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章 召山震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上妖尊发出化魔的呼吁之后,全身的骨、角、牙、羽等小饰物迅速变长,并分出枝杈,互相连接在一起,组成了一件渔网似的甲衣,将他从头到脚包裹其中,只是质地、颜色多种多样,显得破破烂烂。△↗

    “原来强敌就站在我身边。”太上妖尊看上去年纪不小了,即使穿上盔甲之后也显得死气沉沉,背部微驼,双臂几乎垂过膝盖,像是一只忍饥挨饿的猴子。

    “原来半魔与半魔也不一样。”殷不沉笑着说,大概是觉得自己与对方无怨无仇,身前有慕行秋、手中有出云角,他对太上妖尊不是特别害怕,“还是说魔族也分新疏远近,给你的奖赏就是一件无用的盔甲?”

    太上妖尊无意与一只小妖争论,伸出右臂,手掌成爪,从干瘦的胸腔内发出一声低吼——没有任何法术或妖术发出,他好像只是做出了一个无意义的威胁动作。

    殷不沉从慕行秋身后探出半截身子来,刚要出言挖苦,只觉得眼前有什么东西一晃,定睛一瞧,着实吓了一跳,已经死去一会的漆巡天,居然又跳起来了。

    准确地说,跳起来的不是漆巡天的尸体,而是尸体中的一团绿色烟雾,隐约还有妖术师的形态。

    慕行秋右手食指对准绿烟,后退一步,绿烟跟着前进一步,他再后退,如此七次,一步一停,总算稳住脚跟。

    殷不沉仍躲在慕行秋身后,也跟着步步后退,心中惶骇万分,在他心目中慕行秋与异史君可以相提并论,所以他才会放弃海上隐居,毫不犹豫地跟随在慕行秋身边。太上妖尊化成的半魔真有那厉害?殷不沉看不出所以然来,只觉得慕行秋的后退显露出不支之意。

    利用妖尸施法,这的确是魔族的手段。绿烟不仅带有强烈的腐蚀性,更能引起心脏的狂跳与脑海的沸腾,慕行秋步步后退,并非无力抵抗,可他已经不是从前的鲁莽少年,打架非得勇往直前,既然后退能节省法力,令战斗更轻松,那他就没有必要硬撑着留在原地。

    与他相隔只有一步的殷不沉却看不出来其中的区别,只觉得半魔太强大。而自己的双腿太软弱。

    魔族与道统一样,法术凝练直指目标,除了当事者,旁观者很难判断威力大小。

    慕行秋从周围调集大量天地灵气,随着他的心意变动与法力流转,在他面前出现上百朵乳白色小花似的法术,骤开骤谢、前仆后继,将绿烟挡在三步之外。

    殷不沉越看越入迷,忍不住哇了一声。心中惧意竟然也因此减弱三分,他认不出太上妖尊的魔族法术,却认得慕行秋的自然道法术,他自己连将天地灵气从远处抓取过来都很困难。慕行秋却能随手施展出一道又一道法术。

    殷不沉对慕行秋的信心又恢复了,尤其是还有“逆术”没用上呢。

    慕行秋稳住阵脚,开口道:“你不是真正的半魔。”

    对面的太上妖尊阴阴地笑了两声,背驼得更明显了。“道统、魔族无非是两种修炼方法,谁说我必须成为其中之一呢?只要我能打败你,只要我能夺下玄武飞霄。我是什么并不重要。”

    话很强硬,太上妖尊的身体却在微微颤抖,这位莫名冒出来的勇王孙比他预料得要厉害太多,他轻敌了,却已没办法脱身,只能继续激发体内的潜力。

    “你这是在自杀。”慕行秋提醒道,太上妖尊并不是真正的半魔,没有麻先生所谓的“魔体”,他跟妖尸一样,是以自身血肉供养魔族法术,只不过他还活着。

    “嘿,我这是在自救。”太上妖尊的背已经驼得像是一只野兽,双手几乎垂到地面,漆巡天的尸体在慢慢变成骷髅,绿烟越来越浓,但已看不出半点人形。

    “说得好!”新蛟王元骑鲸从远处的沙滩上缓步走来,相距百步时停下,“魔族与道统争夺的是整个世界,我们这些普通妖族不过是想保住自己的性命,站在哪一边并不重要。”

    慕行秋尚未开口,殷不沉跳了出来,“你想保命,找个阴暗角落躲起来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抢我的蛟王之位?”

