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零七章 小蒿的计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抬头望去,脸上露出笑容,“你什么时候拥有跟玄武一样的眼睛了?”

    小蒿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停在半空中,靠着麒麟跳蚤,她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小姑娘的模样,只是头上多了一顶草帽,帽檐翘起,露出灿烂的笑脸,“玄武?你是说飞飞的小脑袋吗?我可没有它那么好的眼力,也不是靠它认出你的。”

    小蒿仍和从前一样,喜欢给异兽乱起名字,玄武灭世因为头颅跟身躯相比非常小,被她叫做“小脑袋”。

    她拍了拍麒麟的脖子,“是跳蚤把你认出来,然后告诉我的。”

    一人一麒麟落在地上,小蒿笑嘻嘻的,看上去很开心,跳蚤却显得很严肃,不肯靠近寄居在妖族身躯内的慕行秋。

    “殷不沉,你好啊。”小蒿热情地打招呼。

    “你好,呵呵,你也认出了道尊,真是太好了,以后若是泄密,就不要怪我了。”殷不沉了结了一桩心事。

    “不怪你,嗯……我要跟慕行秋说点事情,你说我是先把你除掉好呢,还是事后灭口比较好?”

    小蒿的笑容太有欺骗性,殷不沉一时没反应过来,脸上赔笑,脑子转了几个弯才想明白自己差点上当,转身就向海上跑去,“哪个都不好

    殷不沉跳进海里,很快消失不见,他可真怕小蒿会下杀手。

    “嘿嘿,你身边总是跟着胆小鬼,这算是个人喜好吗?”小蒿认真地问。

    慕行秋也颇为认真地想了一会,“胆小鬼也有优点,为了活命,他们会非常努力地做一些事情,不像有些人三心二意你的念心幻术练得怎么样了?”

    小蒿挠挠额角,“练着呢。最近比较忙,所以……你真的不向杨清音说出真实身份?”

    “我这个样子怎么跟她说?”

    小蒿上下打量了两眼,“也对,几年前还是挺英俊的青年,现在却成了一脸怨气的中年半妖,左流英出来之后若是面目全非,我也接受不了。”

    “你相信左流英没有死?”慕行秋一想到那段失去的记忆就感到头内隐隐作痛。

    “当然,我还制定了一个计划,帮助左流英从止步邦里逃出来,到时候你也能拿回自己的身体了。”

    “你还有计划?”

    “连你都在我的计划之中。我就猜左流英不会无缘无故消失,肯定是从止步邦里换出了什么,十有八九是你。你倒是真有耐心,我在这边天天计算着你什么时候才能出现,你却带着殷不沉到处闲逛。”

    小蒿即使发出埋怨的时候也是笑嘻嘻的,不会掩饰心中的喜悦。

    “我被困在一根竹子里整整三年,不久前才出来。”

    “哦,原来是左流英留下的竹杖,哎呀。我当时光顾着模仿左流英说话了,把它给忽略了,竟然留在了镇魔岛上。好吧,我原谅你了。现在说说我的计划,咱们都得抓紧时间。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你现在能斗过注神道士吗?”

    “道士们都已经退隐了。”慕行秋提醒道,小蒿的思维过于跳跃。有时候连他也跟不上。

    “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小蒿的目光总是那么清澈,可以显得很天真。也可以显得咄咄逼人。

    “在这具身躯里不行,抛掉它或有机会,如果拿回我的原身,机会能更大一些。”慕行秋以真幻之躯能施展出第八层幻术,加上三枚修行丹、念心科诸多法门以及自然道法术的配合,他对与注神道士一战颇有信心。

    “服月芒道士呢?道统回来的时候没准会出现几位服月芒道士。”

    第八层幻术原则上相当于道统的服月芒境界,但是很难发挥出全部实力,慕行秋修行多年也做不到,于是摇摇头,“除非拿回原身,否则的话一点机会也没有。”

    “不能大意,必须拥有打败服月芒道士的实力才行。”小蒿似乎真有一套计划,慕行秋的任何回答都在她的预料之内,展颜一笑,“还好我早有准备,就算是左流英还在,也未必能比我做得更好了吧?跳蚤,别装模作样了,去打声招呼。”

    跳蚤昂着头,威严地看着慕行秋,过了一会才缓步走来,隔着七八尺的距离就开始仔细嗅闻,然后慢慢靠近,最终也没有在舍身国王孙的身上摩擦,而是转过身,与慕行秋并肩站立,仰头看天,算是勉强接受了这个“慕行秋”。

    慕行秋伸出手臂,轻轻抚过麒麟细密光滑的鳞片,跳蚤的态度还是有点生硬,但是没有躲避。

    小蒿从腰间百宝囊里召出一顶草帽,扔给慕行秋,“戴上它会更好一点。”

