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九十七章 实话与谎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妖族总是鲁莽的,黑凰的影子刚一消失,就有十多只妖围着篝火打了起来,火焰四射,沙滩上被砸出一个又一个大坑,无关的妖族仓皇奔逃,能飞则飞,有船乘船,实在没办法的干脆跳进海水里游走。

    “妖族最擅长的本事其实是逃命。”太上妖尊感慨道,那十多只打架的妖表面上归属于两方阵营,可是谁的命令也不听,更不会动脑子想一想自己是否有本事在斗法中获胜。

    不过大部分妖族的想法还是正法的,他们的留在召山参加斗法的目的不是夺宝,而是从强者手里换取利益。

    太上妖尊自己就是这样,他对站在面前的三十多只妖族说:“咱们的任务非常简单,留在岛上,等半魔赶到,然后大家都有好处。”

    “咳……咱们围岛已经十多天,总说有好处,能不能将好处说得明白一点?”一只妖族小心地问。

    “舍身王的友谊。”二品妖术师漆巡天代为回答,停顿片刻又加上一句,“还有望山魔族的认可,只要肯出力,你们都会得到一根魔掌,作为号令本部妖族的标志,相当于圣符皇朝和舍身国的官印。但是千万不要学他们那样。”

    漆巡天指着那些斗得正欢的妖族,还有篝火对面的一小群妖族,他们以蛟王元骑鲸●f为首,也在商量对策。

    众妖欣喜地点头,热情一下子高涨起来,一只妖甚至想立更大的功劳,“何必等半魔赶到?咱们早就该动手,杀死海妖和灵王,直接夺得飞霄送给半魔,岂不是更好?”

    太上妖尊冷笑,“豢兽师的本事你们见识过了,灵王就算比他厉害一些。也不难对付,元骑鲸和黑凰才比较棘手,这两妖不是灵王部下却护着灵王,不知是何道理……”

    “我听到一种说法。”漆巡天扫了一眼,发现大家似乎都不知道,继续说:“世上有三只玄武,幽寥据说在灵王部下的一名女道士手里,灭世几年前在棋山出现过一次,过后不知所踪,飞霄则是上千年没有露面了。据说它躲起来修炼,要让体型更大、力量更强。”

    漆巡天的目光落在勇王孙身上,仍然觉得他有点奇怪,“异兽靠吞吃天地灵气增强力量,效率不高,但是飞霄找到一种方法,能将天地灵气转变为一种叫做‘神灵丹’的东西,对提升实力效果显著。听说飞霄发了狠,炼出一百枚神灵丹。打算一次服用。神灵丹对魔道妖的修行都有明显的助益,元骑鲸和黑凰是为了从灵王那里分一杯羹。”

    “天地灵气对咱们和魔族没用吧?”好几只妖族都露出困惑之色,妖族通常更习惯在不洁之气当中修炼。

    “天地灵气没用,神灵丹经过改造就有大用了。”太上妖尊抬起一只手臂。像是手持画笔要在空中描绘什么,“想象一下,如果控制了飞霄,让它源源不断炼制神灵丹……你们的修炼速度会增快十倍、百倍。”

    众妖恍然大悟。齐齐地哦了一声,忽然间都觉得漆巡天之前的许诺太吝啬了,舍身王的友谊和魔掌怎么比得上神灵丹?

    “那什么。咱们别在这里干等了,我去勘察地形。”“我去找灵王的下落,那只小妖不是拿走三根羽毛吗,那就是有三人留下。”

    众妖七嘴八舌地找借口,迅速散去,只剩太上妖尊、漆巡天、慕行秋和殷不沉还留在原地。

    漆巡天露出嘲弄的笑容。

    太上妖尊皱眉道:“你干嘛要向他们说这些?我帮你说话可不是赞同你的做法。”

    “嘿嘿,这些妖族其实都很奸诈,他们早就听说了传言,却装作一无所知,我干脆多告诉他们一些实话,这样一来他们留在岛上就会更尽力,瞧,我不是成功了吗?”

    太上妖尊想了一会,干笑了一声,“你倒是聪明,知道这帮家伙不可信,反正三天之内半魔必到,咱们坚守岛上,别让灵王带走飞霄就行。”

    殷不沉从慕行秋身后探出头来,“飞霄不是一只很大的玄武吗?说来说去它在哪呢?岛上岛下?岛内岛外?”

    两妖冷冷地看着殷不沉,过了一会,太上妖尊跺跺脚,“这就是飞霄。”

    殷不沉吃了一惊,低头细瞧,怎么也看不出脚下的沙子像是龟壳。

    慕行秋也很意外,“这是召山岛,存在十几万年了,怎么会是玄武?”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犯错了,因为对面的漆巡天眼神怪异,显然非常不理解拓勇的疑问,“飞霄是在两三年前吞下召山岛并且与之合二为一的,那时道统已经退隐。飞霄看中了此岛的天地灵气,想要独占,结果太早被发现,反而受困于此。我说百枚神灵丹只是骗骗那些贪婪的妖族,到底有多少谁也不知道,但是天下异兽当中飞霄的行踪最为诡秘,从来不与任何人类或妖族来往,它活了几十万年,就算是从几万年前开始凝炼神灵丹,积累到现在也该不少了,它想一次服食倒是真的。”

    慕行秋敷衍地点头。

    殷不沉又问:“飞霄从来不跟外界打交道,消息又是怎么传出来的?”

