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九十一章 与众不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麻先生相信魔体的存在。激emei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筆趣阁/”阅读最新章节,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笔趣閣”或者“”,敬请记住我们新的网址。

    在两年前那场人类与妖族的战争中,他是一名勇敢的战士,他不得不勇敢,因为身边的所有人都在大步向前,朋友、战友,甚至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都迈着坚毅的步伐走向敌方,无所畏惧地迎向死亡。

    在“死”过一次之后,当时的慕飞黄明白过来,所谓的勇敢都是假象,那其实是一种羞耻心,以为别人如何如何,自己也一定要如何如何,在一片人人参与营造的假象中,人们才能违背本能,去做最不可思议的蠢事。

    重新睁开眼睛之后,慕飞黄不想再做蠢事了,为此他要做与众不同的人、高高在上的人,摆脱可笑的羞耻心,永不接受其他人的影响。

    怀着这样的觉悟,慕飞黄觉得魔种的每一句话几乎都能契合自己的心情。

    慕飞黄被星云树柔软的枝条包裹起来,从身体到思维都得接受深刻的改造,魔族的声音飘忽不定,却极具说服力,慕飞黄越来越相信自己天生与众不同,与芸芸众生并非同类,只是此前一直没有显露出来。

    当他离开星云树时,已是半魔麻先生,心中充满了对众生的鄙视与厌恶,他奉魔种之命出山,以杀戮为己任,通过肉身大祭夺取普通人类与妖族体内的力量,然后送回望山。

    半魔必须回到望山,他们的改造尚未完成,只有带回足够的力量,改造才能继续。魔种也能因此加快塑身的过程。

    虽然从来没有明确地表现出来,慕行秋却能在慕飞黄的记忆中感受到魔种的兴奋,他们渴望拥有身体,其急迫就像是某些伟大的思想渴望摆脱肉躯的束缚。

    麻先生对魔体一说深信不疑,因为这意味着他是独特的,慕行秋从旁观者的角度却看出这很可能是一套谎言,魔种多年来的逃逸必有目的,但是与魔体无关,他们寻找的是其它东西。

    半魔还肩负着另一项任务,在肉身大祭的死者当中寻找更多的“魔体”。标准非常简单,死而不绝即可入选,这样的人类与妖族都要送到望山,由魔种亲自进行检查。

    慕飞黄本人也正是因此成为半魔的。

    当慕行秋发现肉身大祭已经开始,即使杀死麻先生也无法阻止时,他决定静观其变,体验一下过程,从中找出魔族的真正目的。

    在止步邦待过之后,慕行秋对道魔之战看得更清楚了。他相信,道统的退隐与魔族的再现都不简单,双方都有自己的计划,绝不会轻易泄露。就算是道士和半魔也只能了解极小的一部分。

    异史君曾经将世界上的所有生灵描述成法术,每个人、每只妖都是法术的一个组成部分,看来是有几分准确的,起码在魔族看来。人类与妖族体内蕴含着他们不自知的力量,可以收归己用。

    麻先生已成行尸走肉,记忆都在慕行秋这里。因此慕行秋能以念心幻术操控半魔的躯体,继续进行肉身大祭。

    一部分力量被分给了殷不沉和三名散修,但他们留不下太多,一旦肉身大祭结束,力量就会迅速消逝,只能留下一点,但这一点对他们的助益也不小。反倒是只剩肉身的麻先生,仍能储存力量,像是一只巨大无比的容器。

    “望山至少造出了一万只半魔。”慕行秋借助殷不沉之口说,现在的他特别能理解魔族对身体的渴望,“大部分留在望山,麻先生他们属于先锋,分赴各处举行肉身大祭。”

    “我听说了,在群妖之地、舍身国和人类各诸侯国,都举行过肉身大祭,只是没有这次规模大,通常不超过一万。”洪福天明白慕行秋为何要保密了,他的名字会引来大批半魔,那将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其实我们这一战的目的不是阻止肉身大祭,也不是攻打踏浪城,只是想毁掉舍身国舰队,让妖族无法进攻棋山的万子圣母。”

    望着海面上或逃或登岸的战船,洪福天叹了口气,“棋山妖族说动了不少半妖叛离舍身国,我本想通过这一战化解散修和妖族的仇恨,没想到……”

    人类与妖族之间战斗正在进行,谁也无法阻止,慕行秋也不能,他试过以念心幻术影响全城,结果却是适得其反,双方的恨意更深、斗志更强,肉身大祭其实在几天前就已准备妥当,一直在悄悄产生作用,踏海将军和他手下的妖术师对此一无所知。

