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一十一章 死而不散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殷不沉还是被半魔抓回来了,绿色的魔甲包裹全身,离将他完全吞噬不远了。

    慕行秋只盯着殷不沉看了一眼,目光就穿透他的身体看向躲在身后的东西。半魔知道自己被发现了,慢慢探出头来。

    那是一张恐怖的脸,半边如人类少年,嘴角微翘显露笑容,另半边却是骷髅,上边还沾着一点血肉,“我在这只妖族的脑子里看到一些有意思的记忆,都是关于你的。”

    殷不沉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救我……”

    半魔少年大笑数声,“他真的是非常非常信赖你,以为你无所不能,明明已经逃走却又跑回来找你。慕行秋,是这个名字吧?”

    慕行秋没吱声,他在默默观察,包裹殷不沉的魔甲并非某人发出的法术,它就是那名半魔少年的身体。

    站在水柱上的殷不沉慢慢转过身,露出更真实的情况,半魔少年的头颅就长在魔甲上,脖子伸得很长,也是绿色的。

    “瞧瞧他把我的脸弄成了什么样子。”半魔少年转过头,与殷不沉后脑勺对后脑勺,“他的法术很奇特,都是从你这里学来的吧?”

    “没错。”慕行秋回道,动了动手指,示意跳蚤不要轻兴妄动。

    “我之前应该听说过你的名字。”半魔少年正常的脸上显出一丝困惑,“这只胆小的妖倒是挺顽强,还没有交出全部记忆,在他之前,我肯定从别的地方听过‘慕行秋’这个名字,但是我觉得不太重要。所以没有特别在意,现在竟然想不起来了。你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吗?”

    “我做过的事情都很普通,你呢,从前也是普通人类吧?”

    “呵呵,有些人的普通是一辈子的事。有些人的普通只是在等待,我的前半生都在等待,一直到我十六岁这一年,也就是十四个月之前,魔族选中了我。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昏睡了十几年。突然睁开双眼,发现一切都是梦中所见,就连熟悉的亲朋好友,也都是幻象……”

    “你总是这么哆嗦吗?”

    半魔少年正常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殷不沉猛地转回身。面对慕行秋,伸出右手,“我不想……”

    殷不沉的想法已经不重要了,他正在被半魔控制,失去了从魂魄到身体的一切主导权。

    “自然道法术,真是个怪名字。”半魔少年的声音从殷不沉背后传来,话音未落,绿色的手心里射出一柄火焰形成的长剑。

    准确地说。这柄火焰剑不是“射来”,而是“传递”到慕行秋面前,这是一招自然道法术。一股不洁之气早已停在殷不沉与慕行秋之间,它既是法术的材料,也是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

    慕行秋就已察觉到这股不洁之气的存在,对他来说不存在通道的问题,周围的一切天地灵气和不洁之气都能用来施展法术,唯一的困难是如何保住殷不沉的性命。

    一面光盾出现在慕行秋身前。挡住了火焰之剑,半魔少年用殷不沉的眼睛看得清清楚楚。怪笑一声,发出第二招法术。这回是魔族自己的法术。

    慕行秋没有看到任何法术的痕迹,泥丸宫、绛宫、下丹田却同时遭到攻击,那是一股纯粹的力量,三田受到压力的挤迫之后他才察觉到力量的存在。

    拓勇的三田非常脆弱,只在绛宫里有一枚妖丹,抵挡不住魔族法术的进攻,慕行秋暂时还不想失去这具身躯,因此他稍微调整了一下,以真幻之躯的三田承接全部压力。

    他有三枚性质全然不同的修行丹,从未加持过道统的三田护持之力,只能以修行丹本身接战全部攻击。

    这是一个十分冒险的举动,三田护持之力是一种缓冲,即使失败,也能保住三田不毁,慕行秋却没有这种缓冲,一旦没能挡住攻势,结局就是丹毁身亡。

    慕行秋敢于冒险是因为他曾在踏浪城与魔先生斗过法,对半魔的实力大致有数。

    砰,像是两块裹着厚布的铁板重重地撞在一起,声音沉闷而又高亢,慕行秋接住了这一招,真幻之躯却被震得连晃三下,脱离了拓勇的身躯。

    半魔少年操纵殷不沉猛地转身,自己面对敌人,正常的半边脸上透着兴奋,“我看到了,你更不普通。我有点想起来了,你……应该是一个死人?”

