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一十六章 王族的法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放出务虚幻术,见到了拓勇脑海中的景象:一大群拓氏王族子弟,至少有一百名,排列整齐,正在一座宽阔的地下大厅里联手施法,众妖中间树立着一座蛇形雕像,那就是王脉所在。√∟,

    慕行秋并不认识这些妖族,拓勇认识,还跟其中一些同族子弟有着复杂的恩怨,大厅里没有看到舍身王的身影,可是除了他,没有谁能调动如此众多的拓氏子孙。

    最让慕行秋惊讶的是,这些拓氏王族子弟的施法方式与道士出奇的相似:右手持法器,大都是剑,左手捏法诀,偶尔还会召出一两件辅助法器,用骨角代替铜玉,作用都差不多。

    大厅里的众妖似乎察觉到有外人在窥视拓勇的脑海,场景迅速发生变化,拓氏子弟的面孔模糊不清,中间的蛇形雕像却越来越清晰,并且越来越大,最后占据了拓勇的整个脑海,石制雕像空洞的双眼在寻找什么。

    “你是谁?”蛇像开口了,声音显得很遥远。

    “你从前是哪家道统的弟子?”慕行秋在拓勇的脑海中提问,一半是猜测一半是直觉,拓氏王族能学会道统法术,肯定是得到了道统弟子的帮助。

    蛇像轻声冷笑,渐渐退却变小。慕行秋察觉到危险,急忙收回幻术。果然,出云角里分出一道单独的白光,正射向慕行秋的真幻之躯。

    能凝成光的法术起码相当于注神境界的实力,纵有折扣也不容小觑。慕行秋的第八层幻术发挥不出全部实力,用来迎战白光有些勉强,自然道法术更是普遍孱弱,必须配合逆术才能发挥奇效。

    召山岛上不缺天地灵气和不洁之气,慕行秋将逆术约束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正好裹住袭来的白光。

    白光像是在微风中燃烧的香,末端迅速变红、迅速消失。一点点向后退却。

    出云角收回其它几束白光,全力向慕行秋进攻,却仍然无法挽回颓势,逆术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多久,总共也没施展过几次,拓氏王族对它毫无了解,隐藏在舍身国的道统弟子同样没有准备。

    欧阳槊和飞飞终于能够缓口气,他们两个根本不是出云角的对手,能坚持这么久,都是因为舍身国也怕惊扰到飞霄并未使出全力。两名豢兽师倒有自知之明,谨慎地留在龙头上,维持岛上仅剩的一块净土,没有参与斗法。

    “小蒿师姐的真幻……好像比她本人还要厉害。”飞飞既敬佩又疑惑,他对真幻所知不多,所以也说不出什么。

    “是啊,没想到段道士到现在还有深藏不露的绝招,不愧是‘左流英第二’。”欧阳槊同样惊讶。

    白光已经缩到只有一丈长度,慕行秋虽然占据优势。却也暗暗心惊,抵消注神境界的法术并不轻松,为了化解白光,逆术消耗量巨大。若不是半魔事先在岛上散播了大量不洁之气,光凭周围的天地灵气,根本就不够用。

    慕行秋开始还留有余力,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努力调集整座岛上的天地灵气与不洁之气,以求尽快击败出云角。

    以真幻之躯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气体旋涡,整个召山岛都受到影响。就连天上的乌云也受到吸引缓缓下降,两种气体互相碰撞激荡,没有念心幻术也生发出大量闪电,轰轰的雷鸣此起彼伏。

    牙山黑龙常年蛰伏于潭底,绝不是一条胆子很大的异兽,天地间风云变幻,比刚才的白光法术更令它心惊胆战,噗的一声,它缩成了两丈多长的蟒蛇,绕着欧阳槊飞了一圈,一头扎向地面的树林里,再也不肯升上来了。

    欧阳槊接连发招也没办法将黑龙召回来,只能不好意思地承认,“我的炼兽之法太弱,才是吸气境界……”

    “没关系,现在也用不上黑龙了。”飞飞安慰道,心中其实也有些惶恐,“就怕天地灵气不够用,会惹恼飞霄。”

    这正是自然道法术的缺点,为了与道魔两派的法术抗衡,它需要大量的天地灵气与不洁之气,就连开创者拓开成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一心想要提前打破止步邦,以神树的力量消融世间一切以修行丹为基础的法术。

    仅仅是为了消解一道注神境界的白光,慕行秋就得动用方圆十里之内的天地灵气和不洁之气,而召山这两种气体的浓度远远超过普通地域。

    白光缩到只剩五六尺了,手握出云角的拓勇用另一只手拼命拍打脑袋,“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它能消除其它法术……是,消除……慕行秋……镇魔……”

    他说不下去了,出云角里涌来的法术太强大,逼问出了真相,也摧毁了头脑与身体,他颤抖了一会,猛地抬起头,吐出一大口血液,血液粘稠得像是冷却的浓粥,一到空中就变成碎块,事实上他的身体在踏浪城已经半死,与活人不太一样了。

