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零九章 流壤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殷不沉被慕行秋逼着修炼自然道法术,最困难的一步就是捕捉周围的天地灵气,无论他怎么努力,那些所谓的灵气就像是认识他但仍保持警惕的家犬:受到呼唤的时候犹豫不决地盯着他,偶尔走近两步,大多数时候却不肯做出任何动作。

    殷不沉知道原因是什么,他自己对天地灵气也心存警惕,妖族以不洁之气修炼,这是自古传下来的法门,突然间改换门庭,他心里接受不了,而且总觉得可能会有危险。

    半魔少年以妖尸制造了大量不洁之气,充斥于气泡之内,殷不沉突然发现,那种彼此间若有若无的警惕消失了,不洁之气才是养熟的“忠犬”,很愿意扑上来冲他撒娇,也很愿意接受他的一切指示,这是故友重逢的欢快喜悦。

    原来如此,殷不沉恍然大悟,心中有点埋怨慕行秋,为什么不早说明真相?害得他以为自己太笨,本来就不多的信心又下降一大截。

    半魔少年看出了什么,微笑中多了一份审视,“你好像也不是那么普通。”

    “我普通,非常普通,他们都是妖王、妖尊,我只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半妖。”殷不沉急忙收起喜悦之情,表现得可怜巴巴,不洁之气是很听话,但他面对半魔太紧张、太害怕,没把握一击成功,需要冷静一下。

    半魔少年也不急于杀死他,笑着哼了一声,“你是半妖,应该喜欢不洁之气吧?”

    “当然,妖族……都喜欢不洁之气。”殷不沉诌笑着说,不洁之气对妖族的身体其实是有损害的,但他们已经习惯于生活在其中,甚至用它来修炼妖丹,相形之下。天地灵气虽然无害,他们却有点受不了。

    半魔少年曾经是人类,应该很少呼吸到不洁之气,可是看他现在的样子,似乎比妖族更享受,“流壤,你知道什么是流壤吗?”

    “啊?”殷不沉听都没听说过,“牛嚷,是一群牛在哞哞叫吗?”

    “哈哈,蠢笨的半妖。流壤,流动的土壤,这是魔族对不洁之气的称呼,‘不洁’一听就是道统起的名字。”

    “哦,原来如此,我这么普通的半妖,哪能了解这些知识?您真是让我眼界大开。”殷不沉傻笑道。

    “流壤是个好东西,可以用来滋养魔种。据说远古异兽能将流壤与灵气互相转化,以保持对它们最有利的平衡。于是……”

    “于是魔族将异兽杀光,不让它们转化流壤。”殷不沉假装对半魔少年讲的故事很感兴趣。

    “最强大的那些异兽都被杀死了,还剩下一些,要么是能力太弱。不值得一杀,要么是躲得太深,不容易找到,比如这只躲在召山的飞霄。”

    “不管怎么说。魔族都已大获全胜。”

    “本来是这样,直到道统出现,道士们倒是挺喜欢异兽。甚至训练它们只产生天地灵气,并称它们为‘灵兽’。”

    “哦,怪不得九大道统都养着那么多的灵兽,原来是为了这个。”

    “这的确是其中一个原因,但魔族也不能就此认输啊。”半魔少年似乎很喜欢与殷不沉聊天,神情越来越亲切。

    “魔族肯定有绝招。”殷不沉的笑容也越来越谄媚。

    “算不上绝招,应该说是无心插柳吧,十几万年来,替魔族保留大量流壤的是你们。”半魔少年伸手指着殷不沉。

    “我们?”

    “就是妖族,你们生前呼吸流壤,死后吐出流壤,妖丹和血肉里全都是流壤,你们是忠诚的承载者与传递者,一点也没有贪污。”

    “嘿嘿,能为魔族做事是我们所有妖族的愿望与职责其实我们也用不洁之气……流壤做了一点事情,比如强化妖丹。”殷不沉壮起胆子辩解了一句。

    “所谓的强化妖丹中只是让它含有的流壤更多,等你死了,妖丹被毁,所有流壤都会释放出来。”半魔少年的手指慢慢转向半妖的一只眼珠,“妖丹越强者蕴含的流壤也越多,可就算是最普通的妖族,体内所藏的流壤也非常多,咱们所在的这个气泡,就是由一只普通妖族制造的,就一只。”

    殷不沉不停地眨眼,觉得对面的手指随时都可能插进自己的脑子里,脸上的笑容却一点没有减弱,“那些妖阵就是通过流壤起作用的吧,还有各种各样的妖器……”

    “你倒是挺聪明,不过妖族的法子太笨,你们不会直接利用流壤,只好借助于自己的躯体,妖丹蕴含的流壤最多,所以是最好的妖器,头颅、骨骼、角羽等物次之,至于血肉,就要依靠数量了。每次施展妖术,你们只能激发出一部分流壤的力量,却为此沾沾自喜。魔族就不一样了,我们直抵本源,能一次取出妖族体内聚集的大部分流壤。”

