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零二章 证明实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飞飞看上去没多大变化,还是那么小、那么害羞,站在树枝上,像是一只体型稍大些的松鼠,正为第一次见到人类而惶恐不安。

    殷不沉热情地挥挥手,“嘿,连飞飞也会说大话了,告诉我,你现在是豢兽师还是跟黑凰一样变成了异兽?”

    “我是豢兽师。”飞飞脸更红了,似乎觉得自己不配位列其中。

    “灵王在哪呢?我们是来找她的。飞飞,去把灵王请出来,别在这里胡闹,你能打败半魔,我还能杀死魔族呢。”殷不沉笑着说,在他的记忆里,飞飞是一只不起眼的小妖,跟他一样附庸在强者身边,在各方面却都不如他,尤其是在实力上。

    殷不沉还能记得飞飞的名字,就已经非常瞧得起他了。

    飞飞扭捏不安,再开口时却非常坚决,“灵王很忙,不能见你们,请你们出去,不要再往前走了。等半魔到来的时候,我会与他们一战,证明豢兽师的实力。”他停顿一下,若有期待地看着“拓勇”和元骑鲸,“到时候欢迎你们一块抵抗魔族,如果有谁想学炼兽之法,我们也愿意倾囊相授。”

    殷不沉捧腹大笑,好一会才停下来,擦去笑出来的眼泪,摇摇头,“我对灵王是非常尊敬的,愿意为她奔走效劳,飞飞,你去通报一声,就说殷不沉来访,绝无恶意,我还可以担保这位……勇王孙也没有恶意,至于元骑鲸,我只记得一件事,我将他视为贵客。他却将我撵走自称蛟王。”

    元骑鲸哼了一声,上前道:“大家留在岛上就是为了斗法夺宝,你说你有对抗半魔的实力,我倒要见识一下。”

    元骑鲸长枪一横,做好接招的准备。他自恃身份,让小妖飞飞先施法。

    慕行秋后退数步,让出场地,殷不沉也跟着后退,用嘴型无声地问:“咱们不是来帮灵王的吗?”

    慕行秋摇摇头,他也想见识一下豢兽师的实力。老撞的确比从前厉害许多,但还不够强,杨清音似乎隐藏了一些实力,但也不像是能达到半魔的水准,倒是口出狂言的飞飞。更让慕行秋好奇。

    飞飞曾经得到左流英的赏识,光凭这一点,慕行秋就不会小瞧他。

    殷不沉什么也看不出来,大声问:“飞飞,你的异兽呢?是只耗子吗?”

    飞飞刚刚恢复正常的脸色又变红了,“它不在这里,我们通过海蕴珠联系。”

    飞飞手里多了一枚比他的拳头还要大一倍的白色珍珠,珍珠表明光芒一闪。好像有一只眼睛透过它在观察周围情况,突然珠子一动,一阵风灌满山林。带着强烈的怒意。

    殷不沉吓了一跳,缩到慕行秋身后,开始觉得飞飞或许真有点本事,嘴里却嗫嚅道:“干什么,虚张声势吗?”

    飞飞用左手在海蕴珠上轻轻地摩挲了两下,嘴里快速念诵了几句经文。像是在安抚珠子里的野兽,然后抬头不好意思地说:“抱歉。今天不知怎么了,它的脾气有点大。”

    元骑鲸面色凝重。有点后悔让小妖先发招了,只能将准备做得更充分一些,于是伸出长枪在空中划了几下,左手的鱼骨盾也开始显出复杂的纹路。

    殷不沉目瞪口呆,不明白元骑鲸为何如此郑重其事。

    飞飞托着海蕴珠,等对手准备好之后才说:“我要施法了。”

    “请。”

    海蕴珠里吐出什么东西来,像是一束光,又像是一条水柱,仿佛蜥蜴突然伸出的舌头,或者猛兽甩动的尾巴。

    飞飞站在七八十步以外,这一招却比闪电还要快,不到眨眼工夫就结束了,殷不沉连愣神的机会都没有,慕行秋一下子屏住呼吸,既惊讶于飞飞的法力之强,又觉得海蕴珠的攻击方式似乎有些眼熟。

    最惊讶的当然还是元骑鲸,他挡住了进攻,鱼骨盾像是被铁鞭狠狠抽了一下,震得他手臂发麻,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站在原地,没有后退,更让他惊恐的是,如果没有事先做足准备,他肯定挡不住这一击,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

    飞飞好像不知道刚才这一击的威力,红着脸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它今天有点急躁。请你施法吧,我接招。”

    元骑鲸以长枪在身前划了个圈,接下来却没有施展妖术,“你的异兽还能比刚才更厉害一些?”

