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零六章 血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网状的半魔之体缠住飞迎刃的右手,却没有继续包裹这具躯体,大部分仍然飘在半空中,像一条六七尺长的丝绦,虽是五颜六色,却都陈旧暗淡,全无缤纷之象。yan

    zntmkxragc

    “它在检查我。”飞迎刃用嘲讽的语气说,“一具苟延残喘二十多年的身躯,能否承受半魔之体并发挥出它的全部力量?体弱者没办法舞动刀剑,胆小者做不成大事。父亲,当初你为什么非要救我?瞧瞧你留给我的破烂货,就算戴上王冠,它全身仍然散发出臭气。父亲,是你将我硬留在这堆破烂货里面,也得由你将我救出来。”

    kvhxaglgroqf

    留在岛上的数十名妖族都是太上妖尊的忠诚部属,也是飞迎刃继承的一部分“遗产”,无论他说什么,众妖都不会反对,他们伸出手臂,互相按着肩膀,在少主身后围成一个圆圈。

    yllqrz999tdsmphk

    飞迎刃和父亲的遗体没有参与组圈。

    mzjkvomnotazjkuxy8n

    死去的太上妖尊在妖术的控制下立于儿子身边,歪着头,对遭受到的指责无力做出任何反驳。

    zickuzw9e5ycnbyb

    殷不沉有点激动,“你应该感到庆幸,太上妖尊愿意为你付出性命,他是一位好父亲。”

    niadbxiapdqocb

    “妖族的性命并不值钱。”飞迎刃的目光一刻不离手上的半魔之体,“好父亲也不能让我活得更好,我需要的是血脉!”

    bdeg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ew1idwc3t16s

    离尸体最近的两名妖族挪开彼此肩膀上的手掌,同时搭在尸体的肩上。

    u4i0ij2sghv

    太上妖尊极慢地抬起头,若干处骨节咯咯作响。

    igxcllabmm5youie4

    殷不沉显出几分惊讶,往慕行秋身后躲去,小声说:“尸行阵,据说能够暂时还魂,跟道统灯烛科的法术有点像……这小子对自己的父亲可真够狠的。”

    灯烛科不会对七日内的生魂施法,太上妖尊才死去没有多久,惊动他的魂魄乃是大忌。

    p2edhxiu0sdm

    灯烛科并非世上唯一的魂魄之术,却是最完善、最柔和的一种,尸行阵属于妖术。不讲究任何规则,对魂魄的伤害极深。

    iwiczqarjaxg

    慕行秋已经做好绝不干涉的准备,这时却有些犹豫了,太上妖尊已经受过不少折磨。死亡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尸行阵却会打断死亡,让他的魂魄再坠深渊,时间可能远远超过七七四十九日。

    byxebxj5p0az10yrfl

    飞迎刃似乎猜到了勇王孙的想法,抬起目光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什么是生命,什么是延续,大家的看法并不一致。”

    pt28rp6wadn

    慕行秋突然明白过来,他和殷不沉的猜测都错了,“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jbgavneagn2wmxw6i

    “意义?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就不再追寻所谓的意义,生命有它自己的前进轨迹,不需要多余的解释。”飞迎刃顿了顿,“我听过异史君。他说自己的记忆存在于思想中,祖先的记忆却只在血肉里,如此说来,我们都是一个个的载体,像是一串种子,‘自己的记忆’是暂时的,‘祖先的记忆’方为永恒。”

    b

    殷不沉探出头来,呆呆地看着飞迎刃,他熟悉这段话,不知为什么。同样的话从这只病妖的嘴里说出来,比他的复述更具有异史君的“味道”。

    akej1uhqmqhczus8p

    太上妖尊的尸体缓缓抬起一条手臂,好像挂着千斤重物,发出干涩响声的骨节更多了。

    ogniho0nx1

    “谢谢你将半魔之体还给我。作为报答,我将向你证明一件事:半魔之体看中的到底是魂魄还是躯体。”

    mnxfokdw95

    尸体的手掌搭在迎飞刃肩上,病妖脸上容光焕发,笑意更加明显,“请不要嘲笑阴沟里的生物,它们的生存环境就是这样。或许它们与你有着同样的祖先记忆。”

    ggxqduyldcg4

    焕发的容光只维持了一小会,飞迎刃全身青筋暴起,眼珠突出,咬牙强行忍受割裂之痛。

    0ocobw3zjgjrsbfdj

    “天呐,他要跟太上妖尊互换魂魄!”殷不沉终于醒悟,原来不是儿子要榨干父亲的最后一点利用价值,而是儿子以死亡换取父亲的重生。

    3q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e478okwajcsye

    二十多年的苟延残喘、二十多年的父子之情,飞迎刃将回报视为解脱——没有父亲,他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没有他,父亲却甩掉了一个大包袱。

    qqvovwt5vk

    慕行秋走过去,伸手按在飞迎刃头顶。

    eykryy3i6oshaurc

    病妖脸色骤变,以为对方要破坏正在进行的尸行阵,很快,他的神情缓和下来,整个阵法当中最最难以忍受的割魂之痛消失大半,“谢谢。”他说。

    ytoujrpemybuvw3ffatu

    慕行秋对病妖施展了再灭之法,只是这一回,魂魄不是暂时离开身体,而是永别。

    l8bjibyuwyd

    慕行秋后退观察,飞迎刃的脸色与父亲一样了无生气,手掌上的半魔之体在后退,接下来它的选择至关重要:如果它彻底离开飞迎刃的身体,就意味着麻先生的说法可能是正确的,存在着所谓的魔体,拥有者即是魔选者;如果它最终肯接受这具病躯,则表面半魔之体真正看中的是魂魄。

