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九十三章 偷懒的半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正阳之月”的飘红打赏。)

    殷不沉偷偷睁开一只眼睛,不满地盯着前面的背影,嘴唇微动,不出声地诅咒:“掉下去吧,掉进海里……”

    慕行秋正以盘腿端坐的姿势飞行,也在修行练功,看上去比较轻松。

    殷不沉飞在十步之外,保持着一个古怪而艰难的姿势:左腿弯曲成直角,右脚脚踝搭在左膝上面,右手护心,左手指天,每隔一段时间,左手就会换一下位置,身体其它部位却一动也不能动。

    整整十天,他一直以这种姿势修炼,没有片刻休息,吃饭、喝水、睡觉等事情通通禁绝,更别想走神。

    殷不沉已经做好准备,睁眼、悄声诅咒这样的行为逃不过慕行秋的观察,他会发出一道古怪的法术惩罚半妖,到时候殷不沉会觉得全身插满了细细的小刺,非得一枚接一枚地拔出来不可,在这个过程中,他又会进入到专注的修炼状态中。

    可这一次慕行秋没有发招,而是停下了,双腿放下恢复站立,伸手指着前方,“咱们在岛上休息一会。”

    殷不沉感动到得几乎要哭了,慕行秋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他如坠冰窟,“顺便检查一下你的修炼进展。”

    慕行秋加快速度向小岛飞(去,过去的十天里,一直都是他带着殷不沉飞行,突然收回法术,殷不沉立刻下坠,他想以妖术飞行,可是太久不动,妖力在体内运转不畅,一时间竟然施展不出来。

    半妖笔直地掉向海面,惊惧交加,急忙集中全部精神驱动妖力,终于在落水之前的一刹那稳住身形。双手托着僵硬的右腿从左膝上挪开,然后缓缓站直身体,骨节咯咯地响。

    他低头瞧了一眼脚下的海浪,不明白自己刚才害怕什么,他是海妖,就算在水底生活半个月不露头也没问题,接着他望向已经飞出一段距离的慕行秋,低声嘀咕道:“小心眼儿……”

    岛不大,中部是一座小山,树木繁茂。周围尽是平缓的沙滩,鸟兽的足迹随处可见,还有一些舟船的残骸,这里显然并非人迹罕至的荒岛。

    殷不沉落在沙滩上,活动一下肢体,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揉了揉瘪瘪的肚子,笑嘻嘻地走到慕行秋面前,“道尊神功盖世。传授的法门奇妙无比,我觉得这两枚妖丹增强不少,起码相当于六丈中妖。”

    殷不沉睁大眼睛,水晶眼就是他的妖丹。虽然有两枚,都不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

    慕行秋摇摇头,“不对啊,我教你的是一种新法门。以炼体为主,怎么会增强妖丹呢?”

    “啊?”殷不沉知道自己又入套了,眼珠了转了几圈。突然原地跳了两下,“原来如此,怪不得我觉得身体轻了不少,我还以为是饿的,原来是修炼的结果。”

    慕行秋教给殷不沉的法门来源于止步邦里的拓开成,不以炼丹为核心,而是强化体质,令整个身体对外界的天地灵气和不洁之气更加敏感。

    慕行秋指向山峰,“此岛的天地灵气非常充沛,尤其是山上,你将灵气吸过来。”

    “天地灵气?我是妖族……”

    “按我教你的方法运行内息,但是不要存想,让注意力散开,散得越远越好。”

    “道尊的功法真是与众不同。”殷不沉自认为是异史君的继承者,对世间的各种修行法门却没有多少深入的了解,因此看不出自己刚刚学会的功法有多么特殊,否则的话,他未必敢于尝试。

    殷不沉站在沙滩上努力施法,慕行秋也在暗暗运功,在对拓勇的身体进行过彻底检查之后,他发现不太适合施展念心幻术。经过止步邦里的修行,他的幻术可以达到第九层,真幻之躯能发挥出第八层,拓勇实实在在的妖身却只能稳定在第六层,实力大打折扣。

    异史君的诸多法门都依赖于妖丹或内丹,拓勇的妖丹太弱,发挥不出威力,慕行秋自带的三枚修行丹受到妖身束缚,同样不如在真幻之躯里强大。

    拓勇只有一个优点,他的妖丹跟普通妖族不太一样,并非某个器官异化而成,而是存在于中丹田绛宫之内,虚实结合,更接近于道士的内丹。

    拓开成在止步邦内花费数千年时间创造出独特的修炼法门,无需内丹、妖丹、魔种一类的东西,他不舍得全交给拓氏子孙,于是另外发明出一套修丹的法门,传给了拓氏王族。

    慕行秋掌握了拓开成的几乎全部法门,过去的十天里,他已经将拓勇绛宫里的妖丹炼化,浸润全身,可以施展拓开成的种种法术。

    拓开成的法术强于数十丈的巨妖,在天地灵气、不洁之气特别充沛的地方甚至堪比注神两三重的道士,但这就是极限了,不可能再有提升,他的法术胜在“奇”,而不是“强”,光是一招逆术就足以令许多比他更强的敌人转胜为败。