    对面的元骑鲸一伙妖族走过来,太上妖尊和漆巡天都不搭理殷不沉,慕行秋小声说:“其它异兽。”

    飞霄从来不与人类、妖族来往,透露消息的只能是别的异兽,慕行秋猜测没准就是小蒿手里的幽寥。

    殷不沉长长地哦了一声。

    元骑鲸等妖停在百步之外,他举起右手的长枪,“太上,咱们两个要不要先打一架?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

    太上妖尊前行一步,“你我之间必有一战,但不是今天,只要你别吓得逃出召山就行。”

    “哈哈,你想等三个‘朋友’替你出头吗?太上,你年纪不小,别犯傻了,魔族野心之大远远超出你我之间的恩怨。他们根本不会将你的愿望当回事。”

    “那也未必。”太上妖尊刚上岛的时候还与元骑鲸隔着篝火斗法,这时却一点不感兴趣了,身形突然委顿,连衣服带身体都钻入沙滩,十条痕迹分别朝不同方向延伸,数十步之后消失,令人无法追踪。

    元骑鲸打量了“拓勇”几眼,“阁下深藏不露,希望待会有机会与你一较高下,现在我要去看看灵王在岛上留下哪三位高手。”

    元骑鲸离开了。他的追随者不多,不过六只海妖,却都非常忠诚,寸步不离。

    二品妖术师漆巡天受到了忽视,冷哼一声,转身面朝勇王孙,一言不发。

    殷不沉识趣地走开,害怕遭到其他妖族的偷袭,就在几十步之外来回逡巡。

    漆巡天退后一步。“这个殷不沉值得信赖吗?”

    “在我的控制之中。”

    漆巡天点点头,还是取出一只细长的兽角,激发上面的禁声妖术,以防接下来的话会被偷听到。

    “勇王孙请不要误解。可是我真觉得你好像……变了不少。”

    慕行秋知道他会有此一问,已经想好了回答,“还记得三年多以前我奉命去攻打镇魔岛吗?”

    “嗯。”漆巡天小心地回道,因为那一战是拓勇的伤心事。就在那之后他的地位一落千丈,再也得不到舍身王的重视。

    “我的泥丸宫被毁,连里面的远祖传承也消失了。”

    漆巡天这回连嗯都没有一声。拓氏王族的修炼法门概不外传,他了解甚少,也不敢表现出好奇。

    “我一直在努力修炼,几个月前,终于修复了泥丸宫。”

    “恭喜勇王孙。”漆巡天略一拱手,想起几个月前自己还跟勇王孙在都城寻欢作乐,不由得又生疑惑。

    慕行秋马上接着说:“可是泥丸宫里的远祖传承直到一个月前才重新出现,不仅如此……”

    慕行秋意味深长地瞧着漆巡天,话说得越多越容易漏馅,他得适可而止,给对方自由想象的余地,至于他说过的话,大都属实,拓勇的泥丸宫的确已经修复,但是里面的拓开成形象从未再现。

    漆巡天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随后堆笑道:“恭喜贺喜,舍身王陛下已经知道此事了吗?”

    “我打算立几件功劳再向陛下禀告此事,你我至交,先向你透露一点无妨,可是……”

    “请勇王孙放心,我绝不会泄露半个字。”漆巡天放心了,他总觉得拓勇有些古怪,却查不出原因,他暗中请太上妖尊帮忙,也没看出任何妖术或法术的迹象,泥丸宫中重现的远祖传承倒是能解释许多事情,没准勇王孙因祸得福,又得到了某些新法术。

    漆巡天开始发挥想象了,然后他凑过来低声说:“若是能将飞霄带回舍身国,那可真是大功一件。”

    慕行秋心中雪亮,舍身王与望山魔族貌合神离,表面上为半魔争夺玄武,实际上是要独占。

    “就是那三只即将到来的半魔比较难对付。”慕行秋也压低了声音。

    “没办法,事情必须干净利索不留痕迹,原来我还有些犹豫,能得到勇王孙的帮助事情就简单多了。”漆巡天伸开手掌,托着尺余长的细角,“只要有它……”

    从岛上的山林里突然吹来一股微风,漆巡天脸色微变,手一翻收起兽角,与慕行秋一块望向山林。

    篝火灭了,天边微亮,山林边缘站着一名女子。

    “道火不熄。”杨清音说,神情冷峻,右手捏道火诀,却没有做出道统之礼的姿势。

    慕行秋心中一颤,没注意到天空有乌云快速掠过,漆巡天却抬起头,惊讶得合不拢嘴。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