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一十三章 魔选即道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什么法术?”

    “应该问这是什么状态,活人?死人?半生半死?魂魄离身?他原来的身体在哪?”

    “身体在哪不重要,杀死魂魄,元身自然也会衰朽。…≦,”

    “他中了无相魔音还能坚持这么久,也算是有点本事,如此特殊的身躯与魂魄可不多见,要将他带回望山吗?”

    “那不是咱们的职责,杀死他,把魔种取回来。”

    五名半魔有老有少,都是人类男子,先后说了一句话,互相看了一眼,迈步向淡蓝色的烟球走去。

    跳蚤前蹄抬起,重重落下,五道裂纹携带着刀光剑影分别袭击五个目标,半魔身上的黑袍瞬间变成了环环相扣的锁甲,挡住了来自脚下的进攻,火星飞溅,他们的步伐放慢了。

    “好一头凶悍的畜牲。”

    “小心,就是这头麒麟在牙山施展过太阴之火。”

    跳蚤曾经是杨清音的炼兽对象,双方的灵犀不太稳定,杨清音最后还是换为黑凰。没有豢兽师的引导,灵兽是发不出任何复杂法术的,跳蚤脚下的五行之金和头顶双角之间的白光,都是祖传的本能,被它激发出来,与世间法术截然不同。

    甲板没有多长,五名半魔与麒麟相距只有三十步左右,他们用魔甲抵挡脚下的刀剑,同时伸出双臂,对着麒麟施法。

    响声阵阵,一道道拇指粗细的黑气从半魔手中射出,像是一串串连珠箭,双方距离如此之近,响声刚起,至少五十支黑箭已经到了麒麟身前。

    跳蚤的两只前蹄不停地轻轻踩踏,继续以五行之金攻击敌人,同时摇头晃脑,两角之间形成白色光球。连续射出小小的珠子,击散射来的黑箭。

    淡蓝色的慕行秋就停在大光球后面,受到它的保护。

    无相魔音里附着一点魔种,击中目标三田之后本应立刻返回施法者手中,可慕行秋的三田没有被摧毁,里面的修行丹反而与魔种纠缠在一起。这既不是慕行秋的意愿,也不在半魔的计划之内。

    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五名半魔要取回自己的那点魔种,慕行秋却必须将魔种在三田之内彻底消灭,否则的话。他的修行丹将被毁掉。

    慕行秋什么忙也帮不上,全部精力都用在催动三枚修行丹上。

    跳蚤的两只前蹄踩踏得越来越快,甲板上的裂缝一条接一条地出现,头顶的小光珠像雨滴一样四处飞溅,唯独绕过后面的慕行秋。

    五名半魔步步逼近,速度却在放慢,双方距离太近,法术几乎就在眼前发出,稍一疏忽就会被击中。但半魔仍占据上风,他们小心翼翼地前进,是怕误伤魔种。

    “布阵。”一名半魔下令,距离足够近了。没必要再等。

    黑箭数量暴增,但是没有射向目标,而是停在空中连成一片,越来越密集。最后形成一个黑色的大球,将麒麟与淡蓝色的烟球包在里面。

    黑球慢慢缩小,麒麟射出来的小光珠开始还能射穿几个窟窿。没多久,就只剩下砰砰的响声。

    面对黑球,跳蚤感受到的是压力,慕行秋察觉到的却是拉扯力,三田里的魔种得到助力,正疯狂地试图冲出去,若是成功,带来的结果就是三田与修行丹同时被毁。

    战斗正在激烈地进行,破裂的甲板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前去搬取救兵的殷不沉迟迟没有消息,整场战斗只有一名心惊胆战的观众。

    拓勇实在太弱小了,五名半魔只是最初时瞧了他一眼,就再也没有注意他。

    半魔已经胜券在握,拓勇越发感到失落,他本应也成为半魔,从此牢牢站在胜利者一边的。

    他想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我叫拓勇,魔族留给我高贵的魂魄……”

    “高贵的魂魄?”五名半魔已经站稳阵脚,可以分心嘲笑半妖,“是不是有个声音对你说过这些话?”

    “对对,就在我的身体死亡之后,那个声音……”拓勇得到回应,心里非常高兴,将嘲笑忽略。

    “那个声音是你自己的,说的话自然也都是你自己喜欢听的,‘高贵的魂魄’根本就不存在,当初我还以为自己是人类第一代皇帝的后代呢。”

    “可是咱们毕竟与众不同,毕竟是魔选者吧?”拓勇可以不要高贵的魂魄,但是无法忍受平庸。

    一名六十多岁的半魔扭过头,冷冷地打量拓勇,“别胡思乱想了,咱们是魔选者,但是与身体、魂魄都没有关系,魔选者就是道选者,咱们都有道根。”

    拓勇大吃一惊,脱口道:“我没有道根!”

