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零四章 黑龙冲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并非所有人类或妖族都在乎道魔大战,只要战火还没有烧到自己头上,他们宁愿低头生活,假装一切正常,太上妖尊的目光与心事都很少离开自己的儿子。

    如果有效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性命换取儿子的健康,因此,明知半魔之体害处甚大,他还是坦然接受,作为自己愿意向魔族效命的保证。

    “不是每个生灵都有资格得到半魔之体,更不是谁都有机会向魔族提条件。”

    第一次从舍身王嘴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太上妖尊的确觉得自己很幸运。

    召山岛上,太上妖尊正用自己的血肉供养半魔之体,他能感受到生命在一点点流逝,整个过程却一点也不痛苦。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妖族在被献祭的时候通常会吃一些药或接受某种法术,在幻觉状态中,疼痛转化为迷醉,恐惧上升为激昂。

    太上妖尊正在经历这样的时刻,他在享受奉献生命的快乐,好像这就是自己期待已久的结局。

    网状盔甲扑到了黑龙身上,猛然展开,像是一副破烂的翅膀,分为两路,包住了的慕行秋的十丈身躯。

    “魔族……会给我奖赏,会救……我的儿子。”太上妖尊站在原处摇摇晃晃,身体渐渐干瘪,他坚信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可是在心底深处却隐隐有一股失落在臊眉耷眼地徘徊,用微弱的声音问:是你拼尽全力施展出半魔之体,还是半魔之体弃你而去并要榨干你最后一点力量?

    飞飞托着欧阳槊的脑袋,冲远处的殷不沉大声问:“你的这位道尊真有办法对付太上妖尊吗?”

    殷不沉比飞飞还要迷惑惶恐,网状的盔甲可大可小,这时已经将慕行秋的十丈妖身整个覆盖住了,“他、他应该有办法吧。”

    殷不沉东瞧西望,开始寻找退路。

    观战者当中只有元骑鲸保持镇定,双眼微微眯起。紧紧盯着太上妖尊,终于忍不住开口,“太上,半魔之体在杀死你。”

    “我宁愿献出生命,只要……只要……”太上妖尊的意识已经有点迷糊了,可他仍然专注地维持已经离自己而去的半魔之体。

    “半魔同意过要救你儿子吗?”

    太上妖尊茫然地看了元骑鲸一眼,他们两个早就认识,算是朋友,现在他却觉得这只海妖心怀鬼胎,“这是明摆着的事情。魔族一定会奖赏我的忠诚。”

    元骑鲸心里一沉,转向飞飞,“你的炼兽之法好像还不太稳定。”

    飞飞脸上一红,“我才刚刚入门……”

    “那也得冒险一用,这回不用束缚你的玄武了,让它全力一击。”

    “可是那样一来灭世攻击的会是拓勇王孙。”飞飞惊讶地说。

    “没错,攻击的就是他,再晚一会,他就会成为岛上第二个半魔之体。到时候,他可比太上妖尊更难对付。”元骑鲸迅速做出了判断,在他看来,勇王孙几乎没有反败为胜的可能。趁着他与网甲黑龙纠缠的时候使出杀招,乃是最佳也是唯一的选择。

    “我会帮你。”元骑鲸补充道,双手发光,召出了自己的枪与盾。

    飞飞放下欧阳槊。也召出了海蕴珠,虽然还有点犹豫,但他明白元骑鲸的决定是正确的。

    离他们很远的地方。殷不沉躲在树后,目光不离被网甲包裹的慕行秋,心急如焚,却一直没有逃走。

    慕行秋仍在战斗,他和黑龙都被网甲包裹,受到的影响却截然相反,他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力量抵抗半魔之体的侵袭,黑龙却是力量倍增,越来越疯狂。

    慕行秋没有暴露真幻之躯,他并非不在乎拓勇的躯体,而是在创造一个机会。

    但他和殷不沉都没有注意到两名旁观者即将参战。

    飞飞托着海蕴珠,还是没有完全下定决心,“这位勇王孙跟舍身国其他王族子弟不太一样,好像对抗魔很感兴趣。”

    “等他变成半魔之体,就会产生完全相反的兴趣了,半魔之体是一种法术,与那些纯粹的半魔不一样,瞧太上妖尊,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意识,跟行尸走肉没有区别。”元骑鲸的长枪流光闪动,他已经做好准备,“如果豢兽师都像你这么犹豫不决,我可不愿意跟你们一块抵抗魔族。”

    飞飞露出喜色,“蛟王愿意……”

    “哼,不是我愿意,也不是你说服了我,而是半魔之体——魔族的法术太霸道,我原来心存幻想,以为能躲起来,现在才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半魔之体会让你身边最受信任的妖族背叛,透露一切秘密。”

    元骑鲸一边说话一边施展妖术,长枪在空中连刺七下,留下七个悬浮的闪烁光点,位置与天上北斗七星一一对应,“千万不要手下留情,机会很可能就这一次。”

