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一十八章 真幻之躯的坦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脉不是瞬息台,做不到一传千万里,临时创建的王脉传送距离更短一些,慕行秋原处转了半圈,很快就在西南方百里之外看到一名妖术师正全身燃烧着从空中跌向海面。~,

    王脉需要祭品,隐士到来时献祭了拓勇和不知多少名妖术师,想要原路重返舍身国,还要牺牲同样数量的祭品,只有第一传没有祭品,因此距离也最短。

    舍身王对神灵丹志在必得,为了不引起太多怀疑,开始只派来一名二品妖术师,不仅成功骗过了魔族,也骗过了慕行秋。

    追赶已经没有意义,何况慕行秋眼下还有一个大麻烦要处理:玄武飞霄暴怒了。

    飞霄一直以来躲藏得都非常好,通常与岛屿、高山融为一体,原身逐渐缩小,几乎有数万年没跟人类或妖族打过交道,只是偶尔与其它异兽交流,若不是豢兽师们与异兽建立了灵犀,它的秘密大概永远也不会泄露。

    飞霄不喜欢战斗,也不擅长战斗,多年的炼丹生涯令其它功能更加弱化,骤遇强敌只能以神灵丹迎战。

    神灵丹就是它的一切,哪怕是丢失一颗也会令它发狂,而且在它单纯的脑子里,是区分不出谁是强盗的……

    “人类!”中间的头颅怒吼,试图吸回剩下的十几颗神灵丹。

    慕行秋马上施展幻术,将神灵丹全都吸到自己身边,异兽的力量的确强大,飞霄的吸力能够移山填海,掀起重重巨浪,可它不懂用力技巧,在幻术的化解之下,吸力全都发生偏移,对慕行秋完全没有影响。

    黑凰驮着杨清音飞来,暴怒能够挣脱困兽之术。但也让飞霄极易疲劳,杨清音重新施展法术,以更快的速度再次将它困住。

    飞霄一步步向慕行秋靠近,它察觉到了危险,可是舍不得剩下的神灵丹,无法就这样逃走。

    “我的红丹!”一颗头颅大叫。

    “就要好了。”杨清音说道,心里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那个淡蓝色的真幻好像就是慕行秋本人,因为只有跟他在一起,她才会如此镇定从容。相信一切难题都能解决。

    飞霄整个身子都离开海面,飘在空中慢慢靠近神灵丹,脖子伸到两丈多长,它希望夺回神灵丹,又不想成为俘虏,心中犹豫不决,动作也拖泥带水。

    在困兽之术的影响下,它的六只大眼睛渐渐合拢,噗噗两声。左右两颗头颅缩回壳内,只剩中间一头,脖子也在变短,终于眼睛闭上。脑袋倾斜,四肢低垂,没能敌过困兽之术,进入了彻底的昏睡状态。

    杨清音长长吐了口气。黑龙和飞霄是捕捉过程最艰难的两只异兽,总算没有失败。神灵丹被舍身国夺走是件憾事,还会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但她现在都不在乎了。

    “你真是小蒿的真幻?”杨清音跳到飞霄的背上,操纵它降回海面上,目光仍然停在淡蓝色的慕行秋身上。

    慕行秋绝不愿意当面对杨清音撒谎,甚至想干脆说出实话,事态变化太快,杨清音也不应该被蒙在鼓里。

    “这可不就是我的真幻。”小蒿的声音传来,她离开飞船,提前赶来了,笑呵呵地冲慕行秋招手,“回来吧,你的任务结束了。”

    “告诉她吧。”慕行秋说。

    “告诉她什么?”小蒿睁大眼睛,惊奇的样子要多像有多像。

    慕行秋转向杨清音,一边从空中降落,一边说:“我不是小蒿的真幻,这就是我,三年前左流英将我的魂魄从止步邦里置换出来了,一个多月前我才在镇魔岛凝成这具身体。”

    杨清音冷冷地看着淡蓝色的身躯,好像听到一个不合时宜的笑话。

    小蒿飞过来,发出的就是这种不合时宜的笑声,“瞧瞧我的真幻是不是很有我的风格?都这么喜欢开玩笑。快点回我的泥丸宫里来,要不然我生气啦。”

    慕行秋不想再隐瞒了,杨清音已经完成困兽之术,不用再担心她接受不了真相,而且他真心想为她分担重任。

    他没什么可说的,站在杨清音对面,盯着她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刹那间走过了一年四季,冬天的冰冷、春季的复苏、夏季的炽热、秋季的肃杀……

    “小蒿,跟我说实话。”杨清音也盯着慕行秋,问题却抛给小蒿。

    小蒿已经飞到十几步之内,听到杨清音的话,嘿嘿笑了两声,转身又要飞走,“我说的都是实话。”

    “你想让黑凰跟幽寥打一架吗?”杨清音仍然盯着淡蓝色的身躯。

    小蒿不怕黑凰,但她绝不敢与杨清音打架,嗖的一声飞走得更快了,声音远远传来,“是跳蚤看出来的,跟我没关系!我也没撒谎,都是慕行秋……”

