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零一章 停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整座召山岛都在震动,树木一根接一根地倒下,埋在沙滩里的废船渐渐露出全貌,林中鸟兽惊走,数量多得令人惊讶,头顶是乌云一般的群鸟,地上则是成群奔跑的鹿、猴、兔、鼠等动物,像疯了一样冲上沙滩,毫不犹豫地跳进海水里。∮

    岛上的鸟兽不只是在逃命,它们大概是接到了某种命令,或者是被法术束缚,以奋不顾身的英勇向遇到的人类与妖族发起进攻。

    深入山林寻找豢兽师下落的数十名妖族此时只剩下不到二十名,混进鸟群里一块向岛外飞去,到处都有妖术形成的烟雾与火光,伤亡的鸟类像雹子一样跌落,可相对于它们的庞大数量,损失微不足道,反倒是被包围的妖族越来越陷入困境,惨叫声连连。

    正在沙滩上斗法的四方同时罢手,冲来的动物太多了,就连兔子也目露凶光张嘴就咬。

    太上妖尊转身,全身网状的盔甲伸出上百条触手,像一棵不小心长在陆地上的水草,挥舞着致命的武器,向所有敢于逼近的活物发出警示,这一招成功了,动物都躲避他,无论奔跑的速度有多快,总是能及时偏转方向,太上妖尊周围十步之内成为动物狂潮中的孤岛。

    慕行秋调用周围的天地灵气形成一个严密的护罩,令跑来的动物无处下嘴,殷不沉也躲进来,冲着几步之外的大小兽类不停挥手,“走开,快走开,你们这些……恶心的家伙。”

    另一边的元骑鲸应对之法最为粗暴,伸出长枪在沙滩上划了一个圆圈,他以妖术激起的震动迅速收缩至圈内,沙子像泉水一样涌起两三丈高,所有撞上来的兽类非死即伤。一时间血肉横飞,将沙滩都染红了。

    “笨蛋,还不收起妖术,是你惊动了飞霄!”殷不沉大声斥责。

    元骑鲸的地震之术与召山的震动一前一后,看上去的确存在因果关系,可他却不承认,“与我无关,激怒飞霄的是你们两个。”

    殷不沉只是冷笑,认准了这场祸事的因由就是元骑鲸,小声对慕行秋说:“道尊。杀了这个篡位者吧,有您在,我也不当蛟王了,我将整个铁蛟一族都献给您当奴仆。”

    慕行秋却觉得元骑鲸的话有些道理,围攻他与殷不沉的动物最多,地上走兽、天上飞鸟,甚至连海里也有鱼反向跳上沙滩,拼命扭动身躯,在窒息而亡之前争取要咬上一口……

    “飞霄在和我争抢天地灵气。”慕行秋突然醒悟。飞霄吞下整个召山并与之合而为一,目的就是吸取这里充沛的天地灵气,在岛上进行的激烈斗法与争抢它都无动于衷,可是消耗大量天地灵气的自然道法术却是一个强悍的对手。

    慕行秋立刻改用念心幻术重新造了一层禁制。

    召山的震动停止。成群鸟兽终于慢慢散去,跳海的、上岸的各回各处,沙滩上留下大批尸体,还有垂死挣扎的搁浅之鱼类、受伤之鸟兽。

    岛上的其他妖族大都死于鸟喙。只有五只妖逃回本族的船上,海上众妖退得更远了。

    沙滩上安静了一会,慕行秋开口道:“我建议暂时休战。”

    元骑鲸大笑。他周围的鸟兽尸体最多,他近乎**的身上却一尘不染,“为什么?我觉得这一战打得挺有意思。阁下来历奇怪,法术也奇怪,居然能惊动飞霄,何不再加把劲儿,把它彻底弄醒呢?”

    殷不沉小声撺掇,“元骑鲸是个后患,道尊随手一招就能杀死他。”

    慕行秋没动手,元骑鲸也没有,他们一块看向太上妖尊。

    太上妖尊已经收回半魔之体,网状甲衣恢复成小饰物,老妖勉强直起身子,胸膛干瘪,脸上滚落豆大的汗珠,他以自身血肉施法,损耗最大,喘息片刻之后他说:“我同意休战。”

    殷不沉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正好,只剩元骑鲸一个,道尊……”

    “闭嘴。”慕行秋命令道,拣起地上的出云角,飞向岛中部的山林,掠过鸟兽的尸体之后,落地步行。

    殷不沉只得跟上,颇不情愿地回头张望,“咦,道尊小心,元骑鲸那个家伙跟来了。”

    元骑鲸不仅跟上来,而且离得很近,落地之后与慕行秋并肩向林地里走去,前方到处都是倒下的树木,他们仗着身体灵活,倒也没受多大影响。

    殷不沉疑惑地看着前方的两个身影,不明白慕行秋为何允许元骑鲸跟随,更不明白他们的默契从何而来。

    走出一段路,殷不沉又回头望了一眼,“太上妖尊在做什么?”