    “你的蛟王?”元骑鲸冷哼一声,“殷不沉,你好像忘了,最初铁蛟一族是欢迎你回来的,甚至愿意尊你为王,可你要杀死千妖向你父亲献祭,才会遭到驱逐。”

    殷不沉脸一红,随后义愤填膺,“我父亲是蛟王,难道没资格享受千妖祭?你们口口声声说尊崇巨妖王,难道不知道他随随便便就能以十万妖族献祭?哈哈,你们不过是欺弱怕硬罢了,巨妖王强,所以你们抢着去送死献祭,我的本事弱了一点,你们就推三阻四。”

    殷不沉唾星横飞,越说越觉得自己受到了委屈,眼珠一转,指着慕行秋说:“元骑鲸,你不是自称巨妖王的继承者吗?那就该替他报仇雪恨,这位就是道尊慕行秋,巨妖王因他而亡,你来报仇吧。”

    元骑鲸笑了一声,根本不相信殷不沉的胡说八道,对正在施法的勇王孙说:“无论阁下的真实身份是什么,都该大有来历,居然甘心为一只不可理喻的半妖出头,实在令我惊诧。”

    殷不沉开口反驳,元骑鲸的声音却更加响亮,而且附着强大的妖术,居然将殷不沉的每一个字都压下去,他张嘴闭嘴,却只有呜呜的声音发出来。

    “我不是魔族的奴隶,也不是反抗者,与道统更是没有半点瓜葛,我只想带领铁蛟一族守卫家园,不大,一小块不受打扰的海域就已足够,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玄武飞霄,只有它能带着我们前往极南之地,那里连魔族也不会感兴趣。所以,召山岛上的最强者就是我的对头,我原以为会是太上。”

    元骑鲸一挥右手长枪,一道无形利刃如风车一般砍来,一路上飞沙走石,瞬间就到了慕行秋身边。

    慕行秋一直没说话,早已暗中从周围引来大量天地灵气,但他没有亲自出手迎战元骑鲸,而是将仍在喋喋不休的殷不沉推了过去。

    殷不沉正对着无形利刃,一下子由旁观变成了参战者,而且正是生死关头,眨下眼的工夫利刃就会从他身上碾过,将他劈成两半。

    “……蛟王连献祭的权力都没有,还当什么……”殷不沉嘴里仍在诉苦,双手却已本能地开始施法,这一回他没有变成小蛟龙,也没有用上从前所学的复杂妖术,更忘了还有出云角傍身,自然道法术自然而然地从他手中发出,一团光芒四射的盾牌出现在空中,正好挡住元骑鲸的利刃。

    砰的一声刺耳巨响,光盾破裂,转瞬消失,一丈长的无形利刃也被击散,可是余威犹在,推着殷不沉踉跄后退,差点撞在慕行秋身上。

    “啊啊……”殷不沉惊恐万状地惨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差点被死杀,他的反应若是再慢一点,或者法术再弱一点……

    “殷不沉,你不仅找到了好靠山,还找到了好师父。”元骑鲸看出这两妖的法术都是一路,当下接连挥动长枪,五道利刃发出,并肩滚动,飞沙之外又有了雷鸣之声。

    “道尊!”殷不沉呜咽道,却被一股力量又推到前方,而且手中的出云角也被夺走,插在沙滩上,慕行秋打定主意要拿他当盾牌了。

    殷不沉无意中施展出自然道法术,这时光想着保命,反而无法调动周围的天地灵气,连试三次,才在最后一刻转化成功,光盾接二连三地出现,为了挡住五道利刃,他至少变出十面光盾。

    “哈哈,元骑鲸,你还有什么本事?”殷不沉由惊慌失措到洋洋得意只是刹那间的事,比任何法术都要快。他忽略了一件事,是慕行秋将天地灵气吸来,省去了最难的第一步,否则的话,他还是挡不住大妖的妖术。

    元骑鲸也不搭话,赤脚在沙滩上行走,舞动左盾右枪,全身的肌肉折射出海浪一般的光晕,像是在跳一种怪异的舞蹈——他脚下的沙滩在震动。

    “元骑鲸,我可没同意与你联手。”正在消耗血肉施展魔族法术的太上妖尊在关键时刻却说出这样的话。

    “别着急,留点本事,待会才是你我之间的斗法。”元骑鲸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震动也随之越来越广、越来越强。

    殷不沉看了一眼微微起伏的沙滩,“想从地下进攻吗?先接我一招。”

    有了信心之后,殷不沉对周围充沛至极的天地灵气感受更为明晰,信手拈来,但他学过的自然道法术不多,只能将其转化为似石非石、似冰非冰的圆球,然后狠狠砸向元骑鲸。

    元骑鲸挥盾,轻松挡开圆球,右手调转枪头,往沙子里猛地一戳。

    整座召山岛都震动了。

    殷不沉手忙脚乱地变出二十面光盾,勉强挡住从地下涌来的十几道利刃,可是脚下的震动却一点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剧烈,强大至极的妖力正从四面八方涌来,他根本无从抵挡。

    “天呐,元骑鲸比从前更厉害了,道尊,我可真挡不住啦!”

    慕行秋却惊讶地四处张望,因为他知道后来的震动与妖力根本不是元骑鲸发出来的。

    “飞霄!”太上妖尊突然叫了一声。

    岛上的斗法将玄武惊动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