也最坚定。踏浪国如今有二十万大军,随时都能北上。涂、卢两国也是人心思动,眼看着就会背离妖魔,重归人类阵营。听闻豢兽师里有不少修士和从前的道士,只要你们高举义旗,天下自然云从响应,踏浪国愿做第一支投效力量。”

    欧阳槊没做好准备,听得一愣一愣的,不好意思地说:“我提前来踏浪国是见师父的,抵抗魔族我肯定参加,可是大事要由灵王决定,我……”

    怀璧王子微笑,“那是当然,可是抗魔大业人人有责,咱们先聊一聊也无妨。听说灵王从前是道士?”

    “庞山道士,道门杨家之女,道统退隐,她是极少数自愿留下来的道士,也是炼兽之法的开创者之一。”说起灵王,欧阳槊十分自豪。

    “可敬。”怀璧王子叹息一声,“道统斩妖除魔十几万年,最后却以退隐收场……唉,多说无用,这场战争终归要由人类自己承担。人类并不弱小,数量百倍于妖族,千万倍于魔族,只要大家肯联合起来,你出一点力我出一点力……”

    洪福天不得不插一句,“咱们最大的威胁是魔族,妖族可以争取过来……”

    “不然。”怀璧王子打断洪福天,“妖族从前就是魔族爪牙,现在更是甘当走狗。争取妖族,怎么争取?难道就为了击败魔族,人类就要向妖族低头吗?那倒是妖族一直以来的梦想。”

    “这不是谁向谁低头的问题。”面对王子的咄咄逼人,洪福天必须保持耐心,“我的意思是:人类当中也有投靠魔族的,妖族当中也有一心反抗魔族的,没有必要再分人类与妖族,只要是抗魔力量,皆可联合。”

    “呵呵,妖族反复无常,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在关键时刻背叛人类?还有一点,妖族是魔族最常用的施法材料,与他们联手,岂不是留一个隐患在身边?魔族出手,人类如何应对身边的妖族?”

    后一个理由尤其具有说服力,虽然肉身大祭不分人类与妖族,但是准备时间很长,其它魔族法术却随时能够借助妖族的身躯施展。

    众人纷纷点头,散修为了制造法器,与妖族的接触更多一些,因此更认同怀璧王子的说法,你一言我一语地表示的确如此。

    洪福天只能提醒众人,“没有妖族一个月前的里应外和,咱们可夺不回踏浪城。”

    “我不怀疑部分妖族的好意。”怀璧王子微笑道,早已料到洪福天会抛出这件事,“我怀疑他们能否抵抗魔族的拉拢与法术,迄今为止,我还没有见到奇迹。人类自身就已四分五裂,团结不易,再加入妖族,只怕会让团结更加不易。就算我能信任妖族,圣符皇朝呢?其他诸侯国呢?他们与妖族连年交战,能接受妖族吗?我不得不提醒诸位,踏浪国曾经可耻地投降妖魔,现在正努力回归人类阵营,就算要联合妖族,也不能从踏浪国开始。”

    洪福天哑口无言,他的确争不过怀璧王子,甚至觉得对方说的话有些道理,踏浪国刚刚摆脱妖族的奴役,这时候带着一群妖族参加抗魔,只怕更会引起其他人类的猜疑。

    欧阳槊一直在静静地听着,他的确没做好准备参加这样一场争论,怀璧王子有着明显的领袖气质,说的话也都有道理,欧阳槊基本认同,可他必须为豢兽师说一句话,“我们的队伍里有不少妖族,我能保证他们绝不会为魔族所用。”

    怀璧王子轻轻一笑,“我相信欧阳修士的保证,更相信灵王的实力,可是踏浪国受过一次耻辱,绝不会再次向妖族敞开大门。古神在上,人类不需要向妖族低头!”

    房间里鸦雀无声,人人都感到再为妖族辩解似乎就有背叛人类的嫌疑,洪福天师徒没有被说服,只是在想回应的言辞。

    砰的一声,房门又被推开了,一具高大身影弯腰进屋,随后挺起胸膛,粗声道:“不用低头,抬头就行。”

    “老撞!”欧阳槊大喜,他现在急需帮助,“灵王到了?”

    老撞点头,让开一边,在身后就站着杨清音,秃子则从兽妖肩上出现,笑嘻嘻地打量屋内众人,只对洪福天点下头。

    怀璧王子脸色不大好看,他下过严令不准任何妖族进城,眼前的兽妖特征明显,却能畅通无阻,显然是避开了符箓师与散修们设下的重重禁制。

    他假装看不到那只几乎跟屋子一样高的兽妖,向女道士微微躬身,“灵王大驾光临,踏浪国不胜荣幸。”

    “嗯,我也挺荣幸的。”杨清音目光转动,最后落在桌子上那尊墨玉神像身上。

    灵王不太客气,怀璧王子也不说套话了,“我们正在讨论如何对待妖族的事情,灵王有何高见?”

    “我就是一群豢兽师的首领,抓异兽、炼兽丹我有点经验,对别的事情都不太了解,更没有高见。我也不觉得妖族需要咱们如何对待,想打魔族就站出来,不想打、不敢打就老老实实躲在一边,妖族如此,人类也如此。”

    怀璧王子冷笑一声,对道门之女的印象立刻变差三分,“光是站出来可不行,抗魔力量必须联合……”

    “能联合最好,不能联合又能怎样?这个世界并不完美,有人弱小,有人胆怯,有人愚昧,有人固执,谁能将他们都联合进来?联合是件好事,不能的话,就必须有人挺身而出。没办法,咱们要自保,就只好将所有人一块保护。”杨清音指着墨玉神像,“我没什么高见,听听古神怎么说。”

    怀璧王子吃了一惊,灵王“无需联合”的观点可不在他的预料之内,至于“古神怎么说”更是无稽之谈,可目光还是不由自主转过去,然后他惊讶地张大了嘴

    墨玉神像竟然活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