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九十四章 热闹的召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多年以前,慕行秋来过一次召山,由鸿山瞬息台直接传送至岛上,对其间如诗如画的美景印象颇深,此次重访,由踏浪城出发,历时半个多月才望见召山的影子,恰逢夕阳西下,落日余晖笼罩召山,慕行秋看到的却只是一座极其普通的岛屿。

    岛的面积不小,比棋山九座小岛合在一起还要大些,山势平缓,树木倒也繁盛,除此之外再无异样,岛上房屋分散在各处,大都倾颓,令整座岛显出几分破败之相。

    召山多隐士,慕行秋上次来的时候没见到几位召山道士,这一次更不会有道士的身影,却多了不少妖族。

    召山岛外前所未有地热闹,离它最近的两座小岛已被占据,炊烟袅袅,上面的妖族正在升火做饭,另有数十艘大船环绕召山,粗略计算大概有数万妖族。

    “道尊,您可算错了,望山妖军已经杀到,灵王他们怕是有危险。”殷不沉看上去神采奕奕,两只眼睛似乎也不如从前湿润了。

    “这些妖族很可能不是望山的军队,他们甚至不是一伙的。”

    殷不沉眨着眼睛看了一会,“是吗?我可看不出来。”∮∽

    慕行秋不是看出来的,而是感觉到的,离召山还有数十里他就察觉到大量妖术,它们被提前设置好以作警戒,可是相互间没有配合,反而彼此提防甚至冲突,证明召山周围的妖族并非铁板一块,而是分成多个派别。

    “啊……”殷不沉突然叫了一声,呆呆地望着远方的一伙妖族。

    数十艘妖船样式不一,大都高耸宏伟,这伙妖族乘坐的却是一张极大的木筏,上面密密麻麻地建有上百座小屋子,像是一座浮动的小岛。

    慕行秋很快就明白殷不沉为何显露惊慌,木筏上树立多面旗帜。最大的一面旗上画着铁脊蛟龙,“那是你的旧族?”

    “嘿,他们顶多算是铁蛟一族的附庸,居然也好意思打出蛟王旗。”殷不沉连变数种脸色,显得不知所措。

    “正好,去会会他们吧。”慕行秋领先向木筏飞去,绕开了那些警惕意味特别明显的妖术禁制。

    “‘会会’是什么意思?这就要开打吗?新妖术我还没有完全掌握……”殷不沉更加慌乱,过去的几天里,他的确非常努力地修炼,可十次尝试当中只有五六次能将天地灵气转变为法术。而且距离还不能太远。

    修炼的时候殷不沉觉得自己做得足够好了,真要在战斗中加以检验,他立刻没了信心。

    “他们找了一只十丈大妖当头儿,不好对付,道尊若是肯出手的话……”殷不沉还是希望能有个靠山。

    慕行秋头也不回地说:“别指望我会帮你,你若是不敢迎战或是在战斗中失败,那就是我看错了你,我只好另寻其他妖族传授自然道。”

    “别。”殷不沉相信慕行秋真会做出这种事,他能抛下踏浪城和城中的好朋友不管。弃半妖于不顾更是正常,“那我就试试……如果黑凰冒出来捣乱呢?她这些年来发狠修炼,好像比我厉害了一点。”

    “战斗不能问‘如果’,你今天不敢迎战黑凰。可黑凰有一天找上你呢?你能一直躲避、一直选择对手吗?”

    殷不沉哑口无言,半晌之后才说:“道尊真是比从前心狠手辣了。”

    慕行秋哈哈笑了两声,没有辩驳,他并未变得狠辣。而是提前进入了战斗状态。

    殷不沉望向召山,做出最后的尝试,“咱们应该先去岛上找灵王。”

    “既然已经来了。就更不用着急,弄清形势再说。”慕行秋的计划是在暗中保护杨清音等人,尽量不暴露真实身份。

    两只新妖的到来早已引起召山周围诸妖的注意,直到看见他们飞向铁蛟一族的木筏,其他妖族失去了兴趣。

    铁蛟是海妖大族,真正的铁脊蛟龙不多,依附于他们的海妖数量却不少,虽然蛟王殷胜千带领族群全体战死在庞山,他们的旗帜没有消失,仍在南海飘扬,只是依附者由鼎盛时期的数万锐减到了如今的三四千。

    殷不沉三年前离开镇魔岛回到了南海老家,满以为凭着自己的铁蛟之形能够顺理成章地继任蛟王,可是一条几尺长的小蛟龙惹来的只是耻笑,甚至没有妖族承认他是蛟王的儿子,就连那些曾经看着他长大的海妖也发出疑问:“你是蛟王之子,为什么没跟蛟王一块战死在庞山?铁脊蛟龙在战场上浴血奋战为背叛行为赎罪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殷不沉无法回答,他不能说自己当时正帮助妖族的敌人摧毁妖塔。

    偏偏黑凰也来到南海,她曾经是巨妖王的心腹,说话颇有份量,正是她声称漆无上不信任铁脊蛟龙,故意派他们上战场送死,这些话没有错,却没有准确还原当时的状况,蛟王殷胜千的声誉大受打击。