    飞飞点下头,再不为拓勇遗憾,海蕴珠光芒骤盛,数百里以外,藏在深海中的玄武灭世通过海蕴珠看到了这次攻击的目标,斗志前所未有的炽烈,飞飞都有点担心了。

    “准备——发招!”元骑鲸厉声喝道,长枪一指,七个光点合为一个,抻长至三丈有余,发出一声爆响,瞬间就到达目的地,正中网状盔甲,光枪迅速缩短,整个刺了进去。

    灭世铁甲鞭速度稍慢,力量却更壮大,挟着一股强风,狠狠砸向旧日的仇人,那架势似乎要将召山岛劈为两截。

    两声尖叫同时发出,一声是殷不沉,他没料到元骑鲸和飞飞竟然会趁火打劫,另一声来自太上妖尊,最先被光枪刺中的是半魔之体,像是一柄快刀硬生生砍断了他的一条腿。

    那种轻松愉快的迷醉感觉消失了,以血肉供养半魔之体的全部痛苦一起涌现,像是地下压抑已久的熔岩,太上妖尊尖叫之后是惨叫,扑通仰倒在地。

    灭世的铁甲鞭到了,异兽的力量经过豢兽师的转化,更加凝练更加强大。

    响声震天。两三里之内的树木全部倒下,殷不沉借以藏身的树也倒了,若不是反应比较快,他会被埋在树干底下,他跪在地上,浑身发抖,过了一会才敢抬起头,看到的场景却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慕行秋没有死,仍然被困在网状甲衣里面与黑龙激烈地搏斗,灭世的铁甲鞭居然失去了准头。砸在了十几步之外,在地上留下一条深深的沟壑,这时已经缩回海蕴珠里,再没有出现。

    殷不沉惊讶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施法的飞飞和旁边的元骑鲸也同样愕然不已。

    飞飞没有出错,最后一刻却受到了干扰。

    黑龙还在战斗中,欧阳槊却醒了过来,就是他突然一跃而起,推了飞飞的手臂一下。令灭世的铁甲鞭偏离了目标。

    “欧阳槊……”飞飞完全不能理解。

    “你也被半魔之体侵袭了吗?”元骑鲸厉声问道,长枪对准了欧阳槊,他很清楚,在与魔族法术战斗时。谁也不能相信。

    欧阳槊还没有恢复如初,身体摇摇晃晃,有点像是刚才的太上妖尊,但他的神情很正常。摇摇头,“让我再试一次,黑龙身上的禁制已经被打破了。”

    黑龙身上加持了大量禁制。所以才会化成蟒形,并且实力大减,只有欧阳槊能解除这些禁制,但他一开始就昏迷,没机会释放黑龙的力量。

    飞飞因此更加意外,“谁打破的禁制,是半魔之体吗?”

    欧阳槊再次摇头,却没有开口,召出三颗珠子,注入法力,嘴里念诵炼兽经文。他能感受到黑龙的惊恐与绝望,它活得时间很长,但毕竟是一头异兽,在魔族法术制造的黑暗中,无法保持冷静。

    豢兽师为它提供了一线光明,黑龙与欧阳槊之间的灵犀迅速增强。

    一声低沉的龙吟响起,连绵不绝,狂风向四面八方席卷,倒下的残树都被吹到了一边,只留下一截截短小的树桩,飞飞与元骑鲸各自施法才能站在原地不动。

    风很快停了,龙吟声却没有停止,一条黑龙冲天而起,严格地说,它仍然更像是一条黑蟒,只是更粗更长,头上有一对相形之下非常小的角——纯种的异兽龙早已灭绝,小角黑龙就是最接近龙的异兽了,比铁脊蛟龙更接近。

    黑龙笔直地升入天空,进入云层,就此消失。

    欧阳槊却不着急,他手上的三颗珠子依然亮得耀眼,这说明他与黑龙的灵犀未断,从今以后,他不用再束缚黑龙的力量,也不用时刻将它留在身边了。

    他在炼兽之法上又前进了一步,只有他自己知道,这都要感谢勇王孙的帮助。

    慕行秋以逆术解除了黑龙禁制,再以念心幻术唤醒了欧阳槊,终于挣破了半魔之体的包裹,但他发现了一个问题:逆术对半魔之体影响甚微,对那些网状盔甲造成重大伤害的还是黑龙。

    慕行秋恢复身形,施展掩饰过的念心幻术,将衰弱的半魔之体全都收进出云角里。

    殷不沉从一堆树枝里探出头来,看着全身伤痕累累的慕行秋,喜极而泣,“呜呜……我不用换靠山了。”

    慕行秋走到太上妖尊身前,他紧紧抓住一截树桩,没有被黑龙之风卷走,可他的生命与力量都已所剩无几,正努力地喘息着,“迎儿是一只聪明的妖族,他不应该……不应该死去。”

    慕行秋盯着那双苍老的眼睛,从中发现了顽强的求生意志,可就是这样一只妖,却心甘情愿向魔族法术献出生命。

    “谁都不应该……死去,活着为什么……如此艰难?”太上妖尊并非在寻求答案,他目光迅速暗淡。

    飞飞、欧阳槊和元骑鲸都飞过来了,没有落地,仍然保持着警惕。

    慕行秋看着他们,说:“瞧,抗魔的力量存在于每个生灵的心中,我们需要的不是联合,而是唤醒。”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