    飞飞点下头,“心情会影响异兽的实力,在它平静的时候力量会更大,我要做的就是将异兽之力转化为法术,速度更快,打击更准。”

    元骑鲸哈哈笑了两声,将长枪插在地上,鱼骨盾垂下,表示不想打了,“明后天半魔必到,我想看看你是如何对付他们的,或许……你们真能提供一次机会。”

    “蛟王愿意与我们一同抵抗魔族吗?”飞飞眼睛一亮。

    “那要看你与半魔斗法的结果是什么。”元骑鲸重新握住长枪,“可是有一件事要说在前面,我们不会与人类联手,灵王是人类,所以我永远不会接受她的命令与指挥。”

    “那你打算怎么一块抗魔?在旁边看着,然后呐喊助威吗?”殷不沉插口道,他对人类与妖族没有任何偏见,只在意谁更强,谁能保护他。

    “抵抗魔族不一定非得并肩战斗。”元骑鲸冷淡地说。

    飞飞的要求并不高,急忙道:“灵王并不要求大家都听她的命令,只要你能证明自己真心实意抵抗魔族,她愿意提供任何帮助,包括传授炼兽之法。”

    殷不沉对灵王的大方深感意外,“太随便了吧,就算要传授,也不能给元骑鲸这种坏妖啊。”

    慕行秋却打心眼里赞同杨清音的做法,甚至生出敬意,人类与妖族因为弱小与恐惧才大批投靠魔族,即使知道那是死路一条,也不敢另寻它途——如果能给予他们力量,让他们看到抵抗的希望,形势或许就会发生根本的转变。

    起码像元骑鲸这样原希望躲起来的妖族,或许会奋起一战。

    唯一的问题是,世上恐怕没有那么多的强大异兽以供修炼。

    元骑鲸微点下头,“你先证明自己有实力击败半魔,我会证明自己抵抗魔族的决心。”

    山林深处突然传来一声低吼,飞飞脸色一变,“我真笨,居然将对手漏过去了。”他想过去帮忙,又担心面前的几只妖,“你们不会干扰灵王施法吧?”

    元骑鲸两只手腕灵活地转动,一枪一盾也跟着旋转,片刻之后,枪盾同时消失,他用这种方式表示和平之意,然后取出自己领取的黑羽,施展妖术将它烧掉,“我退出斗法,只旁观不动手,除非有谁先对我不利。”

    殷不沉鄙夷道:“你在说我吗?我若是真偷袭,你根本察觉不到。”

    慕行秋也取出自己的黑羽烧化,“我也退出。”

    殷不沉连声啧啧,觉得道尊的心事越来越难揣摩了,马上也取出黑羽毁掉,只是转变太突然,谄媚如他也想不出合适的话,只能哼哼几声。

    “好,你们可以跟我一块……”飞飞有点着急,话没说完就向山林深处飞去。

    “太幼稚了,这么几句话他就相信了?灵王身边真是缺少可靠的帮手啊。”殷不沉跟在慕行秋身后,绞尽脑法猜测道尊此刻的真实想法。

    慕行秋的想法其实非常简单,他是来帮助杨清音的,可种种迹象显示,杨清音不仅不需要帮助,还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

    此刻的慕行秋像一名精明的商人,在计算手中有多少本钱,像一名将军,在衡量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

    前方的林地里倒下了一大片树,再次穿上半魔之甲的太上妖尊,正在与留在岛上的第三名豢兽师隔空斗法。

    慕行秋原以为这第三名豢兽师会是小蒿或者甘氏兄弟中的一位,结果那是洪福天的徒弟散修欧阳槊。

    欧阳槊也曾是一名爱红脸的毛躁青年,现在的他却变得成熟稳重,从神情到目光,无一不透着坚毅,右手托着三颗明亮的珠子,左手握剑,正在指挥一条巨大的黑色蟒蛇与太上妖尊的绿色烟雾斗在一起,周围的树木大都是它弄倒的。

    “这条蛇除了大一点,好像很普通啊。”殷不沉纳闷地说。

    巨蟒的确不够强大,张着大嘴,却根本咬不到绿色烟雾,反而被烟雾束缚,狂乱地左摇右摆。

    飞飞停在一棵树上,托着海蕴珠紧盯战场,没有立刻出手相助。

    慕行秋和元骑鲸停得更远一些,也没有插手。

    “这条黑蟒有点不对劲,身上好像……有不少禁制。”

    “嘿,你又看出来了?”殷不沉嘲讽道。

    “没错,蟒身上是有禁制,而且是欧阳槊自己加持的禁制,他封印了异兽的一部分力量。”慕行秋的这具身躯虽然没有天目,他仍然能看出一些法术的痕迹。

    豢兽师为什么要减弱炼兽的威力?给出答案的是太上妖尊,他正占据上风,能腾出空来开口,“牙山黑龙居然落在你的手里,真是暴殄天物,不过这样也好,黑龙与玄武,足够换取一粒魔种了吧!”

    太上妖尊用尽种种方法给自己的儿子延续了二十余年的寿命,如今他已经无计可施,只能寄希望于魔种。

    “勇王孙,还要感谢你,你的法术唤醒了飞霄,灵王此刻正在捕捉它,帮我省下许多麻烦。”太上妖尊从妖尸中吸足了力量,神采奕奕。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