    小蒿没影儿了。

    杨清音脸上仍然是一片肃杀之气,黑凰停在她头顶三丈高的空中,双翅展开,尾羽伸得笔直,像一柄黑色的巨大扇子。

    慕行秋居然感到一丝紧张,好像又回到了多年前的庞山致用所,在那里老娘杨清音就是霸主。

    “我可没有小蒿那么好骗……”杨清音总算对着慕行秋开口,声音更加严厉。

    远方的小蒿转过身,望着龟壳上站立的一对,掏出小乌龟幽寥,对它说:“好久没碰到这么好玩的事情,刚开始就结束了,唉,慕行秋真是没劲,而且明明是他不想泄露消息的,跟我没有关系啊,我只是想看热闹而已。”

    除了战斗与觅食,幽寥总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任凭小蒿晃动,头尾与四足荡来荡去,没有任何反应。

    “我知道你想什么。”小蒿用细细的声音替幽寥说话,“‘小蒿说得对,小蒿最无辜。’哎呀,老娘真出手啊!”

    “古神呐,那、那是灵王和道尊吗?”殷不沉从后面飞过来了,他追随的是慕行秋,因此一有机会就离开飞船,只是速度没有小蒿快。

    “老娘用上了太阴之火!”小蒿更加吃惊。扭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殷不沉,“她上一次施展出太阴之火还是借助跳蚤的力量,现在连黑凰也能了,这真是……这是爱还是恨?”

    殷不沉寻思了一会,严肃地说:“爱恨交织。”然后又担忧地说:“道尊能受得了吧?”

    “难说。”小蒿望着那团在阳光下也显得刺眼的太阴之火,慕行秋的真幻之躯似乎都被烧着了,“老娘要的是完完整整的慕行秋,不是一个半透明的魂魄。你要小心,老娘待会就来收拾你。”

    “啊,为什么收拾我?我一直在说实话。是你们不相信我。”

    “老娘不管这些,收拾过你就是收拾我,可我跟她这么久,炼兽之法的细节一多半是我加以完善的,功劳不小,所以,我想我没事。殷不沉,这些年你跑哪去了?”

    小蒿抓着小乌龟伸到殷不沉面前,幽寥不再装死。昂起头,用两只圆溜溜的小眼睛严厉地盯着半妖。

    “我、我一直在找灵王,你们神出鬼没的,我没找着……”殷不沉越说越心虚。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马上自我安慰道:“怎么可能?灵王绝对不会伤害道尊,道尊没事,我也没事。”

    “灵王飞过来了。你的道尊好像被烧没了。”

    杨清音与黑凰一前一后贴着海面飞来,昏睡状态的飞霄游在海里,的确没有慕行秋淡蓝色的身影。

    殷不沉大吃一惊。脑子立刻不听使唤了,也不仔细想想慕行秋的下落,转身就要飞走,却被小蒿一把抓住。

    “别跑,老娘已经看见你了,你跑了我怎么交待?”

    “段道士、小蒿祖宗,您饶了我吧,我没得罪过你啊,让我避避风头,过两天我再回来……”

    “那可不行。”小蒿握着殷不沉的手臂不放,笑嘻嘻的迎接杨清音。

    殷不沉几番挣扎,却不敢太用力,眼看小蒿真不会放手,只好尽可能缩成一团,希望不会受到注意。

    杨清音满面冰霜,从小蒿和殷不沉身边飞过,对他们视若无物。

    小蒿吐了下舌头,殷不沉出了一身冷汗,心刚刚放下,杨清音突然在空中止步转身,“慕行秋的消息到此为止,你们两个不准再往外泄露。”

    殷沉急忙点头,嘴闭得紧紧的,生怕一开口就犯错。

    小蒿也点头,“秃子怎么办?连他也不告诉吗?他跟跳蚤关系好,早晚会弄清楚的。”

    “我来告诉秃子,你们只管自己保密就好。”杨清音说,看到他们再次点头之后,冷着脸飞走了。

    殷不沉望着杨清音的背影,大惑不解,“看样子道尊住进灵王的泥丸宫了,可是灵王的样子……不像是久别重逢啊。”

    “你懂什么。”小蒿松开殷不沉的手臂,远远地跟在杨清音身后,“她要独享这份高兴,等着瞧吧,老娘马上就会公布一连串决定,其实那都是慕行秋的主意。”

    “你能猜出道尊的想法?”殷不沉没有受到惩罚,心里很高兴,跟在小蒿身后亦步亦趋,最近一段时间他在揣摩慕行秋的真实意图时总是犯错,很想听听别人的看法。

    “还用猜?那可是慕行秋,左流英和龙魔千辛万苦将他的魂魄置换出来,绝不是为了传播自然道法术,更不是为了对付舍身国王族和几名半魔。”

    “嗯?”殷不沉还是不懂。

    “战争,笨蛋,慕行秋不会坐等魔族重塑身体打过来,他要主动打到望山去。昨天他还没有拿定主意,可今天……嘿嘿,你等着瞧吧。”

    殷不沉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猜错,他突然不想再跟随慕行秋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