    拓开成修炼了几千年,拓勇自然无法与之相比,他现在的实力大致相当于星落六七重的道士,跟半魔不相上下。对慕行秋来说,这是一个极好的掩饰,除非遭遇意想不到的强敌,他用不着再暴露真幻之躯了。

    殷不沉吸纳过肉身大祭的力量,多数已经散失,一小部分却留在体内,经过十天的修炼之后,体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自己却不知道,装模作样地运功,一刻钟之后无奈地说:“哎呀,我真是太笨了,道尊这些天来也在练功,要不您先试试?”

    慕行秋早就试过了,几乎与周围的天地灵气融为一体,法术呼之欲出——明媚的阳光下暴雨骤降,只持续了极短的时间,却足以令殷不沉和慕行秋全身湿透。

    殷不沉晃晃脑袋,心想道尊不用爱惜“身体”,脸上却露出夸张的笑容,“道尊的法术真厉害,您一个人就能攻进望山独挑群魔了吧?”

    慕行秋可没有这么乐观,事实上。虽然雨势惊人,威力却不是很大,道统与魔族的法术分别发展了十几万、数十万年,对力量的控制炉火纯情,几乎没有浪费,广大的时候能覆盖方圆数百里,专注的时候即使是排山倒海之力也不会引动附近的一株小草。

    拓开成的法术在这方面就差远了,更像是散修的法术,声势惊人,力量却已大为分散。弱者会受波及,强敌却因此减轻压力。

    “再试一次。”慕行秋说。

    殷不沉很听话,咬牙切齿地集中注意力,又是一刻钟之后长出一口气,“还是不行,我想我天生不适合修炼,让道尊失望了,真是对不起。咱们还是赶快出发吧,灵王不是有危险吗?别因为我耽误了正事。”

    殷不沉实在受不了枯燥艰辛的修炼。想尽一切办法耍赖,希望推掉这项任务。

    慕行秋很想早一点见到杨清音,可他暂时不能暴露身份,太早见面反而尴尬。“半魔率领的妖军没有那么快,咱们不用着急。”

    殷不沉两只眼睛瞪得几乎要掉出来,“灵王对道尊一片痴情,您可真是……绝情啊。”

    扪心自问。慕行秋的确觉得自己有些不太热情,他的心事全在如何对抗魔族上,对杨清音、秃子、辛幼陶等故人虽有怀念。却没到难以抑制的程度,在踏浪城里,他虽感遗憾,却能忍住不向沈休明透露真相。

    他的一部分热情似乎与真身一块留在了止步邦。

    还有真幻之躯的影响,慕行秋明白龙魔那句话的意思了,真幻都被某个念头驱策着,不得不朝着目标前进,之前的真幻唯一的念头就是打破拔魔洞,慕行秋的念头则是击败魔族,一切作为都是为此服务。

    包括让殷不沉修炼新功法。

    “我教你的法门是由一只妖族开创的,他称之为‘自然道’。”

    “呵呵,这么伟大的妖族是不是老君啊?他稀奇古怪的法门最多。”

    “不是异史君,是另外一只妖族,自然道能让你脱胎换骨,未来可能会有大用处。”

    殷不沉眼中流露出艳羡之意,他希望变强,却不愿吃苦,“那……我再试试?可我实在是太笨了,再试也未必能成。”

    “你不想夺回蛟王之位吗?”

    殷不沉呆呆地看着慕行秋,笑容凝固在脸上,声音也变得茫然,“你都知道了?”

    慕行秋点下头,他在踏浪城里附在殷不沉身上时,看到了他的一些记忆,虽然没有特意检查,但是已能推论出大致情况,“海妖不承认你是蛟王继承者,将你驱逐,瓜分了铁蛟领地。”

    殷不沉低下头,脸上闪过一丝愤慨,“海妖忘恩负义,铁脊蛟龙从前是南海王族,我父亲当年投降道统乃是奉命行事,可海妖却坚称他是叛徒,所以才会被巨妖王漆无上派到战场上送死……还有黑凰,她记恨我,专门跑去捣乱。”

    殷不沉握紧了拳头,扭头看地上爬行的螃蟹。

    “所以你才会去镇魔岛寻找帮助,你为什么不向我开口呢?”

    殷不沉露出习惯性的谄媚笑容,“我得先立功才能得到奖赏,这是道尊的规矩,对不对?”

    慕行秋并没有立过这样的规矩,殷不沉跟着慕行秋经历过几次战斗,自己总结出规律,并上升为不可动摇的法则。

    “修炼既是立功,也是奖赏,殷不沉,除非你能自救,否则的话谁也不会帮你,我也不会。离召山大概还有五日路程,我的决定没有改变,三只半魔由你对付,我只负责暗中保护召山上的人类与妖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r1292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