    跳蚤低头看见草帽之后,的确显得更轻松一些。

    “给你半年时间,能将炼兽之法修至服月芒境界吧?”小蒿看上去不太满意,“半年太久,三个月吧。”

    “你到底在说什么?”慕行秋笑着问。

    “哦,我忘了,你对我的计划还一无所知呢,可是这也怪你,在竹子里待了三年,你就从来没想过如何打破止步邦救出左流英的魂魄、拿回你自己的原身?”小蒿总能将责任推到对方身上。

    慕行秋当然想过,所以早就猜到小蒿计划的大概内容,只是一直觉得她在开玩笑,直到看见那双清澈眼睛里的坚定不移,他才开始真的当回事,“只有道统九大至宝才能打破止步邦禁制,你想夺宝破禁?”

    “不是我想,是咱们,你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我可打不过服月芒道士,再给我一百年时间,我的炼兽之法顶多达到注神境界。”

    “等等,大概还有三四年时间止步邦就会被神树道火烧得干干净净,什么也剩不下。先不说我能不能打败服月芒道士,你先告诉我道统什么时候能回到这个世界来?”

    “打败魔族,道统就会放弃退隐,打败道统夺得九大至宝,就能破除止步邦禁制,这就是我的计划。”小蒿面露得意。

    慕行秋的左手无意识地在跳蚤背上摩挲着,右手握着细长的出云角,在地上轻轻地划来划去,“这些事情都得由我来做?”

    “主要是你,谁让你是慕行秋呢?你也不用压力太大,我会帮你,杨清音会帮你,愿意帮你的人类与妖族还不少呢。”

    是一笑置之还是认真对待?慕行秋在两种态度之间的确摇摆了几次,然后他说:“关键是炼兽之法。”

    “呵呵,你终于开窍了。”

    小蒿召出一枚乳白色的珍珠,“炼兽之法是左流英开创的,最初只有我们两人练过,现在已经有七百多名豢兽师。”

    珍珠飞来,慕行秋伸手接住,里面是炼兽的全部法门。

    小蒿掏出金银屑,将跳蚤吸引过来,让慕行秋专心查看炼兽之法的内容。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慕行秋才抬起头,惊讶地说:“这都是左流英留下来的?”

    “哈哈,他留下最基础的法门,细节是我和杨清音他们一块完善的,大家都有功劳,怎么样,还不错吧?”

    慕行秋深深吸了口气,严肃地说:“非常不错。”

    “三个月,你能达到服月芒境界吧?”

    慕行秋的目光投向跳蚤,它才是关键之所在。

    “跳蚤没问题,左流英已经替它开窍通关,现在缺的是一位强大的豢兽师,除了你,没有别人了。”

    慕行秋看着小蒿,难以想象这就是从前那个喜欢偷懒的念心科弟子。

    “我还在等你的回答呢,三个月够吗?”小蒿问。

    “三个月。”慕行秋觉得起码值得一试,“魔族大概什么时候能将星云树炼成形体?”

    “少则一年,多则两年,我是这么听说的,不知准不准。”

    “好,在这段时间里我要鼓动更多的人类与妖族抵抗魔族,大家不必非得联手,战场足够大,每一股势力都能独挡一面。”

    “这很容易,只要你成为服月芒境界的豢兽师,然后显露几手真本事,一大批犹豫不决的势力都会转而对抗魔族。”

    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但是慕行秋看到的希望的确又多了一些,他往珍珠里注入一段文字,将它还给小蒿,“有来有往,我也送你一套法门,豢兽师需要自保之术。”

    豢兽师的力量都在灵兽或异兽身上,自保能力很差,自然道法术正好可以弥补这方面的缺陷。

    小蒿接过珍珠,没有查看就收了起来,“我要活着的左流英,杨清音要跟从前一样的你,所以,你要努力,我可以稍微休息一阵了。”

    小蒿打了个哈欠,很高兴将重担转交出去,一点也不担心慕行秋能否扛得住。

    “三个月的炼兽之法……魔族一两年之内就能成形……”慕行秋可没有小蒿那乐观,即使炼兽之法能创造奇迹,也只是将战胜魔族的把握由一成提升到两三成,他突然问:“有慕冬儿的消息吗?”

    “那个小家伙。”小蒿笑着想了一会,摇摇头,“没有,不知道他被龙魔藏到哪去了。”

    慕行秋不再想慕冬儿,关于炼兽之法他还有许多疑问,“三名半魔明早就到,是你对付他们吗?”

    小蒿掏出小乌龟,拿在手里晃了两下,幽寥有气无力地任凭摆布,“明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它的本事,到时候你就会知道左流英有多伟大,还有当初的魔族为什么要屠杀那么多的异兽。”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