    “嘿嘿……”殷不沉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怪不得……道统……要将妖族杀光……”

    “妖族是杀不光的。”半魔少年的手指在两只水晶眼之间移来移去,好像在评比哪一只更完美,“世上存在太多的谎言,许多真相我也是刚了解不久,你知道吗?人类其实是妖族的后代。”

    “是吗?”殷不沉隐约记得异史君似乎说过这种话,但他实在不怎么感兴趣,此时此刻也是在假装。

    “嗯,人类是妖族的后代,在天地灵气的浸润之下,慢慢地失去了妖族的一切特征,也失去了从前的一切记忆。人类比妖族更容易产生道根,是道士最重要的来源,不过事情也可能反过来……”

    半魔少年展露微笑,鼓励半妖接着往下说。

    “长久呼吸流壤的人类,也可能变回妖族?”

    “聪明!”半魔少年大声称赞,“这就是为什么妖族杀不光的最重要原因,道统需要人类补充道士,可是总有一些人类天生喜欢冒险,从来不听劝阻,道统将不洁之气说得越可怕。这些人类越要去看看,有些死了,有一些繁衍生息,若干代之后产生新妖族。于是道统也变狡猾了,他们不再将妖族赶尽杀绝,而是保留一些,刻意制造妖族与人类的对立和仇恨,这样一来,人类世界得以稳定,道统也稳定了。道统付出的唯一代价是给魔种留下了滋养材料。”

    “您、您懂得可真多。”殷不沉笑容有点僵硬。他很清楚,半魔少年并非无缘无故对他说这些话。

    “你要知道,魔族对自己的成员非常开放,一切尽可按需索取,我对从前的旧事非常感兴趣,所以得到魔族的大量记载。”

    殷不沉想说这位半魔跟异史君有点像,可又怕对方觉得这是侮辱,脸上的笑容更僵硬了。

    “现在,我要请你帮我一个忙。”半魔少年的目光变得更加明亮。甚至露出几分孩子般的纯真。

    “您、您说……”殷不沉看到的却是一只野兽,正对着走投无路的猎物舔嘴唇。

    “牢牢记住我刚才跟你说过的话。”

    “呵呵,您可……说了不少,我尽量。”

    “用不着记那么多。就记得一件事,你的妖丹、血肉、骨骼、头发,就连你的每一个念头里都充满了流壤,也就是不洁之气。”

    “我恐怕想忘也忘不了。”殷不沉说的是实话。他甚至能感觉到不洁之气就在体内缓缓流动,像是一长串蚂蚁在爬行。

    半魔少年满意地点点头,“非常好。也不枉我在你身上花费这么长的时间。普通妖术只能激发出不到半成的流壤,妖阵激发出来的更多一些,也不到一成,我们这些魔选者大概能激发出六七成,已经很多了,但还不够好。我追求完美,发现如果让妖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潜力,将其献祭的时候就能激发出更多一些的流壤,甚至能达到九成以上。”

    “是吗?我的潜力……我没什么潜力,父亲总说我是废物一个。”殷不沉喃喃道,像是被吓傻了。

    “献祭不就是废物利用之法吗?渺小的妖族被献给流壤,进入到伟大力量的循环中去,用来施展不可思议的法术,由此成为强者的一部分。”

    “听上去……真是不错。”殷不沉脸色苍白,体内那种蚂蚁爬行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所以,你准备好了吗?”半魔少年的一只手慢慢伸向殷不沉的左眼,“你可能感到恐惧,也可能是兴奋,这都无关紧要,只需记得你的体内蕴含着无数的流壤,那是从你尚在母亲腹中时就开始积聚的力量,但它们不属于你,你只是一件容器、一个运输者……”

    水晶眼没有突起,反而向内深陷,压迫得脑子里隐隐作痛。

    殷不沉再也忍受不下去了,他的懦弱、胆怯、谄媚、卑鄙、无耻等等一切性格,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活下去,如果连这个最起码的要求也得不能满足,他还有另一副面孔。

    “去你妈的!”

    所有的不洁之法,无论是周围空气中的还是体内蕴含的,甚至连臆想中的不洁之气,都被殷不沉瞬间集中在一起,然后发射出去,他也来不及施展什么精妙的法术,就是直来直去。

    施法之后殷不沉立刻蹿了起来,也不管妖术是否击中了目标,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跑。

    他贴着海面在黑夜中飞行,不辨东西,直到数里之后才反应过来:第一,身后没有追赶者,他的逃亡成功了一半;第二,他飞错了方向,离慕行秋所在的小岛和召山都越来越远。

    慕行秋一定很想知道这些信息,尤其是望山派来的不是三名半魔,而是十名。

    殷不沉回头望着黑黢黢的夜,只想离是非之地更远一些。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