    慕行秋也回头看去,太上妖尊正坐在一堆尸体当中,似乎在运功疗伤,可就算功法最奇特的妖族,也很少会选择如此污秽之地练功。

    太上妖尊缓缓升起,沙滩上,几具块头最大的尸体正在快速向他身下移动,都是死去的妖族,包括所剩无几的漆巡天残尸。

    “魔族法术。”元骑鲸叹了口气,“如此看来,魔族不会赶尽杀绝,总是会留下一批妖族,或许也有人类。”

    可是谁愿意生作奴隶死为肥料呢?元骑鲸看着勇王子,“舍身王到底是怎么想的?以为自己能与魔族共执权柄吗?”

    “舍身王以为自己会被最后一个吃掉,在那之前他可以享受一切,然后寿终正寝。”慕行秋继续向山林里走去。

    “嘿,大家都有同样的希望。”元骑鲸以长枪开道,不肯落后半步。

    跟在他们身后的殷不沉越来越纳闷,“咱们到底在找什么?太上妖尊都这样了也不杀死吗?”

    “灵王他们还在山林里。”慕行秋说,他看得清清楚楚,众妖逃亡的时候,杨清音不在其中,但召山已经变得危险,他得看到她才能安心,因此建议停战。

    元骑鲸回答了另一个问题,“岛上有数十具妖族尸体,我宁愿让太上妖尊吸掉,也不想留给半魔。”

    殷不沉冲元骑鲸的背影咬牙切齿。

    山势渐升,完整的树木多了起来,在慕行秋的印象里,召山的树木疏而不漏,看上去很密集,走在里面却不会受到任何阻挡,现在不同了,仅仅三年时间,岛上的树木恣意疯长,枝杈交织在一起,若是没有法术开路,几乎寸步难行。

    元骑鲸突然打破沉默,“太上自堕魔渊是有理由的。”

    “还用你说,谁都想变强自保。”殷不沉抢白道,他好几次想追上慕行秋“并肩行走”,可是总在几步之后不由自主地又落在后面,这让他非常恼火,觉得自己的位置被元骑鲸抢走了。

    元骑鲸根本不理他,长枪随手一指,树枝自动分开让路,“太上本姓飞,名字就不提了,他有一个儿子,因为修炼不当得了沉疾,已经二十年了,他一直在到处寻找治疗之法,可妖族与人类都没有这个本事,道统有……”

    元骑鲸轻轻哼了一声,用不着多做解释,道统当然不可能为一只妖族疗伤,“所以魔族的到来对太上父子来说是一次机会,如果我猜得没错,太上这次来召山,就是为了立功以换取魔族更多的帮助。”

    “你跟我们说这个干嘛?”殷不沉茫然不解,“谁没有自己的烦心事?死在岛上的所有妖族,包括那个二品妖术师,没准都是为了保护父母妻儿才来这里冒险的——呸,用不着那么虚伪,最后还不是实力决定一切?我瞧太上妖尊救不了自己的儿子,连他自己也得死在岛上。”

    元骑鲸快走两步,横枪挡在勇王孙身前,神情变得严峻,“殷不沉叫你道尊,可世上唯一的道尊是慕行秋,他已经死在止步邦。这些年来关于他的传说不少,就在半个多月前,据说慕行秋出现在踏浪城,与古神像融为一体。这都是无稽之谈,可你的法术、你的一切都有点古怪,你到底是谁?”

    殷不沉露出兴奋的目光,盼望着慕行秋能出手杀死元骑鲸。

    可他失望了,慕行秋没有做出任何施法的动作,连手里的出云角都没抬起。

    “道尊只是一个名号,为什么非得是唯一呢?”慕行秋尽量不撒谎,但也不想说出全部实情,“你说过,你想借助飞霄前往极南之地躲起来,可那样没用,只是延缓灭亡的到来而已。如果现在有一个机会,非常渺茫的机会,无论胜负都将带来大量死伤,但毕竟有胜利的可能,你愿意与魔族一战吗?”

    元骑鲸安静地想了一会,“可是胜利最终还是会被道统拿走。”

    “一群能在战斗中打败魔族的人类与妖族,他们的胜利会被轻易拿走吗?胜者自有讲条件的资格。”

    元骑鲸又想了一会,突然笑了,“你是道士,所以将人类放在妖族前面,所以你连与道统开战的想法都没有。很遗憾,我现在没有看到战胜魔族的机会,到处都是绝望。”

    “什么迹象对你来说才算是机会?”

    “等我看到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慕行秋与元骑鲸对视,殷不沉的目光扫来扫去,说不清这两位是要开打还是要联手。

    “如果我能打败三只半魔,算不算一个机会?”

    说出如此豪言的不是慕行秋,不是元骑鲸,更不会是殷不沉,而是附近树上的一只小妖。

    飞飞小脸通红,自己好像也觉得不好意思,“炼兽之法能够与魔族一战,我会证明给你们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