    “我是……王族子弟!”拓勇脑子里只剩下那些最为根深蒂固的念头,“我是……拓氏后裔,谁也不能……谁也不能……”

    砰!白光终于完全缩回出云角,同一瞬间,兽角与握着它的半妖一块爆炸。

    慕行秋立刻收回逆术,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好在真幻之躯不需施法也能飘在空中,他不至于跌落。

    拓勇死了,事实上,他已经死过一次,这一回再没有任何法术能让他复活。

    剩余的天地灵气与不洁之气迅速退去,空中云开雾散,慕行秋惊讶地发现天就要亮了,他低头望去,看到地面在晃动,战斗好像还没有结束。

    “飞霄!飞霄苏醒了!”飞飞一把抓住欧阳槊的手腕,“召唤黑龙,我带你们离岛。”

    半魔之前设下的禁制已被打破,飞飞找回了与灭世的灵犀,可以施展瞬移之术了,他望向小蒿的“真幻”,不知道是否该将他也带走。

    慕行秋摇摇头,飞霄是被他的法术提前惊醒的,他得留下来帮助杨清音。

    飞飞和欧阳槊消失了,黑龙直到离岛仍保持着蟒蛇形态。

    慕行秋控制真幻之躯缓缓降落,穿过一重禁制和一层繁茂的枝叶,又一次见到了杨清音。

    她正围着一块巨石绕行,步伐暗合天象,周围悬浮着十几件道统法器,鸟类形态的黑凰停在巨石顶端,与杨清音共同施法。

    慕行秋记得这个地方,那块巨石从前是召山大光明通鉴宝镜的底座,他曾经与同门道士一块在此瞻仰。

    往事如在眼前,他、芳芳、杨清音、秃子一块站在镜子前,照见内丹、去除心魔,秃子看见自己的头颅跟山一样大……

    杨清音一直在专心施法,对外面发生的事情毫无所知,只是察觉到有东西穿过了禁制,于是抬头看了一眼。

    淡蓝色的慕行秋飘在空中,与她对视。

    目光交织在一起,大光明通鉴宝镜似乎还留有余威,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的心境。

    慕行秋看到的是一座沸腾的湖,杨清音跟他一样,从来没形成过道士之心,如今更是一点不剩,她有许许多多的愿望与计划,每一个都很紧迫,时间却总是不够用,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心境不可能平和。

    再往心境深处望去,慕行秋看到了自己的影像,仿佛倒影,仿佛早已存在于那里。

    杨清音看到的是一片冰冻的湖面,那不是平静的道士之心,更像是某种法术造成的结果,她在冰下看到成片的星云树,与她对望山的记忆几乎一模一样。

    她露出一丝微笑,以为这是自己眼中的幻象。

    她的确很累了,一天一夜的连续施法,快要耗尽法力,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飞霄提前醒来倒是一件好事,不过这也意味着困兽之法没有完成,待会捕捉飞霄时将会非常艰难。

    “真希望你是来帮我的。”杨清音笑着对“幻象”说,“太累了,真是太累了,这是你的重担,我不能丢下,可我真的有点扛不下去了……咱们的儿子也不见了……”

    慕行秋继续降落,与她凝视片刻,钻进她的泥丸宫,依然洁白,只是没有中间的人形。

    杨清音猛然警醒,如果这是敌人的法术……

    “我是小蒿的真幻。”慕行秋更不能透露真相了,他看到了杨清音的心境,真相可能会让她崩溃。

    她的确太累了,受不得太大的刺激。

    “淘气的小姑娘,为什么她的真幻不是左流英……”杨清音感到一阵倦意袭来,几番犹豫之后,她还是选择相信这个淡蓝色的身影,进入睡眠状态。

    慕行秋刚刚学会炼兽之法不久,让他完整地施展困兽之法是不可能的,不过杨清音的法术已到尾声,他只需要施法维持即可。

    杨清音一睡,黑凰退出灵犀状态,凤凰形态的她可一点也不妩媚,眼神极为严厉,似乎察觉到杨清音的变化,起身盘旋两圈,长长的尾羽扫过杨清音的头顶,发现她没有危险之后,又落回石顶。

    召山岛的晃动越来越剧烈,地面却没有裂痕出现,周围的草木也都稳稳当当。

    终于传来一声闷响,整座岛经历了一次瞬移,玄武飞霄与召山岛分离了。

    黑凰在空中起伏盘旋,慕行秋借助杨清音的眼睛看去,周围景物骤变,她的双脚正踩在一块斑驳的龟壳上。

    “是谁唤醒了我?”

    慕行秋第一次听到纯粹的异兽开口说话,话中满含愤怒,飞霄显然不打算与任何人类或妖族建立灵犀。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