    半魔少年的实力比麻先生还要高出一截,趁他说话的工夫,慕行秋出招了,首先是一招自然道法术。

    噗,声音轻微得像是捅破一层窗户纸,殷不沉与半魔少年却同时发出尖叫。

    慕行秋调集大量天地灵气围住殷不沉与半魔的脑袋,然后将灵气全都转化为声音,在外人听来这是一声轻响,对于灵气中间的四只耳朵来说,这却是一连串钻进耳中的炸雷。

    绿色魔甲与殷不沉分离了,半魔少年恢复原身,一手抓住自己的头发,满面怒容,就连骷髅那半边脸孔都显出几分怒意,他伸出另一只手,准备再次施法。

    慕行秋不再给半魔机会,主动离身,显出真幻之躯,随即施放第八层幻术。

    一道闪电击中半魔少年的额头,他正要反抗,一道务虚幻术已经进入他的脑海。

    这是一名好学的半魔,当他还是普通人类的时候就喜欢读书,常常废寢忘食,成为魔选者之后,更是孜孜不倦地阅读魔种的记忆。这些记忆都是宝贵财富,慕行秋扫了一眼之后,却只能将它们全部摧毁,这名半魔比麻先生强大一些,就连记忆中都附着魔族法术,任何复制行为都可能遭到反噬。

    慕行秋有过几次摧毁他人记忆的经历,数这一次最困难,就像是用一把锈钝的柴刀砍伐盘根错节的荆棘,看似刀刀砍中。却迟迟不能开出一条道路来,反而要提防自己不要被困在其中。

    半魔少年双手抱头,厉声喝道:“出来!”

    绿色的魔种涌入脑海,寻找入侵者,保护自己的记忆。

    务虚幻术摧毁记忆的效果不佳。慕行秋立刻改换战术,由七分虚三分实变成三分虚七分实,赤红色的闪电将半魔整个包裹,撕裂皮肤、烧焦血肉、击断骨骼。

    同时遭到两种形态攻击的半魔再次尖叫,可他还是比麻先生坚强,不仅没有认输。还向敌人发起了反击。

    慕行秋的三田又一次遭到毫无预兆的攻击,半魔有些慌乱,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敌人,因此兵分两路,同时攻击拓勇和真幻之躯。

    慕行秋施展了逆术。这是自然道法术最重要、最核心的招数,简单地说,它能中和并消解其它法术。

    半魔的进攻被化解了,慕行秋的念心幻术也消失了,半魔本身没有受到影响,他很惊讶,更多的是愤怒,他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再次变成绿色的魔种甲衣时却完整无缺。

    早在踏浪城与麻先生斗法时,慕行秋就已经发现逆术对魔种本身无效,它只是不能施法。却仍然能随意变形、随意发起直接的进攻。

    半魔少年对殷不沉已经不感兴趣了,绿色魔甲顶着头颅冲向船上的敌人。

    慕行秋能用的法术不多,身边的跳蚤倒是跃跃欲试,慕行秋没有让它迎战,而是让拓勇的手掌举起一直带在身上的出云角。

    出云角里还有四道舍身国王族的妖术,据说是专门用来对付半魔的。身为“盟友”。舍身王一定更了解半魔的弱点。

    二品妖术师漆巡天曾经用出云角发出第一道法术,是一条红白互相纠缠的蛇。出云角的第二道法术也是蛇,也是红白两色。却不是截然分明,而是互相混杂在一起,像是冰层里的血液。

    慕行秋犯了一个错误,竟然忘了收起周围的逆术,红白混杂的长蛇刚一离开出云角就消失在空中。

    他白白浪费了一道法术,还耽误了宝贵的时间,半魔少年冲过来了,绿色魔甲裹住他的一条手臂,与纯粹的魔种不同,半魔舍不得将自己的魔种让给他人,只是想控制敌人的行动,并将其杀死。

    慕行秋临危不乱,仍然不允许跳蚤参战,也没有收回逆术,而是操纵拓勇转身,将手中的出云角刺进半魔的脖子里。

    “我有不死之躯!”半魔吼道,可是绿色魔甲却不听指挥,裹住淡蓝色手臂之后,就再也不肯继续前进。

    “你早就已经死了。”慕行秋通过这场搏斗对半魔的了解更多了,“根本不存在所谓的魔体,魔族需要的是你们的魂魄,半魔就是魔族的炼魂之术,你们的身体已经变成法器。”

    半魔少年冷笑不已,他的魂魄有点特别,但是跟普通的死去魂魄有一点相同:他们失去了与外界沟通的能力,除了魔族法术注入的思维,再不能接受任何劝说。

    出云角轻轻划过,头颅与绿色甲衣分离,少年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惊恐,在掉至地面之前,一切神情都消失了。

    慕行秋立刻收回逆术,施展念心幻术将剩余的绿色魔种全部消灭,失去魂魄之后,它变得不堪一击。

    “道尊,一共来了十名半魔。”百步之外的殷不沉瘫坐在水柱上,他被吓坏了,连飞都飞不起来,只能提醒慕行秋最重要的事情。

    慕行秋看向海中的鲸鱼,知道战斗还没有结束,但他非常疲惫,必须回拓勇的泥丸宫里休息一会,可出乎意料的是,手握出云角的拓勇正用复杂的目光看着他。

    魔选者的魂魄死而不散,拓勇也符合这个标准,他的魂魄沉睡多日,终于醒来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