    “你有道根,只是没有成为道士,过了十四五岁之后,道根萎缩,就连道士也看不出来了,只有魔族能让道根复活,让你成为半魔。”老年半魔扫了一眼四名同伴,“这么简单的事情,许多半魔自己都不知道,他们的白日梦做习惯了。”

    另外四名半魔只是笑,对这种说法不置可否。

    拓勇呆了一会,“道统怎么会错过这些有道根的妖族与人类。”

    “道统不收半妖、兽妖弟子,在你们当中道根本来就很罕见,被错过很正常,至于人类,我们没有被错过,只是没能凝丹。”

    “你们都是道统弟子?”拓勇又吃一惊。

    “曾经是。”

    “道统居然没将你们除掉……”

    “哈哈,道统为什么要将我们除掉?十几万年来,魔种从来没有刻意接近过‘废根’弟子,在道统眼里,我们毫无用处,顶多算是一批比较强壮的人类,几年前道统退隐的时候,尚未凝丹的弟子大部分都被留下了,道统还指望我们成为人类的核心力量呢。哈哈。”

    一名十八九岁的半魔插口道:“没错,我本是星山弟子,六年时间未能凝丹,道统一退隐,我就被送回了老家。我加入军队,希望能够保护人类,可是人类早已衰朽,龙宾会虚有其表,帝王们到处找门路投降魔族,所谓的战争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捞取一点谈判的条件。我就是在这样的一场战争中被杀死的,然后我醒悟了:房子着了大火,人人都往外跑,我为什么要留在后面呢?我应该跑得比别人都快才对。”

    每个人都有自己成为半魔的理由,一老一少两名半魔相视一笑,互相点头致意,然后一块加力施法。

    黑球已经缩得很小了,里面的砰砰声也在减弱,战斗即将结束。

    拓勇将最重要的问题留在最后,因为他害怕听到彻底绝望的回答,“我……还能……成为半魔吗?”

    五名半魔同时扭头看着他,同时笑了起来,还是那名年老些的半魔开口:“舍身王没有告诉过你吗?任何拓氏王族子弟都不能成为半魔,即使你拥有道根,一旦查明身份,魔族也不会接受你。这是舍身王的要求,至于原因,你应该去问他。”

    拓勇如遭重击,原来自己什么都不是,一切都是梦幻,在梦里他制定了多么宏大的计划啊大概这就是舍身王不允许王族子弟成为半魔的原因吧。

    “你应该感到庆幸,道根给了你一次重活的机会,肉身大祭既能积聚力量,也能查找魔选者,有道根者,不管年纪多大,哪怕在道统眼里已是废根,也能在肉身大祭中活下来。我们会将你送回舍身国,让你继续当一名王族子弟。”

    “我不回舍身国。”拓勇连连摇头,他心里很清楚,回国之后自己将遭受处罚,连妖丹都没有的他将成为拓氏王族的废物,无尽的耻笑与羞辱,他现在就能想象得到,“我宁可死在这里,也不回舍身国。”

    “那就让你如愿,召山待会也有一场肉身大祭,我们会将你留在这里,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你还是会魂飞魄散。”

    “豢兽师里有不少魔选者,这将是一场盛筵。”

    “嘿,若不是为了这些魔选者,牙山之战怎么会让他们逃掉?”

    “这一次不会了。”

    五名半魔随意地交谈,法阵已经成形,他们只需维持即可,相比于杀死麒麟和慕行秋,他们更在意夺回魔种。

    远处的云雾里传来一阵轰鸣声,异光闪动,显然也在进行一场战斗。

    五名半魔不为所动,继续讨论战后能带走多少魔选者。

    拓勇又被遗忘了,目光望向远方,心想这大概是殷不沉叫来的援兵,那个胆小如鼠的海妖竟然没有趁机逃跑,实在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我会受到所有妖族的耻笑,包括殷不沉。”想到这里,拓勇的心沉到了底儿,慢慢向船边走去,与其死于肉身大祭,他更愿意自己结束生命。

    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拓勇茫然地低头望去,好一会才认出来那是一根舍身国的出云角。

    出云角很珍贵,通常都是舍身王赠予妖术师的,这一根为何流落至此?拓勇一直昏睡,没有这段时间的记忆,不知道二品妖术师漆巡天的事情。

    “拣起它。”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拓勇猛然一惊,回头望去,五名半魔仍在聊天、施法,对他没有半点在意。

    “拣起出云角。”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像极了慕行秋。

    拓勇慢慢弯腰拣起出云角,可他已经没有妖力,无法操纵这根珍贵的妖器。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