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九十九章 红白之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章内容有一处漏洞,经贴吧读者提醒,已经改正,在此感谢。◎)

    出云剑客不是人类或妖族,而是舍身国草原上的一种羊,当地称之为细角羊,它们动作灵活,奔跑速度极快,从狮虎面前奔驰而过的时候,那些猛兽甚至懒得看一眼,因为知道自己根本追不上。

    细角羊最为醒目的部位自然是头上那两只又细又长的角,像是两柄利剑,一跃而起的时候直刺天空,因此又被叫作出云剑客。

    出云剑客数量稀少,由于跑得快,几乎没有天敌,细长角对它来说没有用武之地,却是妖术师心目中完美的妖器之一。

    二品妖术师漆巡天领到手中这只出云角的时候,那位拓氏王孙什么也没说,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有些事情需自己揣摩、自己领悟,漆巡天接连三天摩挲出云角,感受里面蕴藏的强大妖力,终于明白了王孙的用意:半魔所需正是舍身王所欲,他的任务不只是帮助半魔夺得玄武飞霄,还要将飞霄带回来,起码要带回一两枚神灵丹。

    这是上司交待任务的技巧,事成,上司安排得当,事败,下属要自己承担责任,半魔法术直透人心,这种推卸责任的做法就更有必要。

    漆巡天与出云角朝夕相处,对它的了解越来越多,信心也随之增强。角内共有五道妖术,他一直想找机会尝试一下,黑凰正是极佳的目标,她变成了灵王的异兽,妖力大幅增加,有资格接受拓氏王族的新妖术。

    出云角直指天空,突然剧烈地晃动起来,带动着漆巡天全身不停颤抖,片刻之后。角尖里射出一条红白两色互相缠绕的蛇形。

    蛇长七八尺,并不是很大,冲天而起时却吸引了周围的所有妖术,大量黑羽附着在蛇身上,迅速被融进体内,蛇形骤然膨胀,张开大嘴,露出长长的尖牙,扑向俯冲而下的黑凰。

    慕行秋吃了一惊,看向远处的杨清音。从她眼里也看到了同样的惊讶:漆巡天发出的虽是蛇形,但红白相间的外观,以及互相激荡的两股妖术,像极了道统五行科的冰火龙。

    通常只有星落境界以上的道士才能发出冰火龙,龙形只是外观,五行之水、火两种类型的法术融合在一起,互相激荡、彼此催发,能在一道法术当中产生大量小法术,一招就足以应对完全不同的目标。

    红白之蛇在各方面都与冰火龙几乎一样。

    黑凰不管这些。在与杨清音形成炼兽纽带的时候,她放弃一切判断,全部心事都用在进攻上。

    长长的利喙啄断了蛇身,妖蛇上半截化为乌有。下半截转瞬之间却已重新长出蛇头,身子缠住黑凰的一只翅膀。

    一蛇一鸟迅速向地面坠落。

    漆巡天兴奋不已,从前他对妖术之强只是有感觉,现在却切切实实地看到甚至摸到了。他能通过出云角控制红白蛇,还能注入一点自己的妖力,这样一来妖术更像是出诸己身。

    山林边缘。杨清音的惊讶很快消失,右手连变数种法诀,左手召出一枚鸡蛋大小的珠子,口中念念有词。黑凰猛地振翅,身上的羽毛竖起,根根如剑,将红白蛇刺得千疮百孔。

    妖蛇已断,却没有完全消失,而是变成一团烟雾,仍是红白相间,与黑凰若即若离。

    这是一场古怪的斗法,身为妖族的漆巡天放出的妖蛇更像是道统法术,道士出身的杨清音除了法诀之外,从法器到法术都与道统大不相同,隐约有妖族的特征。

    漆巡天没见识过多少五行法术,所以对这种反差毫无所觉,他只想赢得斗法,空中的妖蛇还能再战,甚至还能变得更强,出云角内还剩四道妖术,足够用来对付以后到来的三只半魔……

    漆巡天一直在抬头观战,怎么也没想到旁边会伸出一只手夺走出云角。

    与妖蛇的联系一下子中断了,漆巡天愕然转头,看到半妖殷不沉正握着出云角,脸上的神情既兴奋又恐惧,好像小孩子冒险从父母的抽屉里偷出了一大把铜钱。

    雾状的妖蛇还在与黑凰搏斗,但是失去操控与妖力来源,它坚持不了多久。

    “你……”漆巡天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是因为相信勇王孙才勉强相信这只半妖的,可勇王孙似乎认可了夺角之举。

    “我……”殷不沉的声音在发颤,他也不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反正慕行秋命令他做什么他就做,却没有料到会如此轻而易举,漆巡天居然连点反抗都没有。

    两妖同时看向“拓勇”。

    “这只兽角是谁给你的?”慕行秋问。

    漆巡天盯着“拓勇”的眼睛,本已消失的疑惑再度升起,而且比之前更加浓重,突然间他明白了,“你不是勇王孙。”