    “人类与妖族都是法术。”慕行秋又一次想起异史君的话。

    “什么?”洪福天有点糊涂,这个慕行秋与他记忆中的样子不是完全一样。

    慕行秋没有解释,殷不沉的身体不太适合,他得尽快把话说完,“魔种在劝服半魔的时候有几句话,我觉得有点意思:丑陋的人不应该穿美丽的衣裳,愚笨的人不应该乱发议论不应该掌握权势,弱小的人不应该到处惹麻烦。”

    洪福天想了一会,“平心而论,我觉得这些话有点道理。”

    “嗯,我也觉得有点道理,然后魔种就此推论出另一套说法:变美的人可以穿华服,变聪明的人可以夺取权势,变强的人——可以统治弱者,也可以随意杀伐。”

    洪福天一愣,开始觉得貌似正确的话中有哪里不对。

    “这位麻先生是我的一位故人,他经历了由弱变强,因此觉得自己有资格杀死数十万人类与妖族,对此一点也不犹豫,事实上,在肉身大祭的最后阶段,等踏海将军攻破棋山击败万子圣母之后,所有的妖兵妖将还是会成为祭品。”

    “你也是由弱变强。”洪福天没有提起自己,在道魔面前,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是强者。

    “可是在我之上还有更多的强者。”慕行秋扭头看了一眼角落里茫然的沈休明,想要露出一丝微笑。结果殷不沉只是做出一个挤眉弄眼的古怪神情,“我从小就爱惹麻烦,并不是变强之后才这样。”

    “嗯。”洪福天隐约明白了什么。

    “所以魔种的话是错误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并不因自身美丑而有分别,对权势的追求也不分贤愚,即使是最贫寒者,也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大权在握,至于麻烦,它更不是一项权利。弱者从来没停止过惹麻烦,他们的野心与冲动一点不比强者少。强者觉得不应该的事情,其实一直都在发生。”

    洪福天看着殷不沉湿漉漉的眼睛,从里面寻找慕行秋的影子,可印象总是不够清晰,“每个生灵都是与众不同的,半魔是,我也是,外面正在互相厮杀的人类与妖族都是……”

    洪福天的目光再次投向码头。夜色中,舍身国妖兵正成群结队地登岸,排着整齐的队伍准备进城参加战斗,“这场战斗因我而起。也要因我而结束,魔族擅长攻心,肉身大祭就是一道攻心法术,那它就可以被击溃。”

    洪福天生出一股坚定的信心。他知道之前阻止战斗的做法错在哪了,也知道该如何纠正。

    “很高兴看到你回来。”他说。

    “我也很高兴,我原想自己组建一支军队。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这里交给你,我要去找其他人。”

    “灵王在召山,我接到过徒弟欧阳槊的信。”洪福天说。

    慕行秋点头表示已经知道了,麻先生的记忆中有相关内容,事实上,有一支妖军正悄悄前往召山,要将灵王的势力一网打尽。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慕行秋没法长久留在踏浪城,他得尽快赶去召山帮忙。

    “屠魔法阵。”洪福天突然想起这件事,“你应该看看。”

    慕行秋指了指洪福天的脑袋,“可以吗?”。

    洪福天嗯了一声,开始回忆屠魔法阵的详细内容和他获得此项功法的经过。

    慕行秋得到了这段记忆,立刻退出散修的脑海。

    洪福天指着角落里的沈休明,“可以吗?”。

    慕行秋也点下头。

    洪福天走到沈休明面前,将手中的木制神像递过去,和声道:“我想跟你交换一下。”

    沈休明低头瞧了一眼墨玉神像,“你要用它做什么?”

    “我要用它向世人宣告妖师慕行秋已经重返世间,他受古神之托来拯救所有的人类与妖族。”

    沈休明呵呵笑了两声,将墨玉神像递给洪福天,“我就知道。”

    洪福天拿着墨玉神像飞出窗口,慕行秋希望保密,最有效的手段不是封锁消息,而是提供另一个更合理的说法:妖师就是神像,神像就是妖师,人类与妖族会受到鼓舞,魔族则根本不会相信。

    洪福天从来就不缺少坚定的信念,此时此刻的心中更是充满神圣的使命感,他想,既然每个人类与妖族都是独特的,那城内城外的所有生灵就都凭自己的力量摆脱肉身大祭的影响。

    半魔费尽心机想要证明众生庸碌,众生就得反其道而行之,他们需要的不是挽救,而是自救。

    慕行秋也要离开了,最后看了一眼沈休明,心怀愧疚,因为他没办法向好朋友说出真相,洪福天能理解的事情,沈休明暂时还接受不了。

    “召山,去那里干嘛?”殷不沉恢复了自己的意识,疑惑地嘀咕道,可还是飞出高楼。

    慕行秋默默地回答殷不沉的疑问:召山一定有强大的灵兽或是异兽,才会吸引杨清音,同时也吸引了魔种的注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