    krcqdmkf4ccwnjwtd6u

    半魔之体与半魔不完全是一回事,但两者毕竟是相通的。

    sezp82yuncyxfizw

    慕行秋不再做任何干涉,无论飞迎刃的尸行阵看上去有多么丑陋,这都是他们的妖术、他们的选择——阴沟里也有生命,也有生存之道。

    llera4xctg

    妖阵中的数十名妖族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一有空缺,两边的妖族就会补上,圈子因此越来越小。

    kotpia7lzkkey8v5

    倒下的妖族没有死,只是无力地蜷成一团,他们消耗了太多的妖力,比一头小羊还要软弱。

    iwk7aozo

    殷不沉微微发抖,转过身去,不愿再看父子换魂的一幕,他从不心软,杀死的人类与妖族也有不少,可太上妖尊与飞迎刃父子之间的关系令他不解,也令他羡慕,甚至嫉恨。

    w9sti9e3by

    “为什么……”殷不沉发出轻微的抽泣声。

    vrsa8i1sbw4b

    慕行秋是唯一的旁观者,冷漠的脸上透着残酷无情,只有他自己能看到心中的波澜起伏,他想,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类与妖族要反抗魔族。

    ty88fk5vmacz

    飞迎刃只剩下食指还被网状的半魔之体包裹,一旦完全分离,他的计划就会以惨败告终:他交出生命,却没有换回父亲的重生,只是证明魔族法术真的只认体质特殊者。

    rs3duzllmdftakayvsx

    道统灯烛科、龙宾会换魂术、妖族的尸行阵都是魂魄之术,一个比一个简陋,一个比一个大胆,飞迎刃敢于置换父亲的生魂,付出的代价却也更大,进入死躯的他无论如何不可能再生,进入儿子体内的太上妖尊,也必须借助半魔之体才有可能睁开双眼。

    a7udteua3ic19kig

    半魔之体在犹豫、分析、检查,这具躯体的变化显然令它困惑不已。维持尸行阵的妖族越来越少,只剩下三只妖互搭肩膀的时候,半魔之体终于做出决定。

    o2t7fdr3dnviygudufdl

    网状甲衣以极快的速度包裹飞迎刃的全身,太上妖尊的尸体再次倒下,那三只妖也松开手臂,摇摇欲坠,期待而惶恐地看着少主。

    cr36wwiuptdrt

    飞迎刃的身躯在扭动、在挣扎,从他的喉咙里发出猛兽被逼进角落时才有的吼叫,充满了绝望与疯狂。

    a4hbyxh8uw49

    “不,为什么会是这样!?”身躯缓缓膨胀,双眼被甲衣覆盖,却遮不住里面仇恨与愤怒的目光,那目光扫视一圈,落在“拓勇”身上,“是你!”

    jiaw4iwngx

    “你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慕行秋冷冷地说,这又是一次检验,也是一次关键选择,“你是要当半魔,还是要做自己?”

    h75crk6lf

    “我、我要……杀死你,杀死所有!”身躯已经长到一丈,暗淡的网状甲衣开始向黑色变化。

    gdkfqumlrfp5

    忠诚的众妖全都匍匐在地,如果那具身躯真要大肆杀戮,他们只能接受。

    5qycsvqtwdxnkjh9cf

    “这正是半魔交待的任务:杀死三千只以上的妖族,供他们施法。”慕行秋上前一步,施展务虚幻术,他没有拨动任何情绪,只是想准确把握住那具身躯里的心境。

    ngcfjohvcnq

    心境仿佛一团变幻不定的云雾,半魔之体似乎觉得自己落入了陷阱,但它没有认输,而是在奋力挣扎,它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陷阱太弱小、太简陋,它在努力争取一跃而出,将猎人一口吞下。

    gsrdlqg4dmy

    “杀……”身躯费力地迈出一步,双臂伸向心目中最憎恨的敌人。

    khmoba3oeqwov

    慕行秋也向前迈出一步,目光烔烔,双手却没有做出任何施法的动作。

    h2n625mfe2di

    殷不沉转过身,先是惊愕地看着已经被半魔之体完全包裹的巨大身躯,然后又盯着慕行秋,颤声说:“道、道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们父子俩都是疯子,出手得趁早……”

    g0y957qtk6r3

    “飞迎刃不是救你,也不是救自己,他在救一条血脉,你和他共同拥有的血脉。”慕行秋仍然不打算出手,“没有谁比你更了解他,想一想,努力去想,别像上次一样把他忘掉,你以为那是暂时的遗忘,半魔之体却会让你永远不再想他。”

    5fmac8p2k0yp

    身躯仰天发出咆哮,撕心裂肺,没有掩饰、没有矜持,发自最原始的痛苦

    xswifetfre8e

    网状甲衣向肌肤里面渗透,好像要将身躯腐蚀并吞掉,突然,身躯一跃而起,拖着一条火光向远方飞去。

    lzgjcaxnwmkw

    慕行秋收回务虚幻术,感到一阵深深的疲惫。

    fc1hlcbwcrtg

    岛上的妖族陆续起身,几只妖抬起飞迎刃的尸体,众妖同时向慕行秋躬身行礼,然后互相扶持着飞行,速度很慢,却坚定地朝着那具身躯飞走的方向。

    9jfonja6ivw5

    慕行秋轻轻地吐出一口气,他对半魔乃至魔族都有了更深的认识。

    84aq9twveu1uue

    半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父子情深令人感动,你可知道,杨清音也愿意为你做同样的事情,可你却避而不见,真是绝情啊。”

    1fusgvvyjy9nla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xh118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