    慕行秋通过这具身躯只能施展出第六层幻术,足以夺得妖术师的记忆,却不能令对方毫无察觉。

    “拓冲。”慕行秋说出这个名字,在漆巡天的记忆里他只能找到这一条线索。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漆巡天咬牙问道。

    慕行秋在漆巡天的脑海中又深入一点,看到更多的记忆,这是一只出身贵族的妖术师,与拓氏王族联系颇多,为了提升妖术,曾经杀死大量人类与妖族。

    这就够了,慕行秋只是需要一个理由,他还做不到无缘无故地杀戮。

    漆巡天身子一软,倒在地上,七窍流血,他是被自然道法术杀死的,日后即使被半魔发现,他们只会困惑,想不到慕行秋头上。

    殷不沉双手捧着出云角,两只眼睛转来转去,不知该如何是好,头顶的妖蛇已经彻底消失,黑凰正在俯冲,更多的黑色羽毛在前方开路,像是一片带着剧毒的墨雨。

    黑羽突然停住了,离地面只有三丈余高。更高一些的黑凰也改为盘旋飞行,殷不沉看到了那条断腿,吓得缩在慕行秋身后,三年多以前他还能与黑凰斗得你死我活,现在他却必须借助强者的庇护。

    盘旋三圈之后,黑凰飞走了,成片的羽毛凭空消失。

    远处的杨清音盯着“拓勇”,冰冷的神情中显出一丝迷惑,但她什么也没说,转身回到山林里。黑凰长鸣一声,也钻进林中。

    殷不沉用脚踢了一下漆巡天,确认他已死之后,长出一口气,右手握着出云角,左手擦去额上的细汗,“道尊又救了灵王一命。”

    “嗯。”慕行秋仍然望着山林,他不觉得自己又救了杨清音,她并未使出全力。炼兽之法比他想象得要强大许多,仅仅三年时间,从老撞到杨清音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个世界终有希望,杨清音、洪福天、万子圣母、圣符皇朝……他们不是被动等待挽救的弱者。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做出抵抗,他们还不够强大,但是慕行秋看到的希望却越来越清晰。

    他的嘴角露出微笑,殷不沉也跟着傻笑。“黑凰明明是妖,怎么会变成异兽呢?这种事情从前可没发生过。”

    慕行秋不知道原因,他夺角杀妖不完全是为了帮助杨清音。更重要的目的是弄清妖术的底细,于是问:“告诉我,这只角里都有什么。”

    殷不沉从前在巨妖王手下专职研发新妖术,经验不少,认得角的来历,先赞叹了一声,然后稍稍向角中注入一点妖力,“嗯,这是以一百多道妖术强化的出云角,里面封闭着四道妖术,加上刚才那条红白花蛇,就是五道。数量不多,威力可不小。再让我瞧瞧……”

    殷不沉逐渐增加妖力,脸上神色少见地凝重起来,良久之后才开口,“我查不出妖术的威力有多大,它们跟普通妖术似乎不太一样。”

    “跟五行法术呢?”

    殷不沉对道统法术略有了解,重新检测,很快就摇头,“不像,完全不像。舍身国怎么可能向妖器里封印道统法术?”

    慕行秋越发纳闷,但是仍然没有接触出云角,倒不是害怕危险,而是觉得自己的法术很可能会破坏妖器,以后更没办法查出底细了。

    远处响起了惨叫声,留在岛上的妖族正打得兴起,没多久有声音喊道:“咱们干嘛要自相残杀?先去找豢兽师,除掉他们三个咱们再争不迟。”

    多道身影从各个方向进入山林,偶尔仍有惨叫声响起,妖族仍没放弃自相残杀。

    “咱们不去帮忙吗?”殷不沉问。

    “不用。”慕行秋转身望向海面,数艘妖船正在远处飘荡,船上肯定有妖族能看见沙滩上的场景,但那都不重要,他需要监督的是半魔。

    慕行秋没向远处施放任何禁制,他相信半魔到来的时候,自己肯定能知晓。

    通过麻先生,他对半魔的实力已有大致了解,他在思考如何不显露真幻之躯就杀死三名强大的敌人。

    “你杀死了他。”身后一个声音说。

    慕行秋转身,看到太上妖尊就站在百步之外。

    “没错。”慕行秋说。

    “我还以为妖族与人类一样,年老之后就不会再发生太大的变化,看来我是错了,舍身王比从前狠辣多了。”

    “这是整个拓氏王族的变化。”

    “嗯,变化是好事,就怕变化太大脱离本意。这么说舍身王也打算抢夺飞霄了?”太上妖尊显然以为漆巡天是忠于魔族的。

    “魔族已经足够强大,为什么不让盟友变得更强一些呢?”慕行秋将计就计,反正这的确是舍身王的真实想法。

    “唉,看来我是等不到同伴的到来了。”太上妖尊展开双臂,全身上下的小饰物叮当乱响,脚下细沙升起,围着他旋转不停,“无处不在之魔,请赐我半魔之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