    漆无上已死,他的残忍无情逐渐遭到遗忘,攻破庞山老祖峰的功绩却越来越显高大,他已成为众妖心目中的英雄。

    元骑鲸,南海少见的十丈大妖,据传是巨鲨之后,却没有同族之妖可作证明,一直在孤岛上独自修炼,曾经婉拒了漆无上的拉拢,直到两年多以前,觉得修炼有成才离岛称王,态度发生了巨大改变,自称是巨妖王的忠诚战士,以这个旗号吸引来不少追随者,其中就包括黑凰。

    在殷不沉看来,元骑鲸是只卑鄙的海妖,抢占了本应属于他的“蛟王”称号,慕行秋远远望去,看到的却是一只雄壮威严的中年妖王。

    南海妖族大都不喜欢穿丝麻衣物,不分男女以裸露为荣,只在身上紧要部分缠裹鱼皮、兽皮,即使是在妖族当中,他们也被认为比较野蛮。

    元骑鲸身高七八尺,长发梳成百余条细辫,随意地披在身后,左手持有一面鱼骨盾牌。两排长长的尖刺寒光闪烁,右手握着一杆银白色的长枪,大概也是用某种巨型鱼类的骨头打磨而成。

    他早就看到殷不沉,因此站在筏头等候,身后站着一大群男女妖族,全都认得蛟王不成器的儿子,这时却手持兵器,目光中尽是敌意。

    慕行秋没看到黑凰的踪影,他放慢速度,让殷不沉飞在前面。

    相隔三里有余。殷不沉就在空中停下了,太阳正好完全沉入西海,夜色初降,眼前一片朦胧,距离显得更远了。

    “元骑鲸,居然在这里碰见你,蛟王的位置坐得还稳当吗?”殷不沉无论心里有多忐忑,嘴上可不服气,早早就做好施法准备。发现召山不愧是道统故地,周围的天地灵气极为充沛,心中的自信又多了一些。

    元骑鲸冷淡地嗯了一声,说是挑战。不够直接,说是打招呼,又显得太敷衍,然后他直接对着殷不沉身边的半妖说话。“阁下尊姓大名?好像不是海妖。”

    “我叫拓勇,来自舍身国。”慕行秋借用了身躯原主的名字。

    舍身国王族叶繁叶茂,拓勇并非其中的佼佼者。在妖族当中名声不显,元骑鲸显然没听说过,对拓姓也没有表露出多少恭敬,“舍身王还是没有死心吗?铁蛟一族不会向魔族俯首称臣,你找来殷不沉也没用。”

    “我不是舍身王派来的,也不是殷不沉的帮手,你就当我是凑巧过来看热闹的吧。”慕行秋飞开一段距离。

    元骑鲸没说什么,殷不沉却倍感孤单无助,再开口时声音都有点发颤,“元骑鲸,你凭着自己是十丈大妖,抢走蛟王之位,今天……就是今天,我要名正言顺地夺回来。”

    “好啊,我说过,给你机会与我斗法,胜者为王,我已经等了你将近一年多了吧?”

    殷不沉脸一红,当初的确是他不敢应战逃亡在外的,“少说废话,那个……我要是赢了,你们都得承认我是蛟王。”

    后一句话是对元骑鲸身后众妖说的,数千名男女海妖冷漠地看着蛟王之子,只有少数妖族发出嗯的声音,表示赞同。

    慕行秋心想,殷不沉在本族当中还真是不得民心,他肯定隐瞒了自己做过的某些恶劣事迹。慕行秋不愿滥用念心幻术,对殷不沉的记忆只是顺便扫了一眼,没有看得太细致。

    元骑鲸以右手长枪在水面上轻轻一划,一道海浪向数里之外的殷不沉涌去,速度极快,迎风而长,高度由数尺迅速变为十几丈,宽度却维持一丈有余不变,像一匹高大的骏马冲向目标。

    殷不沉心中一惊,本来已经准备好的自然道法术竟然不起作用,周围的充沛灵力毫无变化,他心中更怕,不由自主地化身为小小的蛟龙,要以妖身硬接这一招。

    一方是十丈大妖,一方勉强算是中妖,却只能发挥出小妖的实力,这场斗法的结果显而易见。

    慕行秋仍然无意干涉。

    殷不沉眼看就要一败涂地,海浪居然自行消失了,剩下孤零零的小蛟龙飘在海面上,越显软弱。

    元骑鲸并非有意手下留情,而是听到了建议。

    一大团黑影在木筏上空飞行,然后女妖黑凰的声音响起:“灵王说了,私下打架没有意思,不如来一次大比武,谁赢了,召山至宝就归谁。”

    元骑鲸动容,“灵王真这么说的?”

    “瞧,各路妖族已经准备登岸了。”黑凰的身影飞走,去向别群妖族传话,故意绕了个弯,从殷不沉头顶掠过,“真是想不到,你居然主动过来送死,哈哈。”

    殷不沉恢复人形,脸色苍白,用求助的目光望向慕行秋。

    慕行秋却在纳闷除了大光明镜,召山还有什么东西能称得上“至宝”?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